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5)      第二章龍門谷(09-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5)     

長生不死36 強大的鐘山


  一個宮殿業中,一名貴婦看著面前躬右的司馬二亮。
  “我兒不能白死,既然落到你手中,那你往死了整吧!司馬縱橫將鐘山交給你,也是這個意思。”責婦寒聲道。
  “是!”司馬三亮不敢抬頭的應道。
  “在青丘,只要不把鐘山弄死,我都可以為你做主。”
  “謝夫人!”
  “異吧!”
  “是!”
  青丘大獄的一個宮殿之中。
  司馬三亮看著面前的獄卒六丁、六甲。
  “大人放心,在十八層地獄之中,修為盡封,還承受二十幾萬倍的自身重力,鐘山即便是天仙,此刻也很難動彈了。我們一定讓鐘山不得好死!”六丁馬上表忠心道。
  “我說讓他死了嗎?”司馬三亮皺眉道。
  “呃!”
  “斷他四肢,讓他生不如死。但必須要留一口氣!”司馬三亮沉聲道。
  “是!”六丁馬上應道。
  “可是大人,第十八層地獄,都是最重犯人,每一個圈牢的開啟,都必須五大統領的密鑰一同開啟才行,您有一個密鑰,其它四個統領的密鑰怎么辦?”六甲擔心道。
  “我會宴請他們,剛好阿佛少爺在里面,就說要送東西給阿佛少爺,他們會將密鑰借給我的,我拖住他們”你們趕快行動!”司馬三亮沉聲道。
  “是!”
  十八層地獄之中。
  一眾囚犯吵鬧一段時間,見鐘山根本不搭理,罵罵咧咧一會之后,也只能無奈靜了下來。
  四方圈形囚牢,到處都是哀鴻遍野之聲,再有就是遠處角落舒適睡覺的胖子的呼嚕聲。
  鐘山靜靜而坐。心中不斷想著接下來該怎么做。
  不到一天的功夫,鐘山眼皮一動,有人來了?
  山谷中心之處”那通天徹地的光柱,里面忽然走來兩人。
  一天前的那個六丁、六甲?
  六丁六甲張望了一會,很快發現了鐘山,對視一眼,二人點點頭。
  走到其它圈牢之處。
  大概兩柱香的時間。六丁六甲從其它圈牢之中,找來十多個體貌壯碩的囚犯。二人取出五個色彩不一的珠子,放入鐘山圈套外地上的五個凹槽之中。
  “嗡!”
  一聲輕響,十幾個囚犯非常輕易的就走了進來。而六丁六甲也馬上取出珠子”圈牢的一圈頓時再度形成黑氣護罩。
  “六丁六甲,你可要說話算話!”為首一名胸有黑毛的囚犯沉聲道。
  “只要按照我說的做,你們馬上轉移到第十七層地獄!”六丁說道。
  一眾囚犯點點頭,繼而一個個無比兇狠的看向鐘山。
  “六丁六甲?你們這是什么意思?”鐘山沒有睜眼,淡淡的問道。
  “地獄中牢房緊張,只好委屈你們擠擠了!”六丁陰笑道。
  這一刻,其它圈牢中的囚犯紛紛注意這邊。
  “六丁六甲,你們要整人也找個好借口啊!哈哈哈哈!”遠處一個圈牢中一個囚犯大笑道。
  “是啊,他到底什么人?才來一天,你們就要整他?”又一個囚犯大叫道。
  “閉嘴!”六甲怒喝道。
  可是十八層地獄的囚犯哪里容易被嚇到,一個個很張狂的叫嚷著。
  “你們還不快去!”六丁對著鐘山圈牢中的十幾名囚犯叫道。
  十幾名囚犯點點頭,剛才那問話的囚犯道:“這個人和我們一樣,修為盡封,我們十幾個都是赫赫有名的兇人,難道還怕他?這鳥地方我是待夠了,一起上!”
  一眾囚犯向著鐘山圍了過來,一個個捏了捏拳頭,要爆揍鐘山。
  越走越近,越來越靠近鐘山。
  六丁六甲站在圈牢之外”臉上露出一陣陰側側的笑容。這種整人的事情太容易了。
  十幾名囚犯走到鐘山近前,抬起拳頭,剛要攻擊鐘山。
  鐘山雙目忽然一開。一股絕世兇戾的氣息從鐘山雙眼噴發而出。
  兇戾,絕世兇戾,似誅仙劍的氣息,從鐘山的雙眼映射而出”鐘山那一雙眼神太可怕了,兇戾的目光一閃,直射一眾囚犯內心。
  剛才還一副拼命的囚犯,此刻抓著拳頭怎么也打不下去。因為鐘山那一對雙眼太可怕了。一眾囚犯從那雙目中看到了死亡。好似整個人都被這一個眼神冰凍了一樣。
  戾氣”從來沒見過這種兇戾氣息。
  能在十八層地獄的,哪個是眉單的角色?都是絕世兇人,可這一群絕世兇人生生的被鐘山的一個眼神定住了。
  沒有一絲法力波動”鐘山也沒有動手”僅僅以一對目光,強攝住了眾人。
  一眾囚犯咽咽口水”怎么也下不了手,好似有著一個聲音告訴他們,只要你動手,馬上就身死當場。
  鐘山那兇戾的目光,并非什么功夫,而是人生體悟,加上誅仙之劍的感觸而成,神如兇劍。懾服四方。
  十幾名囚犯誰也不敢動手,在起初的恐慌之中微微退后。
  “黑鐵塔,你傻啦,還不動手,你不會怕了吧,哈哈哈!”遠處另一個圈牢中的囚犯大笑道。
  “快打啊,好久沒看打架了,快啊!”四方起哄。
  可是,被鐘山一眼嚇怕的眾囚犯,誰也不敢出手,一個個額頭冷汗直冒,即便他們兇悍了一輩子,也沒見過這么可怕的眼神。
  打?不敢打!誰也不敢打鐘山。鐘山的一個眼神,恐怖若斯!
