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5)      第二章龍門谷(01-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5)     

長生不死38 古千幽

看著英蘭的疑惑,還有感受到掌心的四個字,鐘山對著英蘭瞪了一眼。小丫頭還真夠鬧騰的。
  被鐘山一瞪眼,英蘭馬上吐吐可愛的小舌頭,眼睛咕嚕嚕的轉,不管鐘山如何,英蘭心中已經認定鐘山是故意的了。
  “靈兒,你剛才怎么了?我們在那邊怎么看你好像哭了啊?”云遷從不遠處走來一臉狐疑道,后面跟著另外幾個開陽宗弟子,也是如此。
  “沒有,云遷師兄,你一定是看錯了。”天靈兒馬上笑笑道,好似剛才真的什么也沒生一般。
  剛才的一幕,也只有在這身邊的幾人知曉,悲青絲、天殺、鐘山和英蘭,四人自然不會在此時亂說。
  云遷要辯白什么的時候,忽然,天殺和悲青絲都是目光一凝,一起戒備的看向東北方向。
  因為,從東北方向,忽然飛過來三個人。
  為是一個女子,身后跟著兩個抱劍男子,好似其下屬一般,三人所對的方向,就是鐘山所在的山峰,不是三人突兀而來,而是三人來此的方式。
  踏風飛來,沒有飛劍,就這么踏風而來?
  不使用法寶飛行,那只有元嬰期的人,只有元嬰期的人才可以不使用法寶,就翱翔天地之間,金丹期,就算金丹期巔峰,也不可以。
  三人都是元嬰期之人?
  元嬰期?他們來此干什么?他們又是什么人?哪門哪派的掌門?還三個?
  鐘山一群人,誰也不說話了,而是非常小心的戒備之中。
  三人踏風而來,輕輕落于眾人面前。
  為一個女子,身材非常高挑,修長的美腿之上穿著一雙漂亮的皮靴,一身漂亮的紫衣裳套著一條絕美的身材,美麗的面龐透露出一股強大的自信,不,是驕傲,一種充滿貴氣的驕傲。
  身后兩人,抱劍而立,好似兩個保鏢木偶一般,看上去非常的木訥,但是誰也不敢小瞧這二人,元嬰期?能表現出木訥形象,那只能說明眼前的女子太貴氣了。
  “你們是誰?”天殺抓劍冷聲道。
  天殺,天生傲氣,即便修為不如人,也充滿了一種自信的傲氣。
  眾人都看向眼前三人,鐘山雙眼微瞇,眼中閃過一絲疑惑,因為鐘山剛才看到,那為的女子之前眼睛不經意間掃了自己一眼,他認識自己?
  女子站定,微微一笑,翻手一揮,手中忽然翻出一個勺狀的七彩令牌。
  這是什么?
  “開陽宗長老令?你是紫熏長老?”云遷忽然驚訝道。
  紫熏長老?紫熏?聽到這個名字,鐘山一頓,紫熏仙子?那個在龍門大會之后,得到紅鸞天經時遇到的紫熏仙子?和自己有著一夜情緣的紫熏仙子?不對,不是她。
  “不是開陽宗長老令,你是誰?”天殺忽然皺眉道。
  看看天殺,女子嘴角露出一絲漂亮的微笑道:“我是玉衡宗長老。我叫古千幽。”
  “玉衡宗?”天殺和悲青絲都是微微皺眉。
  “前輩可否借令牌一觀?”天殺語氣已不復之前的生硬。
  女子微微一笑,將令牌遞給身后之人,身后一名抱劍男子馬上取著令牌遞交到天殺手中。
  天殺細細檢查了一番,馬上將令牌遞還給那人,繼而還給女子。
  “開陽宗,天殺,見過同盟長老。”
  “見過同盟長老。”另外幾人也是對著眼前女子恭敬一禮。
  鐘山沒有說話,因為他根本不知道何為同盟長老,只能憑臆測,同盟?某非和開陽宗同盟的宗門?玉衡宗?
  開陽宗已經是上仙門了,還要和別的宗門同盟?
  不過,從這短短對話之中,鐘山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雖然沒有再見過紫熏仙子,但是可以肯定,紫熏仙子確是開陽宗人,還是開陽宗的長老。
  “不知前輩來此何意?”天殺看眼前的古千幽問道。
  “你們可是要闖八門金鎖陣?”古千幽雙眼閃著智慧之光道。
  “前輩有什么話,盡可直說。”天殺凝眉看向古千幽道。
  看看天殺,古千幽微微一笑道:“好,既然玉衡宗和開陽宗是盟宗,那么我也開窗說亮話了,我觀諸位早早就來此處,甚至還曾進入八門金鎖陣一段時間,只是無功而返而已,我想,你們應該也是為了八門金鎖陣的傳承吧?”
