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0)      第二章龍門谷(09-20)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0)     

長生不死98 大兇之光

四十年后,陰間。昌京!
  「啟稟圣上!北方最后一座城池,于昨夜亥時正式拿下,從此,陰間一統,同歸大崝天朝!」水鏡臉上露出喜意的興奮道。
  陰間一統,四十年后,陰間天下,徹底淪為大崝天朝?
  「圣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群臣同賀。
  陰間一統,歷史上從來沒出現過這種事情,最少已知的歷史上沒有,陰間存在各大勢力,十萬年來,誰也不能一統天下。
  可大崝天朝做到了,而且還是短短數百年。
  如秋風掃落葉一般,狂掃陰間天下,一統天下,獨霸陰間。
  萬古第一天朝!
  陰間大一統,無量氣運從四方匯集而來。
  「昂﹋﹋﹋﹋﹋﹋﹋﹋﹋﹋﹋﹋!」
  「昂﹋﹋﹋﹋﹋﹋﹋﹋﹋﹋﹋﹋﹋﹋!」
  一連九天,氣運云海之上龍吟不斷、龍聲震天,無數小的氣運金龍翻騰興奮不已!大量氣運聚集,導致無數小氣運金龍迅速壯大,狂吼之間,在氣運神相之處,凸浮出兩個崢嶸無比的龍頭虛影。
  這是大崝天朝的主脈氣運金龍,但亙古未有的出現了兩個。兩個一模一樣的氣運金龍。仰天長嘯。
  一模一樣,但其中一個氣運金龍額頭,那紅色朱砂印記越發濃郁。
  有著一股攝神之力隱隱閃動一般。
  陰間大一統!
  陽間。
  陽間大崝天朝與太歲天朝在這四十年里,也徹底瓜分了原大秦土地。
  現在,大崝、太歲正式南北對峙。
  凌霄天庭。鐘山書房之中。
  「圣上,五十年了,離孔宣吞食黃泉路,已經有五十年了,孔宣一直沒有出現,難道真的要百年才能恢復嗎?若真是如此,那我們是不是可以在剩下五十年內,不惜一切代價滅了太歲天朝,然后轉過頭來對付長生界?」易衍沉聲問道。
  「百年?一般情況下,應該百年,但是,吞吃了黃泉路,這肯定是一個例外,他的傷勢,或許早就好了!」鐘山肯定道。
  「哦?,
  「或許因為我傳授你們的“天”讓孔宣無法推算你們,所以孔宣暫時不敢妄動,上次紫色巨棺事件已經是一個教訓了,他這次肯定謹慎很多!」鐘山肯定道。
  「那孔宣何時出手?」
  「孔宣在等機會,不出手便罷,一旦出手,必定雷霆萬鈞,所以,
  爾等必須時刻運行天,讓孔宣無法探出虛實。
  」鐘山沉聲道。
  「是!」群臣應道。
  「北方戰場,現在如何了?,鐘山問道。
  「太歲天朝,畢竟是一個傳承很久的天朝,底蘊依舊十足,能人輩出,兩朝交戰,我們雖然占據優勢,但也不明顯,交戰僵持,臣懇請圣上,放行四相大陣,為我朝開疆辟土。,易衍上奏道。
  「準!,鐘山點點頭。
  「四相大陣出,定當所向披靡,剩下五十年,太歲天朝,不知會用什么應對?」一旁趙所向想了想道。
  「不,四相大陣雖強,太歲天朝也肯定會有應對辦法,不過,根據臣推算,十年內,四相大陣必定會綻放耀眼的光芒,十年后面對兩界口處時,可能會遇到太歲天朝最強有力的抵抗!」易衍沉聲道。
  「兩界口?孔宣吞黃泉弄出的大窟窿處?,水無痕眉頭微皺道。
  「不錯,那地方是一個要塞,那個要塞若是守不住,太歲天朝大軍將一潰千萬里,最少要因此丟失三百座城池,所以,兩界口一役,在十年后極為重大!」易衍肯定道。
  十年后,易衍居然將戰爭推演到了十年后的情形,在列眾臣,有著好幾個都露出了驚嘆之色。
  料敵于萬里之外,這算什么?易衍這是料敵于十年之后。
  「重要的一役?不僅僅是如此!」鐘山搖搖頭道。
  「呃?」易衍疑惑的看向鐘山。
  鐘山深深的思索了一會,眼中閃過一股肯定之光道:「十年后的兩界口之戰,甚至可能是小千世界的最后一次大戰,最后一戰!」
  「呃?」
  「呃?」
  群臣都露出疑惑之色,只有易衍忽然眼睛一亮。
  「圣上,難道你想要?」易衍露出一副驚駭。
