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7)      第二章龍門谷(09-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7)     

長生不死50 歷代天下第一人的聚集

鐘山飛落山谷小亭子面前。
  「陛下!,劍紅對著鐘山微微一禮。一旁幽冥天弟子盡數微微一禮,但并未說話。
  亭中,劍傲緩緩睜開眼睛。
  一股微風從劍傲之處向著四邊吹去,頓時將落于亭中的梅花花瓣吹出。
  「紅兒,帶人退出去!」劍傲開口道。
  「是,父親!」劍紅點點頭。帶著一眾幽冥天弟子向著外界飛去。
  「無雙!,鐘山看向一旁柳無雙。
  「是!」柳無雙心領神會的也跟著退去。
  看著眾人退出山谷,鐘山轉頭看向劍傲。
  「請!」
  「嗯!」鐘山點點頭。
  踏步走入亭中。走到劍傲面前,另一個蒲團之處。
  與劍傲面對面跪坐而下,面前放著一套炊具,小爐之上燒著清酒。
  劍傲一伸手,遠處梅花林中頓時飛來幾十種不同種類的梅花。到了近處,各取一片,被劍傲緩緩放入爐上的酒中。
  清酒煮梅花,散發出陣陣香溢之氣。
  「百多年不見,你的境界越發高深了,昔日“敗盡天下英雄”之志,還在否?」鐘山笑問道。
  淡淡一笑,劍傲道:「自然從不忘卻!,「哦?」
  「三十年前大秦一戰,我感悟甚多,所以才請你過來!」劍傲說道。
  「大秦一戰?」鐘山眉頭一挑,微微一鄂。
  大秦一戰?和誰?劍傲如此鄭重的說那一戰,必定戰斗的轟轟烈烈,為何自己沒有收到絲毫情報?
  「那是一場密戰,而縣是純精神之戰,所以你不知道實屬正常!」劍傲說道。
  「密戰?純精神之戰?」鐘山再向劍傲口「嗯,我倆誰也沒用動手,以意念凝顯一方世界,精神在內部一戰。」劍傲說道。
  「誰?」鐘山皺眉道。
  「嬴!」
  「嬴?」鐘山膛孑仁縮。
  「不錯,正是嬴,我敗了,不過他的境界早已超脫凡人,所以即便敗了,我也不氣餒,終有一日,我會超過那境界的。,劍傲自信的說道。
  「嬴的境界早已超脫凡人?」鐘山眉頭微皺。
  「不錯,此界,他是我遇到的最強之人。」劍傲點點頭。
  「那他放你離開?,「戰前就已約好,此為切磋,嬴雖霸道,但還守約,那一戰后,三十年問,未碰過劍!」劍傲說道。
  「三十年未碰過劍?」鐘山眉頭微皺。
  「這是那一戰的收獲!》劍傲感嘆道。
  「看來你的劍道再度得以突破了?」鐘山感嘆道。
  「嗯!」劍傲點點頭。
  提起小爐上的梅花清酒,為鐘山和自己各斟了一杯。
  「三十年間,忘劍九次,劍道越發勝于從前。只是可惜,不能與你一戰!,劍傲搖搖頭道。
  「劍傲你天縱之資,我如何相比?」鐘山搖搖頭笑道。
  「不,我說你可以,那肯定可以,你的個性決定了你的力量,你我之間終有一戰,你也不用如此藏掖了。」劍傲肯定道。
  鐘山深深的看了一眼劍傲,最終點點頭道:「請!」
  鐘山輕輕品了一口梅花清酒,劍傲好似得到鐘山承認,也笑著品了一口。
  「你為何如此看重我鐘山?」鐘山問道。
  「有些人,一眼就能看出是人中龍鳳、梟雄人物。天下諸強,你認為誰能稱得梟雄?」劍傲道。
  「嬴,八萬年前,天下第一人,叱咤神州,無所匹敵,八萬年后,再臨天地!」鐘山道。
  「嬴,是梟雄,我不敵他,但終有一日,他不敵我!雖然那很遙遠!」劍傲無比自信道。
  「哦?」鐘山微微意外。
  「還有呢?,「神鴉道君,長生界主,身負斬仙飛刀,一生之中,未嘗一敗!」
  鐘山說道。
  「神鴉道君?強則是強,兇則是兇,但稱雄不夠!,劍傲肯定道。
  「稱雄不夠?,「梟雄者,身執天下之牛耳,形為天下之表率,魂受天下之供奉,為眾魁之首,神鴉道君不足成萬民之精神!」劍址說道。
  「哦?那孔裂天呢?大千來客,圣人后裔。有各種仙道秘法,詭異莫測,獨霸西方!」
  「梟雄不是用秘法來衡量的!」劍傲笑道。
  「那你說呢?」鐘山皺皺眉頭道。
  「你鐘山,當得梟雄之名,而且是雄中之雄!」劍傲肯定的說道。
  「我?過譽了!你劍傲才是真正梟雄!」鐘山搖搖頭道。
  「我是,你也是,你我是不同類型的梟雄,昔日一戰之后,我就看出了你這點,這些年來,一直想與你一戰,只是可惜,一直未嘗如愿,我因有前生記憶,境界恢復超常,所以現在相斗,將不是公平之戰,可惜啊,可惜!,劍傲可惜道。
  「是嗎?說起來,與你一戰,也是鐘山之愿!
