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1)      第二章龍門谷(01-21)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1)     

第十章邪門的萬邪之體

天神天靈兒。這個現任的天家家主。
  輕輕的一拋天令,天令再度回到天靈兒手中,天靈兒抓著天令,好似寶貝一般,生怕天神子再奪了去。
  看看如此單純天真的家主,天神子搖搖頭,深吸口氣后看向鐘山。
  夫妻一體,雖然這任家主不是很強勢,可他的丈夫卻是一個強勢的主。
  鐘山耐心等候,天神子看了看鐘山,搖搖頭嘆息道:“太少了,太少了!”
  “什么太少了?”鐘山疑惑道。
  此刻,四周大軍已經被趙所向撤去,只剩下天神子、天老、天靈兒、鐘山、泥菩薩和寅落日六人。
  “你收集的氣運太少,收集的功德還是太少!”天神子淡淡道。
  “少?”鐘山眉頭微皺。
  寅落日在一旁極度無語,這叫少?大情帝朝,一個帝朝的氣運比陰間的天朝氣運還多,這還少?至于功德,功德也和一個圣地的相差不遠了啊。
  “你能領悟氣運、功德同修,著實不簡單,就算在大千世界,也只有少數人才知曉!”天神子說道。
  “那請問前輩,氣運、功德可否相容?”鐘山沉聲問道。
  “相容自然可以,不過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功名,缺一不可!”天神子道。
  鐘山眼睛一亮,恭敬道:“懇請前輩賜教!”
  “天地什么最大?”天神子問道。
  “道?”鐘山猜測道。
  天神子搖搖頭。
  “命!”鐘山再度猜道。
  “嗯!只對了一半。”天神子贊賞的點點頭。
  “哦?”
  “何為命?”天神子問道。
  “不知!”鐘山如實的說道。
  命,鐘山只有一個模糊的概念而已。何為命?命運?
  “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功名,所謂修命,就是一種后四者的**。氣運與功德能夠相容,只有悟通了后四種,方可融合為一,缺一不可!”天神子道。
  “四脈合一,即為修命?那氣運、功德融合后是什么?”鐘山問道。
  “氣數!”天神子道。
  “氣數?”鐘山眉頭皺成了川字。
  “是,氣數,氣數才是修命之根本!”天神子淡淡道。
  “氣數?氣數有何功用?”鐘山皺眉問道。
  “氣數?對于一個修命者來說,這是一切。氣數若盡,就算圣人也會殞落!”天神子有著仿若有著一絲憂傷道。
  “這只是一半,另一半呢?”鐘山皺眉問道。
  天神子有些向往,有些期盼道:“另一半,若是能個掌握另一半,就可以真正長生不死了,大千世界,就算圣人也沒有掌握,何其艱難!”
  “長生不死?另一半是什么?”鐘山眼睛一亮道。
  低頭,天神子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道:“小子,不要太好高鶩遠,另一半不是你現在所能染指的,先凝出有形的氣數再說吧!”
  “是,多謝前輩指教,只是,氣數要如何凝形?”鐘山鄭重的問道。
  “形成有形氣數,那只屬于自己的氣數,每個人都不一樣,我無法傳你,好自體悟!”天神子淡淡道。
  “是!”鐘山鄭重的點點頭。
  天靈兒眨巴著美麗的大眼睛,顯然不明白天神子說的是什么。
  深深的看了一眼天靈兒,天神子沉聲道:“天家主!”
  天靈兒沒有回過味了,鐘山輕輕推了一下天靈兒。
  “呃,啊?你叫我啊?”天靈兒問道。
  看到天靈兒那天真的樣子,天神子微微一陣苦笑道:“天家五脈,命脈若不是只剩下你一個人,我絕對會換一個人做家主!”
  聽到天神子的話,天靈兒撅著小嘴巴。一副很不爽的樣子。
  “我已經偏離了祖宗的方向,天令對我來說已經無用,你就是家主了,隨我入殿,我將傳你家主之引!”天神子對著鐘山眉頭一皺,而天靈兒向鐘山。好似眼前天神子是一個大灰狼,要不要跟進去還要看看鐘山的判斷一般。
  鐘山剛要說什么,面前的天神子忽然一抬頭,望向遙遠之處。
  所有人轉頭望去,只見遠處一道黑光一閃,一個一身龍袍的身影陡然停在了眾人上空。
  大秦圣上,贏!
