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85 人尊詐死

深深的又看了一眼鐘山,神鴉道君心中無比的氣憤,可神鴉道君也是一個能伸能屈的人物。這次是來殺鐘山的,不是來比斗的,誅仙一走,勝負天平就生了巨變。
  「一天多的時間,你都不能殺了鐘山?走!」神鴉道君帶著一股強烈的不滿。
  孔裂天沒有解釋,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調頭隨著神鴉道君飛天而去。
  神鴉道君對戰帝玄鎩,只有神鴉道君自己知道帝玄鎩的強大,可如此大好局面,孔裂天都沒能殺了鐘山?和蛤蟆癩一樣,太讓人失望了。
  神鴉道君不明白鐘山的強大,因此對孔裂天未能殺了鐘山非常不滿,同樣,孔裂天對于神鴉道君同樣也極為不滿,你不是天極境十二重了嗎?你不是給斬仙飛刀解封了嗎?一天多的時間,你和帝玄鎩在玩嗎?
  二人都心懷不滿的飛離現場,二人雖然暫時奈何不了鐘山和帝玄鎩,但鐘山和帝玄鎩想要攔下他們也絕無可能。
  至的蛤蟆癩,二人根本沒有再去理會。
  「算了,不用追了!」鐘山搖搖頭道。
  天魔淬體**堅持不了多少時間了,再戰,勝負就難料了。
  帝玄鎩點點頭,和鐘山向眼前的蛤蟆癩。
  看到蛤蟆癩,二人都是一陣厭惡。誰也不喜歡蛤蟆癩,而蛤蟆癩在這些年中,也純粹充當了廢物的形象。
  哪一次戰斗都沒有起到絲毫作用,不是被打,就是根本插不上手,這次更廢物,居然被誅仙劍的劍魂寄居了。廢物!
  難怪神鴉道君與孔裂天離去之時,都沒有帶上他。
  「我殺了他!」帝玄鎩冷眼看著昏迷的蛤蟆癩道。
  「等等!留下他!」鐘山搖搖頭道。
  「這么一個廢物,留下來又有何用?」帝玄鎩皺眉道。
  「會有用的就算一張再紙、一坨肥料,都有他的用處,怎么會沒用呢?」鐘山笑道。()
  第一次對戰孔裂天占據上風,鐘山心請大好,今日之后,孔裂天必定噩夢連連。鐘山要慢慢從心里上折磨孔裂天,一刀兩斷豈不是太便宜他了?
  一張廁紙?一坨肥料?帝玄鎩聽到這個比喻,古怪的看了一眼蛤蟆癩。
  「好,不管是廁紙還是肥料,還是交給你處理!」帝玄鎩抹了抹冷汗道。
  收起八極天尾,抓起蛤蟆癩,鐘山與帝弈鎩向著凌霄天庭急飛了回去。
  「誅仙劍為何忽然飛走了?到底生了什么事?凌霄天庭怎么樣了?」帝玄鎩皺眉問道。
  「凌霄天庭,你不用擔心孔宣在幾日前就退走了!」鐘山臉色有些陰沉。
  「哦?孔宣退走了,為何你還悶悶不樂!」帝玄鎩帶著一股疑惑。
  「可是,我的一個愛子卻因他而死!」鐘山眼中閃過一股戾氣。
  「哦?」帝玄鎩眉頭一挑。
  「鐘玄,!」
  鐘山將經過跟帝玄鎩說了一遍,沒必要隱瞞帝玄鎩。
  「孔宣?,帝玄鎩聽完孔宣的強大,深深的吸了口氣。孔宣太變態了。
  「無妨,我們也拿住了孔宣的一個命脈!,鐘山忽然笑道。
  「哦?王骷他們得手了?,帝玄鎩問道。
  「不錯此刻正在凌霄天庭開始查探了是一個紫色巨棺,一個一股悲涼之意的巨棺剛才就開始開棺了,現在棺材打開,凌霄天庭,天地悲鳴,天降淚雨,一股悲涼、蒼茫、無上的感覺籠罩凌霄天庭這棺材里面可不簡單!」鐘山向帝玄鎩說著。
  「棺材?里面是誰?,帝玄鎩疑惑道。
  「看不清,不看得清,我看的清清楚楚他的面容可就是記不住,一點點也記不住,甚至,用記憶水晶記錄,都根本記錄不了。那具尸體太古怪了!,鐘山深深的吸了口氣。
  「尸體古怪?,帝玄鎩眉頭微皺。
  鐘山忽然瞳孔一縮,臉色忽變。
  「怎么了?」帝玄鎩疑惑道。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鐘山咽了咽口水。
  「知道什么?」
  「我知道誅仙劍去了哪里,我知道他為何忽然離開,為何連神鴉道君的話都不管不顧了,我現在終于明白了!」鐘山眼中閃過深深的震撼。
  「去了哪里?,「凌霄天庭,誅仙劍去了凌霄天庭!」鐘山眼中充滿了堅定。
  長生界,葉傾城正坐在一片小池塘之上,平靜的坐在水面上。
  陷仙劍放于雙膝之上。
  葉傾城體悟這一種寧靜,感悟自己的劍道,同時,有陷仙劍在身邊,感悟的就更加的深刻了。
  忽然,翠綠色的陷仙劍陡然一顫。頓時打亂了葉傾城的感悟。
  「嘭!」池塘之水沖天而上,陷仙劍也陡然沖天而上。
  陷仙劍的忽然飛起,引的葉傾城臉色大變。
  毫不猶豫,葉傾城一把抓住陷仙劍劍柄。
  陷仙劍忽然放射出億萬綠光,顫動不已,四周空間都抖蕩了一般,陷仙劍在不安?陷仙劍要離去?
