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2)      第二章龍門谷(10-02)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2)     

長生不死14 前往青丘

鐘山繼續策反著蒼天之眼。
  鐘山的蠱惑是極為誘人的。帶到大千世界?那有可能嗎?那現實嗎?
  “你沒有選擇,要不化為飛煙消散,要不隨我叱咤天下,你現在還太弱了,小千世界根本不能給你帶來什么,只有我可以帶給你更強勢的力量。我是此界最強者,只有我有這個資格,我有‘天’,開天之后,我就有屬于我的‘世界’,你可進入我的‘世界’,隨我離開此界”鐘山繼續誘惑道。
  ………………………………………………
  …………………………
  ………………
  鐘山在蒼天之眼面前停了約有兩個時辰。
  這兩個時辰,誰也不知道鐘山在干什么,誰也不知道蒼天之眼抽了什么瘋。兩個應該絕對敵對的力量,這兩個時辰之中,卻曖昧的貼在一切,看似充滿了不可思議。
  人們看不透圣上,帝玄鎩等人也越來越看不透圣上,不知道圣上在做什么。
  兩個時辰之后,鐘山才從高空落下。再度站到兩界口處。
  蒼天之眼依舊停在高空之中,但就是不攻擊鐘山。
  帝玄鎩等人古怪的看著鐘山,難道真如昔日孔宣形容鐘山的一樣,鐘山最強大不是實力,而是那張嘴?已經靠那張嘴用言語打敗了蒼天之眼?
  群臣愕然的看著這一幕。
  “闕兒,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越來越看不懂了?”憶家老祖宗有些茫然道。
  “你看不懂?我也還沒看懂”憶藍闕的眼中也閃過一股怪異。
  另一處的趙天殺,此刻也非常糾結的看著這一幕,又是這樣,又是這樣,只要有鐘山在,所有事情都不會按照自己想的去發展,為什么總是這樣?
  鐘山落于兩界口處。再度聚焦了所有人目光。圣上到底要賣什么關子?
  只見鐘山落下之后,忽然間一揮手。鐘山面前,忽然多出一個法術凝顯的三維圖像,三維圖像中充滿了各種高山、河流,大量云煙彌漫高山之處。
  一個濃縮的山河圖。
  不止陽間如此,陰間同樣也是如此,陰間的影軀鐘山面前,同樣凝顯出一幅三維圖像,一個有山有水的圖案。
  “山河社稷圖?”凌霄天庭上的帝玄鎩瞳孔一縮道。
  山河社稷圖?一旁水鏡眼睛一凝的看向帝玄鎩,昔日涅凡塵的法寶,山河社稷圖,這里眾人中,或許只有帝玄鎩曾經見過,難道圣上現在凝顯的這個圖案,就是山河社稷圖?
  的確,鐘山用法術凝顯的圖案,正是山河社稷圖,昔日涅凡塵離開此界之時留給鐘山的圣人法寶煉制方法,可是一直以來鐘山都找不到煉圖的材料,因此鐘山一直沒有煉制,現在在開天的一刻,難道準備煉制山河社稷圖?
  “呼~~~~~~~~~~~~~~~~~~~~~~~~”
  忽然間,鐘山四方狂風大作,飛沙走石,強大的大風輻射而開,頓時,吹的四方天昏地暗,恐怖的輻射,轉眼間輻射了百里、萬里、億里、兆里
  恐怖又詭異的大風,好似一瞬間掃蕩起了整個天下一般,甚至四海此刻都掀起了滔天狂瀾。
  覆蓋整個陽間?不,陰間也是如此,整個陰間都輻射起來。牽動整個天下,或許只有昔日鐘山神相頭頂擁有七彩光芒、無窮‘氣數’的時候才做得到,而現在這是怎么回事?凌霄天庭上的七彩氣數根本沒有形成啊?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怎么做到的?是鐘山做到的,而且就是剛才的兩個時辰里,鐘山說服了蒼天之眼。
  蒼天之眼在調動小千世界天地精氣,在調動小千世界無窮大地的力量。無盡力量聚攏而來,匯聚向鐘山面前的‘山河社稷圖’。
  一般的山河社稷圖的煉制,是先找到載體,然后在載體上煉出山河社稷圖的框架,繼而繼續煉制,而現在沒有載體,鐘山僅僅憑空煉制框架?煉制最堅固的框架?
  天地精氣被蒼天之眼偷來,為鐘山煉制法寶?
  山河社稷圖煉制的同時,兩界口,那一個連通兩界的圓形通道,陡然間內部出現一黑一白的能量,繞著兩界口圓形通道旋轉,轉瞬之間,形成了一個太極陰陽魚的模樣,緩緩轉動。
  “太極圖?”陰間昌京的南天門口,泥菩薩神色一動道。
  “正是太極圖,圣上在煉制太極圖?”南宮勝在一旁驚駭道。
  太極圖,昔日幽冥天至寶,煉制之法傳承下來,但到了南宮勝這一代卻失傳了,可劍傲重生后,前世的記憶讓劍傲再度復制了煉制之法。
  劍傲飛升前,與鐘山梅花煮酒論梟雄之際,將太極圖的煉制之法送給了鐘山。
  此刻鐘山在干什么?煉制太極圖?
