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3)      第二章龍門谷(01-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3)     

長生不死103 圍著的各大勢力

忘塵叛變并不能改變什么,血海修羅大陣繼續向著東方擴張著。
  滾滾血海咆哮而來,內部無數修羅前仆后繼,只要人尊在,血海就是不敗的神話。
  血浪未到,血海腥味已經撲面而來,一些修為低下之人,頓時一陣頭暈。
  四相大陣都難不了血海修羅大陣,接下來怎么辦?
  凌霄天庭西天門之處,易衍旗幟一揮之間,大軍紛紛讓開,因為泥菩薩準備的風水大陣已經完畢了。
  大地之上,忽然問撕裂出一個巨大的缺口,強烈的金光沖天而上。
  繼而,很快人們看到了那是什么。
  一個龐大無比的火球,火球之大,駭人聽聞,直徑高達近萬里,這是什么火球?這分明就是一個太陽嘛!
  冒出的太陽飛不起來,僅僅只能滾落于地面上,而太陽四周!大地轟然間被大火融化成了無盡巖漿。
  太陽向著血海修羅大陣滾去,凡是所到之地,大地盡皆化為巖漿,滾滾巖漿在太陽的帶領下,沖刷向血海修羅大陣。
  大崝軍隊早已露出了驚駭,恐怖的“太陽”隔著老遠的距離,就好似感到全身衣服要被燒毀了一般。
  在眾將帶領之下,所有軍隊快的向著兩邊退去。
  恐怖的巖漿海向著血海沖去。
  血海太大了,即便太陽有十萬里直經,可相比于龐大血海還不夠看,可是,太陽有一個好處,炙熱,無比的炙熱,血海只要到了近前,
  頓時被蒸干修羅還沒沖上來就被焚燒干凈了,先前對付四相大陣的自爆根本施展不了。
  「一日一焚天大陣?」歲末城的孔宣雙眼一瞇。
  「一日一焚天大陣?這,前輩,這個陣法在大千世界也是密陣啊,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孔裂天驚訝道。
  「數萬年了,第一次現,原來這個小千世界真的與眾不同。()」
  孔宣沉聲道。
  「祖師血海修羅大陣應付的了嗎?」神鴉道君問道。
  「血海修羅大陣不是那么簡單的,終究是圣人所創,想要破?
  呵!」孔宣搖搖頭。
  孔宣看看四方,吶吶自語道:「鐘山果然有備而來,那東方,居然被他布滿了各種陣法,風水陣、靜陣、戰陣不知道還有沒有篡命師了,哼,若是我全盛時期,一道五色神光刷去,縱是有億萬陣法也必定沖刷干凈。」
  龐大的巖漿終于與血海相觸,血海蒸騰,無盡血霧沖天而上整個天上盡是血紅之色。
  巖漿漸漸被血海凍結磅礴的血海之上,三個金色太陽不停沉浮不停移動。
  血海想要湮滅太陽,而太陽想要蒸干血海,一時間,兩個詭異的環境相互僵持而起。
  無數將士早已看傻了眼睛,這,這是在戰爭嗎?純粹兩個人間兇器啊。
  凌霄天庭西天門。
  「圣上,泥菩薩在那太陽里面不會有事?,易衍皺眉問道。
  「在十年前!泥菩薩已經開始布陣了放心,泥菩薩不會有事的!」鐘山沉聲道。
  「是!」
  戰場中心,完全是泥菩薩與人尊的對決戰場,風水之戰,分不清虛實,說它虛,則什么也沒有,說它實,又實實在在,讓外人很難看懂。
  血海越來越大,越來越強,汪洋大海無邊無際。太陽在內部不停的蒸騰,可是,總有蒸不完的海水一般。
  整整一天時間過去了,都沒分出勝負。
  「一日一焚天大陣,不止如此?」血海之中忽然傳來人尊的聲音。
  就在這一刻,詭異的一幕生了。
  「嘭﹋﹋﹋﹋﹋﹋﹋﹋﹋﹋﹋﹋﹋﹋﹋﹋!」
  整個血海之上,忽然間燃燒起滔天火焰,火焰一瞬間覆蓋了所有海面之上,龐大的大火一起,整個血海快蒸騰,快下沉。
  「忽!」
  「轟﹋﹋﹋﹋﹋﹋﹋﹋﹋﹋﹋!」
  血海之上,無窮大火一斂,陡然間又化作一個火球,又一個太陽。
  新的太陽出現的一瞬間,轟然砸向一個方位。一聲級巨響。
  轟然間激起滔天海浪。
  「啊﹋﹋﹋﹋﹋﹋﹋﹋﹋﹋﹋﹋﹋!」
  血浪中心,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之聲。
  新多出了的那個太陽陡然一消,整個血海轟然間下沉了十丈之多。
  血海之上,忽然飄起了一個黃袍尸身。
  「人尊?人尊死了?」歲末城的孔裂天驚訝道。
  「生機盡無!」神鴉道君雙眼一瞇。
  黃袍尸身陡然間被大火焚燒干凈。但是,血海并未下沉。
  「怎么回事?血海為何還在?」孔裂天皺眉道。
  「血海修羅大陣,一旦主陣人死了,他的魂魄就會被大陣污染,化為陣內修羅,與敵人同歸于盡,這時的大陣才可怕。」孔宣沉聲道。
  「呃,人死了,大陣還能繼續?」孔裂天驚訝道。
  「這是風水陣,與尋常陣不同,很多風水陣都是以死人為陣基的。」孔宣沉聲道。,
  人尊死了?大陣因為人尊的死變的更加強大?
