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19)      第二章龍門谷(09-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19)     

長生不死59 大秦臨走在即

太歲天朝朝堂之上
  滿朝官員躬立兩邊中央龍椅之上,孔裂天有些懶散的斜坐著龍椅,右臂放于扶手之上懶散的托著嘴巴
  孔裂天瞇著眼睛看著滿朝文武,指頭微微敲動,好似在思索著什么一般
  朝堂之中靜悄悄的,等待孔裂天決斷
  「忘塵」孔裂天叫道
  一聲叫喊,左邊之列第一人,忘塵走出
  忘塵,昔日的鐘十九,曾為鐘山義子
  「臣在,忘塵恭敬道
  「大崝帝朝要晉級了?」孔裂天淡淡的問道
  「是即將升為天朝」忘塵恭敬的點點頭
  右排第一列的色空有些疑惑的看向孔裂天
  「你有何感想?」孔裂天邪笑道
  忘塵眉頭一挑,眼中閃過一股深深的無奈
  「圣上,臣與大崝早已沒有任何關系,臣只忠于圣上,若是圣上不信,臣愿以死來表臣的清白」忘塵馬上說道
  孔裂天雙眼一瞇,沒有說話
  忘塵眉心忽然出現一道紅線,忘塵探手點入眉心之處
  「臣的血神經,乃是圣上所傳,臣愿自毀血海,以示臣之忠心,
  血海一毀,臣將無回天之救,臣有個令人無法相信的過去,但臣現在的心是向著圣上的,愿圣上一統天下,開天辟地」忘塵叫道
  隨著忘塵的語畢,忘塵指頭猛的一用辦,強力的插入自己眉心,那股力道與度,好似傾盡了忘塵的全部力量,即便想要自救都來不及了
  「轟﹋﹋﹋﹋﹋﹋﹋﹋﹋﹋﹋」
  忘塵側飛十步,不過指頭并未插入眉心,顯然有人干預了
  「我說過不信你了嗎?」孔裂天眉頭一挑道
  忘塵馬上跪平道:「謝圣上」
  顯然剛才就是孔裂天搭救了忘塵
  一旁的色空看忘塵沒死,眼中閃過一股可惜色空好似天生有種異能,非常敏感,遇到鐘山之時,會由心底產生畏懼的感覺,而眼前的忘塵,色空看他時,也好似有種危險的感覺,所以色空很不喜歡忘塵,見忘塵沒死,眼中閃過一股可惜
  「大崝即將晉級天朝,我朝需派人前往祝賀,彰顯我太歲國威,同時查探大崝國情」孔裂天說道
  聽到孔裂天的話,色空全身汗毛一豎,身形快退后
  上一次晉級帝朝之時,就是色空去的,自從那次去后,色空發誓,
  以后再也不去了
  忘塵也沒有抬頭,畢竟,曾經鐘山的義子,不管什么反應都會引起人的懷疑
  太歲天朝與大崝帝朝,就朝主之間,就有著不可磨滅的仇恨,上代太歲天朝之主,陸歸天之死,就有鐘山的影子,而太歲天朝與長生界結盟,長生界與大崝仇恨是刻骨銘心誰敢去?
  因此,滿朝文武,無一人說話
  孔裂天沒有在意,而是將滿朝文武全部巡視一遍,目力所過,所有人都低下了腦袋,不敢抬頭,最后,孔裂天目光轉到跪地的忘塵之處
  看著忘塵,孔裂天眉頭微皺,眼中一瞇口「忘塵,既然你已斬斷過去,那此次大崝晉級,就由你代太歲天朝出使大惜,孔裂天淡淡道
  忘塵意外的一抬頭,眼中閃過一股驚訝,繼而深深的吸了口氣道:
  「臣遵旨」
  忘塵答應了平來
  一旁色空雙眼一瞇的看看忘塵,色空能夠體會孔裂天的用意,此次,應該是孔裂天試探忘塵,因為他還沒有完全相信忘塵
  …………………………………
  神件州大地,一片山谷之中山谷有著一個茅廬
  茅廬雖然簡陋,卻散發出一眾純凈的氣息,茅廬頂上鋪設著一種詭異的“蓍草」這種蓍草并非普通的綠色,而是呈紫色,望之有種令人心神寧靜的感覺
  茅廬之外修葺的很干凈,外面一張桌子,桌子之上坐著一名枯瘦的老者,老者頭發皆白,皮膚褶皺,看上去非常老態
  老者此刻正看著面前,在桌子的中心處,擺放著一堆龜殼,一共九個龜殼,九個龜殼疊成一座小山之狀,內部好似有火焰在燒烤,九個龜殼不斷被加熱,最后出現道道的裂紋
  「咔咔咔咔咔咔.........、..............」
  老者看著九個龜殼上的紋路,仿若從龜殼上紋路就能看到些什么一般
  忽然,老者瞳孔一縮,眼中閃過一股驚駭之色
  「算出來了嗎?你的大限到了」山谷之外忽然傳來一聲冷笑之音
  老者抬頭四處望望,遠處,一座山峰之巔,忽然一個黑袍身影竄了過來
