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1)      第二章龍門谷(10-01)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1)     

長生不死35 天罰滅教主

第十六章十八層地獄
  經過數天的飛行,鐘山隨著司馬縱橫終于抵達了青丘圣都。
  青丘圣都,那是在茫茫一座山脈之間,大千世界的山根本不是小千世界的山所能比的,巍峨一山,足足有數萬里之高。一眼望去,無盡大山連綿無盡,四方有著大量修者飛過。大量狐族奔走于山林之間。
  云霧繚繞的青丘圣都,高空有著大量浮島,無窮金光從天而下,浩瀚的氣運比之凌霄天庭還多出數倍
  在這連綿山地之中,分為很多塊區域,每個區域都有著相應的鬧市區。
  “青丘圣都”鐘山深吸口氣道。
  司馬縱橫歸來之際,就落于青丘圣都西方的一個鬧市區口。數名太初官員快速迎來。為首一人帶著一個八角氈帽,面部皺皮四起,非常丑陋。
  “大人”為首那人躬身道。同時看向司馬縱橫身旁的鐘山。
  這些日子,青丘圣都傳的沸沸揚揚,一代圣王淪為人質了?難道就是他,他就是鐘山?
  為首那官員眼中閃過一絲陰冷。
  “司馬三光,這就是大崝圣王鐘山現在已經被我封印,形如凡人”司馬縱橫淡淡道。
  “哦?”一眾官員向鐘山。
  此刻的鐘山,一身黑袍,風度依舊,沒有一點階下囚的樣子。
  “大人,三少爺就是被他殺死的?”司馬三光看著鐘山恨聲道。
  “司馬策不是他殺,但與他也有關系,現在附庸我朝,不得對他無禮”司馬縱橫沉聲道。
  “呃?”司馬三光微微一鄂。
  不得對他無禮?
  “那要將他送往質…………”司馬三光帶著一股疑惑道。但剛說到一半就被司馬縱橫打斷了。
  “他反正也沒自由了,將他送往你那里吧”司馬縱橫說道。
  “我?我那里?”司馬三光驚愕道。
  “是啊,你那里找個最清凈的地方。”司馬縱橫邪笑道。
  “最清凈?第十八層?”司馬三光試探的問道。
  “嗯,就在那邊吧,好好招待”司馬縱橫邪笑道。
  看到司馬縱橫的神情,司馬三光馬上明白了其中意思,好好招待?十八層?能好好招待嗎?以前三少爺與司馬縱橫最要好,三少爺因鐘山而死,司馬縱橫還不整死他?
  “是,屬下必不讓大人失望”
  “從這里到你那還有十里路,鐘山現在只是凡人,不要走太急,讓他好好見識一下青丘圣都”
  “是”
  “哈哈哈哈”
  司馬縱橫安排完,大笑中大袖一甩消失在了眾人面前。
  “鐘圣王,隨我們走吧”司馬三亮大笑道。
  司馬三亮心中充滿了滿足,堂堂一代圣王,現在居然淪為自己的階下囚?
  在青丘圣都這個貴人無數的地方,司馬三亮雖然統領青丘大獄,可地位著實的太低,也就是這種沒什么地位,處處受氣的人,忽然‘掌握’了一個圣王的命運,司馬三亮豈能不得意?
  “嗯”鐘山點點頭。對于這種人,鐘山犯不著生氣。
  一隊人順著一條大街走著。
  司馬三亮好似還不滿足,想了想道:“你們幾個,給我四處傳揚去,就說鐘山到了青丘,在大獄街上,馬上進入青丘大獄了。快”
  “是”幾名獄卒馬上飛離。
  “還有你們,鐘圣王來了,豈能走的這么平靜?敲起鑼鼓,凈街開道”司馬三亮對剩下的人叫道。
  “是”
  “哈哈哈哈”司馬三亮無比的得意。
  “哐”“哐”………………………………
  一聲聲鑼鼓響起,大街之人退避,站在兩邊看著這一群奇怪的組合。
  “諸位,這位就是大崝的鐘圣王”司馬三亮一聲高喝。
  “大崝圣王?”
  “他是大崝圣王?”
  “這是干什么?司馬三亮帶著他去哪里?他不是應該去質皇府嗎?”
  “難道拿他入獄?”
  “大崝圣王住監獄里?”
  ……………………………………
  ………………
  ……
  一時間,整條大獄街都沸騰了,人們無比稀奇的看著中央的鐘山。
  圣王入獄,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啊,太稀奇了,太奇怪了。
  一時間,消息不脛而走,快速傳向四面八方。
  “鐘圣王來了,在大獄街”
  “在大獄街游行,馬上進入青丘大獄”
  …………………………
  …………
  越來越多的人圍來,在數日前就傳出了這個消息,可人們一直抱著懷疑的態度,現在真的來了?