  太極圖與山河社稷圖一樣,都需要載體才行,可現在沒有載體,居然被鐘山先行煉制著框架?
  載體?用什么做兩**寶的載體?
  蒼天之眼現在不停的為鐘山凝聚最強山河社稷圖與最強太極圖。
  調動整個小千世界的力量煉制?
  在人們麻木的一個時辰過后,好似煉制的差不多了一般。陽間的鐘山將山河社稷圖的框架移動到太極圖的陽魚之處,陰間的移到太極圖的陰魚之處。
  借助整個世界之力,將兩種框架相互融合。
  合二為一?
  幾乎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是一陣茫然,而泥菩薩、南宮勝、帝玄鎩等人卻是面龐抽了抽。
  將太極圖與山河社稷圖融合?可以嗎?
  可以,鐘山這幾百年來,不停的演算,鐘山有最完全的法寶融合之法,現在借助天地這個大熔爐煉制,就能將其合二為一。
  借天地之力煉法寶?或許只有鐘山一人才有這么幸運。
  山河社稷圖的框架,緩緩融入太極圖之中。
  框架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那載體呢?就好像一幅圖,最少要有紙張去承載吧,否則早晚煙消云散。
  載體在哪里?鐘山早已想好了。
  “轟~~~~~~~~~~~~~~~~~~~~~~~~”
  “轟咔~~~~~~~~~~~~~~~~~~~~~~~~”
  …………………………………………
  …………………………
  …………
  天地精氣被用來煉制鐘山法寶,天下四方山河枯竭、高山崩塌,天災不斷,頓時引起了此界天地的警覺,很快發現了罪魁禍首,蒼天之眼。
  蒼天之眼居然在破壞此界?居然在幫著外人抽取此界能量?
  頓時,蒼天之眼這個內奸暴露了出來,天地轟鳴,天地震怒,被反叛了?任誰確定這個消息后都會怒火中燒,何況上天呢?
  強大的轟爆之聲,無窮雷電從四方率先沖擊蒼天之眼,風、火、地、水、雷等等,各種恐怖的能量從四面八方沖擊而來,想要在一瞬之間沖垮蒼天之眼。
  蒼天之眼背叛,那只有馬上毀滅掉。
  一時間,兩界口上空五彩斑斕,無窮無盡的能量光芒沖擊,頓時使得高空空間破碎干凈,大崝軍隊向后退撤,因為整個世界都在搖晃一般。
  陽間的凌霄天庭、陰間的昌京,都在后撤,搖晃的世界中向著后方急速撤去,太詭異了。
  蒼天之眼四周的紅云在快速消散,越來越少。
  龐大的蒼天之眼,此刻也充滿了恐慌一般,天要滅你,你不得不死
  恐怖的沖刷而來,蒼天之眼節節敗退,快速變小,越來越小,希望變小能夠緩和一翻沖刷,讓無窮力量沖刷溢出的能量。
  可天地的兇威太甚了,一波接著一波,沒多久,蒼天之眼只剩下萬丈大小了。
  “嘭~~~~~~~~~~~~~~~”
  在蒼天之眼絕望之際,一道紫光轟然間擋下了四方能量的侵襲。蒼天之眼的四周,頓時紫茫茫的一片。
  天,天再度接納蒼天之眼了?
  不對,這不是原先的天了,這是鐘山的‘天’,一片紫天,一片雷光閃耀的天。
  蒼天之眼的‘靈’連同剩余的威力被鐘山的‘天’圈入。外面的天地也忽然感覺不到蒼天之眼了,原先的沖擊頓時散去。
  可是,在鐘山的‘天’中,蒼天之眼依舊在縮小,越來越小,好似脫離了原來的天地,根本無法生存一般。
  “融入我的‘天’,與我的‘天’合二為一,否則,你必定消散”鐘山鄭重道。
  融于鐘山的‘天’?蒼天之眼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眼中充滿了無奈,因為蒼天之眼知道,一旦融于鐘山的天,將徹徹底底失去自由,將永遠成為鐘山‘天’的一部分
  “你還有別的選擇嗎?”鐘山沉聲道。
  再度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縮小到千丈大小的蒼天之眼一陣無奈,血紅色蒼天之眼只能緩緩貼入紫天,慢慢融入其中。
  原先血紅色的瞳孔,再融入之后,顏色緩緩變為紫色,一個紫色瞳孔的眼睛。
  “我這‘天’內,滿天狂雷,從此就交由你來調度,從今天起,你叫‘天罰’。”鐘山鄭重的說道。
  紫色的天罰之眼,在徹底融入鐘山的‘天’后,只剩下百丈大小,繼而好似非常虛弱一般,閉目慢慢隱入無窮紫天紫云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