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2)      第二章龍門谷(10-02)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2)     

長生不死67 鐘山VS孔裂天

大崝天朝,凌霄天庭后宮,甘寶兒寢宮
  鐘山坐于寶兒寢宮院子里院子里放著精致的玉桌還有一些美食四周所有人都被退了出去
  鐘山坐于玉桌之處,看看天上的月亮,眉頭微鎖,仿若有著很深的心思一般
  皇后甘寶兒為鐘山斟上一杯美酒
  「老爺,天兒已經去十九那里了?」甘寶兒看著鐘山道
  「嗯,他去試探一番后,會回來的」鐘山點點頭,微微一嘆
  「我知道老爺的心思,其實,當年一眾義子的心性如何,若是老爺仔細去研究的話,肯定都能清楚,但是老爺不肯」寶兒靠在鐘山肩旁說道
  「當初,想要一枚“破禁丹”所以培養了眾多義子,培養義子自然盡心盡力,我將他們當成親生兒子,世上哪有父親隨便想兒子的壞的?」鐘山搖搖頭道
  「不,是老爺太重感情了,將他們看成了親生兒子,而想到一開始只是為了“破禁丹”才收養他們,所以心懷愧疚,所以才如此放任,如此溺愛,如果不是因為父子之情,對他們的任何不尋常舉動,你會都往好處想嗎?老爺的感情從來不參雜利益的」寶兒嘴巴一撅道
  輕輕撫了撫寶兒的秀發,鐘山沒有反駁
  「那老爺你說,十九他是真叛你,還是假叛你?」寶兒好奇的問道
  「一切都有變數,現在怎么能判斷?,鐘山搖搖頭笑道
  「老爺你比以前冷靜了」寶兒笑道
  「哦?」
  「要是以前,你肯定想著你那些寶貝兒子是假叛你,或者說你希望他們假叛你,而現在,你卻冷靜的站在中立的立場,想要細細分析,好像要打一場仗一樣認真,寶兒溫柔的說道
  「一場仗?是啊,這比一場仗復雜多了,因為這場仗的戰場就在我的心里」鐘山說道
  「不管如何,都有我們陪伴你」寶兒溫柔的抓緊鐘山的手掌
  「嗯,鐘山點點頭
  二人言談之中,等到了一傘多時辰
  「父親,院外傳來鐘天的聲音
  甘寶兒馬上坐好,與鐘山向院外
  「進來」鐘山道
  「是」
  很快鐘天皺著眉頭走入院內,站在桌子前面
  「如何?」
  「還是父親決斷」鐘天想了想道
  「哦?」
  「忘塵在進入蒼梧園的時候,在院落門口停了兩息的時間,進入之后,他在院中停了三息的時間,繼而安排下屬住下,他住回了昔日的屋子」鐘天說道
  鐘山輕輕敲擊著桌子,仔細聽著
  「后來我找他的時候,我在院中見他的,他的下屬都圍了過來,我雖然暗示了一次單獨談話,可他沒有表示,只是在一眾下屬面前完成了這次會面至亍談話,他說的滴水不漏
  沒有絲毫破綻,都是使者該說的套話,鐘天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
  「老爺?怎么樣?」寶兒問道
  「不能看出來,明日,你、鐘天、鐘政,一起藏于長生殿暗格之處,我們四人再看一番」鐘山深吸口氣道
  第二日
  「宣,太歲天朝使者,入長生殿覲見﹋﹋﹋﹋﹋﹋﹋﹋﹋,
  一聲長呼,忘塵帶著其中兩名下屬走入長生殿中
  忘塵一身紅袍,眉心的“幺”字隱去,多出一道血紅的細線,那就是忘塵的血海身后兩名下屬都是灰袍
  踏入大殿的一瞬間,忘塵瞳孔一縮
  因為整個長生殿中,只有一人,只有那高高在上的鐘山滿朝文武一個不見了,大殿之中只有鐘山一人
  可是,忘塵身后的兩名下屬卻詭異的看到不是這一番畫面,在他們眼中,兩邊站滿了人一般,眼中產生了幻覺,同時,站在大殿門口,不再向前一步了
  忘塵向里走,可兩個下屬卻詭異的停了下來,好似忘塵就站在面前一般
  忘塵走到大殿中央,看向鐘山
  二人四目相對忘塵嘴唇微微顫動,眼中微閃,眉頭皺起,臉上仿若閃過一絲愧疚一般膝蓋處微微彎曲,仿若想要跪下一般,輕輕顫動了幾下
  「忘塵?你有什么話要對我說嗎?,鐘山沉沉的問道
  鐘山眼中也好似散過一絲期盼一般
  忘塵看著鐘山,輕咬嘴唇,扭頭看看身后兩名已經被迷惑了下屬,眼中仿若閃過一股決心一般