  來人停在老者的不遠處
  「大千來客,一眾四散而去之人中,你是最危險的一個我可是推演了好久才找到你,黑袍人淡淡道
  「我不知道你說什么」老者拖著沙啞的聲音敵視的看向黑袍人
  「不知道我說什么?大千世界,紫陽家族你是紫陽家族的叛徒?本為奴仆,卻膽敢弒主,再沉寂千年,或許你就真的解脫了,可你卻不甘沉寂,想要來此小千世界興風作浪,可惜啊」黑袍人淡淡道聽到黑袍人說是,老者瞳孔一縮,眼中閃過一股驚駭之色
  「你到底什么人?你是誰?你想干什么?」老者驚叫道
  「我叫什么?好,臨死前也讓你瞑目,你可以叫我“玄先生”」黑袍人沉聲道
  ……………………………
  大崝天朝,凌霄天庭天緣閣中
  鐘山一身正裝,金色龍袍,滿臉威嚴,面前站著得意的昊美麗
  昊美麗肩頭,是昔日一直跟隨昊美麗的小金龍,這次去東海,昊美麗再度找到了小金龍
  小金龍也不變大,一直那么大小,仿若非常享受昊美麗的肩膀一樣
  「鐘山,你今天的樣子,看起來真不錯」昊美麗嬉笑道
  「你又將小金龍帶來了,和教四海說過嗎?」鐘山問道
  「我管他去死看在小金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跟他追究,可我的任何事,還沒必要向他交代」昊美麗想著教四海就是一陣厭煩
  「可你帶小金也就算了,怎么從東海帶來那么一大批龍族?它們怎么愿來的?,鐘山疑惑道
  「當然是小金讓它們來的啊,你看,我知道你要晉級天朝,特地給你帶來一批龍族幫你護法,我夠朋友」昊美麗自得道
  看看昊美麗鐘山真不知道該說什么,龍族是大秦國獸,現在被昊美麗誆來為大崝護法,這怎么看都有些怪異
  「好,那你弄好他們,不要給我搗亂」鐘山說道
  「他們敢」昊美麗眼睛一瞪
  「嗯」鐘山點點頭
  「你去,不要管我,晉級天朝要開始了,很多人都等著你呢」昊美麗拿起桌上的一個水果,一邊吃一邊道
  「嗯」
  七月初七,一年之內,最大的吉日口天晴,風和日麗
  大崝帝朝,今日天下大赦,普天同慶凌霄天庭,是金光億萬丈的普耀四方民眾停下了手頭一切,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今日將是一個無比重要的日子,大崝即將晉級
  長生殿前,站滿了文武百官,一眾軍團長,帝玄鎩、泥菩薩還有一眾皇后,兩個太子所有人都帶著激動的看向長生殿口的鐘山
  王朝升皇朝時,上祭天,下祭地,封禪天地
  皇朝升帝朝時,上拜天,下踏地,只拜天即可
  現在,帝朝升天朝,人們心中都有著無盡好奇,這次如何升?
  鐘山看了看群臣,眼中閃過一股滿意,緩緩走向長生殿廣場中心
  廣場中心,鐘山傲然而立,探手取出兩個大惜神器,左手托著“方天玉璽」右手托著“封神榜,
  望著上天,鐘山深深的吸了口氣開口道:
  朕鐘山,立朝大崝,天命以為帝,使理群生,告太平于天,報群神之功
  帝命極致,特此向天請命,向天上天請命,賜大崝天地業位,上位,呈上天晉帝朝
  鐘山銘話期間,萬籟俱寂,就連天上的無窮氣運與無量功德都忽然間靜止一般
  只等到鐘山話語一結束,氣運云海上空的那條龐大的氣運金龍,陡然間扭動而起
  「昂﹋﹋﹋﹋﹋﹋﹋﹋﹋﹋﹋﹋」
  一聲震天龍吟,龍吟之響,傳遍凌霄天庭四方,好似傳遍大崝的所有城池一般,一時間,大崝幾乎所有臣民都聽到了這一聲龐大的龍吟
  十九爪氣運金龍仰天長嘯,原本萬籟俱寂的天空,頓時變的狂風大作,好似借此一聲龍吟,將鐘山的帝令傳向上天,傳向大千世界一般
  「轟﹋﹋﹋﹋﹋﹋﹋﹋」
  一聲巨響,天空陡然變為了紫色,紫色天空,雷光閃耀,這是鐘山的天,無窮無盡的紫光照射向凌霄天庭四方
  龐大的十九爪氣運金龍,陡然之間從天而降,直奔鐘山身體
  轟然間,徹底竄入鐘山體內,鐘山身軀金光大放,無盡金光刺的所有人都睜不開眼睛,當視力再度恢復之際,原本的鐘山已經消失不見,鐘山與十九爪氣運金龍合體,居然變化為了龐大的十九爪氣運金龍的模樣,沖天而上,沖向氣運云海,沖向蒼穹九霄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