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5)      第二章龍門谷(01-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5)     

長生不死39 靜陣和戰陣

英蘭講述的是凡間縮減版的八門金鎖陣,但一旁的千幽公主和水鏡先生還是眼睛一亮。更新超快
  八門金鎖陣,遠遠不止英蘭所說的這么簡單,但是,英蘭所說的這些,卻又是八門金鎖陣的骨架,就好像一本秘籍的總綱一般。
  雖然知道這些并非難事,只要一個深知軍陣的將軍,都能學到一些,但是,并非所有人都會。最直接的表現就是眼前十一人,只有這個黑袍女子將其說了出來。
  天殺露出一絲疑惑,另一邊的少年古林,卻是眉頭皺了皺。
  千幽公主眼中閃過一絲晶亮,來了一些興趣,因為,英蘭所說破陣之法,剛好和水鏡先生所說不謀而合,水鏡先生說是這原始狀態的,但,即便這最原始狀態,只有一個人主持的大陣,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如何破解的。
  水鏡先生點點頭,眼中閃過一絲滿意,因為,若是由眼前一群人說出來,那就更有說服力了。
  “諸位,到時隨我闖入生門,助我將四方修士引出景門,那時,我們再在陣中沖向龍眼如何?”水鏡先生搖搖羽扇笑道。
  聽到水鏡先生一說,鐘山瞳孔一縮,不是因為他贊同英蘭,而是他那口氣,引導四方修士?四方修士能在他引導之下如木偶般的去走?
  以一己安排,**闖陣之人于股掌之間?
  鐘山沒有表露什么,只是心中充滿了驚訝,此人當真如此了得?
  “那誰闖傷門?”天殺皺眉道。
  根據這個闖陣之法,第一個嘗到果實的應該是闖傷門眾人,誰闖傷門,就最先到達大陣龍眼。
  看看天殺,水鏡先生笑道:“這三個修為不足金丹,走傷門安全,另外,你們之中可再找出一名,和公主一起闖陣,我們這里也只會有少部分走傷門。”
  水鏡先生點了天靈兒、鐘山和英蘭留下闖傷門。
  看著眼前這個儒生,天殺皺皺眉頭,說起來,自己之前所在位置剛好是生門之前,只是現在被叫到了傷門之前而已,若沒有水鏡先生統籌,自己也是闖生門。
  傷門必定占些優勢,給開陽宗這個名額,已經很不錯了。
  “大師兄,我走傷門。”悲青絲忽然開口道。
  悲青絲知道,她要找的人就在龍眼處,為了拿到那份證據,必須第一個抵達才行。
  看看悲青絲,天殺一陣意外,第一次,悲青絲第一次對自己提出請求?
  “好,那青絲你們走傷門。我與眾師弟走生門。”天殺馬點頭同意。
  “那就稍作休息,我已經派人去散播信息,三日后,月圓之夜,皓月當空之際,我們就同時闖陣。”水鏡先生開口道。
  殺沒有說什么,而是帶著眾人走到一邊,和千幽公主一群人分開休息。
  因為天殺清楚,雖然千幽公主是同盟長老,但是,安全方面,還需要自己注意。而且和這一群人并無交情,真正入陣還需無限小心。
  達成聯盟之后,水鏡先生就又走了回去。不再多做相處,也許過了此次結盟,以后連見面都不太可能。
  “何為戰陣?”鐘山在一邊對著悲青絲問道。
  聽到鐘山所問,天殺等人都是閉目不顧,覺得鐘山問的太膚淺,也沒有太在意,而天靈兒和英蘭,都是認真的看向悲青絲。
  看到黑袍人也盯著自己,悲青絲有些古怪,剛才她不是知道八門金鎖陣的嗎?難道她剛才瞎說的?也不像啊。
  不過,悲青絲還是耐心的說道:“天地陣法,有兩種,一種為‘靜陣’,如開陽宗的守山大陣,前不久昊三自保的旗陣,靜而不動,由一些特殊物品和奇異的地形而成,只能留守一方,另一種就是‘戰陣’,戰陣是由人組成,雖然也需要一些特殊物品,但是,以人為主,最主要的是這種大陣可以移動,是一種可以大軍沖殺的陣法。”
  聽到悲青絲所說,英蘭眼睛一亮。顯然對于這個非常感興趣。
