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32 九尾天狐

「你沒發現嗎?至始至終,鐘山要人幫忙的時候,僅僅是王翦十人,其它勢力他調動了嗎?他根本調動不了。」憶藍闕深吸口氣道。
  憶家老祖宗點點頭,眼中閃過一股驚愕。的確,從始至終,看似鐘山好運,卻是步步驚心,鐘山一步也沒走錯。
  「很多人在小千世界拼搏萬年,不就為了這個天地業位嗎?大崝圣庭,鐘山他成功了,天地業位“生位”跌下來容易,爬上去太難了,
  再有一次機會的話,鐘山不可能如現在這般順利了,鐘山現在只是要保住這個“生位”貌似九死一生過后,他要漸漸穩住了!」憶藍闕說道。
  「不錯,先祖提到過,開天辟地后,很多小千世界的天朝在成為圣庭的霎那就會崩潰,這次鐘山的危機更多,它卻要穩了下來!果然如你說的一樣,此人太厲害!」憶家老祖宗深吸口氣道。
  「嗯!」
  「這樣的人,能留嗎?此子太妖孽,以后會不會?」憶家老祖宗皺眉道。眼中閃過一絲殺氣。
  「大千世界可不同小千世界,妖孽的人會很多的,多一個鐘山不多,少一個鐘山不少,多一個敵人不如多一個朋友!」憶藍闕說道。
  「嗯!」憶家老祖宗神色慢慢緩了下來。
  「到時聽我調遣就好!」憶藍闕說道。
  「嗯!」
  凌霄天庭之處。
  大戰非常直接,轉眼之間,顏回已經與太初圣王戰到一起,天空出現一個十三色的大光團,兩個絕世強者已經消失在了所有人前。
  至于剩下的人,自然紛紛出手,王剪等眾將提劍而上,太初眾強者,紛紛進入戰團。
  六十七個大仙之戰,場面何其壯觀。
  在太初圣王與王剪等人故意之下,戰場向著南方而去,一路所過,空氣不斷震蕩,人們早已看不清一眾大仙的身影,僅僅看到無盡彩光,還有恐怖的巨響。
  顏回好似誓要為孔裂天報仇一般,以多壓少,想要滅掉凌霄天庭。
  王剪等人,也是百戰兇兵,強勢無比。
  恐怖的大仙之戰,天地百萬里內的云彩盡數散去,空氣的強大震動,帶動整個凌霄天庭都在微微顫動一般。
  鐘山站在凌霄天庭之上,看著眼前龐大的戰場,眉頭微皺。
  繼而,鐘山不再看那戰場,而是看向長生殿前的大崝官員。
  看著大量的官員,鐘山深深的吸了口氣道:「這里的,都是五品以上官負吧?,
  「是!」群臣躬立。
  「朕的決定是來的突兀了點,但是,以后,我大崝還需要你們繼續運作,我離開了大崝,但是,我的心還留著這里,我鐘山還會回來的!」鐘山鄭重道。
  「圣王仙福永享,壽與天齊!」群臣躬身道。
  「朕希望是壽與天齊,大崝壽與天齊,所以,在這里朕做一下大崝以后安排,記住了,今日朕的安排,就是最高圣旨,不管發生任何情況,誰也不許違反,不管任何請況,有敢檀越者,以叛國罪論處!」鐘山眼睛一瞪道。
  「是!」
  群臣躬立,雖然臉上依舊無比傷心,但群臣此刻卻無比鄭重。
  「林嘯!」鐘山叫道。
  「臣在!」林嘯馬上出列。
  「林嘯,大崝圣庭第一軍團長,領軍能鋒指天下,今日,朕賜你大崝軍符,總領陽間大崝天下所有兵馬,軍令如山!」鐘山鄭重道。
  說話間,鐘山取出一個七彩兵符,鄭重的交到林嘯手中。
  「遵令!」林嘯咬咬嘴唇,眼中閃爍著一絲淚水,但強忍著并未流出來。
  林嘯接過之際,鐘山抓著兵符不放,看著林嘯道:「林嘯,你是跟朕時間最長的將軍,也是朕最信任的將軍,兵符交給你之際,我僅以老大哥的身份再給你說幾句話!」
  老大哥?聽到鐘山的話,蘊藏在林嘯骨子里的那份兄弟之情噴發而出,心中很想叫一聲大哥。但是,林嘯強忍著,并未叫出。
  “嗯!,
  「肉麻的話,我就不對你說了,你要記住,這個兵符是我交給你的,交到你手中,你誰也不能給,不管發生再大的事請,不管什么場面,記住,兵符我只交給你。你也只能還給我!」鐘山鄭重道。
  「嗯!,林嘯點點頭。
  「凌霄天庭中,昆山區域,我一直沒讓人建設,還是八百年前的樣子,在那里,你我曾經都是大昆國的小兵,都在那里殺過敵、喝過酒,
  我離開的這些年,有空去看看!,鐘山沉聲道。
  「是!」
  交代完林嘯,鐘山看向其它人。
  「水鏡!」鐘山叫道。
  「臣在!,水鏡馬上叫道。
  「水鏡,大崝圣庭第六軍團長,執政能定攝江山,今日,朕賜你大崝丞相印,總領陽間大崝天下所有文官,政令如山!」鐘山鄭重道。
  說話間,鐘山取出一個丞相的官印,鄭重的交到水鏡的手中。
  「遵命!」水鏡莊嚴肅穆的接過。
  「水鏡,你是我大崝高之人,有你擔任文官之首,我放心!,鐘山說道。
  「謝圣王!」
  「朕相信你!在朕離去的日子里,朕留個你三個字,希望你牢記心里,特別是發生巨變的時候。」鐘山說道。
  「臣必謹記心中。請圣王明言!,水鏡說道。
  「三個字就是“為什么”。」鐘山意味深長的說道。
  為什么!為什么?就這三個字?水鏡一時沒能明白,抬頭看向鐘山。
  「我知道你現在不理解,但是你記住這三個字,當真正用得到的時候,你就能悟出其中滋味了!」鐘山說道。
  「是!,帶著疑惑,水鏡點點頭。
  最后,鐘山看向水無痕。
  「水無痕!」鐘山叫道。
  「臣在!」
  「水無痕,大崝圣庭第五軍團長今日起,封你為“紫宸王”大崝圣庭第一個外姓王爵,代朕牧守陽間大崝天下,朕不在期間,暫代朕執掌大崝天下!如朕親臨!」鐘山再度取出一塊紫色大印道。
  紫宸王?牧守陽間大崝天下?
