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2)      第二章龍門谷(01-22)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2)     

長生不死104 降臨大千世界

混沌鐘?
  「走吧,去看看,留幾個人在這里等待易衍發來消息。」水鏡說道。
  眾人點點頭。
  「收斂氣息,遮掩天機!」
  水鏡說完,踏步而去。尸先生、天老、劍紅紛紛追來。
  四人很快來到長生界不遠處,找了個山谷隱藏,小心的看著遠處長生界口。
  「當﹋﹋﹋﹋﹋﹋﹋﹋﹋﹋﹋﹋﹋!,恐怖的混沌鐘響,四周空間震蕩不堪,長生界附近的所有山峰盡皆震碎了,那些外圍弟子更是尸骨全無。
  天空,數萬里無云,盡數被震散了。
  長生界口,一名黃袍男,凌空而立,披肩長發隨風飄動,眼中閃過一股興奮與張狂,頭頂一口百丈高的大鐘,鐘呈玄黃之色,上有無數符文閃動。
  「好一個混沌鐘!」水鏡雙眼一瞇的盯著。
  「人尊?他是人尊?」天老臉上露出一絲驚訝。
  「你確定?」水鏡帶著一絲怪異的看向天老。
  「不會錯的,天地人神鬼,另外四脈風水師,我都見過,人尊是唯一我看不透的人,他好似有驚天之能,卻從來低調,即便我五脈排名,他也不愿爭鋒。想不到是他?,天老皺眉道。
  「他不是在兩界口處與我大崝戰斗嗎?怎么到長生界來了?」尸先生皺眉道。
  「來者不善!」劍紅肯定道。
  「事情比想象的復雜啊!」水鏡眉頭漸漸皺深。
  隨著眾人小聲討論。
  長生界口之處,也忽然走出一個被金光籠罩的身影。
  葉傾城,手執陷仙劍踏步而出,身后跟著一眾長生界絕世強者。
  這次是有人打到長生界來了?誰?好大的膽子。
  葉傾城整個人都無比凝重,混沌鐘響傳入長生界內部,聽到混沌鐘響,葉傾城就猜到了是誰?上次帶著紫色巨棺回來時路上遇到的劫道的,只是被斬仙飛刀退走了。
  現在又來了?他一直在等這個機會?等待祖師和界主離開長生界?
  葉傾城不敢絲毫大意,走出之際,長生界的功德就被調用了,籠罩全身,葉傾城實力大漲。
  「人尊?是你!」葉傾城驚訝道。
  混沌鐘?人尊?居然是他?
  葉傾城見過人尊,太歲天朝的風水師見過不止一次了,一直以來,因為太孤僻!所以并未取得神鴉道君的信任,或者說,神鴉道君一直小心著他,可想不到這一股不信任是真的這個人尊真的不尋常。
  這么強的實力?還有混沌鐘?
  「葉傾城?讓開吧,長生界的諸強已經趕住兩界口,這里的天極境不會超過一手之數吧。,1人尊冷聲道。
  「不對,他不是人尊!」一旁蛤蟆癩忽然驚叫道。
  蛤蟆癩一叫,所有人都是一鄂,葉傾城微微一鄂,遠處山谷的天老等人也是微微一鄂。就連頭頂混沌鐘的人尊也是眉頭一挑。
  「我不是人尊?」人尊冷笑道。
  「你不是人尊數千年前我見過的人尊他有個怪癖,聽不得鐘聲鐘聲一響,他甚至會休克,他從來不讓人知道這個秘密,但是我卻親眼所見,當時一名強者一道鐘響,他頓時內息大亂差一點點就身死當場,可你卻執掌混沌鐘你不是人尊。你是誰?」蛤蟆癩大叫道。
  「你不是人尊?你是誰!,葉傾城沉聲問道。
  「五干年前的事情,你這個癩蛤蟆居然都記得你一直想用這個秘密作為對付人尊的把柄嗎?」人尊雙眼一瞇。
  「你果然不是人尊,不對,近五千年前,人尊才加入太歲天朝,也就是說當時的人尊已經死了,被你替換了?你是有預謀的,五千年前就開始圖謀我長生界東西了?」葉傾城臉色一變。
  「圣人尸體,你以為你們守得住嗎?」人尊寒聲道。
  葉傾城臉色一變,驚駭道:「你怎么知道?你也是從大千世界來的?你是轉世而來?你到底是誰?」
  「說了你也不認識,不過今世我喜歡上了“人尊”這個名號,我就是人尊!」人尊大笑道。
  「當﹋﹋﹋﹋﹋﹋﹋﹋﹋﹋﹋﹋﹋!,混沌鐘響,大戰開啟。
  兩界口。
  七天下來了,泥菩薩的一日一焚天大陣與血海修羅大陣糾纏了七天七夜。
  血海修羅大陣在人尊“死后”是變的兇悍了很多,可是,七天下來,內部修羅盡數滅完,血海大陣也被“太陽”焚燒干凈,終于在七天之后:「嘭﹋﹋﹋﹋﹋﹋﹋﹋﹋﹋﹋﹋﹋!」
  血海世界,轟然爆散而開。
  首戰,太歲天朝完敗。三千萬大軍毀滅殆盡。
  而大崝天朝方面,一日一焚天大崝后力無窮,而四相大陣也再度排布而開。
  大崝軍隊,戰意昂然,士氣大盛。
  「吼﹋﹋﹋﹋﹋﹋﹋﹋﹋﹋﹋!」
  「吼﹋﹋﹋﹋﹋﹋﹋﹋﹋﹋﹋!,吼聲震天,龐大的士氣向著歲末城沖擊而去。太遠了,修為低的將士根本看不到兩界口處,可兩界口處的血海還算看得見,血海消失了。
  繼而聲聲戰吼傳來,洞徹心扉!
