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35 梅花煮酒論梟雄

紫發男子在認出鐘山的一瞬間,原本的嫉妒陡然消失,有的僅是全身發寒,無盡恐懼,唯一的念頭就是跑!
  可是在鐘山面前,逃的掉嗎?
  「嗡﹋﹋﹋﹋﹋﹋﹋﹋﹋﹋﹋﹋﹋﹋﹋﹋!,鐘山氣機鎖定,龐大的威壓壓迫而下,以天極境攝帝極境,太容易了。
  紫發男子頓時動彈不得。
  「想要如何處置?,鐘山撫了撫念悠悠脖子處。被紫發男子的掐痕慢慢恢復了,缽山更是探手點在念悠悠眉心,一指間消去了葉傾城的禁制。
  念悠悠全身一松,法力源源不斷的灌注全身,可念悠悠好似沒有發現一般,癡癡的看著鐘山。
  直到鐘山的問話,念悠悠才微微清醒。
  「我這是在做夢嗎?,念悠悠有些顫顫的問道。
  「小青跟你這么多年,你應該分得清是不是夢境!」鐘山柔聲笑道。
  「不是夢,不是夢,我知道,不是夢!,念悠悠眼角流下激動的淚水。
  「此人,你想如何處置?,鐘山再問道。
  這一刻,念悠悠好似舍不得鐘山的懷抱一般。依戀的又看了一眼鐘山,最終還是松開鐘山懷抱走到紫發男子面前。探手一抓,從紫發男子懷中抓出一塊白色令牌。
  紫發男子眼中盡是恐懼。
  看著紫發男子,念悠悠眼神一冷,黑色幢孔一縮,金色幢孔再現。
  紫發男子臉色大變,可是,根本動彈不得。
  「忽﹋﹋﹋﹋﹋﹋﹋﹋﹋﹋﹋﹋﹋﹋﹋﹋﹋!,這次快出了很多,一瞬間,僅僅一瞬間,紫發男子就變成了一個黃金雕塑,念悠悠法力恢復,瞳術才能展現其威。
  一瞬再,金化了紫發男子。
  一個帝極境,就這樣忽然間喪命了,太快了,念悠悠的這個瞳術太厲害了。
  「這是什么?」鐘山看向念悠悠手中白色令牌。
  「初入不老圣獄的令牌1難道你沒有嗎?」念悠悠疑惑道。
  鐘山微微皺異,沒有多說。
  「走,我們出去!,鐘山很直接道。
  「嗯!」念悠悠點點頭。
  二人向外而去,一路所過,大量守衛例地不起,顯然被鐘山來時全部解決了。
  出了這朵花瓣山峰,白色令牌頓時散發出一股柔和的白光罩住念悠悠。
  「你的呢?」念悠悠略微擔心道。
  「不需要!」鐘山淡淡一笑,拉著念悠悠向著外界竄去。
  念悠悠見鐘山沒用令牌,心中一陣緊張,因為念悠悠知道不老圣獄外圍陣法的可怕,就算天極境也未必能夠破開,這里集聚了不老界數萬年的積累。而一塊令牌,只能讓一人穿梭而已。鐘山怎么辦?
  「咻﹋﹋﹋﹋﹋﹋﹋﹋﹋﹋﹋﹋﹋﹋﹋﹋﹋﹋!」
  鐘山帶著念悠悠破空而去。
  從一開始對鐘山的擔憂,到最后念悠悠捂口驚訝,念悠悠不可思議的瞪著鐘山,這,這怎么可能?
  即便用了令牌,經過陣法之時,陣法還微微波動,可鐘山經過陣法,絲毫沒有引起陣法波瀾,一點點也沒有.好似陣法根本沒發現鐘山一般,怎么可能?怎么會這樣?
  僅僅一會功夫,二人就退出了不老圣獄。
  二人來到遠處一座山峰之巔。
  「鐘山,你怎么在這,你怎么來了?!,念悠悠露出疑惑道。
  「我來毀滅不老界!,鐘山說道。
  「毀滅?毀滅不老界?怎么可能?毀!」念悠悠驚訝之際,忽然聲音一止。
  因為在這山峰之巔,剛好能夠看到遠處另一座圣山。
  那座圣山四周只大地之上,天空之中,無窮無盡的喪尸,喪尸,喪尸咬了誰,誰就變成喪尸。喪尸瘋狂增加,向著那座圣山逼去。
  氣勢,人尸大戰,滿天血雨,無盡碎尸。那里才是真正的大場面。
  更有著一個龐然大物,正激戰不老界的一名長老。
  那龐然大物無比丑陋。全身漆黑不堪。
  「天鬼?,念悠悠驚叫道。
  「現在相信了?,鐘山笑道。
  聽到鐘山的話,念悠悠有些麻木的看向鐘山,神情充滿了驚詫。
  「在這等我,不要離開,什么地方都不要去,就在這!」鐘山說道。
  「呃?嗯!」念悠悠雖然疑惑,但還是點點頭。
  鐘身形一竄,向著原先逃出來的不老圣獄返回而去。
  看到鐘山的動作,念悠悠眉頭一皺,眼中充滿了疑惑。
  鐘山身形急速竄去,太快了,僅僅一會功夫,就回到了不老圣獄之處,看著那大陣,鐘山身形一晃的沖入其中。
  這是影軀,陣法對影軀無效,最少影軀還沒遇到過任何能困住自己的陣法。
  進入內部,鐘山毫不猶豫,沖向圣山之巔,沖向那一小塊功德下方的那朵金色“功德玫瑰”。
  「啊﹋﹋﹋﹋﹋﹋﹋﹋﹋﹋﹋﹋﹋!,遠處,念悠悠終于看到鐘山要干什么了,看到鐘山沖向那朵玫瑰,念悠悠差點驚叫而出,雙手快速捂住了嘴巴。
  玫瑰?
