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6)      第二章龍門谷(09-26)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6)     

長生不死47 請劍

鐘山本準備從一旁退出,但是,白袍中年人卻忽然出現在鐘山面前,擋住了去路,速度太快了,快到鐘山僅僅看到一絲殘影,眼前就忽然多出一人。
  鐘山雙眼一瞇,眼中透露出一股強烈的凝重。
  轉頭,鐘山看向少年,因為鐘山看的出來,這少年才是二人之主。
  “在下鐘山,敢問二位為何攔我去路?”鐘山開口問道,雙眼直盯少年,不知為何攔自己,自己可不認識他啊。
  “請劍”少年也不多話,而是僅僅兩干脆的字。
  請劍,在朝是臣下直諫的意思,而在武者之間,卻是一種請戰之意,不管請戰成不成,對方都會攻擊。
  看著少年,鐘山瞳孔一縮,很明顯中年人修為遠超自己,若有深仇大恨,直接出手即可,但是,請劍,請劍是對對手的一種尊重,他要和自己斗?為什么?
  “還未請教?”鐘山馬上問道。
  看著鐘山,少年將手抓于后背劍柄之處道:“你若不死,我便告訴你。”
  “呲吟~~~~~~~~~~~~~~~~”
  少年拔出一柄漆黑的長劍,緩緩指向鐘山之處。
  看著長劍指向自己,鐘山并未出手,因為,有些事情必須要弄清楚,才好應對接下來的突發事件。
  “在下與閣下素不相識,為何選中我?又或者在什么地方見過我出手?”鐘山一邊戒備一邊問道。
  鐘山想到的只有之前對付草兵之時,但是,還是確認一下比較好。
  “上次你斬殺一名金丹期時,剛好路過。”少年輕輕說道。
  金丹期?鐘山眼中一凝,妙仙人?他看到自己斬殺妙仙人才找的自己?
  “出劍”少年叫道。
  看了一眼身旁中年樣貌男子,鐘山輕輕的取出長劍‘不死’。
  “你無需擔心初九,初九絕不插手,你當可放手一戰,也無需擔心,你我一樣,先天第四重。”少年開口說道。
  聽到少年所說,鐘山心中略安,無妄之災,但,對方看來并非陰毒無恥之人。
  看到鐘山取出的居然是劍,而不是那柄大刀之時,少年眉頭微皺,但并未多說,沒人會拿自己小命開玩笑。你既然取劍,那就劍吧!
  “呲吟~~~~~~~~~~~~~~~~”
  少年雙眼一縮,手中長劍向著鐘山急刺而來。速度太快了,根本不像先天第四重的威力。劍尖之處,更是劍芒閃爍,好似隨時化為劍氣激射而來一般。
  劍來太快,鐘山迅速躲閃而開,并且長劍撥開少年之劍之威。
  “叮”
  短暫的一觸,二人迅速分開,鐘山雙眼一瞇,好高深的劍法,好強的力道,差一點就將自己手頭長劍打飛出一般。
  鐘山本體練習刀法,隱軀練習劍法,刀法強悍,劍法也一點沒有落下,對于鐘山來說,劍法一點不比刀法差。
  鐘山果斷沖向前方,少年也是怡然不懼,手中長劍向著鐘山急刺而來。
  刀砍紋路,已經成為本能,劍刺最弱點,同樣也成為了鐘山的本能,急速之下,鐘山的長劍本能的刺向少年長劍的最弱之處。
  若在以往,必定收到奇效,但是,少年好似發現鐘山意圖一般,帶著一絲的興奮,手頭長劍略微一翻,避開鐘山一劍,向著鐘山側削而去。
  “叮”
  雙劍再次相觸,鐘山無功而返,再度沖上,鐘山的兇悍性格,即便在這隱軀之上也體現的淋漓盡致,戰、戰、戰,毫不留守,全力沖擊,最強激情,一劍快出一劍,一劍準過一劍,一劍狠過一劍。
  劍劍到位,劍劍要命,直逼少年,以快打快,鐘山每一劍居然都控制的那么精準、精確。
  少年也好生了得,在鐘山如此快劍、兇劍之下,盡應付的游刃有余,同時眼中興奮之光更甚,好似這才是自己想要的對手一般。
  快速的進攻沒有取到效果,鐘山沒有急躁,而是穩步戰斗之中,同時面對少年,也好似能磨礪自己劍法一般。
  慢慢的,鐘山好似享受起了這種戰斗,只有這樣暢快淋漓的戰斗,劍法才能快速增加,殺、殺、殺,不需要絲毫保留,不需要顧及傷害到對方,只要盡最大努力,發揮最大潛力,才能不斷開發自我潛能,才能沖破現有禁錮,不斷提高。
  這一刻,又有人闖了進來,看到內部鐘山和一人戰斗之時,僅僅一呆,就被初九一腳踢了出去。
  被踢之人,倒飛而出,半天沒回過神來,但,再也不敢進入了。
  進入之人是金丹期,能在自己毫無察覺的情況下,被一腳踢出,可見初九之強悍,不過已經確定內部沒有陣魂,那就另外找門進入吧。
  不過,那人從里面倒飛而出,卻引得了很多人的注意。只見那人沖入,然后倒飛而出,抹了一下嘴角鮮血,拍拍屁股跑向其它門。
  這,這不合理啊。
  又有些好奇之人,也跟著闖了進來,但,下一刻依舊如此,倒飛而出,拍拍屁股調頭就走。
  因此,那一門之處,也形成了詭異的一幕,無語的一幕,引發大量人好奇的一幕。接二連三的闖入,全部受傷倒飛而出,又神情古怪的離開,看的四方未入之人都是一陣揪心。
  初九是制造絕對環境給二人,自然不允許打擾。
  少年和鐘山戰了半天,眼睛忽然一瞇,劍法驟然凌厲了起來,顯然此刻少年已經非常認真了。
  看的少年如此,鐘山心中一驚,此人還有余力?
