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34 蘇妲己

陰間,昌京!
  如陽間一樣,小千世界降臨,天地忽變。
  鐘山站在昌京之上,看著這大千世界萬里江山。
  “圣王,一共六大天朝舉兵來犯!”易衍說道。
  “六大天朝兵?既然來了,誰也別走了。”,鐘山冷聲道。
  “是……”
  “圣王,陰間與陽間不同,陽間在開天之前就有了,開天異象”陰間并沒有。因此,并無什么大勢力,根據我們捉到的一個敵將得來的消息,此次六大天朝來襲,應該是旁系天家的,天堂,牽線的……”易衍繼續說道。
  “哦……”
  “聽聞天堂手下,還有兩名旁系天家的大仙!”,易衍說道。
  “兩名大仙?”鐘山眼里露出一絲不屑。
  陽間,兩百三十一個大仙都被應付過去了,還在乎這兩個大仙?
  “眾卿誰去對付兩名大仙?”鐘山看向眾臣子。
  “啟奏圣王!”,泥菩薩忽然出列。
  “嗯?”,“此片疆域叫著,轉輪疆域”我朝靠著廢棄的轉輪蹺而轉輪殿正東對五濁之地,臣可以用風水陣法引五濁之,命濁,來此,即便大仙也應付不了……”泥菩薩一臉肯定道。
  泥菩薩,天仙修為,但卻一副自信的能夠對付大仙,可見風水之術的詭異莫測。
  “好,就由泥菩薩與王骷對戰天家諸強!最好生擒過來!”鐘山寒聲道。
  “是!”,泥菩薩與王骷馬上應命。
  “易衍、簫忘、趙所向、閻沖之全力對戰六大天朝兵,能捉到將領,盡力帶回來!”鐘山。
  “是!”
  “去吧!”鐘山坐在不死殿,等候群臣消息。
  沒多久,宣京頂上的無盡氣運,卻是一陣搖晃,但并未減少。而這一股風起云涌的搖晃”卻是來自陽間的本體,宣布附庸太初圣庭。
  影軀看看天。并沒有多說”只是眼中閃過一股戾氣。
  五天后,前線一處戰場,忽然涌現出一股股詭異無比的黑氣,黑氣好似有著一股神秘的力量,只要觸之就馬上變老變死”泥菩薩與王骷引“命濁,對戰天家諸強。
  十日后。不死殿前。
  一排囚禁了十人,天堂、天家的一名大仙,還有八名將領。
  “圣王,其中一名大仙已死,這是剩下的人。”,泥菩薩鄭重的說道。
  點點頭,鐘山看向這一群人。
  “鐘山?哼,你最好放了我,否則”天家諸強降臨之際,我要讓你大惜飛灰湮滅,永世不得超生!”天堂恨聲道。
  天堂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這么多強者,兩名大仙啊,就這么一死一囚?見鬼,大情的人怎么能操縱命濁?
  鐘山根本沒有理會天堂,而是淡淡道:“柳無雙!”
  “臣在!”,柳無雙馬上走上前來。
  “你是大情錦衣衛總指揮使”了解天下所有酷刑,朕現在將這十個囚犯交給你,逼出他們知道的所有功法,以充國庫!”,鐘山冷冷的說道。
  逼供?
  “做夢,想要我說,你做夢吧。我不會說一個字的……”天堂怒吼道。
  “到了我大崝,一切由不得你了!”,鐘山一甩衣袖。
  柳無雙馬上命人將這十名強者帶入天牢,的確,如鐘山所說,既然被囚于大情,那就由不得你了。逼出功法,以充國庫?
  錦衣衛在這方面可是專家,酷刑?柳無雙喜歡酷刑,年輕時就被一群狼帶回去三年,三年折磨讓柳無雙病態的熱愛了這一行。
  “圣王放心”臣必不負圣王之望!”,陽間大情形勢所逼,本體鐘山不得已附庸太初圣庭。
  陰間的大情,好似帶著鐘山的一股戾氣一般,橫行無忌,來犯之人,殺殺殺!
  當然,鐘山暫時也沒有擴張的想法,畢竟剛剛降臨大千世界,只滅來敵就夠了,四方肯定還會有勢力盯著,盲目擴張不但不能壯大大情,更會帶來滅頂災難。
  大崝的底蘊還太淺,和大千世界的老牌圣庭根本無法比,現在的底蘊也就和大千世界的天朝差不多而已。
  一切重新開始,好在有著一個大崝圣庭做基礎,一切都會越來越好的。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陽間,太初圣庭眾強帶著鐘山向著青丘圣都飛去。
  “朝中出事了,司馬縱橫,你負責帶鐘山回青丘圣都。其余人隨我火速回朝!”,太初圣王忽然沉聲道。
  “是!”,眾臣馬上應道。
  朝中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誰也沒問圣王如何知道的,都凝重的按照太初圣王說的去做。
  轉眼之間,太初圣王帶著十五名下屬以一種流光的速度消失在了鐘山面前。
  鐘山神情未動,人為刀俎之際,知道太多也無用。
  司馬縱橫看看鐘山道::“剛才在你朝都的兇獸是什么?”,“什么兇獸?”鐘山疑惑道。
  “不要跟我裝蒜,就是那個八尾兇獸。它在哪?”,司馬縱橫沉聲道。
  “不知道。那兇獸時常來的飄渺,誰也不知道之下一刻出現在哪!”,“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殺我族弟,你死一萬次都不夠,不要跟我耍花樣!”,“稱是說司馬策?”
