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5)      第二章龍門谷(01-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5)     

長生不死77 混沌鐘響

鐘山抬頭看看天!
  一眾強者已經徘徊與小千世界外了,就等開天了?
  「明日,你們前往陰間,再感覺一下,到了陰間還有沒有這種被鎖定的感覺!」鐘山皺眉說道。
  「嗯!,四女點點頭。
  忽然間,鐘山瞳孔一縮。
  鐘山感覺到了有人在推算自己?推算自己?
  自從在嬴處得到天機圖后,鐘山就想辦法翻譯,并且練了起來。
  天機圖中藏著功法“天”。
  天共五重,雖然很少,可效果卻極為強大。
  第一重,能感應天仙以下會掐算強者的一切掐算。
  第五重,就能感應圣人掐算了。
  鐘山在明白功法的當天,就學習了內部功法。
  第一重,雖然只會第一重,但能夠保證天仙以下所有人掐算都感受到。
  換句話說,小千世界所有人掐算鐘山,鐘山都能感受到了,不管是嬴、鬼谷子,還是長生界的孔宣。雖然他們實力遠遠超出天仙,可是,在小千世界,他們卻強行將命格壓迫在天仙以內。
  同時,還能攪亂周圍天機,讓他們無法繼續推算。
  可是鐘山沒有,鐘山將這股感應加注到了紅鸞粉蓮。
  紅鸞粉蓮變藍!
  大兇?
  大兇之相?誰在算計我?這天下誰又能算計我?
  「明日,我隨你們一起入陰間!」鐘山沉聲道。
  「嗯!,
  第二日,本體鐘山和四女一起到了陰間,而陰間的影軀踏入陽間。
  「我還有感覺!,悲青絲皺眉道。
  「我也是!」天靈兒馬上說道。
  古千幽與甘寶兒對視一眼。
  「都有,沒變過,就算在陰間,那些絕世強者都還盯著我們,古千幽皺眉說道。
  「小千世界外的強者,太強了!」寶兒點點頭。
  鐘山此刻,心里卻變得極為凝重。
  因為鐘山眉心的紅鸞粉蓮還是藍色。不僅如此,影軀同樣也感受到了有人推算,也就是說,有人正在同時推算鐘山的本體與影軀?根本不因為他們的位置而推算?
  本體鐘山帶著眾女回到凌霄天庭。
  安撫了眾女,鐘山獨自走到長房,思索著眼前的不妙。
  不妙,極度的不妙,在凌霄天庭,鐘山可以借助大崝天下之勢的情況下,紅鸞粉蓮都顯得大兇之相?
  誰能造成如此夸張的效果?
  孔宣?鐘山第一個想到了孔宣。孔宣想要對付自己了?孔宣一改先前原則,準備對付自己了?
  怎么辦?
  鐘山在書房一坐就是三天,這三天,沒有上朝,就是坐在書房,眾臣們都是一頭疑惑。這不像圣上風格啊,圣上若有事,都會提前招呼的啊。
  直到第四天清晨,鐘山終于想到了可行辦法。
  書房之外,站著幾名重臣。
  「易衍、王骷、泥菩薩、尸先生,你們進來!」鐘山叫道。
  很快,四大重臣走入大殿。
  「圣上?」四人奇怪的看向鐘山。
  「王骷、泥菩薩、尸先生,你們可會制作“命牌”?」鐘山問道。
  命牌,昔日天仙司馬策的下屬們都有的那種命牌,只要有一人死,
  就有一塊命牌爆炸!
  命牌不能影響命牌之主,但命牌之主一死,都會爆炸。非常奇特。
  「臣會!」王骷忽然說道。
  「臣也會!」尸先生與泥菩薩都說道。
  「哦?」
  「只是材料非常昂貴。」王骷皺眉道。
  「昂貴?再昂貴,我大崝也出的起!」鐘山沉聲道。
  「是!」眾人奇怪的看向鐘山。
  「不過,我要給老鼠做命牌,你們能辦到嗎?」鐘山盯向眾人。
  「給老鼠做命牌?」眾人一愣。
  「就是最普通的小老鼠,可以嗎?,鐘山看向眾人。
  「可以是可以,只是那是不是太可惜了?」王骷古怪道。
  「不可惜,只要可以就好!」鐘山自信道。
  「圣上,我們要干什么?」易衍皺皺眉頭。
  「養老鼠!」鐘山笑道。
  「養老鼠?」眾人古怪的看向鐘山。
  「我要給我大崝,增加一種遠程傳信裝置,哪怕相隔千山萬水,哪怕來回要一年半載,我也要在瞬間將消息傳去!,鐘山說道。
  「怎么可能有這種東西?」王骷不信道。
  「只要再有一本小冊子,足矣!」鐘山笑道。
  易衍眼中忽然一亮,仿若明白了一般。
  「圣上大才,臣佩服!,易衍帶著一股驚駭道。
  其它人還不是很明白。
  「易衍,你知道?你?」鐘山看向易衍。
  「是,我們只要每人準備一本小冊子,里面寫滿不同的字,同時,
  帶著一批命牌出去,若有消息傳去,每個字只要分三批殺老鼠即可。」
  易衍說道。
  「殺老鼠?」
  「不錯,殺老鼠,有停頓的殺老鼠,每一批數量不同,比如說,第一批三只老鼠,第二批四只老鼠,第三批五只老鼠,對應小冊子就是,第三頁第四行的第五個字。」易衍帶著一股激動道。
  王骷的骷髏下巴夸張的一張,還能這樣傳信?