  「不錯,我想要推導這場戰爭,這一戰,我們要一戰定天下,滅太歲,毀長生界!」鐘山沉聲道。
  「可是,孔宣他!」
  「孔宣?早晚都要面對孔宣,早晚都是一樣,于其每日戰戰兢兢,
  不如放手一搏,玄兒說孔宣要休養百年,雖然我們猜到他可能會提前恢復,但,這只是可能。所以,我們必須在這百年內,與孔宣碰撞,最少這樣,我們有一定機率占據大優勢!」鐘山說道。
  「是!」
  「兩界口,最后一戰至關重要。需要多方位細致配合,一戰定乾坤!」
  ……………………………………………
  八年后,太歲天朝!孔裂天書房之中。
  孔裂天面前站著三人,色空、忘塵、人尊。
  「圣上,我知道圣上猜忌為臣,但是,臣一心為太歲天朝,昔日,在我落魄之時,被十方強者圍殺,陸歸天曾經收容過我,后來還請長生界人為我斬殺那十方強者,我就答應過陸歸天,為太歲天朝服務五千年,還有三百年時間就到五千年了,在此期間,臣絕不會有絲毫不詭之心的!」人尊鄭重道。
  「人尊你多心了,我何時猜忌過你?在我心中,你一直是太歲最好的臣子,否則這種絕密會議,豈會讓你參與?」孔裂天安撫道。
  「謝圣上!」人尊馬上感激道。
  「圣上,八年前,在大崝天朝四相大陣出現的那一刻起,就從來沒有敗過,四相大陣不滅,我軍士氣很難再升啊!」色空皺眉道。
  「還不止這么簡單。」忘塵皺眉道。
  「哦?」
  「剛得到消息,凌霄天庭北上了,也就是鐘山御駕親征了,而且,
  根據我的推算,最終目標,是兩界口!」忘塵沉聲道。
  「哦?兩界口要塞?」色空臉色一變。
  「不錯,我想,到時四相大陣也肯定會抵達那里,以最強沖擊,沖破兩界口處要塞,到時,乘勝追擊,我軍從此一蹶不振。甚至,若鐘山行險的話,還會帶軍直沖我太歲皇城!,忘塵肯定的說道。
  忘塵的推算,從來沒有錯過。
  「他們破不了兩界口的,到時我也會御駕親征!」孔裂天沉聲道。
  顯然,在之前忘塵已經跟孔裂天提過,孔裂天心中早有備案。
  「圣上不可,鐘山攜凌霄天庭而來,他可以借助大崝天下之勢,而圣上的前往,卻無法借力啊,這樣圣上很吃虧!」人尊馬上說道。
  「無妨,到時,我會請動神鴉道君、孔宣,孔宣必隨我一起去,最后一戰,一戰定乾坤!」孔裂天沉聲道。
  得到孔裂天的肯定,人尊眼中一亮。
  「圣上英明,臣愿為先鋒,為圣上抵擋四相大陣!」人尊沉聲道。
  「哦?」孔裂天看向人尊。
  「臣知一陣!此陣與四相大陣在亙古時期同時出現,而此陣就是用來對付四相大陣的,不過臣需要一名強勢的先鋒,忘塵將軍,最為合適不過。」人尊看了看忘塵。
  「好,忘塵就隨你去破陣!」孔裂天笑道。眼中閃過一絲說不出的光芒。
  「是!臣定當竭盡全力!」忘塵馬上應道。
  「嗯,你們出去準備吧!」
  「是!」二人緩緩退出大殿。
  大殿之中,只剩下色空與孔裂天。
  「圣上,臣懼怕鐘山,臣就不去了,臣留在這里,為圣上守好皇城!」色空馬上一臉怕死道。
  膽小怕事能夠說的如此坦然、如此灑脫,孔裂天也只從色空身上見到過,無語的看了一眼色空道:「你不去就算了,哼!」
  「謝圣上!」色空抹了抹額頭冷汗道。
  「雖然你膽小怕事,但朕最信任的依舊是你,人尊、忘塵,從這兩人身上,你感覺到了什么?」
  「對臣來說,依舊不是可交對象,臣的感覺告訴臣,讓臣依舊遠離他們,他們有一種潛伏的危險,讓臣離他們遠點!」色空如實的說道。
  「嗯!,孔裂天點點頭。
  「圣上,你想怎么做?,
  「你下去吧!」孔裂天搖搖頭道。
  「是!」色空馬上退了出去。
  孔裂天看著色空背影,眉頭微皺,忘塵、人尊依舊危險?對于色空來說是如此,畢竟,一朝之中,朝臣不可能人人都和睦相處的,為帝之道,也就是讓臣子們之間不能太親近。
  「兩界口之戰,首戰就交給你們了,忘塵,這是最后一次對你的考驗,你可不要讓我失望!人尊?終究是隱患,不過,讓你打前戰,也算在我監視之下。等兩界口滅殺了鐘山,我再細細挖出你的秘密!」孔裂天沉思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