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5)      第二章龍門谷(09-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5)     

長生不死26 對戰司馬縱橫

鐘山抬頭,看著一眾大仙
  “諸位,是加入我大崝呢,還是現在退去?”鐘山看著天上二十一名大仙問道。
  聽到鐘山的話,一眾大仙眉頭微微一挑,一個個眼神有些驚疑,同時也是一陣后悔,若是一開始就拿下鐘山,豈會有這么多事?現在怎么動手?
  大崝圣庭,明顯有對戰一名大仙的力量,其次,十名大佛,還有那好像是十名大仙?明面上和散修二十一大仙平分秋色。
  但是一眾散修心里最為清楚,這些大勢力正常都是法寶齊全,和自己二十一人的寒磣裝備根本差距很大。
  一個大仙器有多強?剛才那八卦道袍的老者已經向所有人演繹了,眾人中名望最高的董劍鋒,僅僅應了一聲就被老者收服,這就是有沒有大仙器的差距。
  可是,一眾散修不甘心,看著眾人,就是不愿退走顯然還等著其它勢力的到來。
  就在眾人僵持之際,那個八卦道袍的老者忽然眉頭一皺。
  “咦?”八卦道袍老者發出一聲輕咦。
  繼而,只見八卦道袍老者探手一招。
  “呼”
  不遠處,凌霄天庭上的陰陽殿處,忽然一道光芒閃過。
  一張圓形圖畫落于八卦老者手中。
  “太極圖殘片?”八卦老者眼中一亮。
  太極圖殘片?幾乎所有人忽然盯向了八卦老者手中的那張太極圖
  “太上圣人的法寶殘片?”幾乎所有人都是眉頭一挑。但終究只是殘片。
  八卦道袍的老者看看太極圖,眼中一陣驚疑。好似疑惑、好似緬懷、好似向往,神情非常復雜。
  鐘山看著眼前老者,太極圖對鐘山來說沒用了,泥菩薩昔日明確的告訴過鐘山,此寶無法再溝通陰陽兩界,如此一來,只能當做一個普通法寶。
  可是,太極圖已經被鐘山下了重重禁制啊,外人根本不可能感受到它存在的,以至于一眾大仙、大佛誰也沒有發現,卻被這身穿八卦道袍的老者發現了?而且,鐘山感覺,是這八卦道袍老者憑感覺發現的。
  眾人向鐘山。
  “大崝圣王,這個太極圖殘片,你是如何得到?”八卦道袍的老者疑惑道。
  “還未請教?”鐘山看著老者。
  “你可以叫我‘老君’。”八卦道袍的老者馬上說道。
  果然,太上老君?
  “幽冥天天主贈予我”鐘山鄭重道。
  “想不到,昔日幽冥天的太極圖是真的?雖然只是殘片”玉帝有些驚訝道。
  顯然,玉帝與瘟神曾經在小千世界,都聽說過太極圖,但一直沒有遇到這一張,這一張是幽冥天第一代天主留下的,一直藏于幽冥天中。
  老君面容不停變換,眼中有著一股渴望。
  “大崝圣王,此太極圖現在只算是天仙器級別的法寶,但對我來說非常重要,不知可否割愛?當然,我也不會讓你空手而回,這個紫金紅葫蘆,另外我再取十枚九轉金丹,算是交換,你看如何?”老君看向鐘山。
  說起來,老君完全沒必要對鐘山低聲下氣,直接拿走,誰敢攔?可是,鐘山畢竟與八公主交情頗深,老君也就拉不下臉來了
  鐘山看著老君,看看太極圖,臉色一陣變換。
  而四周一眾大仙們的目光卻全部集中到了紫金紅葫蘆之上,大仙器級別的真名法寶?這大崝圣王怎么這么好運?一個天仙器就能換取大仙器?還外帶十枚九轉金丹?這叫老君的人,他瘋了?老糊涂了?
  “嫌不夠?我可以再加”老君繼續說道。
  聽到老君的話,一眾大仙差點暈死,今天遇到的這些事,還真邪門
  “不,我不是嫌不夠,我在小千世界的時候,曾聽人提到過你,說你有另一法寶,玉凈瓶?”鐘山問道。
  探手間,老君手中有多出一個玉瓶。至于聽誰說的,這些都不重要,肯定有人知道,最少孔宣就知道。
  “這紫金紅葫蘆是頂級大仙器,這玉凈瓶只是堪堪達到大仙器級別,而且威力根本不如紫金紅葫蘆,里面能形成三十六種水而已”老君說道。
  “對,我曾聽說里面每日能自行釀出一種瓊漿玉液,本人喜好酒,所以想要它”鐘山說道。
  好酒?放棄頂級大仙器,只要這弱不可堪的大仙器?還只是輔助工具?
  人們更是怪異的看向鐘山。好酒?你因為好喝酒就放棄紫金紅葫蘆?
  一眾大仙的臉色都越來越怪,這事越來越邪門了。
  “你只要這玉凈瓶?”老君一陣疑惑。
  “沒那么簡單。”鐘山搖搖頭。
  眾人點點頭,這才正常一點。
  “要太極圖可以,但我要這個玉凈瓶,還有你的一句承諾”鐘山說道。
  “哦?”老君看向鐘山。眉頭微皺,要老君的承諾?
