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31 粉身碎骨


  「祖神獸在此,葉傾城,你的東西呢?」鐘山問道。鐘山懷中的祖神獸跳了出來,挺了挺小胸膛,外圍無數人看著這一幕,看到那半頭大小的小毛球,幾乎所有人都是一鄂,這玩意是祖神獸?是大千世界神獸排行榜第十九位的祖神獸?
  實在看不出這種小毛球有什么厲害之處,只有無數女性修者.此刻雙眼放光,恨不得將祖神獸抱在懷中好一番蹂躪才甘心,畢竟祖神獸的模樣太憨厚可愛了。
  盯著祖神獸,葉傾城確定了真實,探手之間,十一塊不朽豐碑忽然落于黑海之上,也許有法力支撐,不朽豐碑并未沉入黑海。
  「二位,將不朽豐碑與祖神**亍我看守如何?最終誰勝,就是誰的!」天曉子笑道。
  「不必了!」葉傾城搖搖頭。
  探手間取出一座浮島,浮于黑海空中,將不朽豐碑放上,一推,椎到遠處一個角落。
  浮島、葉傾城、鐘山,呈三角之勢。
  顯然,那是一個公正臺。葉傾城信不過天曉子。
  被拒絕,天曉子摸了摸鼻子,臉土笑容依舊,可眼神之中卻閃過一股寒光。
  神識一探之下,鐘山知道浮島沒有問題,手中一揮,祖神獸“咻”的一下飛到浮島之上。
  祖神獸非常通人性,而那速度也極為駭人,就連一些天極境強者眉頭都為之一鎖。
  「好了,開始吧!」葉傾城沉聲道。
  葉傾城一聲「開始」正式宣布賭斗開啟。
  天曉子身形一晃退出黑海,黑海之上,只有鐘山與葉傾城兩方人。
  真正的賭斗開始了。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三戰第一戰,葉傾城先請!」鐘山笑道。
  葉傾城點點頭,身后一名紅衣執劍男子走了出來。
  葉傾城帶著另一人微微退后。
  鐘山看向帝玄鎩,帝玄鎩點點頭。鐘山的龍椅向著后方而去。
  黑海中心,只剩下兩人,審玄鎩,還有那名紅衣執劍男子。
  「那是不老界的洪劍道君,劍術超群,陰間罕有敵手,縱橫陰間兩千年,傳聞只有葉傾城能夠在劍術上勝他,非常強大!」圍觀一名“資深”之人馬上叫道。
  「這個白衣人要有一場苦戰了!」
  「苦戰個屁,那個不知哪疙瘩跑出來的白袍人.怎么可能是洪劍道君的對手?」
  「聽聞洪劍道君手法極為殘忍,不知道白衣人會死成何樣?,
  「白袍人死定了!」
  帝玄鎩看向對面的洪劍道君.嘴角淡淡一笑,帝玄鎩沒有絲毫畏懼,天仙都曾經徒手生撕過,會懼怕眼前洪劍道君?