  忘塵拳頭捏緊,再度看向鐘山,身形微微彎曲,好似要真的要下跪一般,忽然,忘塵瞳孔一縮,眉頭一挑,仿若想到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
  猛的一抬頭,忘塵深深的吸了口氣,先前的情緒一掃而空,看著鐘山道:「太歲天朝使者,忘塵,見過大崝圣上」
  鐘山身體坐正,看著忘塵,雙眼一瞇
  「嗯,你說」鐘山盯著忘塵
  「太歲與大崝,兩朝昔日有著些許恩怨,本使代太歲圣上傳話,一來,恭喜大崝天朝晉級成功,二來,愿與大崝化干戈為玉帛,一洗往日恩怨,愿與大崝共分神州天下」忘塵說道
  共分神州天下?大崝太歲聯盟滅了大秦?鐘山露出一絲冷笑
  「是嗎?你就是代孔裂天說這些話?,鐘山冷聲道
  「是,本使帶著誠意來,望大崝圣上慎重對待」忘塵說道
  盯著忘塵,鐘山又看了一會,深深的吸了口氣道:「送客」
  鐘山一口回絕了忘塵
  忘塵看著鐘山,繼而深深一個國禮,繼而調頭帶著下屬走出了大殿
  至始至終,兩個下屬看到的都是與忘塵不同的場景
  忘塵離去,鐘山看向一個角落,給了那個角落一個眼神
  「真是的,要我幫忙的時候那么好說話,幫完忙就讓我離開」角落里一個女子的聲音
  是幻姬,幻姬聲音很大,可惜只有鐘山才能聽到鐘山投過去一個無語的目光幻姬厥了厥嘴,但還是離去了
  而這時,從長生殿的另一個角落中,走出寶兒、鐘天、鐘政
  「老爺?,寶兒皺眉道
  「嗯,你們怎么看?」鐘山壽向三人
  三人都微微沉思
  「政兒,你先說」鐘山說道
  「是,孩兒認為,忘塵已經不是鐘十九了,根本不管昔日的親情,
  州才父親已經暗示出來了,此處對話只有他和父親能聽到,一次真誠的父子對答,有什乒還隱瞞的呢?是他根本斷絕了昔日之倩,昔日就沒安好心」鐘政沉聲道
  「嗯,天兒,你說」鐘山看向鐘天
  「孩兒的想法剛好與鐘政的相反,我覺得他一直是十九,他沒變過,父親還記得簫忘嗎?簫忘的義子不是最好的例子嗎?當時肯定有苦衷的,可等他回來之時,一切都遲了,還有剛才父親應該發現十九的情緒波動,他想跪下,想向父親坦白一切,可是,可能想到了什么,
  或者他身上還有孔裂天的監視,無法父子相認,那一刻的細微表現,
  我想父親應該看的出來,他還是鐘十九」鐘天回道
  「不,簫忘的事情根本說明不了什么.你還記得鐘地嗎?昔日同樣被仙門收錄,可最后還是想要殺父親,還有,英蘭死之前,他曾經收到的兩封信,他的信就是要至英蘭于死地」鐘政搖搖頭
  「那封信的要至英蘭于死地,可是那時英蘭根本不信忘塵的話,所以應該處于反其道的考慮,想要以反表達正,根本說明不了問題」鐘天搖搖頭
  兩個太子相互爭論之際,鐘山看向甘寶兒兩個太子也停下爭論
  「我記憶中的鐘十九,一直是個很聽話的孩子,我修行前,一直很看好他,當時也是你最寵的一個兒子我不知道,老爺你說呢?」寶兒問道
  三人向鐘山
  深深的吸了口氣,鐘山皺皺眉道:「我最寵他嗎?呵呵,鐘十九,
  昔日我的感覺就是他最像我,智商、情商,在眾兄弟中他是最高因為最像我,所以他能夠把握別人的情緒,僅僅以剛才的表現,根本無法說明什么像昔日龍門大會一樣,不到最后決不掀出底牌,昔日的一切,也只能做參考,以后,再看」
  「是」兩個太子點點頭
  待兩個太子離去之后,寶兒為鐘山輕輕捏著肩膀道:「老爺,任何人都逃不過你這雙眼睛,忘塵你還看不出來嗎?」
  「我還想再看看,再觀察一番」鐘山拍拍寶兒的手背道
  「好,
  ……………………………………
  陰間,靜波池中
  一眾天家長老坐亍其中,天曉子站在天辰子面前
  「大長老,你是要他們幫忙找到“天令”嗎?父親已經去陽間了啊」天曉子皺眉問道
  「天機子?他已經死了,天辰子搖搖頭道
  「死了?誰殺的?」天曉子臉色大變
  天辰子看了一眼天曉子,搖搖頭道:「你不是他對手,你不要想了」
  「可」天曉子眼中一怒
  「沒有可是,我所要的不僅僅是天令,甚至說,天令我也曾經見過,只是無法知道天令的秘密而巳,你的任務就是從天堂、天籟處弄明白天令的用法,有什么秘密,必須要弄清楚」天辰子沉聲道
  「是」天曉子煞眉的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