  “他剛才所說,可以復活西毒皇,我只要你承諾在旁監督,并且保證西毒皇完全恢復,并且恢復后身體、神魂不受任何人控制,不要被人下了傀儡術,我要復原原原本本的西毒皇”鐘山看向老君。
  鐘山這是怕玉帝等人在復活西毒皇時做手腳,用以控制西毒皇來制約昊美麗。
  “鐘山,謝謝你”昊美麗感動道。
  昊美麗就算再天真,也知道鐘山這是為了自己。
  老君看看玉帝,又看看瘟神,見二人點點頭,老君臉上也露出一絲感激的笑容。
  “好,我答應你”老君點點頭。
  說完,遞出玉凈瓶
  一眾大仙一陣可惜。但可惜又能如何?那是人家的事情,根本插不上口。只能暗罵鐘山腦袋壞掉了
  鐘山腦袋壞掉了?一眾大仙腦袋壞掉了鐘山腦袋都不會壞,紫金紅葫蘆,鐘山根本保護不了,紫金紅葫蘆有多變態?有多少人眼紅?現在拿到了手中,要不了多久就被人搶去了。
  瓊漿玉液?
  鐘山要的是玉凈瓶的三十六種水每一種水都是極為罕見的水物以稀為貴,到了鐘山手中,更會綻放巨大光彩。
  外圍,太初圣庭駐地之處。
  長長的一陣沉默。
  “這個天仙圣王,還真是逆天的運氣轉眼之間敗勢盡去?十名大佛?大鴻圣庭?”一個官員面部抽了抽道。
  “沒用的,現在只能算是兩方僵持,撐不了多久的。有多少大勢力想要他覆滅呢”司馬縱橫搖搖頭道。
  “不一定”太初圣王搖搖頭。
  “呃?”眾人看向太初圣王。
  “轉眼之間他就聯盟了兩方勢力,或許這四周還有他相熟勢力也不一定”太初圣王搖搖頭道。
  “怎么?怎么會?他一個封閉的小千世界,能和大千世界兩個勢力拉上關系已經很了不起了,怎么還可能有其他勢力?”司馬縱橫不信道。
  “圣王,我風冢疆域的另外兩個圣庭與三大道場的人都進入了”一旁一人說道。
  “走吧,其它勢力也進去了,我們也該進去了”太初圣王說道。
  “是”眾臣應命。
  踏步,隨著太初圣王向著不朽世界處飛去。
  鐘山看著上空那二十一個大仙,眉頭微皺,這些人還真是麻煩。
  “圣王,群雄匯聚,各大勢力紛紛入我大崝”水鏡對鐘山鄭重的說道。
  群雄匯聚?所有人都來了?
  玉帝微微意外的看向水鏡,他怎么知道?
  沒多久,遠處一陣狂風席卷而來,東方半空中忽然多出一群一身白色盔甲的男子,一共十人,一身殺戮之氣。
  “風冢疆域的太極圣庭?”一名大仙忽然認了出來。
  “水鏡,豎起一面我朝國號”鐘山說道。
  總是報名號,鐘山自己也覺得不爽。
  水鏡動作快速,轉眼間,一面法術形成的大旗豎起,大旗上四個字:
  大崝圣庭
  十名白色盔甲男子看到豎起的大旗之后,其中一人忽然取出一冊圣旨一般。
  “大崝圣王接旨”為首男子叫道。
  鐘山一聲冷笑看著那男子道:“有什么就說吧”
  “風冢疆域太極圣王有旨,大崝圣王可堪為臣,特招附庸,入我太極圣庭,愿,則盡君臣本分。不愿,則與太極圣庭為敵。必毀之”男子高喝道。
  附庸?想要大崝圣庭附庸?不附庸就毀之?
  凌霄天庭之上群臣一怒,一個個怒目看著這一群人。
  “呼”
  又一陣狂風出來,東南方又出現十名金色盔甲男子
  “風冢疆域太乙圣王有旨,大崝圣王可堪為臣,特招附庸,入我太乙圣庭,愿,則盡君臣本分。不愿,則與太乙圣庭為敵。必毀之”
  又來十個?
  風冢疆域的兩個圣庭來招大崝天朝附庸?讓鐘山俯首稱臣?不愿意就毀了大崝?
  人們的驚訝還沒結束,西方又來十名大佛。
  “風冢疆域燃燈教主有法旨,大崝圣王可堪造就,特招附庸,入我燃燈道場,愿,則盡主次本分,不愿則與燃燈道場為敵,比毀之”
  好似約好的一樣,西北方向又來十名道袍之人。
  “風冢疆域蛇后教主有法旨,大崝圣王可堪造就,特招附庸,入我蛇后道場,愿,則盡主次本分,不愿則與蛇后道場為敵,比毀之”
  風冢疆域,四個勢力了,四十個大仙級別的強者,全部逼降而來,不降就滅了你
  一切還沒結束,南方又有勢力飛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