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2-05)      第二章龍門谷(12-05)      第三章龍門大會(12-05)     

第五章佛祖

三個大能,三個玉掌穿透兩界壁壘,直接將天辰子滅成了飛灰。
  眾臣驚嘆的同時面面相覷,南宮勝與易衍對視一眼,一陣駭然。
  四個皇后也相互對視一眼。
  「姐姐,剛才我好怕!」天靈兒對著寶兒說道。
  眾官員無語,皇后好怕?那讓剛才被滅成飛灰的老家伙情何以堪?
  「沒事,沒事的!」寶兒安慧天靈兒道。
  凌霄天庭戲劇性的一幕,同樣也引得遠處戰場中的一陣注意。
  孔宣瞳孔一縮的看向凌霄天庭,繼而眼皮直跳的看向鐘山影軀。
  「大千世界的人?你居然能勾結大千世界的人?難怪,難怪!」孔宣眼中的凝重越發加重。越發的小心。
  影軀鐘山看看凌霄天庭方向,雙眼微瞇,心中微微后怕!天辰子,這老家伙沒有被嬴干掉?好險!
  「兩個身體,哪個是本體?那個身體借助了大崝天下之勢,你這個身體呢?上次那種大輪回還能打開嗎?」孔宣冷聲試探道。
  「大崝天下之勢,陰間也可以嗎?」影軀毫不畏懼道。
  孔宣瞳孔一縮。
  「昔日傷在“大衍削命術”之下,沒有百年,你傷還沒好吧,即便吞了黃泉路,也不可能完全恢復的吧?」影軀笑道。
  「我要捏死你如捏螞蟻!」孔宣一聲冷哼道。
  「是嗎?你我都是聰明人,你到底怎么想的,不必告訴我,你殺不死我的。若你不信,大可讓離此地,讓你那十八臂金身法相,與我另一個身體相斗如何?」影軀笑道。
  影軀知道孔宣現在的躊躇昔日鐘玄的大衍削命術給孔宣帶來的心理陰影太大了,加上剛才大千世界三個夫能忽然出現。孔宣現在看不透鐘山了。
  孔宣對十八臂金身法相充滿自信,眼前能開輪回通道的一個鐘山,
  孔宣見識過他的厲害,而且修為增加,又借助了陰間天下之勢,實力只會更甚從前最重要的是,孔宣看不透影軀,看到影軀總是有種奇妙的感覺。
  離開此地?孔宣自然同意,因為這四周有著無數陣法,萬一還有篡命師布置命陣,那就危險了,命陣無影無形,根本難以察覺,否則上次孔宣就不會中招了。
  「走!」
  孔宣、影軀一瞬消失在了原地。向著西方而去。
  十八臂金身法相對戰本體鐘山。
  與孔裂天戰斗,只能算是個開始,真正的戰斗才剛剛開始。
  孔宣的金身法相,鐘山不敢絲毫大意,此金身法相乃是圣人準提所創威力絕倫十八臂,代表十八種極端的力量。
  而且此刻鐘山除了用雙掌之外,不敢用任何法寶,方天玉璽、大刀噩夢,封神榜,這些都不能用,誰知道這金身法相會不會五色神光?
  「開天斧就這點威力嗎?」千丈大下的金身法相沉聲道。
  「再試試吧!」鐘山瞳孔一縮傲。
  雙掌符文環繞,比之先前多出了一倍威力也成倍的增加了。鐘山身軀也是踏熱而漲,轉眼間漲到了千丈之大最少在個頭上,借了大崝天下之勢的鐘山不會弱于任何人。
  古神通能夠頂天立地,鐘山也能,只是沒必要。
  先前的一掌,鐘山用了三成的力量,而孔宣同樣也看得出來鐘山用了三成力量,而就這三成力量,就仿若讓孔宣看透鐘山本質了一般。
  現在孔宣完全相信,就算鐘山用了十成的力量,也奈何不了金身法相,小千世界,不可能有人能夠奈何得了金身法相的,除非當初的嬴。
  但是嬴已經走了,現在的鐘山,就算擁有開天斧,也不可能臂金身法相的對手。
  孔宣想的很好,鐘山兩個身體,只要金身法相滅掉一個,另一個人不管有多大能耐,在二對一的倩況下也必敗無疑。
  即便金身法相有必勝的把握,此刻依舊無比凝重,在試探著鐘山的底線,無數先例早已證實了,鐘山的底牌總是能夠出人意料,總是每次一暴露就驚天動地。
  孔宣雖然不屑于鐘山以前暴露的秘密,可是,誰能保證自己不會在鐘山手上吃一個悶虧?上次不是吃了個悶虧嗎?
  因此,孔宣的金身法相依舊非常小心。
  千丈鐘山,雙豎起,再度一次狠狠的劈向金身法相。
  鐘山雙掌轟擊而出,虛空之中忽然出現一個萬丈大小的斧刃虛影,向著金身法相狠狠的斬去。
  龐大的一斧刃之下,虛空破碎,強大的破意帶著一股勢不可擋之勢,狠狠的沖擊向了金身法相。
  依舊是剛才那個金色手掌,手掌之中抓著一個定風珠,迎向這龐大的斧刃。
  「轟﹋﹋﹋﹋﹋﹋﹋﹋!」
  又是一股恐怖的沖擊,龐大的黑洞忽然間擴展到了二十萬里大小,
  恐怖至極。
  強大的震蕩,震的鐘山氣血一陣翻涌,倒退萬丈距離之際,臉色一紅,好似一口逆血在口中差點噴出來一般。
  反震之力太大了。
  可停下的那一刻,鐘山卻驚駭的發現,孔宣的金身法相,一點點也沒動過,鐘山如此強勢的一掌,居然不能撼動分毫?要知道,剛才那一掌,已經快達到昔日古神通開天的威力了。
  依舊不行?
