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30)      第二章龍門谷(09-30)      第三章龍門大會(09-30)     

第三章千刀萬剮

“色空,你干什么?,孔裂天驚叫道。被忘塵背叛,被鐘山凌辱,被孔宣戲耍,后又被神鴉道君惦記,在元始幡帶著孔裂天歸來的這二十息時間里。
  孔裂天發現自己忽然變的太失敗了,為什么會這樣?
  所有人都背叛自己而去,為什么會這樣?都是最“信任,的人,他們為何背叛自己?我哪里做錯了?怎么會變成這樣?
  信任,也只有孔裂天那偏激的思想里才認為信任,可事實上,忘塵只是孔裂天棋子,神鴉道君只是孔裂天盟友,孔宣更是孔裂天前輩,他們之間根本沒有任何友誼、義氣和感情在里面。
  怎么可能無條件支持你?
  孔裂天不這么覺得,孔裂天只感覺,眼前的世界忽然不認識了一樣。都叛了,都叛了!
  可最令孔裂天想不到的是,眼前一直膽小怕死的色空也忽然變的不對勁了,孔裂天的神魂一看四周,四周大殿,居然布滿了陣法。
  “你,你也要背叛我?”孔裂天驚叫道。
  看著眼前孔雀形態的孔裂天,色空忽然笑道:,不是我叛你,是我從來都沒忠過你。”
  “哈哈哈哈,想不到我孔裂天在小千世界瘋狂數千年,最后居然沒有一個人忠于我!”孔裂天露出一陣慘笑。
  “這你又錯了,有人忠過你,可你卻舍棄了他們!還不止一個!”色空搖搖頭道。
  “你說什么?”孔裂天眼中閃過一股不信。
  “大金皇帝,那個為你在神州東北方控制魔魘軍團,為你煉制冥元丹的“師叔”哦,對了,那冥元丹被鐘山宣傳成“長生不死藥,攪的大離天朝天翻地覆過,但是那個“師叔”可是非常忠于你的,魔魘軍團遭四方宗門屠殺,危機四伏,隨時暴露被眾宗門斬殺以增其功德,他卻心甘情愿為你造孽天下,他是忠于你的,極為忠誠,可結果呢?他只是皇極境實力!他沒有實力、沒有智慧、沒有特殊能力!只有一腔忠誠,你看不上他,你沒有給他派任何強者保護,你舍棄了他。”色空搖搖頭道。
  “他?大金皇帝?”
  “我想,你現在連他叫竹么名字都忘記了吧!這樣的人有很多,都被你當做“傻炮灰,送到四方勢力刀下換取那所謂的“利益,了。其實他們才是你最寶貴的財富,因為他們可以為你去死,這世上,哪有那么多傻瓜?傻炮灰,是因為他們忠于你,甘愿為你送死,卻被你棄之如敝屐。怪的了誰?”色空嘲諷道。
  “為什么,為什么你當時不告訴我!”孔裂天悔恨道。
  “我又不是忠臣,為何要告訴你?這一天我等很久了,在你出征前我就猜到了結果,這是專門為你布置的!”色空邪笑道。
  “你想干什么?你想與孔家為敵?你知道你對付我的后果嗎?你殺我不怕孔家追殺嗎?”孔裂天驚吼道。
  “你的死不關我事,馬上我就會去孔家,等我到了孔家,會將你的死轉嫁到剛剛那場戰斗上的,誰是“罪魁禍首,可不關我事!”色空一步一步走來。
  “孔家?你殺了我,還想到孔家?”孔裂天向著后面退去,可剛退了一點點,身后陣法一閃,將孔裂天彈了回來。
  “假若我吞了你的神魂,再擬化出孔雀一族的神魂呢?我吃點虧,承認是你在此界的血脈后裔,孔家還能接納我嗎?”色空邪笑道。
  “我的后裔?做我兒子?你做夢!”
  “全天下都知道你重用我,這有什么不能被接受的?你一死,還不是靠我說?“色空慢慢走到近前。
  “不,不可能的,擬化?你不是孔雀一族,你如何擬化?”孔裂天叫吼道。
  先前的跨越空間過來,孔裂天的神魂已經消耗大半,根本沒有太多力量,可臨死反撲,依舊使得元始幡黑氣大漲。
  “啪!”色空一把抓住元始幡,雙手之處泛著紫光。
  “擬化,我可以擬化萬物根源,沒人能看的出來,圣人也不行。”色空叫道。
  說話之間,色空腦袋忽然變的極為膨脹,繼而惡心的蠕動起來,雙眼瞪出,丑陋不堪,黏糊糊的,如一個龐大的蚯蚓腦袋,明顯是他本體的模樣,極為丑陋。
  “蛐蟮?長出眼睛的蛐蟮,你是神獸蛐蟮,不可能,已經有數百萬年未出現蛐蟮神獸了,你居然是…………!”
