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51 天堂與天籟

梅山外圍,站滿了神州散修,原本無數勢力,現在已經基本整合為三大運朝,因此,只是散修較多。
  李斯站于一個角落,領嬴之命,只做觀望。
  劍傲與鐘山相諉于雪梅亭。神鴉道君、葉傾城、申齊天與蛤蟆癩落于一座雪山之巔。
  「來了,神鴉道君、申齊天,還有蛤蟆癩,最后一人是誰?」
  「不知道,應該是長生界的又一道君!」
  「哦?你怎么知道?」
  「他背著的那柄不是絕仙劍嗎?上次在凌霄天庭,我親眼所見!」
  「絕仙劍?」
  「申齊天怎么和長生界人在一起?」
  「難道這是針對劍傲的陰謀?」
  人們議論紛紛。四大強者降臨,站于遠處一座雪山之巔,隔著很遠的距離,目力直視中心山谷中的雪梅亭。
  看到雪梅亭中的鐘山。
  四大強者無不瞳孔一縮,眼中閃過一股戾氣。
  葉傾城,一臉仇恨的看向鐘山,就是鐘山令他丟了不老界,更在黑海泯滅了戮仙劍。
  申齊天,這是鐘山的老對手了,雖然鐘山根本沒認為他有資格做自己的對手,可申齊天卻不這么認為,葉傾城被吞了戮仙劍,申齊天除了在大羅天朝的恩怨之外,前世法寶紫金紋龍棍也是被鐘山的怪獸吞掉的。
  蛤蟆癩與鐘山接觸不多,就上次在凌霄天庭,被鐘山大敗,敗得極為凄慘,更重要的是撿蟆癩一直視之禁臠的奴青惠,也被鐘山關押在了凌霄天庭。好似與鐘山有破家奪妻之恨一般。
  至于神鴉道君,那就更不思說了,從長生界大局觀出發,此鐘山就是長生界第一大敵。
  四大強者,無不想將鐘山碎尸萬斷,可此刻此景,四人只能暫時壓下心中兇怒。
  此次一役,四人是另有目標的。
  那個和鐘山對坐對飲中的劍傲。
  幽冥天天主,劍傲!
  幽冥天蘭四大圣地之傳承數萬年了,是個極度奇怪的地方,這個圣地,底蘊不深,不,數刃年的底箍也深,可是天主,每一代只有一個人。
  可就這一個天主,其實力過不了多久絕對會達到神州頂尖之列,每代都是如此。
  這種強勢巔峰天主,讓神州很多人都非常費解,為何他們每代天主都那么強?上一代,天下第一陣法大師。這一代,傳聞是昔日天下第一劍修轉世。
  人們不明白,可神鴉道君他們卻知道一些,因為幽冥天的殺戮。
  這是一個不怕死的圣地,內部之人很多都兇殘不已,不僅對外界,對幽冥天內部的人同樣如此,弱肉強食,戮血政策,即便昔日選出劍傲天主時也是如此。
  南宮勝就是將一大群魔羅、魔君擺在一個大殺場,讓他們相互廝殺,也不管他們修為境界相差多少,要的就是殺,殺到最后的,就是最強的,就能作為天主的人。
  這就是幽冥天的政策,最終死了很多強者,留下一個最強者足矣。
  這方法長生界看了不是不心動,可那代價太大了。因此,即便幽冥天的政策開放,也沒有哪個圣地敢學,同絆,也使得幽冥天一代一代傳了下來。
  而這廝殺的幽冥天弟子,也被世人稱為魔道之人。
  只有這樣的一個地方,才能培養出一大批足夠兇悍的兇人來。
  劍傲!
  四大強者看向那一身是雪的劍傲天主。
  劍傲看不出絲毫的暴戾氣息,不知為何,每一代天主都是如此,最終都能返璞歸真,成名前殺意滔天,可成天主后沒多久就氣息內斂。
  南宮勝昔日如此,眼前劍傲也是如此。
  「神鴉道君?葉傾城?果然來者不善!」鐘山皺眉道。
  淡淡一笑,劍傲道:「來者不善又如何?,「架要我幫你拖住誰嗎?,鐘山問道。
  「不需要,今天你只做看客即可!」劍傲無比自信道。
  「嗯!,鐘山點點頭。
  二人起身,走出小亭。
  「劍傲!殺我族無盡猴猿,今日,就是你的亡期!」遠處申齊天一聲冷喝。
  劍傲抬頭看了一圈四人,看了一眼蛤蟆癩,很快將目光轉到葉傾城身上,葉傾城身后背的那柄絕仙劍,也只有劍傲才能看到奇妙,一種劍意,龐大的劍意直沖云霄。
  「嗡!」絕仙劍一聲輕顫。
  「嗡﹋﹋﹋﹋﹋﹋﹋﹋﹋﹋﹋﹋﹋!」
  外圍,無數圍觀強者的佩劍居然也跟著全部顫抖了起來,好似在絕仙劍一聲君令之下,紛紛表示臣服一般。
  無數強者驚駭的捂住自己的劍,不讓自己的劍顫抖。
  而劍傲面前,也陡然間吹散起了一陣微風,靠在近處的鐘山看的清清楚楚,那不是微風,而是大量細小的劍氣。
  絕仙劍這是在向劍傲挑釁?