  這里唯一讓帝玄鎩小心的,也只有葉傾城了,葉傾城手中的那柄戮仙劍而已。
  不過,在來時.鐘山就與帝玄鎩講好,此次輸贏不重要,重要的是時間。帝玄鎩所要做的,就是耗時間而已。
  帝玄鎩不屑做這種事,但也不覺得如此做丟人,因為這些人不值得帝玄鎩顧及身份。玩玩而已。
  「貧道‘洪劍’閣下是?」洪劍道君問道。
  「你還不配知道!,帝玄鎩淡笑道。
  洪劍道君眼中一怒。遠處葉傾城眉頭微皺。盯向帝玄鎩不斷思索。
  岸邊,天曉子冷眼看著黑海上的眾人。眼中寒光微閃。
  「我不配知道?哼,將死之人,我也不需要知道!」洪劍道君冷聲道。
  洪劍道君一抽后背上的劍,一柄寬劍,非常大氣。
  一晃之間,洪劍道君身形誚失,下一刮出現在高空寬劍一劍斬下,四周天地陡然出現無窮劍氣,劍氣快速沖入寬劍的劍罡之處,
  那一幕萬劍匯聚的場景1好似劍斬洪水般氣勢無比。
  「大洪劍法?」外圍很快有人認了出來。
  強大的威力,逼迫出四周空間快速震蕩。黑海周側強者,很多向后退去。
  洪劍道君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大洪劍法大開大合,最具爆破之力,
  一劍而下,別人根本無法逃漣,只能仝力抵抗,而這段時間大洪劍法的蓄勢,也已經超過一切,一往無前,無可匹敵。
  近了,三千丈的巨大劍罡終于斬到帝玄鎩處了,太快太快了,如此之近,根本躲避不開。
  而就在劍罡要接觸帝玄鎩之際,帝玄鎩嘴角淡淡一笑,詭異的一抓袍角,那一幕非常岢怪,明明是一霎那的時間,所有人卻看到帝玄鎩不急不慢的抓起有些累贅的白袍袍角,腳下微微一踏,輕輕的躲開了大洪劍!
  這一幕無比詭異,那一瞬間好似一種時間的沖突,很慢,又很快。
  快,是洪劍道君的九劍,太快了,轉眼就刺下。慢,卻是帝玄鎩的動作,在那時間里,帝玄鎩居然動作那么緩慢,緩慢的讓開了一劍。
  這怎么可能?
  很多強者都揉揉眼睛,仿佛自己看錯了一般。「轟﹋﹋﹋﹋﹋﹋﹋﹋﹋﹋﹋﹋﹋﹋﹋﹋﹋!」
  大洪劍一劍折入黑海之中,果然沒有觸碰到帝玄鎩一絲一毫。
  這一幕,看的遠處葉傾城眉頭一挑,眼中閃過一股驚訝,洪劍道君雖然沒有出仝力,可眼前白袍人也太快了吧,快到留下了殘影,讓所有人產生視覺差?
  「劍很一般,劍法一般,人也一般!」帝玄鎩搖搖頭評價道。
  「混賬!」洪劍道君眼中一恕,提劍再度斬向帝玄鎩。
  帝玄鎩騰空而起,洪劍道君緊隨而去。
  帝玄鎩一直沒有反擊,任憑洪劍道君快速的一劍又一劍的斬下,龐大的空間震蕩,震蕩的高空的空間抖蕩不堪,下方無數強者一退再退,
  波蕩空間,強勢無比。
  洪劍道君很強,從那每一次揮出的劍道就能看出,可是白袍人的實力,在所有人心中同樣也是不斷藜升,這一刻,沒人再說帝玄鎩找死了。
  這一戰就是一天一夜,這一天一夜之中。洪劍道君使出了渾身解數,可依舊無法傷到帝玄鎩。
  「大洪劍法第八式,虛空裂!」洪劍道君一聲巨喝。
  手中大洪劍朝天射去,直射帝玄鎩,一瞬間,空中頓時出現八道巨大的空間裂縫,這一劍,洪劍道君撕破空間,八道空間之痕從八個不同方位將帝玄鎩鎖死,并且狠狠的撕向帝玄鎩。
  「破碎虛空?這下白袍人慘了!,圍觀之人說道。
  高空之中,帝玄鎩冷眼看著那八道空間裂縫。唷角冷冷一笑.以手為刀,連斬八下,同樣,八條空間裂縫從帝玄鎩手刀處撕裂而出.對著洪劍道君揮出的裂縫迎了土去。
  「嘭﹋﹋﹋﹋﹋﹋﹋嘭﹋﹋﹋﹋﹋﹋嘭﹋﹋﹋﹋﹋﹋嘭﹋﹋﹋﹋﹋嘭﹋﹋﹋﹋﹋!」
  八聲巨響,空間裂縫與空間裂縫碰撞之地,外圍空間瘋狂抖蕩,而洪劍道君的虛空裂效果,卻被帝玄鎩抵消了。
  洪劍道君張口驚訝的看向帝玄鎩。徒手斬開空間?這家伙是什么變態?