  “你們是死人啊?還不快動手!”六丁叫道。
  六丁一叫,眾人更是退后了,誰也不敢沖上去。鐘山那兇厲的目光一轉,看向六丁六甲。
  “是司馬家的人要你們來的吧?最好不要惹我。否則后果你們無法承擔。”鐘山冷聲道。
  被鐘山的眼神,兇,到,六丁六甲也是渾身一個激靈,眼中一陣畏懼。
  “怕什么,他現在只是一個凡人,不但受十八層地獄壓制,司馬縱橫還封了他的修為,我修為還在,我堂堂玄仙,我怕什么?”六丁馬上給自己打氣道。
  “六丁,這,怎么辦?大人還在上面等著呢!”六甲說道。
  “這一群廢物,不能指望他們,還是你我出手吧,他只是一個凡人,我們兩個玄仙會怕他?早動手早交差!”六丁馬上說道。
  “真的被嚇到啦?六丁六甲,這里面關的什么人?黑鐵塔他們那么蠻橫,現在怎么好像榪鴆一樣?”
  “是啊關的到底什么人?”
  四方囚犯無比好奇,大聲吵嚷著,這一陣子的吵嚷,更好似給六丁六甲助威一般。
  六丁六甲再度打開圈牢。黑鐵塔等十幾個囚犯快速跳出圈牢之外”顯然鐘山的那一率兇光給眾人的震撼太大了。
  六丁手拿鐵鏈,六甲手拿一根大棍。一臉兇神惡煞的向著鐘山一步一步走來。
  “你們想好承擔的后果了嗎?”鐘山冷冷的說道。依舊盤膝而坐,一動不動。
  六甲咽咽口水”眼中兇光一閃道:“一個凡人,還怕他做什么?”
  “后果?就算承擔后果也不是現在,況且我們也是奉命行事!”六甲說道。
  “別跟他廢話,廢了他!”
  說話之間,六甲手中的大棍子向著鐘山一棍子砸下,棍子之上,流淌著紅藍兩種光芒,看上去分外的強勢。鐘山雙眼一冷:“我說的后果,就是現在!”
  說話之間”鐘山探出右手迎著棍子拍去。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的看著,這一刻,十八層地獄靜悄悄一片,只剩下角落處的呼嚕聲還那么響亮。鐘山一掌向著六甲抓起,右掌陡然冒射出淡淡的銀光,淡淡云煙籠罩右掌。
  開天掌”天道之引,司馬縱橫怎么可能封得住?
  看到鐘山右手的銀光,六甲就知道不妙了。
  不好,他居然沒有被封住修為?一代圣王?我在對一代圣王出手?六甲嚇的三尸狂跳。可一切都來不及了。
  “轟……”
  手中大棍應聲而斷,強大的一掌,更是抓到六甲身上,一代玄仙轟然爆碎。
  另一邊”六丁看到這一幕早就嚇傻了,調頭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向外遁逃。
  “轟!”鐘山隔空一掌打去,虛空中形成一個手掌虛影,六丁轟然爆開。
  整個十八層地獄都忽然靜悄悄的。所有人呆呆的看著鐘山,眼中充滿了驚駭。太霸道了。太狠了!
  “有種,太過癮了!”
  遠處一個角落忽然傳來一聲興*奮的高喝。所有人望去,卻是那先前睡覺的黃衣胖子醒了。黃衣胖子雖然耳朵里塞了棉huā,可依舊聽到外面的聲音,但睡著了也就習慣了,可驟然十八層地獄聲音一止,沒了聲音,讓黃衣胖子忽然很不習慣”朦朦朧朧的睜開眼睛。
  剛好鐘山一掌打爆六甲,繼而又隔空一掌打碎了六丁。太牛逼了,這什么犯人?在十八層地獄里也能轟爆獄卒?
  獄卒因為紅鐲而不受法力限制,可犯人沒有紅鐲啊,凡人之軀也能這么變態?
  那十幾個準備找鐘山麻煩的囚犯一陣后怕。
  “黑鐵塔,這次多虧了你!”其中一個囚犯對著為首的囚犯說道。
  是啊,剛才若不是黑鐵塔帶頭向著后方退去,其它囚犯或許還真會傻呼呼的閉眼沖上去。
  兩掌干掉獄卒,鐘山知道此事不可能善了了。輕輕起身,看看這十八層地獄中的一眾兇犯。
  目光一一掃過,所到之處,一種君臨天下的氣息噴薄而出。無數囚犯心中都產生了一股股的敬畏。
  一代圣王,無論到了哪里,都還是一代圣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