  鐘山臉色一肅道。
  這是鐘山內心之中的實話,鐘山內心其實是非常好戰的,男人因酣暢淋漓的戰斗而得精神滿呆。鐘山也是如此,只是,鐘山因為更大更多的目標,而將這股血性藏于骨子之中,可只要等到能出手之際,骨子里的血性從來沒有被壓抑過。
  「好,我等的就是你這句話,幾世人生之中,你是第二個讓我想要一戰之人。」劍傲長舒口氣道。
  同時為鐘山和自己再度斟上一杯梅花清酒。
  「第二個?那第一個是誰?嬴?」鐘山問道。
  「不是,他已經離開這個小千世界了,是我前世認識的一人,此人也是一名絕世梟雄,為了與之一戰,我面壁養戰百年,可惜在決戰日將近之時,我發現了我劍道的破綻,至此再沒有機會相戰,他入大千世界,只有等我到了大千世界,才能再續昔日之約了!」劍傲感嘆道。
  「修積陰德的人,總是比我們修功名的要灑脫很多!」鐘山搖搖頭向往道。
  「各有千秋,道不同而已!」劍傲道。
  「不錯,道不同而已。」鐘山笑道。
  「那我們就相約決戰大千世界?」劍傲說道。
  「一言為定!,「此次梅山決斗,你如何看之?」鐘山再度問道。「梅山決斗,只為了卻了結一些事情罷了,主要還是與你這次煮酒論梟雄,還有留下一些交代!」劍傲說道。
  「留下一些交代?你要飛升了?」鐘山皺眉道。
  「不錯,神州形勢越發明朗,開天勢在必行,天下即將一統,我幽冥天也將不會存于這世間了。所以我準備帶著幽冥天弟子,破虛而出。
  前往大干世界!」劍傲說道。
  「幽冥天弟子?一同飛升?,鐘山微微一鄂。
  「幽冥天的位置,現在或許乙經有人前往了吧,如你黑海賭斗時一樣,有人直奔幽冥天了。,劍傲笑道。
  「哦?你知道?」鐘山微微意外。連陰間之事劍傲也知曉?
  「幽冥天已經被我啟出,飛升大千世界之時,幽冥天弟子只要待在里面,我就能帶他們出去!」劍傲肯定道。
  「嗯!,鐘山點點頭。
  劍傲雖然繼承了南宮勝成為幽冥天天主,可是,劍傲在前世就已經是幽冥天天妾了,說起來,比起南宮勝應該更加熟悉幽冥天。
  「那你的修為?」
  「正月十五,也就是明天月圓之際,我就能達到凡人大圓滿,踏破虛空。」劍傲自信道。
  「那就先恭喜了!」
  「飛升前與你一晤,也算人生一大快事,我知道你有爭雄天下之心,此物,就贈予你,也算了卻臨行前最后一樁愿!」劍傲說道。
  說著,劍傲取出一個卷軸放于鐘山面前的桌上。
  卷軸用萬年紫檀做軸,紫金云絲為布。看似非常古樸。
  「這是什么?,鐘山眉頭微皺道。
  「太極圖的制作之法!」劍傲說道。
  「哦?,「太極圖,在我前世那一代時,就已經失傳了,我是在啟出幽冥天之際,才再度發現的一個手抄本!」劍傲說道。
  「太極圖?煉制之法?」鐘山皺眉的看向劍傲。
  「想必昔日你得到那個太極圖,就知道奇妙了吧,太極圖,曾是大千世界太上圣人至寶,太上圣人殞落之后,太極圖也因此爆散而開,后一碎片落于此小千世界,被幽冥天第一代天主所得,借此悟出太極圖的煉制之法!此為圣人至寶,留亍你應對這神州天下!」劍傲說道。
  「圣人法寶的煉制之法?那我不能收,無功不受祿!」鐘山搖搖頭。
  「不,你有功,劍紅能夠再度回來,全都因為你,劍紅在我心中,比這太極圖煉制之法重出百倍不止,因你而令劍紅復活,你當得起此法!況且,這僅是一個手抄版本而已!,劍傲說道。
  深深的看了一眼劍傲,鐘山點點頭道:「那鐘山就卻之不恭了!」劍傲點點頭,鐘山也沒打開,而是翻手收了起來。
  「你我決斗之前,保住性命就夠了!,劍傲笑道。
  「好,我一定會的,請!」鐘山端起梅花清酒笑道。
  「請!」
  劍傲與鐘山,雖然僅僅見過幾次面,可是二人卻好似交情雄厚的老友一般,這一談,就是一天一夜。
  第二天。在無數圍觀強者目光之下,西南方向忽然飛過來四道身影。
  神鴉道君、葉傾城、申齊天、蛤蟆癩!
  正月十五,梅山決斗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