  「還不夠!,金身法相搖搖頭,語氣之中有著一股不屑。
  「我不信!」鐘山一聲大喝。再度飛身而起。
  天魔淬體**,第七重!
  八倍的力量,鐘山全身肌肉一陣膨脹,恐怖的力量在肌肉繃緊出的青筋中盡顯無疑。
  同樣的姿勢,同樣的招式,鐘山以八倍之力再度轟擊而來。
  「秘法激發自我潛力?不行的,就算暴增十倍力量,也不可能傷到我的金身,假若你技僅止于此,那就要結束了!」金身法相冷聲道。
  飛身而起的鐘山,八倍的力量,鐘山知道,現在八倍的力量自然還不夠,但是,鐘山還有一個秘藏,此時此刻可以用了。
  「開天一式!」鐘山大喝道。
  同一時間,凌霄天庭的氣運云海之上,融有“氣數”之后,滿朝神相都放射出萬千金光,特別是神相之首,鐘山那個神相,不但金光四射,腦袋之泛著七彩之光。
  七彩之光仿若能夠勾連天地一般,一瞬間爆閃而起,繼而,忽然間天昏地暗,天地四方忽然風起云涌。
  對亍修士來說,這點小風起云涌不算什么,可這風起云涌覆蓋的范圍太廣了,廣到駭人的地步,不僅是凌霄天庭,是四方,天地四方,大崝所有疆土四方,太歲所有疆土四方,神州的四面八方,甚至四海的四方,整個天下,這個小千世界的所有地方,都忽然風起云涌。
  恐怖的天變,覆蓋了整個天下。覆蓋了辦下所有地方。
  駭人的覆蓋。
  孔宣與影軀在一起,看到忽然的天變,頓時瞪大了眼睛,眼中忽然閃過一股驚駭之色。
  「不好!」孔宣轟然大叫道。
  不好,的確不好,金身法相之處看的最為貼切。
  開天一式?
  這就是開天一式?
  鐘山雙掌劈出,虛空再度出現一個龐大至極的開天斧虛影,不過,
  這一次的開天斧太夸張了,萬里之大,大小還不能說明什么,關鍵是力量。
  開天斧的力量在以一種夸張的速度暴漲著,這股力量不再是來自鐘山自身,而是天地四方,從天地四方匯聚而來的力量。
  借用天地之力?一種恐怖的匯聚,一種不可思議的匯聚,怎么可能?他只是一個凡人,為何天地借力給他?天地借力?
  這怎么可能?
  十八臂金身法相露出一股驚駭之色,第一次露出驚駭之色。
  果然,鐘山不鳴則已,一鳴太他媽驚人了,這個底牌藏得也太深了,也太大了吧,凡人怎么可能有這么大力量?有這么大能力?
  十八臂金身法相驚駭的發現,此刻自己居然被那虛空斬來的一斧子鎖定了一般,甚至動彈不得。
  十八臂金身法相頓時金光萬丈,化為百萬丈巨大的金身,十八臂全部放出不同光彩,同時做出最強抵御。
  「不動明王﹋﹋﹋﹋﹋﹋﹋﹋﹋﹋﹋﹋﹋﹋!」
  金身法相的第三只眼睛閃出七彩之光,臉上寶相肅穆,以大浩瀚,大無敵之力迎接鐘山這浩大的一斧子。
  「轟﹋﹋﹋﹋﹋﹋﹋﹋﹋﹋﹋﹋﹋﹋﹋﹋!」
  鐘山一斧子劈過去了,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勢不可擋,所向無敵,一個龐大的黑洞,從戰場之處,向著西方延伸,恐怖的延伸而去,途經歲末城,歲末城轟然夷為黑洞,繼續向著西方而去,所過之處,空間盡皆破碎,一直行進了數億里黑洞才停止前進,但是,恐怖的沖擊一直沒停,一路向西,甚至在兩天后,整個西海都卷起滔天海嘯。
  這一斧子造成的效果,橫掃了半個神州這么長的距離。
  凌霄天庭之上的眾臣早已看傻了眼睛。一個個下巴都要驚掉下來。
  側面戰場上的天極境戰斗也停了下來。一個個好像傻了一樣看向鐘山,他們也是天極境,就算帝玄鎩與神鴉道君戰斗所形成的黑洞也最多只能達到直徑萬里。
  可鐘山和十八臂金身法相形成的黑洞,長達數億里?這里面兩個還他娘的是人嗎?
  太變態了!
  與影軀在一起的孔宣,此刻雙目瞪起。
  「是盤古一斧?盤古一斧再現了,他一個凡人,居然劈出了盤古一斧,不可能,不可能!」孔宣雙目一瞪。
  Ps:多謝月票,長長呼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