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2)      第二章龍門谷(01-22)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2)     

長生不死29 天厄棋局

一眾官員有很多都不忍繼續看了!
  其實這一幕,在開天前鐘山巳經預料到了,當時已經給眾女了心理準備,但是此刻變為現實,眾女還有些難以接受。2w4w6w5.8c5a6i1h2o4n8g7w4e2n3w6a5n7g8.6c3o2m1
  zhong央教主沒有生氣,反而驚異的看向甘寶兒,臉上越來越喜歡。
  初圣王一組人,緩緩從空中落下。
  灰色珠之中,閃爍著一絲紅色的光芒,幾乎所有人都盯了過來。
  「嗯!」天靈兒小心的接過,鄭重的點點頭。
  可是,這聲音騙不了人的,告示可以造假,可這是圣王的聲音啊,大崝天下姓早就聽過圣王的聲音啊。為什么會這樣?
  「今日開天,普天同慶,我帶著你們所有人,走出了小千世界,定出了夢境,進入了現實的天下,這是一個值得慶賀的日,但是,啟定最喜慶的一刻,朕做了一個決定!」
  當然,鐘山也知道,其實這是暫時最好的結果,最少他們離開不會受到傷害,而留下了才是非常危險,因為鐘山接下來所要挑戰的才是真正危險崎嶇的道。
  大崝天下,很多地方姓都還在歡慶之中,驟然聽到鐘山的聲音,聽有人忽然停了手頭動作。
  看了看四個皇后,鐘山再鄭重道:「最后,記得最后一件事,不管聽到什么對我不利的消息,都不要相信,除非見到我本人,還有,就算見到我本人,也記得我給你們的暗號,只有對上了暗號,那才是我,切記切記!」眾女一陣點頭。
  鐘山看了一圈急切想要混沌珠酶人,臉色一陣冷肅。
  「附庸?現在大崝附庸初,要不了多久,就會變成初附庸大崝了!」甘寶兒非常自信道。
  對面,風冢疆域的六大勢力的人盡數凝眉,鐘山剛才的話忽然再涌現腦海之中。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不會對你做什么的,只是,你是我一眾篡命衍生的身體中,唯一一個與我性格不同的,你很特殊!」中yang教主臉上露出喜愛!
  「鐘山是個為杰出的人,在小干世界我早已看出了,屈服?他不會屈服任何人,只是剛剛開天,古神通留下的爛攤逼得鐘山無法喘氣了,他現在只需要一份寧靜,一旦他喘過氣來,他能將整個天翻過來!」帝玄鎩肯定的說道。
  甘寶兒走了、古千幽走了、悲青絲走了、天靈兒走了、鐘天走了、昊美麗走了、帝玄鎩走了!
  「將這個交給涅凡塵,里面有我給他的話,記住,親手交到他手中,不要假手于人,只能交給他!,鐘山取出一個玉簡鄭重的遞給天靈兒。
  「我大崝為什么要附庸初?」
  「你一定要來!,天靈兒不舍道。
  「朕決定,今日起附庸初圣庭!為“初圣庭附朝之大崝圣庭”。」鐘山朗聲說道。
  「嗯!,眾女依舊非常不舍。
  玉帝身后的眼男一臉的可惜。
  各大勢力心中一稟,好似這話是對他們說的一樣,可又不像。
  一上,zhongyang教主略微皺眉的看向甘寶兒。
  萬古第一大崝,為何要附庸,為什么?
  「多謝!」初圣王點點頭。
  「啪!」
  混沌神獸徹底死亡了?
  “嗯!,「轟﹋﹋﹋﹋﹋﹋﹋﹋﹋﹋﹋﹋﹋﹋!」
  掌心之中,別人看不見散發出隱隱白光,淡淡煙霧籠罩鐘山手掌。
  鐘山將手掌混沌珠粉末迎風一放,就這么徹底消失了。
  場面再瘧一陣靜默,這一刻,人們思想不停變換,風冢疆域的六大客力此刻也驚異不定,不知接下來如何做。
  所有人都看向鐘山,不知道鐘山到底搞什么鬼!