  「你要我送你什么?」
  「花,我喜歡玫瑰花,天下有三千種玫瑰花,我要你每一種,都親手摘一朵送給我,并且每送我一種,都要跟我說一句情話,如何?」
  「多長時間?」
  「百年內完成。,「好!,昔日記憶涌入念悠悠的心頭,他還記得?他還記得?念悠悠眼中頓時涌出了大量的淚水,那是感動之淚。一種說不出的幸福涌入心頭。
  念悠悠一邊哭一邊笑,情緒變得極為不穩定。
  忽然,念悠悠的笑容一止,淚水也是一止,臉上露出了極端的恐懼之色,玫瑰?功德玫瑰?那上面還有一個天極境強者的,還有一個寡面道君。
  怎么辦?怎么辦?
  念悠悠頓時變的惶恐不安。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剛要沖過去,忽然想到鐘山剛才的話,不要離開,不要離開?
  同時,念悠悠忽然想到,現在的鐘山實力已經不是自己所能比的了,天極境,他已經天極境了,自己就算去也幫不了忙!
  遠處,鐘山已經到了圣山之下,向著山峰之處急速竄去。
  「轟﹋﹋﹋﹋﹋﹋﹋﹋﹋﹋﹋﹋﹋!」
  天空一聲巨響,原先的陰云密布,陡然間化為一片蒼白的「天」如骨灰顏色一般!死氣沉沉的“天”。
  「大膽狂賊,敢來不老界作亂!」天空一聲炸響。
  顯然鐘山的上山,引起了圣山上絕世強者的注意。
  鐘山速度不變,急速上竄。
  「混賬﹋﹋﹋﹋﹋﹋﹋﹋﹋﹋﹋﹋﹋﹋!,一聲怒吼,圣山四周大陣瘋狂運轉,強勢的運作,很多大陣更是流溢出各種各樣的色彩,看上去繽紛奪目,威力也是浩瀚無窮。
  當然,這些與鐘山也沒多大關系,影軀根本不受干擾,身形一竄而上,轉眼就要到山峰之巔了。
  山上那座宮殿之外,站出一名灰袍男子。
  男子面郟癱瘧,更在左眼之處,一大塊血印籠罩,好似一種胎記一般,丑陋不堪,雙目一瞪的盯著鐘山,州才的叫聲,都是發自他口,而剛才操縱四方大陣的也是他。
  他就是這座圣山之主,寡面道君。
  上山途中,鐘山對著半山腰寡面道君看了一眼。
  看著那面癱的強者,鐘山一陣無語。
  「難怪叫寡面道君,就這模樣,太適合了!」鐘山自語的看著這個天極境。
  這是鐘山看到形象最糟的一個天極境,就算天老那丑陋不堪,遇到他也能被襯托的英俊無比。
  也許看出了鐘山的鄙夷,寡面道君臉上一股兇怒,這輩子,寡面道君最恨人鄙視他相貌,此人不但闖入不老界,更如此鄙視,豈能留他?
  陣法居然對他無效?寡面道君以為鐘山從哪騙到的令牌,并不是太為驚訝。
  翻手一招,手中頓時多出一張大網,黑絲大網,龐大的黑絲大網向養鐘山一網罩去。
  「呼!」鐘山再度從大網的網縫隙之處穿過。
  「怎么會?」寡面道君眼中一駭。
  而這一會功夫,鐘山已經沖到了山峰之巔,那朵玫瑰之地。
  站在功德玫瑰面前,鐘山沒有理會那個面癱,探手小心的采摘起了玫瑰。
  遠處,念悠悠一直緊張的看著。
  「混賬,拿開你的臟手!,寡面道君怒道。
  身形一動,寡面道君沖向了鐘山之處,手頭多出一柄黑刀,一刀狠狠的斬向了鐘山。
  龐大的刀罡,震動的空間瘋狂抖蕩。
  鐘山摘下了玫瑰,小心抓著,面對寡面道君的這一刀,鐘山沒有絲毫緊張,身形一退,詭異的躲開了這一刀。
  寡面道君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那動作太詭異了,好似另一處先出現身影,這一處的身影才淡淡消失一般,不符合邏輯啊!
  當然,寡面道君也反應迅速,這時候根本沒時間思考鐘山身體的邏不邏輯的問題,另一只手掌也忽然打向了鐘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