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42 命好

草木之兵?
  千幽公主看著四方慢慢圍近的草木兵,開口說道:“此為幻兵,遇強越強。兩敗之兵。記住,恪守本心”
  “是”眾下屬馬應道。
  這時鐘山才發現,這些兵居然,居然沒有臉?或者說,鐘山根本看不到他們的臉?他們沒有臉?
  已經圍來有百名了。
  千幽公主、古林、阿大、阿二站在中心,剩下八名下屬快速舉劍沖向四方草兵。悲青絲也提劍擋住了鐘山面前的草兵,顯然不抵抗是不行的。
  “當~~~~~當~~~~~當~~~~當~~~~~”
  四面八方都傳來了刀劍相接之音,而且,這些草兵實力,和眾抵抗之人實力相當一般。
  不,鐘山豁然發現一個奇特的現象,就是所有戰斗中草兵的武器,忽然間變的和它們的對手一模一樣了。
  一模一樣了?
  悲青絲面前三個草兵,原先的大刀,忽然變為和悲青絲長劍一模一樣的白劍。其他草兵也是如此,個個武器都變的和對手一模一樣,而且還是幾對一的戰斗之中。
  鐘山看到,除了悲青絲,其他人八人臉,個個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雖然沒有被對手打敗,但,那眼神好似見到鬼一般。
  “呲”
  一個草兵被悲青絲一斬兩半,驟然化為斷了兩截的小草。而更多的草兵圍了過來。
  忽然間,一個草兵在悲青絲不經意間,驟然繞開她的防御,出現在了鐘山面前。
  看到這一幕,鐘山馬松開二女之手,提刀就要阻攔。二女也是迅速取出各自武器,但,在那草兵走到近前的時候,鐘山忽然覺得心中一寒。
  那草兵有臉了,之前的沒臉,驟然冒出了五官,五官?而且和自己一模一樣,看到那草兵,好似在照鏡子一般,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之人?
  同時,那個和自己樣貌一樣的草兵,忽然提著類似‘噩夢’的大刀,向著鐘山狂斬而下,那一刀威力,看去和自己最弱之時,一模一樣?
  先天第四重?
  二女也好似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剛要舉兵向前,卻被鐘山搶先了。
  先天第四重?草兵?草兵是對手實力的映射?自己先天第四重,草兵也是先天第四重?
  “呲”
  鐘山一刀所過,草兵驟然一段兩截,徹底斷了。
  看到這一幕,鐘山驟然間明白,何為兩敗俱傷之境,一模一樣,草兵化為你的影子和你戰斗?一個草兵也就罷了,十個自己,百個自己呢?
  看著越來越多的草兵,鐘山心中一陣驚駭,也是一陣欣喜,原來自己也能保護自己了?而千幽公主等人不出手,那是因為他們不便出手,千幽公主一出手,草兵實力驟升,雖不至于輸,但卻做了無用之功。
  “你們不要出手。”鐘山馬對著英蘭和天靈兒說道。
  “嗯”二人馬點點頭,雖然不解鐘山為何如此之說,但是,好似對鐘山有絕對信心一般,鐘山說了,就完全去執行。況且剛才一個草兵,不是被鐘山解決了嗎?
  鐘山剛才出手,千幽公主就注意了。
  對于這里的草兵,水鏡先生早就給她講了透徹,她自然不會就此刻出手,同時也借此看看眾屬下在面對自我的情況下會如何。
  情況和想象的一樣,除了之前三個心神失守之人,其他人都能快速抵擋自我,而那三人,也好似險死還生一般。千幽公主也借此了解了下屬的實力和心性。
  同時,千幽公主也注意到了另一邊,悲青絲,那悲青絲好似也能一擋十,面對十個自我,居然能夠坦然面對,不落絲毫下風,比之自己下屬還要厲害一樣。開陽宗居然有如此人物?
  但,當鐘山出手的一霎那,千幽公主才真正的動容,因為,這個先天期之人,面對草兵的坦然程度,比之悲青絲還要神奇。
  一刀一個,一刀一個,一個自我,僅僅一個照面,就解決了。
  怎么會?千幽公主第一次見到如此驚奇的事情。同時,看向鐘山之時,眼中也閃過一絲奇特的笑容,這樣的人才,怎能不為我所用?