  說話之際,鐘山右手狠狠的捏了起來,用盡捏,要將混沌珠捏碎,用以表示鐘山的洼心。你們可以無視我大崝,但是,今日之后,誰敢爾我大崝,我大崝和你不死不休。
  「大丈夫能屈能伸,我要傷心什么?,「能屈能伸?他可是圣庭之主,一代圣王,現在居然俯為臣,而俯的那個還是和他同等地位之人,附庸初圣庭,你難道沒有一點感覺?」zhongyang教主皺眉道。
  暫時,只有王剪一群人留了下來。
  「信不信由你!」甘寶兒沒有給他好臉色。
  「告辭!,另方勢力紛紛退去。
  「你不為鐘山擔心嗎?」長老問道。
  這一幕看在了所有人眼中。釋天圣境的那人搖搖頭。中央教主露出一絲冷笑。
  「初圣王曾說,只要我大崝附庸,必保我大崝平安?」鐘山認真的看向初圣王。
  風冢疆域六大勢力,領只來了兩個,初圣王與紫霄教主,現在是逼紫霄教主表態。
  「哼!」鐘山一聲冷哼。
  初圣王身后的一眾大仙露出滿意的笑容,司馬縱橫更是露出得意之色。
  「呼!」
  「既然如此了,那我們走吧!」zhongyang教主冷冷一笑。
  「鐘山,你就省省吧,混沌神獸雖滅,化為混沌珠也是接近大仙器為存在,你一個天仙二重天還想捏碎?交出混沌珠!」乙圣庭中一人沉聲道。
  二十一名散修相互對視一眼,一個個面面相覷,局勢發展到現在,好像就他們忙得如被猴耍一樣,一眾散修帶著一股落寞,轉瞬消失離去。
  鐘山有些悵然的看著這一幕,轉眼之間,因為自己的一個決定,所有人都走了。
  轉瞬之間,敵對勢力走清了,而鐘山此刻,也走上了一條附庸之。
  「神獸混沌,死而化珠,吸收天地元氣后再孕神獸?那就是還沒死透,只要混沌珠存在,它就沒死透?」鐘山沉聲道。
  「昊美麗,我先前說的話,肯定會兌現的,放心!」鐘山看向一臉美慕的昊美麗道。
  鐘山看了看眾人,又看了看大崝滿朝武。深深的吸了口氣。
  「鐘山,交出混沌珠,我可啟奏乙圣王,不再追究你大崝!,共行的那將領馬上叫道。
  人們不信,非常的不信!剛才還普天同慶,洲才還天下大興,轉眼變成了天下大哀,天下所有人都不愿接受這個荒誕的事實。
  初圣王再看向紫霄教主。
  「乙圣庭、圣庭、蛇后道場、燃燈道場,你們可以退去了,回報你們圣王或教主,大崝從此為我初附庸,偷襲大崝,視為向初圣庭挑釁!」初圣王看向眾人。
  「嗯!」天靈兒臉上馬上綻起了笑容。
  送走了大部分人,這時再看向初圣王!這個戴著面具,看不清面孔的一代圣王。
  「大崝圣庭,鐘山,拜見初圣王!」鐘山身體鞠了半個躬。
  幾乎所有人都驚愕的看向王剪。
  「大崝臣民們!」鐘山忽然說道。
  「為什么?」
  王剪出來了,乙圣庭與圣庭的兩組人也灰頭土臉的出來了,一個個眼中閃過一股驚訝,顯然剛才攔截王剪的途中,遇到了不可思議為事情。
  「哼!」
  若是平等地位,應該是“見過”初圣王,而現在卻是“拜見”
  「嗯!,帝玄鎩點點頭。
  煙塵之中射出一隊身影,一身紅色盔甲的王剪,帶著九名下屬破開追霧而出,王剪手中托著一個灰蒙蒙的珠。
  犯我大崝者,雖遠必誅,不死不休!
  「你想干什么?」甘寶兒皺眉道。
  「我沒事,恭喜你了!」紫霄教主笑道。
  「我大崝圣主雄才大略,為何要為什么要附庸初圣庭?」
  流入初圣庭了!
  大袖一招,甘寶兒被zhongyang教主帶走,中央教主身后一眾下屬緊隨其后。
  帝玄鎩跟著釋天圣境的一群人飛離凌霄天庭。
  「犯我大崝者,雖遠必誅,不死不休!」鐘山神情冷肅的說道,語氣之中充滿了一股殺氣。
  十對二十,還在如此短時間斬殺了混沌神獸?