  幾乎所有人都是臉上一變,所有人都想過大崝大權的可能有人想過圣王會采用長老內閣制統領大崝,也有人想過會任命一個人統領大崝。可是,誰也想不到會是水無痕啊?
  水無痕是忠心,但是林嘯的忠心并不比水無痕差啊,甚至更過。
  論執政,論權術,水無痕雖強但絕對不如水鏡。論治軍,水無痕不如林嘯,甚至就算執政,林嘯也比水無痕強!
  可為何圣王會封他為第一個外姓王爺?紫宸王?還讓他總領大崝大權?如朕親臨?
  幾乎滿朝官員都懵了,林嘯與水鏡雖然不反對,但眼中也是一陣不理解。水無痕?
  難道他很有城府?不對,水無痕并沒有帝王所具備的城府。為何是他?
  「圣王臣擔當不起臣無德、無才,如何能擔當如此重任?」水無痕馬上跪拜而下。
  「就因為是重任我才會找你,大崝九大軍團長,為何將你留在陽間?就是因為你最合適,朕不會看錯的,我不在期間,大崝交由你執掌才能做到最好接印!」鐘山鄭重的說道。
  九大軍團長?只有水無痕才能勝任?
  滿朝官員不理解,簫忘、易衍、水鏡、鐘政都不能勝任嗎?水無痕更加勝任?怎么會這樣?畢竟代掌大崝,并不可能出現篡權啊因為這滿天氣運,氣運金龍,都是屬于鐘山的。根本篡奪不了。那這又是為什么?
  「臣,遵旨!」水無痕臨危受命。接過紫色王印。
  紫宸王!所有人都在想水無痕為何能被鐘山選中,誰也沒有想過鐘山會封他為“紫宸王”。鐘山用意深遠,或許只有等到真正用到這個名號的時候,所有人才會恍然大悟。
  「臨走時,朕再贈你六句話,記在心里,當遇到無法面對的困難時,你一定會用到的!」鐘山鄭重的說道。
  「請圣王明言!,水無痕疑惑道。
  群臣著鐘山。
  「當你遇到無法面對的困難時,你對自己問一句“我到底希望的是什么!”。」鐘山無比凝重道。
  我到底希望的是什么?這是什么意思?所有人都不明白。這算什么交代?
  看著水無痕的疑惑,鐘山搖搖頭道:「到時候,你就悟到了!」
  「是!」
  和州剛才對水鏡的話一樣,鐘山又打了一個啞謎。一個誰也弄不懂的啞謎。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圣王如此鄭重,這啞謎必定有著驚天的大用,可惜,無人能夠參透。
  「眾愛卿還有異議?」鐘山看舟群臣。
  「臣等領命!」群臣叩首。
  鐘山點點頭,看看四方,無比鄭重的再度說道。
  「大崝天下子民聽令!」鐘山一聲高喝,傳遍大崝天下四方。
  無數城池的百姓還處在大哀之中,一個個沖到城主府討個說法,驟然聽到鐘山的聲音,全部身形一止。
  「朕入太初圣庭為質,大崝圣庭,暫由紫宸王水無痕總領,如朕親臨!,
  聲音傳遍整個大崝天下。
  成為了事實,幾乎所有百姓都知道了這個事實,一個個臉上充滿了悲痛。
  「圣王仙福永享,壽與天齊!,所有人朝著凌霄天庭方向拜去。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朕暫離大崝,天下共勉之!」
  這是鐘山的最后一句話。
  天下共勉之?無數百姓捏起了拳頭,咬著牙關跪拜而下,這是一股來自太初圣庭的羞辱,一種大崝的悲壯,天下百姓壓著這一股羞辱與悲壯,心中暗暗發下宏大志愿。
  :觀棋今天去南京辦事,第二更還沒寫,只能等到回來后再寫,第二更會遲,諸位見諒,觀棋盡力早點歸來!煩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