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32 靜波池水生命之泉


  洪劍道君不信,不可能,僅僅看過一遍,就揮的比他這創劍人的境界還高,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劍道,只有界主葉傾城能夠勝過自己,別人絕對不可能。
  不信的同時,洪劍道君心中更有種畏懼的顫抖,眼前白袍人給他的壓力太太了,顛覆了洪劍道君的認知,怎么可能,絕對不可能。
  自己才是天才,創造絕世劍法的天才,怎么可能有更天才能夠過目不忘,并且還能在看過一遍就優化了?
  二人的大洪劍劍罡相觸,一聲巨響,劍罡尖頭處空間破碎,二人的強勢碰撞相互抵消了。
  看似勢均力敵,可是,那破碎的空間,卻是從劍尖處向洪劍道君處多一點,也就是說,剛才的一劍其實是帝玄鎩占據了優勢。
  同樣的劍法,洪劍道君創造的劍法,洪劍道君居然略輸一籌?
  怎么可能的事情?幾乎所有看出名堂的人都眼睛用力閉了一下,怎么會這樣?難道眼前白袍人也是一個劍道高手?更是高出洪劍道君無數倍的絕世之人?
  “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洪劍道君不可思議的驚叫著。
  遠處葉傾城眉頭微皺。葉傾城看出洪劍道君有些癰狂了,可是,并未喊回來。
  “沒有不可能的,你境界不夠,而且你這套劍法粗胚不堪,我來
  教教你什么叫‘大洪劍法’吧”帝玄鎩戲謔的笑道。
  說話間,帝玄鎩手中的劍就再度刺向洪劍道君。
  依舊是大洪劍法。
  “當當~~…當當
  帝玄鎩一劍接著一劍揮出,而這一刻,洪劍道君根本無法反擊←
  般,只能全力抵抗,帝玄鎩沒有齒侖力,好似恰到好處。
  ↓這一劍,應誒西偏·這一劍,應該快
  ·這一劍,應該慢
  ·這一劍,應該先慢后快
  帝玄鎩一劍接著一劍刺去,不停的演示大洪劍法,只是,每一招都有了改動,而改動之后,好似風格大變,又好似神來之筆,變得無比完美一般。
  遠處,圍觀之人早就看呆了。
  “這是?”
  “白袍人知道洪劍道君大洪劍法?”一個修者呆呆的不可思議道。
  “不對,這,這順序,白袍人揮出劍招的順序,這不正是先前洪劍
  道君揮出的嗎?一模一樣,一模一樣的順序?”又一人忽然驚叫道。
  很多人都快速取出剛才的記憶水晶,快速播放先前記錄的視頻。
  “咝咝…
  滿場都是抽氣之聲,真的有這種絕世天才?過目不忘?那可是三千多種招式啊,三千多種,看一遍就全記住了?甚至還將這些劍招全部優化了?
  這,這白袍人是什么人?為什么以前都沒聽說過?天才?這豈止是天才所能形容的?妖孽,這是妖孽啊
  圍觀之人,無不露出驚駭之色,而很多人更是對帝玄鎩露出崇拜之色。
  葉傾城雙眼一瞇,洪劍道君被繞進去了。葉傾城卻看的仔細,帝玄鎩并不是每一招都優化了,而是只優化了一小部分,其它的劍招,都是稍微改動,威力未必就有原先的大,可是,在這一刻卻讓洪劍道君以為被改強了。
  帝玄鎩每一劍揮出,雖然在沒有傷害洪劍道君,可在心靈上卻一次又一次的深扎而入。將洪劍道君刺的體無完膚
  一劍又一劍的摧毀洪劍道君的意志,摧毀洪劍道君信心。
  很多人看不明白,但黑海邊緣的天曉子卻是心中一寒,看出了帝玄鎩的可怕,帝玄鎩雖然沒傷害到洪劍道君,卻傷害到了他的自尊、信心、心靈、靈魂與精神,此戰過后,若洪劍道君不能走出這個局,他就廢了
  將一個天極境生生的斬廢了?天曉子心中給帝玄鎩打了個最強警示。
  果然,一天下來,遭受帝玄鎩摧殘的洪劍道君,已經變得極為灘狂了,頭發披散,雙目布滿了紅絲,一臉驚駭的看向帝玄鎩。
  “你不是我對手”帝玄鎩搖搖頭道。
  “不…
  洪劍道君一聲嘶吼,洪劍道君自然也清楚這一天帶給自己的恐懼,若是不能打敗帝玄鎩,若是過不了這道檻,自己的劍道將停滯不前,甚至倒退,永遠不會長進了。自己也再也無法突破,只能等死,打敗眼前白袍人,一定要打敗他。
  “大洪劍法,終式,天河奔騰~
  「洪劍巡君的最后一招,也是洪劍道君還未完善的一招,這一「軺消耗大,在現在沒有完善的情況下使出,必定會全身血液逆流,身受重傷,甚至自我爆炸而亡。
  可是洪劍道君已經受不了了,或許想要絕低大反彈吧,一定要打敗他,一定要
  一劍揮出,天地四方,無窮劍氣,快速匯于大洪劍處,向著帝玄鎩沖刷而去,強大的震蕩,讓所有人都一退再退,無比絢麗的一幕,無盡劍氣居然生生的斬碎了空間,匯聚成一條長河。
  一條劍之天河,從天而將,奔騰而來,直向帝玄鎩,龐大至極的咸力,浩瀚無窮之威。勢必要將帝玄鎩沖垮一般。
  無數強者心有余悸,一個個瞪大眼睛露出恐懼之色。
  遠處,帝玄鎩并沒有畏懼,而是嘴角一絲冷笑。并且幾乎同時一鈄向著洪劍道君刺來。
  終式?天河奔騰?