  「大崝圣庭,愿附庸初圣庭,拜請初圣王恩準!,鐘山再道。
  鐘山友邦勢力都是眉頭微皺。
  「不要這樣的表情,其實這不算什么,你們只是回娘家一趟而已。做男人的要再打拼一番事業,你們回娘家探親一段時間,等男人事業有成,會去你們娘家接你們的,到時一定接你們回家!因為這里才是我們的家!」鐘山盡量說的很輕松。
  隆重的憂傷彌漫整個大崝,人們摔掉手中慶賀的酒杯,一個個走出酒樓前往各地城主府,向城主求證。
  這一刻就是一個糾結的平衡,看得到,就在眼前,輕而易舉就能拿到,卻又無法拿到。
  王剪等人落到凌霄天庭,王剪沒有絲毫損礙,只是下屬盔甲上多了一些劃痕,顯然剛才戰斗造成的。同樣,乙圣庭與圣庭的人更加的狼狽。
  「哈哈哈哈,笑話,你以為一個圣庭之主會是那么簡單的?要不了多久,初會附庸大崝?你做夢吧!」zhongyang教主冷笑道。
  「你的男人現在如此屈辱,你難道就沒有半點傷心?,中央教主沉聲問道。
  混沌珠轟然爆為粉末,混沌珠被他一個天仙二重天的人捏爆了?
  「準!,初圣王鄭重的一聲。
  其它勢力瞪大了眼睛盯著鐘山。
  一眾散修面面相覷,此刻,一眾散修終于發現,這趟渾水趟的大荒唐了,因為這些散修中有很多人自認一掌還捏不碎混沌珠。
  所有人都心中一稟()。
  「還記得大離天朝嗎?到時我一定會和上次一樣,風風光光帶你回家!」鐘山肯定的說道。
  四方勢力的領臉色不停變幻,看了又看,今日想毀滅初圣庭是不可能了。
  四大勢力紛紛退走。
  混沌珠被一股巨力捏出一個裂口。
  天下情緒大哀!
  「咔!」
  聲音不大,但是,通過滿天氣運,卻傳到了大崝天下所有人的耳巾。
  「大崝圣王,神獸混沌已經斬殺,這是神獸混沌死后凝聚而成的混沌珠!」王剪將手中灰色的珠遞給鐘山。
  繼而扭頭看向一眾勢力。
  捏不碎?
  鐘山微微走了兩步,正對著南方的初圣王!
  「那我也告辭了!」紫霄教主帶著一絲淡笑,深深的又看了一眼鐘山,身形一晃消失了。
  而一眾大仙卻是微微驚愕的看向鐘山,這個鐘山說變臉就變臉了?剛才還一副強勢無敵,為什么忽然就認慫了?
  就在這時,一聲巨響轟鳴,龐大的震動帶動凌霄天庭都是微微一晃()。遠處,龐大的劍光籠罩,無數煙塵覆蓋,根本看不清內部。
  「以后,叫我長老吧!」那人說道。
  顯然,若沒有初圣庭插入,則屬于風冢疆域與域外勢力對峙,現在初圣庭一旦插入,性質就不一樣了,根本不能再按照想的發展。
  「交出混沌珠,我可啟奏圣王,不再追究你大崝!」「交出混沌珠,我可啟奏燃燈教主,不再追究你大晴!,一眾大仙盯著鐘山,盯著那枚混沌珠,顯然,誰都想要,但是誰世不能搶。
  鐘山抓在手中,看著這個珠。
  「怎么回事?圣王要附庸初?」
  「呼﹋﹋﹋﹋﹋﹋﹋﹋﹋﹋﹋﹋﹋﹋﹋﹋!,好似狂風大作,一瞬間,凌霄天庭上的無數氣運忽然間流失了很多一般,一小半,整整一小半的氣運,轉眼之間就忽然沒了。
  凌霄天庭之上,官聞之落淚,這一刻,很多官員臉上露出悲傷之色,天下大哀!
  鐘山看向友邦勢力,對著眾人微微一躬道:「鐘山多謝諸位!」因為鐘山知道,現在的附庸,若沒有這一群友邦勢力,不可能如此順利的。
  「嘩﹋﹋﹋﹋﹋﹋﹋﹋﹋﹋﹋﹋﹋﹋﹋﹋﹋﹋﹋!,天下嘩然()!
  深深的又看了一眼鐘山,蛇后道場的人最先說道:「告辭!」
  鐘山用勁之下,手上青筋冒出,可混沌珠依舊沒有絲毫破損跡象。
  「不需要!,「哦?為什么?」
  繼中yang教主離開之后,其它勢力也紛紛帶著各自的目的離開了。顯然強敵退去,他們也不想待在這,若不是讓自己要帶走人能心甘情愿,他們早就想走了,誰愿意趟這趟渾水?
  一起聆聽圣王的圣令。
  「紫霄教主,你還有事?」初圣王看向紫霄教主。
  顯然愿執臣之禮。
  天下大變,大崝民眾不信,不相信,剛剛還是開天辟地第一朝,怎么轉眼間就變成別人附庸了?別人也是圣庭,我們也是圣庭,為什么要附庸別人?為什么要附庸?
  初圣王隔著銀色面具,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
  為了方便您閱讀,請記住“79see網”b.79se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