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33 授劍

陰間南方,一座城池之中。
  陰間天家的女天老盤膝而坐,指頭連著八根金絲.金絲虛浮在空中,好似透過空間連向八個不同方位一般。好似憑借這八根金絲就能操控四面八方。
  忽然,其中一個金絲微微一跳,女的天老雙目一開,眉頭微微一挑。
  而這時,大崝一個城池的城樓之上,來自陽間的男性天老看著遠處崩塌的山峰。
  身旁站著易衍。
  「天老,如何?,易衍淡淡的問道。
  「果然,原本我還不肯定,畢竟這是天家先古秘法,以前就連我也不清楚,可現在我確定了,八絲網天大陣。想不到陰間的風水脈傳承的比先前陽間還多。,天老點點頭感嘆道。
  「可能破?,易衍問道。
  「八絲網天大陣,現在的我自然能破,一共有三種破法,造成三種不同格局。」天老說道。
  「哦?那你給我細細說來!.易衍微微意外道。
  ……………………..
  ………………………….
  ……………………………
  陰間,西南方,一片無垠的山林之地。
  這里,正是昔日昊美麗曾經來過的地方,不老界。
  被昊美麗以「末日狂瀾」破壞的山體,此刮已經被全部恢復,只是昊美麗的詛咒太厲害了,這一片范圍上的植被,遲遲沒有長出來,看起來光禿禿的。
  四周有著大量陣法。外圍再度被修者占據。
  一個山谷之處。
  「找到了?,鐘山問道。
  「嗯,不管地形被如何破壞,山脈走勢,龍脈所向永遠不會變,我已經逆改了山脈走勢,馬上開始了!」泥菩薩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其他人同樣點點頭。
  泥菩薩眼中一定,手中取出一個白色光珠,輕輕打入地下。
  「轟隆隆﹋﹋﹋﹋﹋﹋﹋﹋﹋﹋﹋﹋!」
  四周山峰頓時動蕩了起來,山峰起伏1有沉有升,一瞬間大地變得波濤洶涌.無比的混亂震蕩。
  「咦,怎么回事?」
  「地震了?」
  「山脈在動?,「不好,快,快通知長老們,快!,不老界外.頓時變得慌亂不堪,忽來的變動驚所有在外面看守之人都是一陣驚駭。
  「轟﹋﹋﹋﹋﹋﹋﹋﹋﹋﹋﹋﹋﹋﹋﹋﹋!,遠處,一處無比空曠之地,忽然傳來一聲巨響。所有人轉眼望去。
  那地方并沒有塌陷,而是忽然間出現了一座高山,好似以前一直隱形的高山1陡然出現,繼而轟然崩塌。
  「那是?.,「那山哪來的?」
  「上面還有好多宮殿!」
  就在這時,中心處的一座宮殿“不老界”的那個宮殿,忽然飛出一道身影。
  那是一個女子,應該是不老界地位較高之人,出來的一瞬間1就感到四周夭地晃蕩不堪,大地翻動,而遠處一聲巨響,憑空多出一座倒塌的高山。
  看到倒塌的高山,那女子臉色大變。
  「陰陽路崩塌?不好,有賊人來襲!」女子一驚道。
  「長老!」幾名修者馬土飛來。
  「快,入不老界,通知所有長老,還有太上長老,有賊人來襲,快,快,逃!」女子驚叫道。
  「是!」眾人迅速飛入不老界。
  「賊婦你說我是賊人?,空中忽然傳來一名少女的身影。
  女子轉頭望去。
  「昊美麗?」
  「轟﹋﹋﹋﹋﹋﹋﹋﹋﹋﹋﹋﹋﹋﹋!」
  隨著女子憤怒的一聲叫喊,天空一聲炸雷,女子的.天,陡然反抗來自世界的詛咒。
  而此刻,剛好又是夜晚,月明星稀,陡然間,天空星光大作,無盡星光天夭而降。
  其中三百六十一顆星辰又無比的明亮。一瞬間,從高空中照射下詭異如大網般星光。星光如網,卻又詭弁莫測,凡是被網狀星光籠罩的范圍,一切都被禁錮了一般,就連風都企部陡然一山「大羅周天星斗大陣?」女長老又是一聲驚叫。女長老想要向后退去。
  「轟﹋﹋﹋﹋﹋﹋﹋﹋﹋﹋﹋﹋﹋﹋!,不老界那座宮殿被大陣轟然碾為粉末。露出一個巨大的圓形入口。那入口,放射出大量的金色光芒,無比的耀眼。
  那女長老陡然不能動了。
  「轟﹋﹋﹋﹋﹋﹋﹋﹋﹋﹋﹋﹋﹋!」
  女長老好似催動秘法,一口逆血噴出,小范圍破碎四周空間,身體能動了,快速沖入不老界內部。
  「走!」鐘山一聲令下。
  昊美麗、寅落日等人快速隨著鐘山跨入不老界。
  外界大羅周天星斗大陣陡然一撤,南宮勝也跟著進去了。
  在第一輪沖擊下,外界的所有人都喪生了,宮殿成為廢墟。山川大都崩塌。
  可就在這時,不老界口忽然出現了一個藍衣男子。
  「鐘山?是鐘山?他不是和界主去黑海賭斗了嗎?陰謀?大陰謀,必須通知界主,不,我要先通知在五色帝朝的長老,讓他以最快的速度通知界主。」藍衣男子驚恐道。
  「吡﹋﹋﹋﹋﹋﹋﹋﹋﹋﹋﹋﹋﹋!」
  一柄紫色細劍從藍衣男子胸膛刺過。紫劍一揮,藍衣男子頓時一分兩半,連魂魄都被斬碎了。藍衣人倒下,暴露出身后之人,大崝帝朝影衛總指揮使,暗皇!