  張口之間,色空口中產生一股龐大的吸力,色空一只手抓著元始幡,嘴巴吸力直對孔裂天。
  龐大的吸力,根本不是孔裂天所能承受的一般,孔裂天驚恐連連。
  可色空口中的吸力太大太大了。孔裂天根本就支持不了“不,我不甘,我不甘心!”
  孔裂天撕心裂肺的吼著,可是,此刻的孔裂天,根本一事無成,如何能夠反抗?縱橫一世,最后冤枉的死在這個膽小怕事的小人物口中。
  太冤屈了!
  吞了孔裂天的神魂,色空身體忽然放射出大量的紫光,繼而,原先惡心的蛐蟮腦袋快速變形,轉眼化為孔雀腦袋的模樣,而且和先前的孔裂天還有八分相似。
  搖搖腦袋,色空再度變化了回來,再度變為原先光頭和尚的模樣。
  色空心情大好,看了的元始幡。
  “真是暴殄天物啊,這么好的寶貝都不會祭煉!此界已經不宜久留,必須馬上初步煉化此寶,馬上離開此界!”色空吶吶道。
  就這這時,大殿外忽然傳來轟擊大殿的聲音。
  色空雙眼一瞇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后?還有人連我也算計了?,來不及祭煉元始幡了,色空張口之間將元始幡吞入腹中,繼而速取出一塊紫色玉符,正是孔裂天口中的孔氏玉符,可以將色空傳送到大千世界孔家總部。
  兩界口處。
  “混賬!”
  鐘山雙眼通紅的大吼著,眼看就要滅了孔裂天了,眼看就能奪到元始幡了,最后居然功虧一簣,功虧一簣?
  “啊!”
  鐘山充滿郁結的一聲大吼。
  孔宣擋在了鐘山面前。神鴉道君也圍了過來,甚至后方又飛來八名強者,看這樣子,明顯每一個都是天極境強者。
  長生界這次出老本了,如此盛大的場面,勢必要滅殺鐘山一般。
  而且,還有一個最令鐘山凝重的東西。剛才檔住鐘山收取元始幡的金光,那龐大金光內的東西。
  一個龐大的金身法相。好似黃金打造的一般。
  金身法相的容貌是孔宣的樣子,但是,眉心卻多出一只眼睛,三只眼睛,更重要的是,這金身法相有十八個手臂,十八只手,每只手上都托著一個法寶。水火雷電,好似包含無數厲害的屬性一般。
  鐘山強忍著不能手刃孔裂天的癲狂怒氣,凝重的看著孔宣還有這個十八臂三目金身法相。
  “準提法相?準提圣人傳給你的?”鐘山瞳孔一縮,腦海中忽然想到那段回憶。
  準提圣人,昔日聽過傳說,更是年輕時在地球一個寺廟里見到過準提的法相雕塑,就是這樣,十八臂三目法相。
  準提將法相修煉之法傳給孔宣了?
  鐘山凝重以待,而此刻,凌霄天庭之上的一眾強者也快速飛了過來。
  帝玄鎩、王骷、鐘天、泥菩薩、趙所向、寅落日等人,天極境強者大多圍了過來。甚至昊美麗也湊熱鬧的飛了過來。
  孔裂天逃了,可是孔宣卻是更大的強者。
  “你知道準提那個老家伙?”孔宣雙眼一瞇。
  “十八臂金身法相,在大千世界不是什么秘密吧?”
  鐘山盯著孔宣,深深的吸了口氣。
  “孔宣前輩,你我其實沒有什么利益沖突,何必不死不休呢?”
  “何必不死不休?你認為呢?不老界滅,誅仙三劍被你所奪,更削我命格,還不是不死不休?你現在心里也肯定想我死吧?世人都說鐘山奇遇厲害、實力厲害、我看是你這張嘴才是天下無敵,顛倒黑白。巧言令色!”孔宣沉聲說道。
  “那也比不過你陰險毒辣,同族的孔家子弟,居然也層層算計!”鐘山冷笑道。
  鐘山自然知道不會善了,只是心中憋著一股憤懣。
  “你說什么?”孔宣雙眼一瞇。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為何先前不救孔裂天,在最后快被我滅的時候才救?你不想讓孔裂天死在你面前,因為那樣你無法向孔家交代,同時卻又想他死,因為你算計他的元始幡,虛弱至極的孔裂天,必定會死于非命,而你的人肯定也在太歲朝都做螳螂捕蟬黃雀在后之事,好毒的計策!好狠的心!”鐘山冷聲道。
  “哈哈哈哈,好狠的心?我沒殺孔裂天,就算殺了又如何?孔雀殺了孔雀叫好狠的心,你人類殺了人類心就不狠了?你鐘山又殺了多少人?哼!”孔宣一聲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