  “靜陣很多,戰陣卻是極為稀少,因為,每一個戰陣都不同。因戰陣太難控制,只要不是創陣人擺出的,都會有些許不同,就這些許的不同會使得威力天差萬別。一個戰陣擺出威力如何,主要看對于戰陣的精通程度,創造那一個戰陣之人,自然能夠擺的最好,但除了創陣之人,那就是擁有陣魂之人擺出的戰陣了。”悲青絲解釋道。
  “陣魂?何為陣魂?”鐘山皺眉問道。
  “戰陣難創,千年難得有一個戰陣誕生,創出戰陣之人,都是天縱奇才,因此戰陣極其稀有,如此難創,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創陣者能與戰陣融合為一,其魂魄之中烙有戰陣的一切微妙變化,以魂御陣,才能發揮其最大威力,但,天地又有幾人能成仙?眾創陣之人終有壽元耗盡之日,而這些創陣人死后,會讓弟子收集其衰竭的魂魄,化為幾份烙有大陣一切變化的陣魂,與其說是陣魂,不如說是人魂,只是分為了幾份,已經再也不復當初,僅僅如幾份特異的能量而已。只要得到陣魂,融合陣魂,將會慢慢吸收內部戰陣一切,要不了多久,就能完全掌握這個戰陣,所以,陣魂是千年難遇,越是高級的戰陣,陣魂越是珍貴,是一種用完就徹底在天地消失的寶物。”悲青絲說道。
  “那得到一份陣魂之人,他的魂魄,能不能在死后,重新分為幾份呢?”鐘山皺皺眉頭問道。
  “不能,只有創陣人可以,陣魂是一種奇特的東西,被人融入身體,只能記錄在此人的魂魄之中,并不能如創陣人那般刻錄在魂魄之中,消耗了,就再也沒有了。”悲青絲搖搖頭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
  另一邊
  “千幽,你走傷門,水鏡帶人走生門,那我呢?”古林期盼的看著千幽公主道。
  “你?”千幽皺皺眉頭看看古林。
  “你跟我一起走傷門。”千幽公主再度說道。
  林見和千幽公主一起,臉露出了一副當然的神情。
  一旁水鏡先生搖搖羽扇,一臉苦笑,同時對千幽公主也投過去一瞥感激的目光,千幽帶古林,不是為了和他相處,而是怕他破壞水鏡先生籌劃。
  遠處,一座山峰之巔。
  初九看著鐘山所在,又看看水鏡先生等人,對著面前背劍少年說道:“公子,這些人來歷不凡啊。”
  “哦?初九你看出什么了?”少年皺眉道。
  “那一群人,很可能是大羅天朝之人。”初九點點頭道。
  “大羅天朝?”少年眉頭微皺。
  “暫時不宜犯險,我們再找時機。”初九想了想道。
  “嗯”少年點點頭。
  同一時間,大陣四方大勢力,東南西北,四處山壁之處,忽然多出了一些石刻。
  “八門金鎖陣,獨攻而不開,三日后,月圓之夜,明月當空之際,月華籠罩,大陣必有所衰竭,至此,同攻八門大陣。”
  不經意間忽然看到這些石刻,四方之人都是一陣騷動,同時,在心中充滿驚訝之時,也在不斷思量著各自的利益。
  有人牽頭此次闖陣?
  大陣之強毋庸置疑,這些天已經有多方勢力闖陣,但是,卻一無所獲,還多有折損,可見此陣之強,而且還只有一人擺出,可見此戰陣級別之高,若得到陣魂,比之那無數靈石可要強出百倍千倍。
  慢慢的,四方之人也蟄伏下來,等待月圓之夜的到來。
  在此期間,鐘山帶著英蘭和天靈兒都是沉默無言,最少不再人前多說。
  直到第三天的傍晚時分,鐘山忽然看到了一個人。一個讓鐘山欣喜的人。鐘山這幾天一直找尋的人。
  前不久引妙仙人刺殺的那個‘尸先生’。
  尸先生踩著飛劍,圍著他的卻是八個御風飛行之人,正是次來迎尸先生之人。
  八個元嬰期以之人的到來,瞬間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畢竟,這來人一次比一次強。元嬰期這種級別的老怪物,居然出來這么多?
  九人不理眾人的目光,而是直接飛向了大陣的東南方,‘死門’的對面,落于一座山峰之巔。
  鐘山一直在找這一群人,因為,次隱軀所聽到的消息,卻是這一群人并不是為了陣魂而來,而是為了九龍方天玉。
  九龍方天玉?他們也知道九龍方天玉?那天聽到尸先生稱呼其中一人為陛下,某非那人也在建立運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