  鐘山切菜砍瓜般的斬殺一個個草兵,看在英蘭和天靈兒眼中又是一陣崇拜,而悲青絲在一旁抵擋草兵之時,感受到鐘山之處,也是露出了一絲隱晦的笑容。
  另外八名戰斗中人,余光看到鐘山的戰斗,也是露出了驚詫,因為自己面對的草兵,你用劍氣,他們也能使用劍氣,自己的長劍已經化為長長的劍罡了,而對方,居然和自己一樣,這草兵這么厲害?有幾人甚至身都受到不定的劍傷。
  但看到鐘山之處時,一個個都有種憋屈的感受,那男子是先天期?怎么可能?還有他面對的草兵,怎么連劍氣都發不出?為什么他那么命好,都是垃圾草兵,而自己都這么倒霉,全是和自己一個等級的厲害草兵?
  古林看到鐘山在那里切菜般的斬殺草兵,也是眼睛瞪的大大的,其想法和那些戰斗中人一樣,難道此人運氣這么好?那邊的戰斗可是劍氣橫飛,劍罡四射,轟轟烈烈啊,而鐘山這邊,連個劍氣都放不出來,好似專門來送死的一般,怎么會這樣?難道這小子一直是裝的?他不是先天期?
  “呲”
  輕描淡寫之間,鐘山再度斬殺一名草兵。
  鐘山對于這大陣越來越有興趣了,幻境?不,這絕對不是幻境,但,這又好似幻境,草兵強弱,居然由對手決定?真是怪了。
  八門金鎖陣,這就是八門金鎖陣嗎?這還是只有一人主持下的八門金鎖陣,若是有大量兵士為基石,那又將是何等的強大?若是此陣為我所得,那該多好!
  鐘山一邊斬殺草兵,一邊奇異的想著。
  在此壬儀之陣中,鐘山已經確保自己帶著二女不會有危險了。
  而另一處,八門金鎖陣,死門之地,尸先生一群人,也開始入陣了。鐘山隱軀,遠遠跟隨。
  九人,尸先生一人,還有八個元嬰期以之人,絕對是一個強大的陣容。
  眾人入得死門,首先面對的,還是一個心陣,幻境叢生,但是,一群九人好似都是意志極為堅定之輩,毫不停留,直接進入了第二道門。
  隱軀鐘山緊隨而后。
  進入其中,鐘山同樣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龍眼掛在天空之中。而這個環境之內,并非草木化兵了,而是僵尸,各種各樣的僵尸在這個奇特的世界之中行走一般,好似天下只剩下僵尸了,僵尸見人就咬,只要遇到有人進入,就群起咬,場景無比駭人,內部,已經倒下了百具修者的尸體,慘不忍睹,不但被咬死,甚至還分尸了。
  的確是死門,死亡最為頻繁的一門。
  尸先生走到一處,翻手之間,二十三個棺材驟然出現,拿去封條,取出釘子,打開棺蓋,眾銅尸紛紛跳出。迅速圍成一個圈子面朝外,對著外界眾多僵尸。
  僵尸對僵尸?
  眾人被圍在了中心,銅尸鋼精鐵骨,全身堅硬,而且不怕其他僵尸撕咬一般,就這站在那里,詭異的使得眾僵尸不敢靠近了。
  隱軀鐘山隱于一個僵尸的影子之中,細細的看著中心的那一群人。
  “為我護法。”尸先生開口說道。
  “先生放心。”其中的皇帝馬說道。
  輕輕的點點頭,尸先生翻手間再度取出當初那邪異的心臟。抓于右手之中,口中念叨著怪異的符音。
  血色心臟微微顫抖,驟然間,從血色心臟之,忽然冒出一滴黑色血液一般,血液落地,驟然化為一個巨大祭壇,如鐘山一次所見,一模一樣。
  尸先生迅速取出另外一個棺材,慢慢的從內部走出當初那個金尸。尸先生的銀尸沒有取出來,僅僅一個金尸。
  金尸出來后,尸先生迅速收好眾棺材,盤膝而坐,閉目念叨起了詭異的咒語。
  金尸緩緩沉入地下,土遁,就這么緩緩的沉了下去。
  隱軀鐘山看到這一幕,知道金尸所去,必定是自己的目標,身形微微一沉,也跟著鉆著土壤間的縫隙而下,雖然行進的不是很快,但,終究是追了金尸。
  :推薦票告急,急求推薦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