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40 殺上青天

帝玄鎩的大名太響了。
  研究過鐘山履歷的人,若是到現在還猜不到白袍人是帝玄鎩,那他的研究也就太不過關了,最少,葉傾城與天曉子都看出來了。
  此人是帝玄鎩無疑,只有天才帝玄鎩才能有如此強勢。
  看出帝玄鎩的,自然還有一些其它圍觀的天極境,那些天極境在猜出帝玄鎩的那一刻,盡數瞳孔一縮。
  帝玄鎩何等兇人?
  以剛入天極境的修為,就能將陽間龍族至尊逼得飛升。如此兇人,難道還不如刀狂與洪劍?
  甚至說,帝玄鎩本身就有不弱于葉傾城的實力!
  天極境強者好似看出了些什么,揮揮手,讓自己的弟子們快速退后。
  葉傾城在看出帝玄鎩身份之際,就馬上盯向了遠處鐘山。
  不對勁,先前的不好的感覺再度涌入心頭。
  帝玄鎩,神鴉道君一再強調此人兇悍,實力和自己相當。與自己相當,黑海賭斗根本毫無懸念,帝玄鎩很快就能解決己方的兩個道君,可是,他在干什么?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不對,他在拖時間?他在拖什么時間?
  葉傾城不明白,想不明白,凝重的看向遠處鐘山,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焦慮。
  黑海對面,鐘山坐在龍椅之上依靠在扶手之處,嘴角露出一絲淡笑。
  看到鐘山的淡笑,葉傾城越發感覺不對勁,到底這么回事?
  遠處,天曉子在岸邊也看出了奇妙。
  不對勁,自己在算計他們,鐘山也好像還有算計一般,否則以帝玄鎩的性格,不可能磨蹭到現在?
  帝玄鎩可不是善茬,他在點撥刀狂?
  不,不對,哪里不對呢?天曉子也好似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好似自己算計別人,同樣也被別人算計了一般。
  四方無數高手此刻并不是所有人都發現異常,而是很多人都沉浸在這一場精彩的戰斗之中,白袍人太灑脫了,太強了,今日一戰,必定會成為永久的記憶。
  只有那些認出帝玄鎩的天極境圍觀人,此刻變的有些坐立不安了,因為他們也在其中嗅到了一股濃重至極的陰謀味道。
  葉傾城想不明白,只感覺自己越來越煩躁,不知道什么原因。
  忽然,葉傾城看向遠處的浮島,那個擺放不朽豐碑與祖神獸的浮島。
  一看之下,葉傾城瞳孔一縮,祖神獸呢?
  祖神獸不見了?
  身形一晃,葉傾城向著浮島方向沖去。鐘山一直盯著葉傾城,見葉傾城動作,鐘山也是踏步飛去。
  「葉傾城,你干什么?輸不起想要反悔?「鐘山叫道。
  二人一瞬之間就來的了浮島附近,相互對峙。
  「你的祖神獸呢?沒有祖神獸也想賭斗?你要做無本賭斗不成?」咋傾城內心很煩躁,馬上冷聲道。
  所有人忽然將目光轉了過來,一時間,所有人都是微微一鄂,感覺不對勁了。
  「轟﹋﹋﹋﹋﹋﹋﹋﹋﹋﹋﹋﹋﹋﹋﹋!」
  遠處帝玄鎩一刀斬下,刀狂死在了自己刀法之下。
  人們目光再度轉回去,太快了,詭異的一幕太快了。根本來不及看剛才到底怎么回事。
  剛才還打生打死的兩人,轉眼刀狂就被帝玄鎩斬殺了?
  「現在你有何話說?」鐘山探手去抓不朽豐碑。
  葉傾城忽然取出戮仙劍,劍指鐘山。
  「你想干什么?,鐘山怒瞪道。
  遠處,天曉子緩緩飛來,帝玄鎩也快速飛來。
  轉眼就到了近前。
  這一刻,葉傾城的戮仙劍指著鐘山,可是神情卻是無比木然,好似用心在體會著什么。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鐘山,是你?,」葉傾城雙目忽然變得通紅的看向鐘山。
  外圍無數圍觀乏人都是微微一鄂,葉傾城在干什么?他輸了不認賬?想要奪回不朽豐碑。這一刻,人們不再考慮祖神獸哪里去了,而是考慮葉傾城的反悔,太沒品了吧!
  就是天曉子此刻也是一臉的疑惑,先前的感覺越來越甚,同樣看向鐘山。
  鐘山淡淡一笑道:「今日起,不老界在陰間除名!,鐘山聲音不大,卻傳遍了四面八方。
  聽到鐘山這話,幾乎所有圍觀人都是一陣古怪,鐘山他說什么?他瘋了?說的什么胡話?不老界除名?
  天曉子明白了,幢孔猛的一縮,眼中閃過一股驚駭,不會吧,黑海賭斗,鐘山只是在拖時間?他覆滅了不老界?
  怎么可能,他一個帝朝,怎么能覆滅不老界?
  可,若不是如此,葉傾城為何如此大反應,他身為界主,一定是感受到不老界無量功德出了問題才如此臉色大變的。
  難道是真的?天曉子一瞬間驚恐的看向鐘山。
  「真的是你?我殺了你!」葉傾城癲狂的吼叫道。
  不老界滅!不老界覆滅?葉傾城從來沒有想過,因為那是不可能的,鐘山故意的,他將自己引來,只為覆滅不老界?