  悲青絲眉頭微蹙,沒有說話,因為悲青絲所要的并非古千幽所說,而是那一份洗刷父親冤屈的罪證而已。
  盯著古千幽,天殺沉默了一會說道:“我原本只是猜測,現在前輩既然說了,那這個戰陣必有陣魂?”
  “有沒有陣魂我不敢保證,但我是假想內部擁有陣魂,大陣你們也闖過了,僅憑你們,是否能闖過此陣?”古千幽眼中閃過一種邪魅的光輝說道。
  天殺沉默了!其他人也沒有說話,畢竟這里天殺為。
  “大陣排列的非常復雜,人少了基本不可能破陣,因此,我想此次同盟,共破此陣,大陣之中,誰得陣魂,全憑各自運氣,如何?”古千幽微微笑道。眼中閃過一絲自信,一種強烈的自信。好似肯定天殺會答應一般。
  皺眉的看看眼前‘前輩’,天殺再度沉默了一會,又看看四方,天殺雙眼微瞇,最后才再度看向古千幽說道:“那大陣之中靈石呢?”
  “既然你們答應了,那若是遇到靈石,我們分毫不取,不過要以我們為主,同闖八門金鎖陣。”古千幽再度開口道。
  “好”天殺馬上點點頭。
  得到天殺承諾,古千幽露出一絲滿意的微笑道:“那就隨我來吧。”
  說完,古千幽帶著身后二人,向著東北方一座高山而去。
  天殺和悲青絲對視一眼,讓大家一起跟著飛過去。鐘山再度上了云遷的飛劍,天靈兒有紅綾,悲青絲載著英蘭,十一人一起追著古千幽而去。
  遠處,大陣的正北面山峰之中,古林和水鏡先生一直盯著千幽公主所去之地。
  “水鏡,你不是說這一群人,沒有一個人修為達到元嬰期嗎?那要來何用?”古林皺眉對水鏡先生問道。
  “闖陣不同比武,大陣之中,這些人的作用,并不比元嬰期之人要差,要看如何安排。就好像世子,雖為金丹期,若到了陣中,元嬰期之人死在世子手下,也并非難事。”水鏡先生搖搖羽扇開口道。
  “嗯”古林滿意的點點頭,好似第一次感覺水鏡的話那么中聽一般。
  沒一會,眾人落到了那一座山峰之巔。
  鐘山從云遷飛劍走下,和英蘭一起看著這一群人,一個俊秀的少年,一個手搖羽扇的儒雅男子,還有剩下的如侍衛一般之人。
  這些人眼中都充滿了一種傲氣,就是那些侍衛,也好似看不起鐘山一群人一般,雖不說嗤之以鼻,但,卻沒有絲毫熱情。
  “水鏡先生,開陽宗的人我帶來了,到時如何闖陣,就看你的了。”古千幽對著手執羽扇之人道。
  那男子微微笑笑,走到眾人面前。而另一個俊秀少年,卻是微微看看,最多在悲青絲、天靈兒和天殺臉上停留了一下就不看了,而是看向古千幽。
  “有勞公主。”水鏡先生點點頭道。
  公主?眾人有些疑惑的看看這古千幽。
  “貧道水鏡,諸位都是開陽宗人,不知對破解八門金鎖陣,有何看法?”水鏡先生在這十人身上打量了一番,忽然開口問道。
  “在下只知八門金鎖陣是一個戰陣,破之不易,且不久前剛闖過此陣,此陣太過復雜。”天殺皺皺眉頭說道。
  天殺身后,眾人皆是點點頭。
  悲青絲咬咬嘴唇并未多說,雖然悲青絲對于此陣有些了解,但還是選擇沉默。鐘山也是沉默之中,沒有插口,況且此刻的自己應該韜光養晦才是。
  天殺身后幾個開陽宗弟子都是點點頭。
  “切~~~~”
  那個一直沒正眼看鐘山等人的少年,忽然出一聲切笑,顯然對于這一群開陽宗人很是不屑。
  “八門金鎖陣,休生傷杜景死驚開,陣開八門,是沙場之陣,內含甲尊、三奇、六儀,十天干之變,大陣一起,生死轉換,將兵轉換,永不疲憊,若要破陣,當有一隊精銳從生門入,攪亂大陣從景門出,而主力乘此沖入傷門,直搗龍眼。”
  也許英蘭性子直爽,也許帶兵多年比較熱血,看到那些人投過來鄙夷目光之后,英蘭毫不猶豫的就開口了。
  英蘭開口之際,鐘山就看向她,眼中閃過一絲滿足,為英蘭的成績而欣慰,因為在這八門金鎖陣上,英蘭比自己更有研究,研究的更加透徹。英蘭所說的是她以前排布的八門金鎖陣,一個用人堆起來的大陣,并不是面前這的沙暴大陣,但,這都不要緊,鐘山依舊感到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