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1)      第二章龍門谷(09-21)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1)     

長生不死34 白衣勝雪的劍傲

念悠悠神情一冷道:「滾,你給我滾!,
  「滾?」紫發男子雙眼一瞇。
  「你知道這是什么地方?是你的家?讓我滾?這里是不老圣獄,是我的地盤,你讓我滾?哼,不知好歹的**!」紫發男子的兇怒頓時被念悠悠激了出來。
  念悠悠冷冷的看向紫發男子。
  「說完了?說完你可以滾了!」念悠悠很冷然的說道。
  見念悠悠并未被自己激怒,紫發男子眼中一惱。
  「今天,你必須給我答復,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做我道侶,你到底愿不愿意?」紫發男子冷聲道。
  「不愿意,你滾吧!」念悠悠再度拒絕。
  紫發男子看向念悠悠,雙目變冷,一陣沉默,好似在醞釀什么一般。
  場景一陣沉默,念悠悠皺眉看向紫發男子,不知道紫發男子到底要搞什么鬼。
  「噗通」
  紫發男子忽然往地上一跪,這一跪太突然了,以至于念悠悠被這一跪跪懵了。
  「悠悠,你知道我不能沒有你,你做我道侶吧,悠悠,求你了,做我道侶吧,只要你做我道侶,我什么都可以給你,求你!」
  紫發男子忽然變的一副賤骨頭模樣,跪著爬著向著念悠悠而去,
  滿臉的乞求。不斷的乞訴。
  「悠悠,悠悠,我不能沒有你,你知道嗎,每天夜里!」
  紫發男子爬到了念悠悠面前,一臉渴望加急切的要抓向念悠悠,和先前的兇怒呈極大的反差。
  忽來的落差令念悠悠眉頭一皺,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男人。
  「悠悠,悠悠,做我道侶,做我!」
  「滾、滾、滾!,
  念悠悠坐在墻角,紫發男子仿佛就要撲上來一般,念悠悠腳部不停的踢著,踢出去,紫發男子又爬了過來。
  「悠您!,
  「滾開!」
  「嘭﹋﹋﹋﹋﹋﹋﹋﹋﹋﹋﹋﹋﹋﹋﹋!,
  念悠悠又一腳將紫發男子踢到八丈外.撞碎一堆枯骨。
  「你給我滾,不可能的,我們是不可能的!」念悠悠無比堅決道。
  這一次,紫發男子沒有再低賤的爬過來1而是緩緩站起身來,雙目變的通紅。
  「你這個**,老子這么求你,你居然一點情面也不給,呸!,紫發男子吐出一口怨氣。
  念悠悠冷眼看著。
  「**,既然我不能得到你的心,那我也要占據你的人,嘿嘿哈哈!」紫發男子變的極為瘋狂,眼中盡是淫邪之氣。
  「你要干什么?」念悠悠冷聲道。
  「我要干什么?你說我要干什么?我要強辱了你,哈哈哈!」紫發男子淫邪的笑了起來。
  「師兄,你敢動我?你想找死嗎?」念悠悠寒聲道。
  「找死?這里我最大,你原本就是將死之人,死?就是我再如何處置你,都沒人替你求情,等今天之后,我會求祖爺爺將你賜給我的,看我如何調教你,哈哈哈,到時你會求著我動你的,哈哈哈!」紫發男子向著念悠悠走來。
  「再過來,我就殺了你!」念悠悠寒聲道。
  「殺?你殺啊,我看你怎么殺,你的法力已經被界主封住,形如廢人,你殺啊?還是我來“動,你吧,我會讓你幸福到死的!,紫發呆于向著念悠悠方向撲來。
  眼見紫發男子就要撲到近前,念悠悠眼中一冷,瞳孔一縮。漆黑的瞳孔陡然變為了金色,璀璨的金色。
  一道金光再過,整個囚籠之中頓時金光大放,所有的一切被金光照射,全部變成了金色,就連紫發男子也是,一瞬間,紫發男子不能動了。
  紫發男子在念悠悠瞳孔鎖定下,根本動彈不得,金光照射,紫發男子的衣服快速變為金色,變成金衣,甚至頭發也在快速變成金發。
  詭異的變化。
  念悠悠這是在將自己「金化」要將自己整個人化為金子?