  南宮勝沒有來,昊美麗沒有來,原來是一起去不老界了,可是,有兩大妖師坐鎮,怎么可能?可沒有功德感應,是實實在在的啊!
  不老界在自己手中丟了?
  葉傾城一瞬間變得極為兇怒了起來。
  手中戮仙劍一劍狠狠的向著鐘山斬去。劍勢太快了!
  可惜,此刻帝玄鎩就在面前。
  「轟﹋﹋﹋﹋﹋﹋﹋﹋﹋﹋﹋﹋!」
  空中一聲巨響,一道金光從帝玄鎩周側耀眼的刺入四面八方諸強眼中。帝玄鎩擋下了戮仙劍的一擊,強大的碰撞令四周空間轟然破碎。
  天曉子身形暴退,而鐘山卻是乘勢收了十一塊不朽豐碑。
  空間破碎,強大的空間黑洞籠罩鐘山、葉傾城與帝玄鎩。
  外圍空間一陣瘋狂震蕩。
  待黑洞恢復之際,再度暴露出三人。
  鐘山站于后方,帝玄鎩與葉傾城對戰。
  葉傾城是戮仙劍,血煞沖天的戮仙劍,戮仙一出,葉傾城那一方天地都被染紅了,強大的殺戮氣息直逼帝玄鎩。
  而帝玄鎩也第一次暴露了他的武器。手中的那什么大刀早已不見。
  在帝玄鎩面前的,是一個巨大的月弧形金色圓輪。(形似蜀山傳的月金輪)
  龐大的金色巨輪,冒射出大量金光,金光四側云霧繚繞,金輪之上凸浮著大量詭異符號,外弧是寒氣逼人的輪刃,內弧是九根寒光直射的倒刺。
  龐大的金色圓輪,直徑有兩人高,帝玄鎩的身體就站在圓輪的內弧之處。
  金色圓輪一角與戮仙劍相觸,同時用力的轉著,外弧與戮仙劍摩擦的不是電弧,而是一塊塊的黑洞。
  「咔咔咔咔咔咔!」
  帝玄鎩的武器與戮仙劍強強觸碰,一般九品法寶根本不敵戮仙劍,可這個金輪偏僻擋了下來。
  金光一閃,看上去無比的兇悍,一般即便看之一眼都是心中一寒。
  「這是什么?,葉傾城驚駭道。
  「剮世金輪!」帝玄鎩沉聲道。
  「剮世金輪?沒聽說過!」葉傾城額頭流下一滴汗水。
  「這是第一次面世!,帝玄鎩沉聲道。
  「轟!,二人一分而開。
  剮世金輪嘿帝玄鎩為中心,詭異的快速旋轉,一會外繞,一會圈住,看上去將帝玄鎩包圍的毫無破綻,外弧劃過乏地,都會留下一道空間裂縫。
  葉傾城驚駭的看向帝玄鎩,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有法寶能比得上戮仙劍?
  而這六刻,帝玄鎩探手一指,龐大無比的剮世金輪帶著恐怖的旋轉向著葉傾城急速射去,所過之處,留下一個切面的黑幕。
  這一刻,外圍無數強者已經看呆了,帝玄鎩與葉傾城的一戰,才是驚世之戰,這一戰看的才是真正的熱血沸騰。
  遠處一座山峰,天曉子眼中驚疑不定的看著空中兩人,眉頭皺起。就在這時,天曉子身旁又出現一名男子。
  「家主,什么時候動手?」
  「再等等,不用我催化,他們就開始自相殘殺了,按照原計創,我們應該助鐘山一舉滅了葉傾城,讓不老界承受巨大打擊,可是,不老界居然被鐘山派人滅了,這個鐘山太可怕了,原計劃稍微諉動,再等等,再等等聽我調令!」天曉子下令道。
  「是!,那人點點頭,繼而身形一晃退出那座山峰。
  而就在這是,一個狼狽的身影急竄天曉子之處。
  「家主!,一個沙啞難聽的女聲。
  「天老?你怎么會這樣?」天曉子驚駭的看向天老。
  天老此刻,頭發枯白,看上去無比的憔悴。
  「我遭受了大情帝朝風水師的暗算,他破了我的八絲網天大陣,而且簫忘反叛了!」女天老無比狼狽的說道。
  「什么?」
  「不可能,簫忘不可能反叛!」天曉子驚叫道。
  「家主,是真的,否則大情帝朝風水師不可能找到我在那里的!」
  天老一臉恨色道。
  「不可能,我絕不相信,簫忘已被我收服,他不可能反叛,不可能!」天曉子吼叫道。
  遠處,葉傾城與帝玄鎩一戰越發強大,剮世金輪真的太兇悍了,戮仙劍,那可是戮仙劍啊,居然到現在都保持不敗?
  「我看你這破輪還能堅持多久!」葉傾城帶著一絲瘋狂道。
  戮仙劍再度一劍向著帝玄鎩急刺而來,帝玄鎩嘴角露出一絲弧度,好似就是等待這個時機一般。
  Ps:五更畢,求月票!明日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