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9)      第二章龍門谷(09-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9)     

長生不死26 帝玄鎩武器剮世金輪

昊美麗講了整個經過,鐘山一直聽著。
  「鐘山,幫我報仇,我要殺了咒妖師,我要鞭曬他的魂魄,我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昊美麗再度恢復那瘋狂的仇恨之色。
  鐘山沉思,輕輕踱著步子,顯然,鐘山還是非常冷靜的。
  看到鐘山并沒有自己期望的一口答應,昊美麗的臉色再度變的不好了起來。
  「你不肯幫我?」昊美麗眼中閃過一股絕望與憤怒。眼中流著倔強的淚水。
  「不是我不肯幫你,就現在冒然前去,并不能起到絲毫作用,不老界貴為圣地,其底蘊幾何?我們必須!」鐘山皺眉解釋道。
  「我不管,我就問你,你到底幫不幫我!,昊美麗眼中淚水微止,倔強的看著鐘山。
  深深的看了一眼昊美麗,鐘山沉聲道:「你是希望我們一時沖動,搞得和你們上次一樣,還是等待時機,一舉覆滅不老界,斬盡殺絕?」
  「你!什么?覆滅不老界?斬盡殺絕?,昊美麗先是氣憤,忽然體會出鐘山的意思后眉頭一挑。
  鐘山輕輕點點頭。
  得到鐘山的肯定,昊美麗原本哭著的臉上,頓時破涕為笑,深深的吸了三口氣。
  「我要覆滅不老界,我要斬盡殺絕,我要咒妖師生不如死!」昊美麗馬上說道。
  「那你愿不愿意親手殺了咒妖師,再取其魂魄,讓其生死不得?」
  鐘山問道。
  「我要!」昊美麗臉上露出一絲狠色。
  「可是,我不是他對手!」昊美麗露出一股沮喪。
  「昔日,大鴻天朝,昊天圣上,在位期間,誰與爭鋒?五萬年前,瘟宗宗主,更是神州公認的天下第一人,他們任何一個人,都絕對不弱于咒妖師,你即有瘟宗宗主的傳承,更有昊天圣上血脈傳承.你如何不是他的對手?你只需時間,而且不是很長的時間而已!」鐘山沉聲道。
  「可是,那要等到竹么時候?」昊美麗焦急道。
  「想報仇,還是想送死,你自己選!」鐘山沉聲道。
  狠狠的一抽鼻子,用手在鼻下一抹,昊美麗堅定道:「我會好好修行的,我一定要為師尊報仇!,「你暫且先在昌京住下,待時機一到,我會叫你!」鐘山鄭重道。
  看著鐘山那鄭重的神情,昊美麗咬了咬嘴唇道:「鐘山,你放心,只要你為我報了仇,我就將一百零八道不朽豐碑的秘密告訴你,并且將我有的不朽豐碑,全部給你!」
  「不朽豐碑?不是七十二塊嗎?」鐘山微微一鄂。
  「還有三十六塊,從一開始就在我手中!」昊美麗眼睛紅紅道。
  「不可,這不朽豐碑是你昊家之物!」鐘山搖搖頭。
  「哼,昊家?昊家沒有一個好東西,這些年,我被欺負,昊家人在哪里?我沒有義務幫昊天看著不朽豐碑,我只要為師尊報仇,其它什么也不是。,昊美麗恨恨道。
  送走昊美麗,鐘山深深的沉默了一會。
  不老界?鐘山早就開始預謀了,昔日神鴉道君帶領一群天極境圍攻凌霄天庭,鐘山就誓要給神鴉道君一次回禮,眼前陰間不老界,就是最好的回禮。
  只是不知不老界的虛實而已。
  太上長老,咒妖師?還有一個能讓咒妖師聽話的“大哥”?葉傾城?一眾天極境?無窮功德守護?
  不老界,也非比尋常啊!
  就這樣,五個月后。鐘山在昌京繼續處理著政務。鐘山書房。
  「恩公,劍紅多次聽聞,簫忘與恩公為敵,劍紅對不起恩公,愿為恩公做說客,勸降簫忘!」劍紅咬著嘴唇道。
  「你想通了?」鐘山問道。
  劍紅咬咬嘴唇想了想道:「劍紅不能再對不起恩公!」
  看看劍紅,鐘山知道劍紅還未想通,魏太忠遣劍紅來此,就是希望鐘山通過劍紅收服簫忘,就好像現在,讓劍紅去勸降簫忘。
  可是鐘山卻不能,這個時候,時機還未成熟,一旦劍紅去勸簫忘,不是能夠勸降簫忘,而是有更大可能她被簫忘勸服。所以鐘山絕對不會這時讓她去。
  「不用了,簫忘也是身不由己!,鐘山搖搖頭道。
  「他能有什么身不由己?」劍紅不信道。
  「如煙,簫忘的另一個牽掛,如煙還捏在陰間天家的手中!」鐘山說道。
  聽到鐘山的話,劍紅眉頭一挑,顯然,這個糾結的復雜關系,劍紅還沒有理順。
  「恩公,這!」
  「你也不用如此,你的心意我領了,戰場之中,不久后或許還真要請你幫忙,到時希望你不要推脫!」鐘山說道。
  「不會!,劍紅一臉肯定道。
  送走劍紅,鐘山繼續批復著奏章。
  沒多久,大殿外走來一個老太監。
  老太監看著門外。
  「混賬東西,你們在干什么?站崗時間居然敢睡覺?」老太監尖銳的嗓子怒叫道。
  一叫之下,一眾守衛一個激靈的被驚醒了。
  「公公,我們,我們!」一眾守衛一臉驚慌道。
  「自己到吏部領罰去,哼!,老太監冷喝道。
  「是、!」
  一眾守衛馬上退走,又一批守衛站崗了起來。
  前往吏部領罰的一個守衛皺眉道:「統領,我們怎么睡著了?」
  「是啊,統領,我還做了個夢,夢見我們一起去逛翠云樓了,那里的姑娘,真是水靈!1,「呃,我也做了這個夢!」
  「我也是!,………………………
  …………………………………
  鐘山書房,老太監刮走了進去,就忽然退了回來。
  「公公,你這是干嘛?」一個守衛問道。「陛下殫精竭慮,日理萬機,難得休息一次,居然看著奏章就睡著了,所有人不得打擾,讓陛下好好休息!,老太監說道。
  「是!」一眾守衛馬上應道。
  ……………………………………………
  天空陰沉沉的,滂沱大雨從天而降,道路盡濕,躲雨的人,紛紛跑遠。
  鐘山一身書生打扮,站立在這茫茫大雨之中,雨水浸濕了鐘山衣裳,泥濘更是沾臟了鐘山褲腳。
  鐘山望望天,腦袋壽些遲鈍,好似忘記了什么,又好似什么也想不起來了。
  鐘山不遠處,是一片大湖,在煙雨之中,非常美麗,而在鐘山面前,是一座巨塔。
  塔共七層,重檐飛棟,窗戶洞達,十分壯觀。
  78546523456412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