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8)      第二章龍門谷(09-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8)     

第二章史上最弱

鐘山十個影分身,在元始幡中向著十個方向jishe而去
  這是一個詭異的世界,無窮無盡的惡鬼,不知從何而來十個影分身想要探尋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好在其中一個影分身的運氣不錯,很快就發現了一絲異常
  向著一個方向jishe而去,影分身的度極為變態的,路上遇到一些強大的惡鬼,可從來沒有惡鬼能夠觸碰到鐘山
  終于,找到一個詭異的地方
  劍,一片劍林,或者說是一個巨大的劍冢
  大地之上插滿了劍,各式各樣的劍,這些劍都有一個共同的氣息,
  就是一種混濁的氣息,厚重無比
  大量惡鬼從這一大片劍冢飛出,飛向四面八方
  鐘山小心的向著深處而去
  很快就到了中心之處,一個高臺之上豎立著一巨大寶座,寶座之上,坐著一名修羅狀的惡鬼,就是先前鐘山對戰的那種黑色修羅王、惡鬼王
  下方,無數惡鬼侍衛貪婪的盯著寶座之上,卻有又畏懼寶座上的惡鬼王一般
  下方一個大池子,大池子漆黑一片,滾滾黑水,同時無數虛弱的黑色鬼魂就是從池子中爬上來的,好似,這世界中的惡鬼,大多都是這種黑色池子誕生的一樣
  誕生的一批惡鬼一出來,被寶座上的惡鬼王一吸,吸入鼻子之中,大部分被惡鬼王獨吞,小部分落入惡鬼侍衛的鼻中
  如此霸占著一個黑色池子,不停的吞食惡鬼
  鐘山的到來,頓時引得一眾惡鬼眼睛一紅,一起盯向了鐘山
  不用惡鬼王出口,惡鬼侍衛蜂擁而上
  「轟﹋﹋﹋﹋﹋﹋﹋﹋﹋﹋﹋﹋﹋﹋」
  鐘山與一名惡鬼侍衛對掌,一掌轟散了那惡鬼侍衛,可鐘山驚訝的發現,這種惡鬼侍衛的力量都達到了帝極境的范疇
  身形一晃,躲過眾惡鬼侍衛
  「哼」惡鬼王一聲冷哼
  手中方天畫戟一揮,一股恐怖至極的力量向著鐘山席卷而來
  這個惡鬼王與外界遇到的修羅王一樣,可是,在這個世界里,辦量卻得到增幅一般,以一股大覆滅的壓迫,直逼鐘山
  這里的空間也穩定,如此一戟居然沒有劃破空間?
  鐘山心中一緊,不敢絲毫大意,瞳孔一縮,輪回之眸出
  鐘山催動之下,非常艱難的開啟輪回通道
  「轟」惡鬼王被吸入其中,掙扎之中,被碾為碎末
  其它惡鬼侍衛一見惡鬼王死,紛紛散遠而開
  鐘山皺眉的感受著這一幕,在這個世界開啟輪回通道居然這么難?
  在外面所要一份的力量,在這里居然要一百倍的力量?而且,這個世界的法則也極為詭異,昔日感悟到的輪回運轉軌跡,在這里根本就行不通剛才也是鐘山輪回之眸強行聚攏輪回力量開啟的這是為什么?
  沒有輪回的軌跡、沒了輪回的法則、沒有輪回的規則
  鐘山現在還沒意識到自己發現了什么驚人之事
  要知道,就連昔日孔圣人得到黑幡之時,以圣人之力探查此幡,
  都沒有發現一絲輪回的影子,沒有軌跡、沒有法則、沒有規則,沒有輪回的力量
  可鐘山卻通過輪回之眸,在這個世界聚集了輪回力量這里也有輪回力量?
  鐘山帶著疑惑,迅檢查四周環境,可是,以鐘山現在的見識,只能一無所獲
  而另一個影分身處,居然又發現了一個類似的劍冢鬼穴
  茫茫無疆的世界,影分身根本不能堅持太久時間
  五個影分身想要找尋邊界,所以最快的度奔馳于這黑幡世界,但是,一天下來,卻還是看不到邊際,這黑幡的世界太大太大了
  影分身逐漸的消散,畢竟能堅持的時間不長,也沒查到太重要的東西,只是看了元始幡世界的大概形貌而已
  葵兒的消息也沒有得到想要弄明白,必須要將元始幡弄到手仔細研究才行
  影分身一無所獲,不過,外界本體鐘山卻是大獲全勝
  本體鐘山對戰孔裂天,大崝之勢對戰太歲之勢
  鐘山已經收起了大刀,以開天雙掌對戰孔裂天
  看似鐘山示弱找死,可鐘山那一對雙掌當真強勢無敵,基本用恐怖來形容,諸多惡鬼,只要觸之鐘山雙掌,必死無疑,方天畫戟砍在鐘山上,鐘山探手將其折斷
  孔裂天的大刀在不久前已經被鐘山雙掌摧毀了,恐怖的鐘山,肉搏之力看的無數強者心驚膽戰
  「祖師,鐘山的肉身為何那么堅固?就算有無窮氣運臨身,也沒有這么夸張啊?眾多兵器砍在他身上,他皮膚連個口子也沒有啊?為什么會這樣?」神鴉道君皺眉道
  孔宣沒有回答,而是盯著黑幡下方那一個巨大的黑洞
  此刻鐘山就在黑洞中與孔裂天搏殺
  說是搏殺,不如說是一面倒的折磨,鐘山的雙掌充滿了一股“破”意,破盡世間一切
  孔裂天衣服內部,貼身穿著一套仙器鎧甲,可在開天掌面前又算的了什么?
