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23 晶族

“轟!”
  羽扇城四大城門轟然關閉,大軍在一些將領帶領下,開始收拾殘局,并且將原先的布置全部恢復如初。
  簫忘束手待斃!
  可是,鐘山并未將簫忘帶上浮島,而簫忘也是皺眉的看向上方鐘山。
  自己已經成為俘虜了,鐘山還打的什么注意?
  “來人,將簫忘就地斬殺!”鐘山一聲令下。
  鐘山這一聲來的太突然了,就地斬殺?水鏡、趙所向、鐘政等人都是一臉驚奇的看向鐘山,陛下不是要收服簫忘的嗎?就地斬殺?忙了半天,怎么忽然就地斬殺?
  簫忘此刻也是心中一抖,原先的無畏頓時喪失。簫忘不是笨蛋,鐘山能讓自己部將離去,肯定就是為了收服自己,可,為何忽然要斬殺自己?
  原本就身心疲憊的簫忘,陡然間心中一寒。一股森寒之意從腳跟一直冒到腦袋。
  是了,鐘山是故意放走自己部將的,因為有他們在,必定會有拼死一搏,到時鐘山損失就大了。現在斬殺自己,然后再調過頭來對付自己的部將,還不易如反掌?
  他要殺自己?
  簫忘相信,現在只要鐘山讓自己死,絕無逃跑的可能。
  一時間,原本心中埋下的那粒‘不可與鐘山為敵’的種子,忽然間無限擴大,鐘山的形象一瞬間高大萬丈,好似碾死自己如螞蟻一般。
  加上現在二人位置的關系。
  簫忘陡然一驚,心里瞬間產生了鐘山在上、自己在下的思想,那不是外在所處位置,而是內心的一種意境,對于鐘山,簫忘已經再也生不起對敵之心。
  等死?只有等死?
  “且慢!”
  高空之中忽然一聲吒喝。
  眾人抬頭望去,卻是半空中忽然站著三個人。
  為首一身白袍,天家家主天曉子。另外兩個,鐘山也認識,昔日顛覆天家時,天家的兩名天極境高手。
  三大天極境忽然降臨?
  “天曉子?”鐘山雙眼一瞇。
  “鐘山,想不到真是你!”天曉子淡笑道。
  “天家主不請自來,所為何事?”鐘山沉聲道。
  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又看看下方一身狼狽的簫忘。
  “本來,朝戰之爭,我不該插手的,只是,希望你能賣我個面子,讓我將簫忘帶走,當然,你若想要什么,我也可以滿足你!”天曉子很無理的說道。
  天曉子說完,眾人都是眼中一怒。準備了十年,只為今朝,最終得到了,你居然想要說取就取?
  趙所向眼中一怒,長槍一揮,只待鐘山一聲令下,必定攻向天曉子。
  天曉子仿若仗著自己三個天極境,已經有了足夠資格了一般。對鐘山客氣,僅僅是出于小心而已。
  看看天曉子,又看看簫忘,鐘山淡淡一笑道:“天家主若想要,就拿去!”
  鐘山忽然的慷慨,令天曉子瞳孔一縮,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怎么回事。
  “你不要任何東西?城池?一座,十座,或者是三十座,你都可以開口!”天曉子沉聲道。
  一眾將領一陣激動。
  “不需要,帶他走!”鐘山擺擺手。
  一眾將領一臉可惜,可是陛下已經開口誰敢阻攔。
  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天曉子點點頭。
  一個天極境抓著簫忘,四人一晃消失在了所有人前。
  “父皇,這…………!”鐘政微微皺眉。
  “目的已經達到了,雖然折服簫忘,但無法收服!”鐘山搖搖頭。
  “為什么?天曉子三個天極境,我們并不是不能反抗的。”鐘政不明白。
  “反抗?何止反抗,我要留下他們都不是難事,只是這其中關系復雜,過不了多久,你就會知道的,現在簫忘最好的歸宿就是回去,該做的,我已經做了。只待時機一到,簫忘自然成為我大崝一員!”鐘山肯定道。
  “可是,陛下,天曉子準備收買我們的三十座城池,為何不要?”趙所向不明白。
  “那不是收買我們的,是收買簫忘的,陛下豈能為了三十座城池而丟了如此統帥?”水鏡在一旁搖著羽扇道。
  “嗯,羽扇城,以后就不需要你們再耗在這里了,經此一役,簫忘也不會再打此城的主意,你們休息一段時間,準備收取其他城池!”鐘山說道。
  “是!”水鏡與趙所向馬上應道。
  鐘山回朝都了。
  屠龍城中。一眾將領激動的對簫忘拜了又拜,最高興的當屬簫元豐了,父帥回來了。
  簫忘遣走了所有人,和天曉子入大殿。
  “家主,簫忘無能,辜負了家主期望!”簫忘請罪道。
  “算了,誰能無過呢?這次當一個教訓!”天曉子安慰道。
  “是!”簫忘露出一副嘆息的點點頭。
  “你也不用太過自責,鐘山其人的確妖孽,不過你放心,我已想到對付他的計策!”天曉子沉聲道。
  “哦?”