  「果然是絕世之劍!」劍傲深吸口氣的點點頭。
  劍傲深深的看了一眼絕仙劍,就將目光轉向神鴉道君。神鴉道君依舊背著那巨型葫蘆,斬仙葫蘆依日,只是多了一些彩色斑點,非常細
  最后,劍傲才看向申齊天。
  看的申齊天,劍傲淡淡一笑。輕輕一揮手,不遠處一身紅衣的女子飛了過來。
  「申齊天,你可還認得我是誰?」紅衣女子劍紅略微興奮的叫道。
  昔日追殺申齊天無比的壯烈,而此刻,有著父親撐腰,劍紅頓時變成趾高氣揚的小女孩一般,對著申齊天叫了起來。
  「劍紅?」申齊天瞳孔一縮道。
  申齊天眼中盡是怒氣,忽然發現,好像自己就是遇到劍紅之后,開始倒霉的。一路追殺!到今天自己好似成為了孤家寡人!
  「劍紅,去!」劍傲說道。
  「是!」劍紅一陣興奮,手中陡然取出那柄黑劍。
  劍紅沖天而上,隔空看向遠處申齊天。
  「申齊天,來受死!」劍紅朗聲叫道。
  劍紅叫完,幾乎所有人都懵了。這半路殺出來的是誰?
  「那是劍神宮宮主,劍紅,不是傳聞被申齊天殺了嗎?,「聽說是劍傲的女兒?」
  「她要對戰天極境的申齊天?有沒有搞錯?」人們對劍紅挑釁申齊天,紛紛趕到不可思議,劍紅的還陽,已經令無數人不可思議了。想不到現在居然還敢挑釁申齊天?
  遠處,四失強者都是眉頭一挑。
  神鴉道君看向劍傲方向道:「劍傲天主,你確定讓你女兒出戰?你不出手?」
  「這是我的家事,不勞神鴉道君費心了!」劍傲淡淡道。
  「我作為公證,豈能不關我事?」神鴉道君沉聲道。「我請你做公證了嗎?」件傲毒出一絲不耐。
  神鴉道君眉頭一挑,但不在多說。
  申齊天看看劍傲,看看空中的劍紅,冷冷一笑道:「既然你要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申齊天踏步而出。
  劍紅也是飛向申齊天,手中黑劍一甩,一道巨大的劍氣向著申齊天jishe而去。
  劍紅,帝極境,哪怕再兇悍,申齊天也不懼,申齊天已經恢復前世實力,天極境第十重!如何畏懼一個帝極境修者?
  大戰開始了。
  外圍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劍紅這一劍,并沒有釋放出太多劍氣,只有一道,一道劍氣向著申齊天jishe而去。
  劍氣出了長劍,陡然間擴大百倍。
  「好劍法!」遠處葉傾城贊嘆道。
  鐘山旁邊,劍傲輕輕的小聲道:「大!」
  「嘭﹋﹋﹋﹋﹋﹋﹋﹋﹋﹋﹋﹋!,劍紅揮出的那柄劍氣,陡然間擴大十萬倍!
  如一座天地之峰,徒然沖向迎面拍掌而來的申齊天。
  變化太快了,陡然間擴大十萬倍,就好像面對一支箭羽,那箭羽飛到近前之際,陡然化為一座高山,箭羽?高山?能等同嗎?
  四安無數圍觀之人張大了嘴巴,眼睛瞪出。
  準備一掌拍散劍氣的申齊天,也是全身冷汗一冒,驚駭的快速躲開。
  申齊天一躲開,那擴大十萬倍的劍氣,轟然間射向了神鴉道君之處。
  三大強者快速跳開。
  「轟﹋﹋﹋﹋﹋﹋﹋﹋﹋﹋﹋﹋﹋﹋﹋﹋﹋﹋﹋!」
  原本四大強者所站的山峰陡然炸成碎末。
  浩瀚的一道劍氣,這是帝極境所能斬出來的嗎?
  申齊天有些驚疑不定,而劍紅卻扭頭看向下方劍傲。
  看到父親的笑容,劍紅臉上難得露出一絲潮紅般的興奮。
  眼中一定,手中黑劍再度斬向申齊天,劍紅雖然不如劍傲,但也是一名劍道高手,強大的劍勢之下,天空四面八方盡是無窮劍氣,無數劍氣陡然圍繞劍紅身軀。
  這些創氣不僅僅為了攻擊對手,更好似劍紅的防護罩,劍修速度快,可畢竟有更快的強者,但只要強者觸碰到四周劍氣,劍紅就能憑感覺,發出比用眼看發出劍勢還快的劍。
  劍紅得勢不饒人,一劍又一劍的快速刺向申齊天,而這一刻,劍紅的每一道主殺的劍氣,都忽然間擴大了十萬倍,強勢滔天的劍道,帶動四周空間開始瘋狂抖蕩而起。
  :對掌門“凡豆”表示道歉,昨天不好意思,名字寫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