  幾乎所有人都瞪大眼睛,怎么可能,白袍人可沒見過這招,這可是洪劍道君第一次使出,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同時使出這招?并且,那龐大的氣勢,居然被洪劍道君還大?
  最驚駭的自然就是洪劍道君了。
  一劍揮出,全身血液逆流承受巨大痛苦,可再大的痛苦也不如心痛,對面白袍男子也揮出了一樣的劍法,并且更甚自己。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轟…
  兩股劍之夭河狠狠的碰撞了起來,一個龐大的黑洞轟然擴大。
  “噗…~”
  洪劍道君一口逆血噴出,這不是被帝玄鎩傷的,而是被帝玄鎩急的。急火攻心。一口逆血噴出,洪劍道君當場萎靡下來。
  龐大的黑洞將帝玄鎩與洪劍道君淹沒,所有人都看不到了。直到黑洞再度被空間填補,所有人才看到內部一切。帝玄鎩依舊風輕云淡,一身白袍,齋無損傷。對面,葉傾城身后的另一個道君扶住了洪劍道君。
  洪劍道君現在很憔悴,頭發披散,好似一瞬間老了很多,口中鮮血噴出更好似虛弱不堪。
  “為什么?為什么你連這一招都會?我根本沒有施展過,為什
  么?”洪劍道君即便重傷,依舊不停的問著。
  “前面的三千六百式已經出來了,推演出運最后一招,難嗎?”帝
  玄鎩露出一絲不屑道。
  “噗”
  洪劍道君又一口鮮血噴出。眼睛一閉昏厥了過去。
  天才?自己一直被譽為天才,多么的可笑天才?我是天才,那眼前白袍人算什么?
  圍觀之人,除了驚訝于結局,更多的卻是對帝玄鎩的崇拜,這人是誰?這白袍人是誰?這么厲害?這么天才?世上竟有如此奇才?天才洪劍道君,生生的被他摧殘成了廢材。
  他盡力了嗎?不,肯定沒有
  “葉傾城,第一場結果不用我說了吧?”遠處忽然傳來鐘山的聲
  音。
  這時,所有人才看向鐘山,白袍人好似還是鐘山的下屬?下屬?如此驚世妖孽,是他的下屬?
  “第一場算你勝”葉傾城很灑脫的說道。
  對于公證人天曉子,二人全部選擇了忽略。沒有必要。
  另一名道君將洪劍道君抱了回去,繼而一臉仇恨的看向帝玄鎩。
  “第二場,我這邊還是他”鐘山指了指帝玄鎩。
  這一刻,外圍所有人都明白了,難怪賭斗三場鐘山只來兩人,因為眼前白袍人足夠一人應付兩場了。
  葉傾城對著身旁另一個道君看了一眼,那道君放下洪劍道君,點點頭飛了出去。
  “在下刀狂?”那道君沉聲道。翻手間,那道君取出一柄血紅色的
  長刀。
  刀?”帝玄鎩淡淡一笑。
  手中忽然冒出一團火焰,先前剛用來對敵的大洪劍忽然丟進了火中,在帝玄鎩神識控制下不斷變形。
  “他,他,他在干嘛?”一個微觀的強者忽然驚駭道。
  “煉、煉刀”另一人也是一臉的驚駭。
  “和刀狂手中一模一樣的刀?”
  所有人都忽然意識到了一點,這個白袍人難道不僅僅是劍道強人,刀道,也是絕世高手?他不會還想‘指導’刀狂吧?用刀狂的刀法,指導刀狂?
  想到這個可能,幾乎所有強者都激動的全是一陣顫抖。太有精彩了,太過癮了今次一役,此人必定名揚陰間天下。
  葉傾城眉頭一挑,好似漸漸發現了什么,天曉子冷眼以對,遠處,鐘山卻是露出一絲淡笑。劍法?帝玄鎩的兵器可不是劍,當然也不是刀,不過,帝玄鎩的境界,永遠不是這兩個雜牌道君所能披靡的。(未完待續
  【注冊會員可獲得私人書架,藏書看書更方便!59文學永久地址:www.booksrc.net】注冊59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