  暗皇只受命于鐘山,就算大情一眾重臣,也僅僅知道這個人,沒怎么見過,因為他一直生活在暗處,哪怕這次隨鐘山圍剿不老界,也是在暗中為鐘山處理各種事務。
  不老界,內含十一座圣山.中央一座為主,外圍十座圍成一個大圈,分布在四面八方!
  十一座圣山,各有其用,各占其位。
  其中一座,地勢偏僻,陰氣特別重,四周是不老界用來關押重要犯人之所,名喚「不老圣獄」。
  圣山四周一圈如蓮花花瓣一般的山峰,每一個花瓣之內,就是一個囚籠。
  不老圣獄天空,陰云密布,讓身在其內的人感覺非常壓抑,仿佛無法呼吸一般。
  這一刮,在其中一個花瓣山體之外,忽然冒出一個身影,一身貴氣黑袍的鐘山。
  鐘山抬頭觀望眼前不老圣獄。
  「好稠密的陣法!」鐘山嶺冷一笑。
  不老圣獄之外,無窮陣法籠罩,使之成為永不破的堡壘一般。一共三十六個花瓣山。中央一個主峰就是圣山。
  鐘山抬頭塑向圣山之上,圣山之巔,有著一些屋舍,而在最高之處,匯聚了一小片的功德,功德不斷普耀,下方居然生長出一朵金燦燦的玫瑰!
  功德玫瑰?玫瑰放射出柔和的光芒,好似讓人看之一眼就心中無比安詳一般。
  「又是一種玫瑰?」鐘山嘴角露出一絲淡笑。
  繼而,鐘山神色一凝,笑容斂去,開始繼續研究這三十六座花瓣山了。
  不老圣獄,內部可關著一個需要鐘山去救的人。
  其中一個花瓣山內。
  一個幽暗的環境,四周橫著一些枯骨,看上去分外的陰森,而在這堆枯骨包圍的墻角,卻坐著一名絕色女子。
  念悠悠一身金袍,看上去非常狼狽,頭發破散,身體靠在墻上,眼中閃過一股憎恨。
  在念悠悠面前,此刻正站著一名紫發男子,此人正是上次沉浮血海處,爭奪之時,神秀布置風水大陣.他被古千幽拖累到最后令不老界計劃1功虧一簣之人。
  「師妹,這可是界主的禁制,你不要想破了,你法力是不可能恢復的,在我面前,你就像螻蟻一樣!」紫發男子淡笑道。
  「哼,昔日你壞了不老界的大事,在不老圣獄服役百年,你居然沒事?」念悠悠眼中一冷道。
  「哈哈哈哈,我會不受限制,那是我祖爺爺就是這座圣山之主。
  只要我不離開這圣山太遠,誰也管不了我。,紫發男子笑道。
  「寡面道君是你祖爺爺?,念悠悠眉頭一挑。
  「正是,所以說,這里我才能暢通無阻,如何?只要你答應做我道侶,我就讓祖爺爺為你解開禁制如何?」紫發男子邪笑道。
  「解開我禁制?哈哈哈,他還不敢吧!,念悠悠冷笑道。
  「不敢?呵呵,也許吧,不過等界主從黑海殺了鐘山回來,取回祖神獸.就是你的末日了,只要你做我道侶,祖爺爺可以為你求憤!,紫發男子繼續誘騙道。
  「你說什么?殺了誰?」念悠悠臉色一變。
  「你不知道嗎?也對,你被關在這里怎么可能知道,鐘山與界主在黑海賭斗,決定祖神獸與不朽豐婢的歸屬,你還不知道?」紫發男子笑道。
  「鐘山?鐘山!,念悠悠神恃頓時變得慌張了起來。
  「我說,你難道!」紫發男子繼續說著口念悠悠神情一冷道:「滾,你給我滾!」
  Ps:求月票!(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