  尸先生和泥菩薩也是眼睛一亮。
  「臣等佩服!」眾人恭敬道。
  「不錯!就是如此。朕剛好有一大計劃需要你們去合作完成。不過,首先要將此通訊弄好,小冊子編排,還有煉制命牌,就交給易衍與王骷了!」鐘山說道。
  「是!」易衍與王骷馬上應道。
  「大計劃?圣上又有何大計劃?」易衍皺眉問道。
  「先將這第一步完成吧,要加緊,而且必須多次試驗,保證萬無一失。還有,記得保密,此事還不能傳揚出去!」鐘山鄭重道。
  「是!」
  「陸見憑,進來!」鐘山再度喝道。
  書房之外,站著大量臣子,其中督造凌霄天庭的陸見憑馬上出列,
  帶著一絲疑惑的走入書房之中。
  「臣陸見憑,拜見圣上,圣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嗯,陸見憑!」
  “臣在!」
  「朕現在命你,五個月內,將凌霄天庭,移到南海附近!,鐘山沉聲道。
  「遷都?」易衍等人露出了驚訝之色。
  「臣遵旨!」陸見憑馬上領命道。
  遷都南海?圣上要做什么?
  還有圣上所說的大計劃小,什么大計刮?這和老鼠通訊有何關聯?
  眾臣沒有多問,但都能看出鐘山的鄭重,無比的鄭重。肯定有天大的大事,才讓圣上如此鄭重。
  天大的大事,的確是天大的大事。
  原本以為還有很久才會面對孔宣的,想不到,孔宣現在就已經開始推算自己了,而且根據紅鸞粉蓮的反應,還是大兇之相。
  鐘山沒有攪亂四周天機,因為鐘山知道,自己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擅自攪亂天機,不但不會有任何幫助,反而會讓自己損失的更重。
  現在,讓自己的本體與影軀位置暴露在孔宣的“視線”之下,更能做到一種迷惑孔宣的態度。
  孔宣也肯定知道,現在不是對付自己的時候,因為,嬴還在此界,
  嬴的目的,大家都清楚,嬴在此界的期間,不會幫誰,也不會坐視孔宣滅了自己。
  孔宣不是怕嬴,可孔宣暫時還不想與嬴碰撞,一旦與嬴戰斗起來,
  太大的碰撞會使得二人同時被逼出此界,就像昔日嬴和天神子一般,誰也不愿盡全力出手。禮宣還要養傷,或者大千世界還有仇家,更重要的是孔宣還要守護著某個東西。
  所以,孔宣要殺自己,只有等嬴離開之后。
  還有一段時間,鐘山必須要在這一段時間策劃好應對孔宣的方法。
  孔宣啊!那可不是暫時自己所能碰撞的啊!
  關于大兇之相,鐘山誰也沒有告訴,鐘山將其埋在心中,一切照舊,凌霄天庭向著南海方向而去。易衍、王骷等人也真正研究出了老鼠通訊之法。
  命牌的消耗很大,可鐘山不在乎,消耗又如何?等以后,這天下都是自己的,還有什么舍不得的?
  這半年時間,八極天尾吞食了剛得到的“天脈劍”。陰間天家的天脈劍,那可是真正的天仙器。
  一個絕世仙器。
  可,縱是如此,鐘山的修為也僅僅上漲了一重而已。
  天極境第六重!糾結的升級速度。
  鐘山古怪的極天尾,一個天仙器只上升了一重,那以后的修行該怎么辦啊?
  嬴離去的日子越來越近了。此刻凌霄天庭,也停在了南海上空。
  沒人知道什么意思,只有鐘山知道為了什么。
  本體鐘山、影軀鐘山,都來到了凌霄天庭。
  因為此刻,即便不用天感應,紅鸞粉蓮的都顯示出大兇之相了。
  影軀去大秦觀禮,本體坐鎮凌霄天庭,大兇,本體去大秦觀禮,
  影軀坐鎮凌霄天庭,大兇。
  反正一切都是大兇!
  感到這一幕,鐘山心中壓力甚重,深深的吸了口氣,鐘山毅然做了一個決定。
  本體前往大秦,影軀坐鎮凌霄天庭!
  「鐘山,你的另一個個身體為何也來了陽間?凌霄天庭為何停在南海上空?,鐘山身旁的帝玄鎩皺眉道。
  「此事一言難盡,我們還是先去大秦吧,一路走,一路說!」鐘山深吸口氣道。
  「嗯!」帝玄鎩點點頭。
  從鐘山深鎖的眉頭中,帝玄鎩看到了凝重。誰也感受不到鐘山的壓力。
  孔宣,迎戰孔宣?鐘山想不到這么快就要面對這個大變態了。
  Ps:今天就到這里了,五號是大爆發,五號之內,看情況而定,觀棋今天要出門,明天進yy,有興趣可以一起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