  十里長街,不是那么好走的,況且現在的鐘山還是一個凡人形態。
  越來越多人圍了過來。
  “看,那就是鐘山”
  “看到沒有,大崝圣王,也不過如此”
  “到了我青丘,縱是你再強,再尊貴,也必須低頭”
  ……………………………………
  ……………………
  人潮議論紛紛。司馬三亮臉上非常得意。從來沒有被這么關注過,雖然不是關注自己,也是因為自己才來這么多人的啊。
  鐘山至始至終都沒說什么。的確,現在被人當著猴子看,鐘山非常不舒服,但也知道這些人的心態,只有那種懦夫,那種上不了臺面的人才會幸災樂禍。今日成為階下之囚,受人嘲諷,來日傲嘯九天,他們又是何種表情?
  當然,鐘山也從來沒吃過這么大虧,雖然心里很淡定,可骨子里的傲氣卻讓鐘山深深的記住了這一幕。
  司馬三光很得意,唯一不足的就是鐘山沒有反抗,太平靜了,要是他反抗,大罵、出手,那樣就好了,那樣就可以一展自己的兇威了,可這鐘山太不上路,根本就沉默無言,真是個懦夫。
  懦夫?等司馬三光見識到鐘山的強勢,就不會這么想了。
  十里大獄街,鐘山受盡嘲弄。卻一直不發一言。一直走到盡頭,走到無數將士把守的一片陣法區域。
  青丘大獄。
  內部深窘,繞過十幾道關卡,走到了內部,內有大量宮殿,最大一個宮殿的牌匾上寫著一個大大的‘獄’字。
  外面喧鬧的一幕,早已引起青丘大獄內所有官員的好奇,在司馬三亮帶鐘山來時,所有人都伸長了脖子看向鐘山,看向那稀奇的圣王。
  “六丁、六甲”司馬三亮大叫道。
  “大人,來了”兩個獄卒火速沖上前來。
  “找個偏僻的地方,送他下獄”司馬三亮沉聲道。
  “可是,大人,我們是負責第十八層地獄的啊他?會不會有些不妥?”其中一人叫道。
  “不妥?什么不妥?有什么事,我擔著。還不快去”司馬三亮說道。
  “是”六丁六甲馬上應道。
  大人都說了,我們還有什么不照辦的呢?
  “鐘圣王,那就請吧”司馬三亮冷笑道。
  “嗯”鐘山點點頭。
  鐘山沒有反駁,隨著六丁六甲走向那叫‘獄’的大殿,司馬三亮看著鐘山的背影,雙眼漸漸發冷。
  大殿內,有著十八個圓形黑臺。
  “上這個獄臺”六丁六甲道。
  鐘山踏步而上,陡然間,黑臺四周無數彩光閃耀,一時間好似整個黑臺都在震蕩一般。
  整整震蕩了五息的時間。鐘山只感覺全身忽然一重。好似背著一座巨山一般。四周彩光陡然消失,就連先前的黑臺也消失了。
  鐘山出現在了另一個地方。
  陰沉沉的天,四方飄著大量瘟疫浮蟲,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濃重的腐尸味道。這是一個龐大的圓形山谷,山谷直徑百里。山上有濃重的黑氣彌漫,散發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中心處一道光柱通天徹地。
  鐘山靠在山腳,貼著大山,周側是一個十丈方圓的圈子,不過有一小半圈入了山體里。鐘山走到近前,圈子邊緣頓時散發出大量黑光,讓人無法觸碰。
  畫地為牢。出不去,只能在這十丈方圓內活動?
  這個山谷里,像鐘山這種圈形牢房有近兩萬個。近萬個牢房中都關押著犯人,有的只關一個,有的同時關押幾個,很多犯人此刻都憔悴的披頭散發。
  “咔”其中一人忽然胸膛陷而下,口吐血水,就這么死了
  是被自己壓死的。
  鐘山馬上發現了這里的奇妙,二十幾萬倍的重力,這里的人,應該被限制了法力,形如凡人,僅僅以強大的肉身硬抗這二十幾萬倍的重力。十八層地獄,還真不是尋常人所能來的。
  強到變態的肉身,讓鐘山并無多大負擔。
  鐘山靠著山腳,盤膝坐下。
  “呼嚕嚕”
  “呼嚕嚕”
  鐘山剛坐下就聽到了一陣古怪的聲音,扭頭望去,微微一鄂。
  盆栽?凈化空氣?大量盆栽圍繞中心的一張桌子與一張大床,桌子上放滿了各種美食。而大床之上,一個黃衣胖子,耳朵里塞著兩個棉球,抱著一個枕頭旁若無人的呼呼大睡,陣陣愜意的呼嚕聲,聽在一眾囚犯耳中分外的刺耳。
  到了十八層地獄還這么愜意?
  “喂,小子,你犯了什么罪被打入十八層地獄?”忽然一個滿臉橫肉的男子叫道。
  “是啊,關了都有八千年了,給我們說說,外面到底什么樣子了?”
  “問你話呢,小子你找死”那滿臉橫肉的男子叫道。
  鐘山沒有理會,如老僧入定般的盤膝而坐。
  PS:預告,明天鐘山正式開始發飆青丘圣都的鐘山時代來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