  雙劍相接,鐘山身形一側,而這時少年長劍卻詭異的出現在了鐘山一撤的必經之所。
  余力,不是一般的余力,鐘山心中一驚,眼看就要敗了,鐘山牙齒一咬,身形一停,詭異的一停。就是對面少年和初九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一停?怎么可能?就好像從天上往下掉的一個物體,驟然停在了半空中,不往下掉了,甚至還往天上飛一般,這不合常理啊。
  “當~~~~~~~~~~~~~~~~”
  鐘山險險的避開了少年的一劍,詭異的一停并反向移動,好像鬼魅一般,若是常人在此修為,絕對不可能的,也只有鐘山這個隱軀,隱軀真的就如鬼魅一般,說停就停,說走就走,完全顛覆了慣性這一話說。
  “當、當、當…………”
  這一次,換少年強攻了,少年長劍速度無比快捷,在剛才用心戰斗之后,更是一次快過一次,甚至,以鐘山的目力,居然有一種把握不住的感覺。
  鐘山不可思議的感受少年長劍帶來的狂風驟雨。有幾次,都險之又險,天下居然有如此之人?先天第四重?這是先天第四重嗎?
  太強了!
  要知道,隱軀雖然不會天魔淬體**,但是,隱軀卻有他的奇妙,詭異、飄渺、、鬼魅、輕靈,這幾項特殊,使得隱軀所造成的效果,比之本體也一點不差,除了紅鸞天經這個變態之處,若本體和隱軀戰斗,還真難分勝負。
  鐘山戰斗的心驚肉跳,少年同樣戰斗的驚異無比,這,這鐘山還是人嗎?那動作是人能做到的嗎?手臂能扭到外面揮劍嗎?還有那手腕,怎么跟斷了一樣,斷了也能揮劍?
  鐘山每次都能化險為夷,因為隱軀的緣故,將少年逼的無比別扭。
  不過,少年也好生了得,在一次用心之后,雙眼暴瞪,實力暴漲一般,好似揮劍速度驟然快出了一大半一般。
  一劍快出一劍,一劍重過一劍,鐘山眼看要擋不住了。鐘山知道少年也使用秘法刺激修為,但,自己能怎么辦?
  要敗了?鐘山腦海之中驟然閃過這一念頭,因為少年的劍,太勢無可擋了。
  敗?這不是比武,而是請劍啊,敗,就是死!
  鐘山不想死,鐘山有逃跑手段,迅速化為影子飄然離開,但是,鐘山不想,因為身旁還有一個初九。
  敗,怎么可能,最多兩敗俱傷。
  鐘山眼中一狠,你有秘法催大實力,我沒有,但是,我有你沒有的東西,我比你狠。
  鐘山雙眼一瞪,對著少年再度刺來的一劍,居然不避不閃,任由一劍刺到胸前。
  “呲~~~~~~~~~~~~~~~~”
  少年長劍直接刺穿了鐘山左肩,鮮血迸發,一劍穿透而過,只要橫劍一削,就能卸下鐘山的臂膀。
  少年眼中閃過一股詫異,因為那一劍,鐘山絕對能擋下的,他為何不擋。
  “呲~~~~~~~~~~~~~~~~”
  在鐘山泛狠的目光之中,不死劍,一劍刺穿了少年左肩,同歸于盡?
  大量鮮血從傷口迸發而出,少年實在沒想到鐘山會選擇兩敗俱傷之勢。
  下一刻,僅僅需要二人一揮手,就能相互削下對方的手臂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