  「轟﹋﹋﹋﹋﹋﹋﹋﹋﹋﹋﹋﹋﹋」
  一拳砸在孔裂天右腿之上,孔裂天右腿鎧甲轟然爆散,一條右腿頓時被轟擊的血肉模糊
  鮮血綻了鐘山一臉,鐘山沒有厭惡,有的只是加的憤怒、加的瘋狂
  「這一拳,是為葵兒打的」鐘山狠聲道
  「啊n﹋﹋﹋﹋﹋﹋﹋﹋﹋﹋﹋﹋﹋﹋」
  孔裂天疼痛的嘶喊著任誰右腿被別人轟沒了,都會發出這種慘叫的
  「這一拳,還是為葵兒打的」鐘山再度叫道
  又是一拳,孔裂天的左腿轟然爆開
  「你不會那么容易死的,葵兒之仇,需要用你的魂魄來祭奠」鐘山殘忍的大叫著
  這一刻鐘山好似變了一個人,無比的狂暴,無比的殘忍,無比的怒嘯孔裂天,裂天太子?這個夢魘,現在在鐘山面前,就是一個待宰的豬狗
  鐘山殘忍的殺害著好似只有用這種手段才能一泄心中的瘋狂一樣
  孔裂天此刻心中已經不再是后悔了,而是恐懼,無限的恐懼,鐘山帶來的恐懼太可怕了,他就是一個惡魔
  自己堂堂孔家子弟,難道要死在這個小千世界的野蠻人手中
  「不﹋﹋﹋﹋﹋﹋﹋﹋﹋﹋﹋﹋﹋」
  「孔宣前輩,救我﹋﹋﹋﹋﹋﹋﹋﹋﹋﹋﹋﹋﹋」
  孔裂天嘶吼著可孔宣并未出現
  「孔宣、孔宣﹋﹋﹋﹋﹋﹋﹋﹋﹋﹋﹋﹋」
  「沒有用的,死,鐘山探手又是一掌打來
  孔宣沒來救孔裂天,孔裂天好似知道自己被耍了一樣,眼中充滿了恨與怒
  鐘山又一掌打來,孔裂天眼中閃過一股決絕,眉心那一道裂縫再度一開
  「沒有用的,借了大崝天下之勢三色神光根本傷害不了我」
  鐘山一掌猛續打去
  「吟﹋﹋﹋﹋﹋﹋﹋﹋﹋﹋﹋﹋﹋﹋」
  一聲孔雀鳴叫之聲那一道裂縫之中,陡然又射出一道彩光不再是三色的,而是五色神光,從那道裂縫中,轟然射出一道五色神光,直逼鐘山眉心
  無奈之下,鐘山只能一讓
  而就這一讓之際孔裂天眉心裂縫中忽然沖出一道綠色光芒
  一個巨大孔雀的虛影
  鐘山臉色一變,而這時的孔裂天軀體轟然爆炸而開
  「轟﹋﹋﹋﹋﹋﹋﹋﹋﹋﹋﹋」
  強大的自爆炸的鐘山倒退千丈不止
  孔裂天自爆了,可先前眉心飛出的孔雀虛影是什么?孔裂天的神魂?
  孔裂天的神魂一展翅膀向著遠處急射去,天空的元始幡也快變小,向著魂魄狀的孔裂天包裹而去
  孔裂天帶著元始幡要逃?
  鐘山臉色一變,頓時探手向天抓去
  「當﹋﹋﹋﹋﹋﹋﹋﹋﹋﹋﹋﹋﹋﹋」
  鐘山被一掌轟然擋了下來元始幡與鐘山之間,陡然出現一團金光擋住了鐘山
  而且強大的孔宣也已經到了鐘山近前
  元始幡轟然縮小成一個小幡,包裹孔裂天的神魂
  這時,神鴉道君也忽然到了孔裂天面前,好似想要搶奪元始幡一般
  孔裂天的神魂臉色一變
  繼而黑幡陡然黑氣大放,下一刻,忽然消失在了所有人前,就這么憑空消失了,忽然間就沒有了
  黑幡帶著孔裂天的神魂逃跑了?
  逃去哪了?
  二十息后,太歲ti朝都
  孔裂天的練功房之處,忽然間黑氣彌漫,空間一陣搖晃,繼而一個黑幡一閃而現
  黑幡帶著孔裂天回到了朝都圣人至寶就是詭異莫測,跨越空間,
  居然能跨越空間逃回來
  而在練功房中,此刻還有一人,色空色空盤膝而坐,好似一直在等著什么一般
  「色空,快,將“孔氏遁符”給我,孔宣這個奸人,想要謀我元始幡,還有神鴉道君那個小人,快,將遁符給我,讓我回大千世界,回孔家,我要稟報父親大人,我要帶一群強者來血屠了這個小千世界」
  孔裂天的神魂嘶吼道
  「孔氏遁符?主上,那遁符不是送給我的嗎?有什么事情,好讓我前往孔家稟報啊還有,你怎么搞成這樣了?」色空忽然邪邪的笑道
  孔裂天猛的一抬頭,詫異的看向色空,因為孔裂天忽然感覺色空語氣的不對勁,不對勁?
  Ps:求月票,推薦票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多,支持作者,支持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