  “此計還待我慢慢完善,不過此計一成,大崝必定群龍無首,甚至,不老界也可能受到波及,五色帝朝可能還會受到重創,一舉三得,到時就是你發威的時候了,一舉拿下南方,南北對峙!”天曉子眼中寒光一閃道。
  “是!”
  鐘山回到昌京。
  “陛下,有您的故人來訪。說要見您。”一名侍衛恭敬的說道。
  “哦?誰?”鐘山疑惑道。
  “我問了,她不肯說!”侍衛說道。
  “哦?”
  “有幾個侍衛出手相攔的,可是,剛攔,他們就倒地昏迷不醒了,非常邪門!”侍衛說道。
  “邪門?”鐘山眉頭皺起。
  “是,屬下不敢相攔,將她引入了東龍閣處,讓她暫時住在那里,等待陛下歸來處理!”侍衛說道。
  “什么樣子?”鐘山問道。
  那侍衛馬上用法術投影出一個女孩的形貌,只是女孩看上去非常的憔悴。
  “昊美麗?”鐘山瞳孔一縮。
  侍衛驚愕的看看鐘山,好美麗?陛下從來沒這么夸過人啊。難道陛下剛好喜歡這個類型的,陛下好這一口?
  “好了,你退下!”鐘山深吸口氣道。
  “是!”侍衛馬上退去。
  鐘山直奔東龍閣方向,昊美麗?她怎么來了?她師尊西毒皇呢?而且,她怎么忽然變得那么憔悴?
  鐘山很快來到東龍閣的小院,走到主閣之處,大門未關,屋中的一個小角落,昊美麗抱著一套五顏六色的衣裳,蜷縮在小角落,一臉的悲傷。
  “誰?”昊美麗有些惶恐的叫了一聲。
  剛好看到鐘山走了進來。
  “鐘山,鐘山!”昊美麗眼中頓時淚水狂涌。
  收起西毒皇的五顏六色的衣裳,就跑了過來。
  全身臟兮兮的,一把抱住鐘山。嚎啕大哭。
  鐘山被昊美麗忽然的反應打的措手不及。手掌輕輕撫了撫昊美麗后背,安撫昊美麗的心情。
  哭了一會,好似發泄了很多一般,哭聲小了一些。
  “怎么了?怎么回事?西毒皇呢?”鐘山小聲問道。
  “師尊,師尊他被人害死了!”昊美麗原來止住的淚水,再度噴涌了出來。
  師尊?昊美麗以前一直喊西毒皇‘老頭’的,不管西毒皇怎么強調,昊美麗就是不改口,老頭老頭,喊了一輩子,現在死了卻喊他‘師尊’?
  鐘山微微一嘆,昊美麗雖然非常任性,見人就罵、見人就咒,可她的本性卻是非常剛正的,就好像西毒皇,雖然一直叫‘老頭’,可內心中卻認可這個從小看著她長大的西毒皇,認可了西毒皇這個親人,所以才會有如此情緒,驕傲的外表之下,藏有一顆自卑的心。
  “怎么回事?到底是誰?”鐘山問道。
  “是不老界,不老界,是不老界的人殺了師尊,鐘山,你給我滅了不老界,我要那老不死的碎尸萬段,鐘山,你給我殺了他!”昊美麗一把推開鐘山,一臉兇狠道。
  “不老界?”鐘山眉頭一挑。
  “怎么?你不愿幫我?”昊美麗眼睛一瞪的瞪向鐘山,好像只要鐘山不答應,就是自己的仇人一般。
  說翻臉就翻臉,昊美麗的任性,換做一般人絕對受不了。
  “最少你要給我說清楚,到底怎么回事?”鐘山說道。
  “那你的意思,你會幫我報仇?”昊美麗表情忽變,原先的憤怒再度化為驚喜。
  “你先收拾一下自己,再休息一下,睡一覺心平氣和了,再仔細給我說說!”鐘山說道。
  “不,我不要休息,我要報仇,你給我報仇,幫師尊報仇,他殺了師尊,我要他碎尸萬段,我要他魂魄受萬千折磨,我要讓他生不如死,生死都不得!”昊美麗不停的叫著。
  “好,那你,到底怎么回事,為什么你都不能詛咒他,西毒皇又為何而死?你們怎么惹到了不老界的頭上?”鐘山點點頭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