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第八章龐大的勢力沖擊

忘塵抵達之后,發生了什么?”鐘山問道。
  “血海狂瀾,血神經不愧為大千世界恐怖的功法,血海狂瀾之下,忘塵一舉偷襲了人尊,并且后來滅殺剩下的四五名人尊下屬”尸先生說道。
  “忘塵有那么大能耐?”一旁趙所向問道。
  “忘塵個體實力不夠,但是,他的血海之中,擁有大量強大的血神子。群起而攻,打的人尊等人措手不及。”尸先生深吸口氣道。
  “他要干什么?爭搶圣人尸體?”
  “不,他先搶奪的是這個”尸先生探手間取出一枚古樸的黑色釘子,每個釘子之上布滿了詭異的符文。
  “棺材釘?”趙所向皺眉道。
  “不錯,正是這棺材釘,一共十枚,我得到了三枚棺材釘,這才是絕世至寶”尸先生說道。
  “絕世至寶?”
  鐘山點點頭,的確,上一次鐘山就猜到了大概,能鎮住圣人尸體的釘子,是普通釘子嗎?圣人尸體,那可是圣人尸體,仙器也不足以鎮壓,而這十枚棺材釘卻做到了。
  鐘山不知道這棺材釘是誰煉制的,但是,在此界,這十枚棺材釘絕不弱于任何一件歷古寶。
  鎮圣人尸釘
  “當時你也出手了?”鐘山看向尸先生。
  “是,當時那情況,棺蓋一開,天地悲鳴,天降淚雨,無盡‘習氣’如海嘯一般沖入棺材之中,我當時就知道,尸變是擋不住了。尸氣越發壯大,我知道,這個棺材將再也裝不住那具圣人尸體了,因此,我也悄悄出手,可惜,只得到三枚棺材釘”尸先生搖搖頭道。
  “哦?三枚?還有七枚呢?”
  “人尊得兩枚,忘塵得五枚鎮圣人尸釘”尸先生微微一嘆道。
  “然后呢?”鐘山看向尸先生。
  “棺材釘一分之后,人尊迅速合上棺材,帶著棺材快速竄出長生界,忘塵緊追不舍,我也跟著出來了。”尸先生說道。
  “出來了?”
  “臣不敢染指圣人尸體,可人尊和忘塵卻為此大打出手,我和水鏡、天老他們一起快速遠退將戰場留給二人。二人雖然戰斗,但好在沒有對圣人尸體不敬,否則一旦不敬,天打雷劈。”尸先生回憶道。
  “人尊藏的很深,忘塵藏的更深啊”一旁易衍感嘆道。
  “嗯,二人爭雄,不分伯仲,而就在這時,那四周空間一陣輕顫,繼而強烈的搖蕩起來,是長生界晃動了,強烈無比的晃動了。好似長生界產生一股龐大的力量,連接著遙遠處什么一般,繼而忘塵和人尊戰斗一止”尸先生說道。
  “呃?”
  “是孔宣要到了,隔著無限遠的距離,孔宣通過感應長生界,想要強行挪移到長生界近處”尸先生說道。
  “好神妙的**”鐘山感嘆道。
  “人尊和忘塵看出來了,但是,還有更恐怖的事情又發生了。”尸先生說道。
  “什么?”
  “在人尊帶著紫色巨棺出來之際,棺材蓋已經合上了,也就是說天地悲鳴消失了。但是,這時的天地悲鳴再度開始了,依舊是那么悲哀,但這股悲哀中又多出一種深深的厚重感。”尸先生說道。
  “棺材蓋合上的時候,居然也有天地悲鳴?那不是說,紫色巨棺已經沒有效果了?尸變即將完成?”易衍瞳孔一縮。
  “嗯,紫色巨棺居然自己的忽然平浮了起來,就這么詭異的平浮而起,繼而,對著人尊打開的那個飛升通道,向著上方自己飛了過去。自己要離開小千世界。”尸先生凝重無比道。
  “尸變完成了?”
  “我也不知道”尸先生搖搖頭。
  “你怎么會不知道?你不就是研究這個的嗎?”趙所向焦急道。
  “我是研究尸體,但從來沒研究過圣人尸體,到了圣人尸體的層次,我只能憑著經驗去猜測,無法絕對肯定。當時紫色巨棺沖天而上,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四周無數死氣環繞,即便人尊和忘塵前去搶奪,也被強悍的尸氣彈開了。兩人向著紫色巨棺追去,追出了此界”尸先生皺眉道。
  “忘塵一個凡人,能出小千世界?”易衍皺眉道。
  “依舊是血神經保護他,讓他可以通過飛升通道出小千世界,而且就在這時,孔宣在最后一刻也趕到了,看到紫色巨棺的飛出,孔宣一甩袖子之間將長生界啟出卷走,向著天上追去。不過,在出小千世界之際,發現了我們。”尸先生說道。
  “哦?”
