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1)      第二章龍門谷(10-01)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1)     

長生不死83 忘塵叛變與孔宣到來

神鴉道君、帝玄鎩踏步走出誅仙劍陣,兩大絕世兇人,必有一戰,
  只是一直沒有機會而已。
  大陣之中,還剩下鐘山、孔裂天與被誅仙寄居的蛤蟆癩。
  「有神鴉道君攔著帝玄鎩,你這次還能在我手中遁逃?」孔裂天冷聲道。
  探手間,鐘山取出大刀“噩夢”。
  「孔裂天,你知道嗎?有三次機會,你可以隨時捏死我,但是你沒有,你對我的傷,將會成為你的噩夢!」鐘山非常冷靜的看向孔裂天。
  「三次?」
  「這柄刀,其實就是為你而煉的。從葵兒死的那一刻我就立誓,一定要你將你斬殺,以慰我妻的在天之靈,刀名“噩夢”將會是你有生之年的噩夢!」鐘山帶著一絲邪笑道。
  「死到臨頭,還想威脅我?,孔裂天不屑的看了一眼鐘山。
  就在這時,鐘山腳下陡然間射出大量劍氣,一種血紅之色,一種漆黑之色。
  「戮仙?絕仙?」蛤蟆癩瞳孔一縮道。
  繼而,鐘山身后忽然冒出一條大尾巴,一條巨大的尾巴,兩條、三條。
  龐大的八極天尾,一個巨型怪獸緩緩出現,八極天尾變成百丈大小,八尾甩動,四周空間一陣震蕩,無數劍氣也混亂不堪。
  「大千神獸?」孔裂天冷眼看著龐大的八極天尾。
  「是啊,大千神獸,對付誅仙應該綽綽有余吧!」
  「就是你毀了戮仙和絕仙?,誅仙寄居的蛤蟆癩眼皮一跳道o眼中戾氣一閃,盯著八極天尾。
  鐘山并沒有回答誅仙,而是八極天尾轟然間暴漲而起,轉眼漲到千里之大,一瞬間化為一個遮天大物。
  八條甩天大尾轟然間甩動起來,強大的尾巴,一甩之下,頓時破碎了四周空間。空間盡皆破碎,八尾的彪悍盡顯無疑。
  可是,誅仙劍陣好似并不需要寄托于空間之中,即便在黑洞中,照樣能夠布置一般。
  龐大的誅仙劍陣,威力絕倫,可八極天尾在內部卻游刃有余一般,
  也許是吞噬戮仙劍與絕仙劍的緣故,八極天尾僅僅憑借本能就能夠找出陣弱之地。
  八極天尾直接沖向誅仙劍陣的南方一團劍影之處,那原本就應該是戮仙的位置。
  「破﹋﹋﹋﹋﹋﹋﹋﹋﹋﹋﹋﹋!」
  隨著血紅色的大尾甩下,狠狠的沖擊南方,將南方轟擊出一個巨大的口子。誅仙劍陣破。
  誅仙劍雖說僅憑一劍就能布陣,可終究不如四劍布陣的強大。
  「孔裂天,這里交給他們,你隨我來吧,了卻你我恩怨!」鐘山站在龐大的八極天尾頭上大喝道。
  孔裂天看到八極天尾的一刻,眼中就閃過了貪婪。
  這是什么神獸?鐘山為何那么好運?為何不是我的?
  只要鐘山一死,這個神獸就是我的了。
  孔裂天抬頭看向八極天尾上的鐘山,鐘山居然想與自己私斗,那是你找死!
  鐘山與孔裂天踏步而出,沖出龐大的誅仙劍陣。
  誅仙劍陣,由八極天尾對付已經足夠了。
  沖到外界的一瞬間,鐘山就看到了兩個龐大的黑洞帶,一個是帝玄鎩與神鴉道君的沖擊戰場,另一個就是誅仙劍陣與八極天尾的犀戰之地!
  鐘山與孔裂天沖出的一瞬間,二人幾乎同時相搏而起。鐘山拖著大刀噩夢,向著孔裂天狠狠的一刀斬下。
  天條!兩千重浪!
  孔裂天同樣取出一柄金光燦燦的大刀,孔裂天眼中一凝之際,手中金色大刀向著鐘山狠狠的斬去。
  「轟﹋﹋﹋﹋﹋﹋﹋﹋﹋﹋﹋﹋!」
  一聲巨響,天地再破出第三個黑洞,兩大強者硬碰硬的交戰在了一起。
  黑洞之中,鐘山拿出了強勢的戰斗決心。
  一刀相撞,二人刀罡轟然破畢而開。
  孔裂天驚駭的看著手中金色大刀,恐怖的力道,剛才的一次相撞之下,孔裂天的雙手居然一陣發麻?
  天條!兩千重浪!
  鐘山再度一刀斬下,一刀斬下,氣機鎖定孔裂天,孔裂天橫刀迎上。
  「轟!」
  「轟!」
  「轟!」
  二人強勢的碰撞,一次強過一次,鐘山一刀快過一刀,眼前之人,
  就是殺葵兒的仇人,那個破壞自己家庭的惡魔,斬了他,斬了他!
  一戰,就是一天多的時間。
  孔裂天怎么也想不到,鐘山居然成長到了如此地步,如此強大的實力?這還是昔日隨時揉捏的螻蟻嗎?
  二人都殺紅了眼睛。這一天多時間里,孔裂天的雙手不斷發麻。
  看著鐘山手中的大刀,孔裂天不知為何心中居然生出一絲絲的畏懼,大刀力道太恐怖了,若是任由這一刀斬到身上,那后果將會是不可設想的。
  噩夢?我的噩夢?憑它也能成為我的噩夢?