  “真的是你殺的?”
  “不是我殺的,殺他的人,你沒攔住,剛才走了,他叫帝玄鎩!有本事去攔釋天圣境眾人……”鐘山冷笑的看向司馬縱橫。
  司馬縱橫瞳孔一縮,攔釋天圣境眾人?找死不成?
  “他殺的司馬策,你肯定也有關系,你若是當初就答應司馬策,他豈會死?到了青丘,司馬家會有人慢慢招待你的,哼我再問你一遍,那兇獸到哪去了?”,司馬縱橫冷聲道。
  “你說我一今天仙能在你們,大仙,眼皮底下藏起那個巨大兇獸嗎?”,鐘山冷笑道。
  這無疑是諷刺,鐘山只是天仙,你一個大仙找不到東西還來找天仙問?鐘山此刻不怕得罪司馬縱橫,畢竟自己代表一個圣庭為質,司馬縱橫不可能殺了自己。
  “哼!到我太初為質留稱一身修為只會是一種禍害!”司馬縱橫寒聲道。
  說話之間,右手一招,虛空中忽然出現無數蜘蛛網狀的法則玟路。繼而,這些玟路忽然纏住鐘山。以法則將鐘山死死的捆綁住。
  “封!”司馬縱橫一聲斷喝。
  鐘山臉色一變。有些驚訝的看著自己身體。
  “我封住了你的所有修為,現在你形如凡人,這樣,才像一個為質的皇帝!哈哈哈哈!”,司馬縱橫大笑道。
  青丘圣庭,一處重兵把守的地域。豎立著大量的宮殿。
  其中一個巍峨的大殿之上寫著一個字“獄,。大殿門口站著四五個獄卒一般相互談論著什么。
  “你聽說了嗎?有圣庭附庸我朝了……”
  “叫大情圣庭吧,好像就這幾天,他們就要來了!”
  “一代圣王啊,居然選擇附庸?我朝只有一些天朝圣上附庸,圣王附庸還是頭一回……”
  “何止我朝,這風冢疆域幾時見過圣王附庸的?這圣王也太軟弱了吧!”,“好像叫鐘山!”
  “真想看看到底長什么樣子!”,一眾獄卒談話之際,遠處飛來四人。
  為首一名,一身華麗的黃色袍子微微發胖,皮膚白皙,三臉苦相。身后跟著三人,都是身著盔甲,其中兩個顯然是小兵衣甲,另一個是將軍打扮。
  “阿佛少爺,到了!”將軍說道。
  “弘逍大哥你說,世上有這么狠心的爺爺嗎?睡覺打個呼嚕而已,就將我打入十八層地獄?”黃袍胖子叫嚷道。
  “你睡覺的不是地方,那是軍議大會的會場,非常嚴肅!”,弘逍有些無語道。
  “可我老蘇家只有我這一個獨苗啦,打入十八層地獄?萬一有個好歹,他如何向列祖列宗交代啊!”,阿佛少爺一臉苦相道。
  弘逍面部抽了抽道:“我若沒記錯的話阿佛少爺已經第十六次被打入十八層地獄了吧?”
  言外之意是你都進去十六次了,能有什么事?
  “你不知道我現在不能下十八層地獄啊……”
  “為什么?”
  “你不知道,馬上那衰命的附庸圣王就要到青丘了,好像叫,鐘山,?多大的場面,多稀奇的事情,這時候,我怎么能失去自由呢?”
  弘逍:“………………!”
  “要不這樣,等我看完那衰命的,鐘山”我再入十八層地獄。”,阿佛眼睛放光的期盼道。
  “不行,蘇帥之令,誰也不能違背!阿佛少爺,你還是不要說了,等半個月后從十八層地獄上來再說吧!”,弘逍沉聲道。
  阿佛一見說不通,只能耷拉著腦袋向著前方大殿走去。
  前方大殿處,一群獄卒正在談論著鐘山,一見有人來,眾獄卒一停,一眼認出了阿佛,其中幾人快速離去,有兩個人迎了上來。
  “六丁(六甲),見過阿佛少爺。阿佛少爺又被打入十八層地獄了?小人馬上為阿佛少爺準備,一定讓阿佛少爺住的舒心,住的放心……”兩個獄卒一上來就不停的阿諛奉承道。
  畢竟,誰都知道,這個阿佛少爺只會在那最惡劣的地獄中待上不長的時間。阿佛少爺可是青丘的紈绔貴族。
  阿佛斜眼看了一下二人,眼中閃過一股不爽道:“滾,還不快去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