  孔裂天身后的眾下屬面面相覷,但誰也沒有資格插嘴。
  「那大陣還能堅持多久?」孔裂天問道。
  「只要不被破陣,應該是七天。人死的頭七結束!」孔宣沉聲說道。
  「那就再等七天!」孔裂天沉聲道。
  人尊死了?凌霄天庭之上的鐘山眼中閃過一絲不信,可剛才尸體都浮上來了,還被泥菩薩徹底毀去,難道還有假?
  這事只有問泥菩薩才知道,他是切身體會,那就等等。
  血海修羅大陣越狂暴,不死不休的與泥菩薩的太陽糾纏而起。
  大崝南軍營中。
  忘塵等了一天了只一天下來,忘塵心中不知道有了多少變化,思緒萬轉,甚至忘塵自己都有種心力交瘁的感覺。
  帶著一股畏懼,忘塵看看西天門處的鐘山。
  「吼﹋﹋﹋﹋﹋﹋﹋﹋﹋﹋﹋﹋﹋!」
  就在這時,軍營之中頓時傳來歡呼之聲,忘塵定睛一看,人尊死了?
  看著人尊的尸體,接著被泥菩薩焚燒干凈,忘塵眼中閃過一股很不真實。
  「人尊死了?不可能,他還有很多底牌沒有暴露!」
  「他還有混沌鐘,而且他已經渡過劫了,他是地仙了,怎么可能死了?,
  「難道就是為了這個?」
  忘塵忽然心中一亮,好似猜到什么了一般。
  忘塵捏了捏拳頭,繼而深深的看了一眼遠處的鐘山,退回大殿之中。
  一炷香之后,寅落日忽然到來。在大殿之中仔細查探了一圈,眉頭深深的鎖了起來。
  而在寅落日準備離開大殿之際,忽然看到大殿門口處的鐘山。或者說是鐘山的分身。
  「圣上,忘塵不見了!」寅落日馬上說道。
  鐘山深深的吸了口氣,在大殿中看了一圈,微微一嘆。鐘山沒有理會寅落日,踏步消失在了大殿。
  南方一個山谷,忘塵離開了南軍營,認了認方向,眉心的一道血痕頓時放出大量血光。
  血光滾滾,籠罩忘塵全身,轉眼間忘塵看上去好似一個大血球一樣了。
  「血光遁法,遁﹋﹋﹋﹋﹋﹋﹋﹋﹋﹋﹋﹋﹋﹋﹋!,
  血球中傳來一聲高喝,繼而血球一閃消失在了天際,度之快,駭人聽聞。
  在血球離去之后,山谷忽然多出一人,鐘山,又是鐘山的分身。
  鐘山看著遠去的血球身影,深深的一嘆。繼而踏步消失在了原地。
  ………………………………………………
  七天之后,長生界外。
  一個山谷之中。有著七八個臨時出現的宮殿。每個宮殿內部都有著一些強者暫住。其中一個宮殿之中。有著三人。水鏡、尸先生、天老。
  「水鏡先生,圣上將長生界任務的指揮交給你,何時開始?,天老問道。
  「這次,不同上次,我們的目與上次不同,孔宣也肯定有了準備,圣上的意思是,等圣上與孔宣正式交手。孔宣無瑕分身之際,我們再出手,我們是不被孔宣重視的“弱者”就讓我們這些弱者徹底摧毀長生界!」水鏡笑道。
  「那只有等易衍來信號了!」天老點點頭道。
  “嗯!,
  就在這是,忽然一個紅衣身影的女子飛了過來,劍紅!
  「大人!」劍紅叫道。
  「怎么了?,水鏡皺眉道。
  「長生界口,忽然來了一人,頭頂一口玄黃色大鐘,貌似來者不善,劍紅未敢驚動,特來稟報大人!」劍紅說道。
  「玄黃色的大鐘?」天老眉頭一挑。
  「當﹋﹋﹋﹋﹋﹋﹋﹋﹋﹋﹋﹋﹋!,
  正在眾人皺眉之際,一聲巨響,聲震蒼穹,龐大的巨震,震的眾人山谷一陣搖晃,大量山石崩塌而下。
  「混沌鐘?,天老眼睛一亮。
  混沌鐘?混沌鐘的主人出現了?眾人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凝重。繼而紛紛踏出宮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