  無數劍氣從天地四方忽然出現。
  龐大的劍氣一出,直接攻向葉傾城,好似要讓葉傾城松手一般,可是葉傾城這個時候怎么可能松手?
  葉傾城感到,只要手一松,手中的陷仙劍就會不翼而飛,就會離自己而去。
  從來沒出過的狀況,到底怎么回事?
  陷仙劍強大的力道,瘋狂的掙扎著,好似隨時掙破葉傾城的雙手一般。葉傾城抓著劍柄,手頭一陣酸麻陷仙劍的力道太強了。好似只要一泄力,陷仙劍就徹底飛走一般。
  徹底飛走?忽然間,葉傾城想到神鴉道君昔日的一句話。
  「陷仙劍我會交給你掌管,這是我給你的最后一次機會,若是陷仙劍再丟了,你就提頭來見我!」神鴉道君寒聲道。
  想到這話,葉傾城一個激靈。
  「長生之勢!」葉傾城一聲大吼。
  長生界一塊地方上空無窮功德,金光夫放,無數金光陡然沖向葉傾城身上,葉傾城全身金光大放,葉傾城所在小山谷頓時沖天而上無數光芒。
  長生界一眾強者圍了過來,以為有強敵來襲呢。
  可到了近前,卻現是葉傾城在與陷仙劍相斗。
  副界主與陷仙劍相斗?幾乎所有人都是一陣茫然。
  「誰也搶不走你!」葉傾城借助長生界的無量功德死死的壓制住了陷仙劍。
  葉傾城雖然無法像神鴉道君那樣隨意調動長生界功德,但身為副界主,多多少少還是能調動一些的。
  強大的壓制之下,葉傾城終于控制住了陷仙劍。陷仙劍就算想走,都走不掉了。
  陷仙劍無法離去,高頻顫動起來,好似在悲鳴好似在憤怒一樣一種深深的無奈從一柄劍中散而出。
  葉傾城看著陷仙劍,雖然感到陷仙劍的奇怪可只要陷仙劍不丟,就不關自己的事情。
  壓制住了陷仙劍,葉傾城看到大量強者圍過來。
  「都退回去,你留下了!」葉傾城讓眾人退走,指了一個男子。
  「是!,眾人紛紛退去。只留下那一名男子。
  「我問你,祖師歸來了沒有?,葉傾城問道。
  「我一直在長生界口看著就算剛才來這里,也另外讓人看守的長生界入口祖師還沒有歸來!」那男子搖搖頭道。
  「嗯,你下去!」葉傾城說道。
  「是!」
  直到所有人離去葉傾城才看向悲鳴中的陷仙劍。
  「陷仙劍到底怎么回事?還想請祖師為我解答,可惜祖師還未回來,怎么到現在還沒有耍來?」葉傾城眉頭深鎖。
  陷仙劍什么緣由悲鳴顫抖?和誅仙劍一樣,感應到了大崝天朝凌霄天庭的那個紫色巨棺被打開了,所以第一時間要過去,而紫色巨棺為何在凌霄天庭?他葉傾城看守長生界,難道只要看著長生界不被人搶去就行了?
  若葉傾城現三個小偷,不讓三個小偷偷走紫色巨棺,就根本不會生今日的一幕。
  葉傾城還想問孔宣,不知道孔宣知道始末之后,對葉傾城又是什么感悲一一一一一大崝天朝,凌霄天庭,天地悲鳴,夭降淚雨。
  影軀鐘山在一個廣場之上率領眾臣打開了紫色玉棺,蒼茫的悲涼之意。
  眾人大都盤膝閉目穩定心神了,只有鐘山與王骷看的時間最長。
  這個時候,影軀鐘山瞳孔一縮。幕然轉頭望向北方。
  「尸先生,閉棺,將棺材釘釘回去!」鐘山轉頭叫道。
  帶著一股心力交瘁,尸先生起身快的將棺蓋推了回去,就在棺蓋合上的那一霎那,遠處天際,一道紫光從天而降。
  南宮勝的大陣頓時自動打開。
  「轟!」
  紫光轟破大陣,直射鐘山所在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