  動彈不得,在這金色瞳孔之下,紫發男子發現自己好似一個螻蟻一般,那一雙眼睛好似上天在俯視螻蟻。
  「瞳術,你怎么可能會瞳術?不可能,不可能的。,紫發,不,金發男子驚吼道。
  男子發現自己的皮膚也在金化一般。
  「沒有不可能的!,念悠悠冷冷道。
  「不,我查過你先祖,那個成仙的先祖,仙人血脈傳承,可是他沒有瞳術,他根本沒有你這種瞳術,你也不可能創出,不可能,不可能!」男子驚吼道。
  「我父親有血脈傳承,我母親就不能有嗎?」念悠悠冷聲道o同時,念悠悠的額頭也留下了一絲汗液。
  「母親?你母親也是仙人后裔?」男子唾孔一縮。
  這一刻,男子的雙腳已經徹底化為金子了。
  死?生死一線,一旦金化到胸部,那就徹底沒有救了。
  念悠悠也好似施展的無比艱難一般,不過,念悠悠心中有著一個決心,就是一定要將他金化,否則自己就糟了。
  “哈!,
  男子忽然張開嘴巴,口中頓時吐出一道瀑布一般,瀑布瘋狂沖向念悠悠,在沖向念悠悠之際轟然變大。
  「嘭﹋﹋﹋﹋﹋﹋﹋﹋﹋﹋﹋﹋﹋﹋﹋!,
  念悠悠被這股沖力沖的腦袋轟然撞在墻上,頭暈目眩。
  念悠悠雖然有瞳術,可畢竟被葉傾城封住了全身修為,身體還是孱弱不堪的。
  男子口中瀑布沖擊過后,念悠悠就腦袋一痛的例坐在了地上。
  金色幢孔也再度復原,變為了黑色瞳孔。
  可是,整個牢房卻是全部變成了金子打造的了。
  金質骷髏,墻壁是金墻,而那男子的身上也被金化了很多,
  念悠悠被重創,男子再度能夠動了,全身法力催動,快速祛除瞳術帶來的不良反應。
  頭發緩緩變紫,腳下也慢慢恢復。
  先前吐出的瀑布,化為個小池子狀的法寶,內部蘊含大量水源。
  經過剛才一次生死經歷,紫發男子的獸性也徹底沒有了,心有余悸的看向念悠悠,眼中閃過一股寒光,走上前去。一把掐在念悠悠脖子之處,將她提了起來。
  「讓我死?你想讓我死?不老界中,我多么的優秀,居然差點死在你手中?煾?」
  紫發男子變的極為冷酷。
  念悠悠被掐的臉上漲紅,更是眼淚被擠了出來。
  「我問你,你不肯答應我,是不是你心里還有男人?」紫發男子狠色道。
  念悠悠脖子被掐,一臉痛苦,可聽到紫發男子問題之時,忽然,神色變的一陣柔和,痛
  苦之時,腦海之中卻是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那高大的身影摘來無數玫瑰送于自己,想著想著,念悠悠臉上居然露出了柔和的笑容。
  「是誰?是誰?,紫發男子狠聲道。
  念悠悠感覺自己堅持不了多久了,死亡離自己太近了,而那高大身影對戰葉傾城,可能也是如此吧,想到和他一樣的命運,念悠悠臉上露出一絲凄美的笑容,雖然不能在一起,最少能夠同死。
  見到念悠悠如此表情,紫發男子越發憤恨。
  「我再問你,他是誰?你說,他是誰?,紫發男子手頭越發用勁的狠聲道。
  就在念悠悠求死,男子發狂之際,紫發巖子身后忽然又出現一個身影。
  「也許,是我吧!」忽來的一個聲音,驚得紫發男子汗毛陡然一豎,就好像小偷在夜深潛入人家盜竊,正在數著金錢之際后面響起捕快的聲音。
  本能的手中一松,紫發男子快速跳開。
  「呼!「
  鐘山一把抄起軟下的念悠悠。
  念悠悠也是被這忽來的聲音引的心神一顫,是他?
  不可能,一定是我在做夢,我死了,我死了才聽到他的聲音。可是,這是陰間,人若死了,就算化鬼能在一起嗎?而且在紫諉男子面前,魂魄逃得掉嗎?
  輕輕睜開求死的眼睛,剛好看到鐘山一把抱起自己。
  棄著鐘山,念悠悠一瞬間癡了。
  鐘山沒有看向紫發男子,而是看向念悠悠脖子處的傷痕,輕輕的探手過去,用法力不斷滋養恢復著那掐痕。
  在為念悠悠療傷之際,鐘山眼睛一冷的看向紫發男子。
  紫發男子躲開就看到了鐘山,看到鐘山抱起念悠悠,眼中一陣嫉妒。當鐘山目光看過來的時候,那冰冷的眼神,看的紫發男子魂魄一僵,好似魂魄都要被這眼神凍結了一般。
  怎么會這樣?紫發男子心中越發驚懼。
  「你怎么進來的?你怎么進來這里的?這里大陣防護,沒有我祖爺爺的令牌,不可能進來的,你是誰?」紫發男子咽咽口水有些緊張道。
  「我是誰,難道你認不出來嗎?,鐘山語氣極為冰冷。
  不用怕,我是帝極境,不用怕,我是帝極境,紫發男子不斷給自己壯膽。仔細的看向鐘山。
  「鐘山?你是鐘山?是你,你不是在與界主賭斗嗎?你不是在黑海嗎?」紫發男子驚吼道。
  雖然認為鐘山與界主爭肯定必死,但紫發男子也知道,能夠讓界主認真對持的人,絕對不是自己所能對付的。
  Ps:昨天又增了一個盟主,九幽無上天,多謝,準備今天提前爆發的,可觀棋今天家中來客,悲劇了,明天大爆發,盡力能五更!當然,
  每更字數絕對不會偷工減料!至于今天不能爆發,那就在下半個月補償了,下半個月多多努力,多多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