  “孔宣離去的一霎那,瞪了我一眼還投來一物說是給圣上你的”一旁水鏡忽然說道。
  “哦?”鐘山露出一絲意外。
  水鏡取出一個青色玉簡,輕輕抵到鐘山面前。
  “孔宣投來此物后,也在飛升通道合上的一霎那,離開了此界,人尊、忘塵、孔宣還有圣人尸體,至此全部離開此界”水鏡說道。
  青色玉簡?鐘山帶著一絲疑惑的拿在手中。
  孔宣給自己的留言?是什么?
  眾臣向鐘山。
  鐘山抓起玉簡,探手間捏開小禁制,仔細體會了起來,眾臣靜候。
  看著玉簡,鐘山臉色忽然一變,好似一個驚天大事被鐘山知道了一般。
  鐘山額頭冒出一絲冷汗,眼中閃過一股后悔。一種極度憤恨感瞬間充斥整個書房。
  眾臣驚疑不定,圣上怎么了?孔宣到底留給圣上什么話,讓圣上如此色變?天下還有事情能讓圣上如此色變?
  “啪”
  極度憤恨的鐘山,彈指捏碎了玉簡,可是玉簡并未如此銷毀,反而在捏碎之后逸出一絲青煙。
  “鐘山,小千世界的事情,我來不及再管了,但我心里很不舒服,我孔宣居然兩次栽在你一個凡人手中,我不甘愿,不過,我也不會讓你好過的,看到這段信息,你是不是怨氣沖天啊?我要你接下來的日子里,一直在折磨中渡過”青煙中傳來孔宣的聲音。
  這是孔宣的留言,但就這留言已經讓眾臣聽出了一絲不妙。
  “啊~~~~~~~~~~~~~~~~~~~~”
  “吼~~~~~~~~~~~~~~~~~~~~”
  鐘山憤恨的一陣狂吼。
  眾臣不敢插言,而天緣閣鐘山的狂吼,頓時驚得后宮中的皇后快速趕來。
  “鐘山,你怎么了?”天靈兒沖進了就大叫道。
  “老爺,你沒事吧?”寶兒也趕了過來。
  古千幽與悲青絲一臉擔心的看著鐘山。
  此刻的鐘山,雙眼通紅,一腔的怒氣。
  四女一陣安撫之下,鐘山生生壓下了心中的一股郁悶,所有人都看著鐘山。
  鐘山坐了下來,閉目平復了一會怒氣,臉色才好出一些,忽然,鐘山憤怒的面龐詭異的一笑。
  眾人懵了,圣上到底怎么了?
  “易衍聽令”鐘山雙目一開道。
  “臣在”易衍馬上應道。
  “朕現在給你一個任務,孔裂天昔日的皇宮,從開戰前到現在,皇宮中的所有人,都給我控制起來。”鐘山鄭重道。
  “是,可是,臣還要做什么?”
  “孔裂天最后肯定遁回皇宮了,加上傳來的消息說當日皇宮有巨響,我要你控制所有人,然后查出元始幡最后所去方向。所以細節都不要遺漏,我要元始幡確切離去路線”鐘山鄭重道。
  “是”
  “好了,你們先退下吧”鐘山說道。
  “是”群臣應道。
  繼而群臣一起退了出去,只有四個皇后留了下來。
  “老爺,你剛才是怎么了?”寶兒說道。
  其它三女也看向鐘山。
  “剛才孔宣給我一個玉簡,里面是元始幡的一些信息,葵兒的命格應該還在,就在元始幡中”鐘山露出一股強烈的欣喜。
  “真的?”
  “元始幡中,我進去過,和孔宣說的一樣,但是想要元始幡發出應有的威力,需要在元始幡中形成十二天柱,而十二天柱必須由陰年陰月陰天陰時之女的命格形成,十二天柱是關鍵,孔裂天雖然沒有形成十二天柱,但陰年陰月陰天陰時之女的命格,他絕對會小心珍藏的,不管葵兒魂魄還在不在,她的命格還在。這是一個好消息,壞消息卻是我與元始幡失之交臂”鐘山臉上再度變的非常憤懣。
  “老爺,你不要難過,不管如何,這總是一個好消息,有一個好消息,以后肯定還有很多,元始幡失之交臂,以后肯定還會在遇到的,你不要中孔宣圈套,他是想要折磨你。”寶兒小聲安慰道。
  深吸口氣,鐘山點點頭道:“放心吧,恨,我是有的,但現在的我與以前不同,不會中孔宣圈套的,他還是太小看我了”
  “真的?”寶兒有些不確定。
  輕輕拍拍寶兒的手,鐘山肯定道:“孔宣的發難,不會折磨我,反而會成為鞭策我的動力。”
  “這樣就好”眾女一陣放心。
  送走了眾女,鐘山獨自坐在書房,這一坐,就是三四個時辰,這段時間里,鐘山腦海中沒有一點利益算計,沒有一點未來打算,腦海中只有一個畫面,魏葵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