  「咔!」又一個回合之下,孔裂天的大刀忽然發出一聲脆響,大刀之上詭異的出現了一絲裂紋?
  金色大刀承受不住了?
  「碎!」鐘山一聲斷喝。
  「嘭﹋﹋﹋﹋﹋﹋﹋﹋﹋﹋!」
  金色大刀轟然爆開。
  爆開的一瞬間,孔裂天眉心,那一道細縫陡然打開,一道三色光芒陡然射出,直沖鐘山之處。
  大刀噩夢擋在了鐘山面前。
  「轟!」
  大刀之上轟然被射穿了一個洞,可三色神光的威力也減小了八成,剩下的威力轟然間轟擊在了鐘山胸膛之上。
  金色大刀碎了,孔裂天并沒有去可惜,看到自己的三色神光射穿了大刀,又射到了鐘山胸膛之上,孔裂天眼中興奮一閃。
  「嘭!」三色神光轟然炸開鐘山上衣。強大的碰撞之下三色神光湮滅了,
  意料中的洞穿肉軀沒有出現,甚至,連破開鐘山的皮肉都沒辦到。鐘山胸膛之上,只有一個紅印而已。
  孔裂天眼中充滿了不信,三色神光,為何沒有射穿他的身體?
  為什么沒有?鐘山這一具肉軀在練就天魔淬體**之后,堪比仙器一樣強硬,這么強大的一個肉軀,怎么可能被射穿?
  「混賬,我不信!」孔裂天有些癲狂的吼道。
  探手間,孔裂天大袖之中射下一道白光。不,是一個白色物體。
  一座龐大的冰山正是昔日救悲青絲時,長生界用來圍殺鐘山的仙器,那座布陣的大冰山。
  仙器,一座冰山向著鐘山狠狠的壓了下來。
  感受到天上的強大威壓蓋下來,鐘山探手收起大刀,眼中閃過一股狠戾。身軀一展,繼而雙手化為拳頭之狀迎天而上迎向那座巨大的冰山。
  這一次,鐘山并沒有揮出虛影拳頭就是以肉軀去迎接冰山。
  鐘山雙拳之上,冒出絲絲白霧,微小的符共在拳頭上閃耀。
  「以肉軀接仙器?找死!」孔裂天在上空露出一絲冷笑。
  「開﹋﹋﹋﹋﹋﹋﹋﹋﹋!,
  隨著鐘山一聲大喝,拳頭與冰山相撞了。
  「轟﹋﹋﹋﹋﹋﹋﹋﹋﹋﹋!」
  拳和山相撞,絕對的硬碰硬,鐘山雙拳之上轟然間沖擊出一股開天之勢,龐大的開天之勢狠狠的沖擊向巨大的冰山。
  「嘭﹋﹋﹋﹋﹋﹋﹋﹋﹋﹋!」
  巨大的冰山轟然間爆炸而開,爆散而開。
  一個仙器強大的仙器,生生的被鐘山雙拳轟爆了?
  高空中的孔裂天瞪著眼睛看著這一幕,怎么也無法接受這不稽的一幕,有沒有搞錯?凡人的肉軀怎么可能這么強?
  三色神光也就算了,那可是堂堂仙器啊,此界永遠無法達到的仙器啊。
  什么時候小千世界的凡人,可以用拳轟破仙器了?
  孔裂天雖然沒有用心神祭煉冰山,可也感覺到冰山破壞的徹底,徹徹底底化為大量碎冰了。即便一個碎冰塊撞擊到了自己,孔裂天都沒有從鐘山那一拳頭中回過神來。
  「玄仙器?大千世界孔家子弟,難道只有玄仙器傍身嗎?」鐘山轟破冰山后冷聲道。
  孔裂天回過神來后,臉色極度陰沉的看向鐘山。
  鐘山已經太出乎自己意料了,必須死,必須殺死他。今日不死,
  以后必為自己噩夢。
  「此界,你是第一個將我逼到這個地步上的人,我以為直到開天我都不會用的,今天,就用你來祭寶!」孔裂天寒聲道。
  鐘山沒有沖上去,鐘山一直在等這個機會。等了好久。鐘山雙眼通紅的看著孔裂天。
  寶?孔裂天的什么寶?會是那個黑幡嗎?那個導致葵兒身死的直接原因,那個黑幡嗎?
  「老爺,今天陽光真好,好久沒去翠湖踏青了,這次去,我一定要抓一只大螃蟹!回來給老爺做蟹羹。」
  「好,抓只大螃蟹,這次我們一家一起去,叫上你弟弟,一起去吧。」
  「嗯,叫上老二,小三最近不在,否則他抓螃蟹最有方法的。」
  「哈哈,哈哈,老爺,老爺快來,這里有一只大螃蟹,好大啊!」
  「來了,葵兒等我,我拿個大網。」
  忽然間:
  「哈哈,找到了,陰年陰月陰時之女。」裂天太子大笑道。裂天太子額有一道隙縫,好似那隙縫之中藏有第三只眼睛一般。
  只見來人伸手對著葵兒之處憑空一抓。
  「轟﹋﹋﹋﹋﹋﹋﹋﹋﹋」
  漫天血雨,葵兒那柔美身軀轟然炸開,血肉漫天,轉眼炸的粉碎,
  而在金袍男子能量壓縮之中,葵兒炸開之處,忽然凝顯出一個藍色葵兒身影,轉眼被金袍男子抓來,送入另一只手中的黑幡之內。
  「不﹋﹋﹋﹋﹋﹋﹋﹋」
  伊人已去,此仇還在!
  Ps:明天就是五號了,明日爆發,大家開始投月票吧!(未完待續,如欲和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