  場面一度陷入僵局。
  所有人都已經看出,這白袍人藏掖著,很能藏的那種,一個變態的家伙,洪劍道君這次慘了,不要說嬴,能保持不敗就不錯了。
  葉傾城看到帝玄鎩的動作,瞳孔一縮,帝玄鎩州才所使出的實力,
  葉傾城也能做到,也清楚洪劍道君絕對不是帝玄鎩的對手,可是葉傾城并豐將洪劍道君召回來,要用他試探帝玄鎩的底線。
  外圍無數人早已不再議論,而是屏住呼吸看著。太精彩了!
  洪劍道君凝重的看向帝玄鎩,神色不定,而對面帝玄鎩卻是淡淡一笑道:「既然你已經盡力了,那到我反擊了!」
  說話間,帝玄鎩翻手取出一個銅錘。
  看到這個銅錘,幾乎所有人都是一鄂,這是他的武器?
  那不是帝玄鎩的武器,銅錘取出來后,帝玄鎩掌心促然出現一團炙火,將銅錘往火里一丟。銅錘迅速融化,并且在帝玄鎩神識塑性下,
  慢慢形成一柄長劍。
  這一幕看的幾乎所有人都是一鄂。
  「他在干嘛?」
  「煉劍!」
  人們看傻了,戰斗中煉劍?瘋子!直到那柄劍定型之后才看出究竟。
  「大洪劍?那白袍人煉的是大洪劍?和洪劍道君那柄一模一樣的大洪劍?」一個人驚叫道。
  的確,沒一會,帝玄鎩手中就多了一柄和洪劍道君手中一模一樣的寬劍。
  「看劍了!」帝玄鎩笑道。
  說完,帝玄鎩一劍劈去,空中一道裂縫,頓時撕向洪劍道君。
  看的帝玄鎩的劍法,葉傾城睡孔一縮。洪劍道君瞳孔一縮,下方天曉子也是瞳孔一縮。
  很多大人物原本坐在遠處觀看的,豁然再站起身來。
  「大洪劍法?那白袍人揮出的是大洪劍法?」
  「他怎么會?大洪劍法可是洪劍道君自創的啊!」
  「先前他偷學了洪劍道君的劍法?.,
  「偷學?」
  人們再度驚駭于帝玄鎩的實力了。
  這其中,最驚駭的還屬洪劍道君,洪劍道君驚駭的發現,眼前白袍人駕馭大洪劍法,不但深得精糙,甚至,甚至比自己還要熟練?
  怎么可能?這可是自己獨創,他僅僅看了一天,而這一招,自己也僅僅使過一次啊?他比我還熟練?
  「不可能﹋﹋﹋﹋﹋﹋﹋﹋﹋﹋﹋﹋!」
  洪劍道君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自詡天才的他,創造了一套大洪劍法,自古以來,能創造絕世劍法的強者,無不是驚才艷艷之輩,大洪劍法三千九百式,繁雜無比,別人學也要學個半年才能略通皮毛。自己就是那種劍道天才,除了葉傾城外,天下劍道誰與爭鋒?
  可眼前帝玄鎩揮出的一劍完全顛覆了洪劍道君的自信,怎么可能?這一劍,自己只揮過一次,他就深得精楗?以一柄鑄之劍揮出自己都不能達到的境界?
  天才?難道他比自己還要天才?不可能,不可能﹋﹋﹋﹋﹋﹋﹋﹋﹋!
  Ps:十九號爆發,巨大爆發的那種。所以這兩天只能保持兩更,求月票!(未完待續,如欲知后有最新章節更新及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