  士氣是一個容易感染的東西,前線大敗,歲末城附近的將士頓時心慌了起來。
  「敗了?人尊的血海也敗了?」
  「忘塵將軍叛逃了!」
  「以前一個四相大陣就難以抵擋了現在又多了一個“太陽”這仗還要怎么打啊!」
  「大崝天朝太強大了,還有鐘山也是,以前修為低的時候就轟動神州了,現在修為高了,那還了得?,「聽說上次長生界神鴉道君帶著一群強者去圍攻凌霄天庭,最后還不得而返!」
  「大崝天朝的版圖好像比我們太歲天朝的還多啊!」
  「你懂個屁兩界口下面是什么你知道嗎?那是陰間,偌大的一個陰間,已經被大崝天朝一統了,大崝的版圖根本示是你所能想的。」
  「那接下乖怎么辦?再戰必死無疑啊!1,「我還不想死!」
  太歲天朝的軍隊騷動不已,首戰的大敗,加上以往大崝的形象好似一座大山一樣壓在所有人的心中,讓所有將士忽然有種無法喘息的感覺無法呼吸的感受。
  歲末城城樓之上。
  「你的臣子已經膽怯了,你的將士已經畏懼了,你不想做點什么嗎?」孔宣淡笑道。
  「!」孔裂天陰沉著臉。
  「最好的辦法,最快穩定軍心的辦法,就是王與王的對決。你對戰鐘山!你打敗鐘山!」孔宣沉聲道。
  「鐘山?」孔裂天雙眼一瞇的看向遠處凌霄天庭西天門處站著的鐘山。
  「我能感覺的出來,你身上還有一個至寶,昔日元始圣人至寶的殘片。你覺得再藏掖著還有意思嗎?,孔宣邪笑道。
  孔裂天瞳孔一縮驚駭的看向孔宣:「你知道?」
  「雖然被孔丘修補過可破壞了終究是壞了,已經不再是圣人至寶了我會盯上你的黑幡?去吧!,孔宣搖搖頭道。
  「是,前輩!」孔裂天點點頭,踏步飛天而起。
  看著孔裂天飛離的背影,孔宣雙眼一瞇,顯然孔宣心里想的并不是口中說的那么輕松。
  孔裂天飛天而起,向著戰場中心而去。
  「看是圣上!」
  “圣上出手了?,「鐘山不可能是圣上對手的!,太歲將士忽然看到了希望一般,向那遠處飛去的孔裂天。
  西天門口鐘山也看到了遠處飛來的一個身影。
  孔裂天?鐘山雙眼微瞇。
  易衍手中旗幟快速舞動,旗語揮出大崝軍隊忽停。
  「鐘山﹋﹋﹋﹋﹋﹋﹋﹋﹋﹋﹋﹋﹋﹋﹋!,孔裂天一聲高喝。三軍屏息而視。
  「你想與我一戰?」鐘山忽然笑道。
  「可敢?」
  「第一次,我不如你!第二次,我不如你!第三次,我不怕你!第四次,你奈何不了我!第五次,你不敵我!這是第六次了,第六次正面對決了,我很佩服你的勇氣!,鐘山暢快的大笑道。
  鐘山不在意過去的失敗,鐘山坦然面對,因為從過去的失敗到馬上的勝利,那些失敗不再是恥辱,而是一種勛章,一種勝利的勛章。
  人們崇拜的看著鐘山,圣上就是這么一步一步走上來的,一條傳奇之路。
  同時,沒人看好孔裂天,這里是哪里?大崝天朝朝都,這里是凌霄天庭,圣上可以借大崝天下之勢,你能如何?第五次時,你就不敵圣上了,這第六次,你完全是找死。
  「我只問你,戰還是不戰?」孔裂天冷聲喝道。
  鐘山盯著孔裂天,眼中之中一絲寒光閃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