  贏居然只用了一天左右的時間就趕到了,路途比司馬策還要遠出數倍不止,司馬策更是提前就走了,可還是贏先抵達。
  神秘莫測的贏。
  鐘山扭頭,看向贏,贏看向鐘山,贏微微點頭,顯然,在贏的心中,鐘山還算個人物,并非那種根本不需理會的小嘍羅。
  鐘山點頭回禮。
  贏盯向天神子。
  二人四目相對。從對方眉間都看到了一絲疑惑。
  繼而,相互之間,眼神之中都閃過一股驚駭。
  “你是何人?”天神子眼中閃過一股驚訝的看向贏。
  贏更是驚訝的看向天神子,或者說雙目死死的盯著天神子額頭的那個瑪瑙般小太陽。
  “大秦天朝,贏,八萬年前,天下第一人,兩百年前再臨大地!”鐘山沉聲解釋道。
  八萬年前,天下第一人?
  這天下第一人的含義非常深刻,就是說,當時天下,贏自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最少在明面上,一人獨大!
  這是鐘山這些年搜尋無窮古籍得出的一組信息。
  每個時代,都有最風光的一群人,一群傲嘯神州的人物。贏,就是八萬年前的天下第一人。
  古神通,就是上一個時代的天下第一人,不過,相比贏來說,應該還稍有不如。畢竟,古神通還沒有贏那樣到了萬歲極限后還能生存,更是一活就是八萬年之久。
  僵尸圣上,贏!
  贏盯著天神子額頭的那枚瑪瑙般小太陽,深深的吸了口氣。
  “好狠的決斷,好大的氣魄,居然以凡人肉軀強行納入一元的i氣數,。難怪不被此界排斥,凡人?
  好強的凡人!”贏給予了高度的評價道。
  “不生不死,將臣之軀,你也好大的氣魄!想不到我.化死,的歲月里,神州居然出了如此雄才。”
  天神子也是深吸口氣道。
  “十萬年前,神州第一人,天家末代家主,天神子?”贏問道。
  “正是!”天神子點點頭。
  一個是十萬年前神州第一人,一個是八萬年前神州第一人。
  二人相視而立,其它人并未打擾。
  二人都是凝重的看著對方。
  “輝煌天家,不會那么容易湮滅的,凡軀納‘氣數’,亙古未有,就算在大千世界,也無人敢走此路吧!”贏淡淡道。
  “以人體練就‘將臣之軀’,而且還給你練成了,同樣亙古未有,就算在大千世界,也無人敢走此路!”天神子淡淡道。
  “輝煌天家,昔日傳遍神州,即便事隔兩萬年,也無人不曉,天家五脈,每一脈都是神州之最,擁有最強天朝,最強圣地,最強風水師、最強運師,更有你最強家主!手執歷古十**寶之‘不周山杖’,就是你手中這柄吧?”贏淡淡問道。
  不周山之杖?
  所有人目光忽然盯向天神子手中的紫色權杖,看著外表,沒有絲毫特殊氣息,和天神子一樣,樸質無華,這是歷古十**寶之不周山杖?
  “好眼力,八萬年前神州第一人,我想你肯定也有一歷古十**寶吧?”天神子問道。
  “已經很久無人能夠讓我試寶了,敢愿爾?”贏眼中閃過一絲興奮之光。
  “如你所愿!”天神子沉聲道。
  二人都是神州第一,英雄相惜,又同有重寶,想對試一下,當然,這都是虛的,真正的目的還是一次試探對方,如此方可擺正對方位置。
  “請!”天神子道。
  四周眾人紛紛弗開。
  贏輕輕伸出手掌,朝天一吸,頓時,從星辰深處,一個龐然大物從天而降。一個青銅巨棺,巨棺四周散發出一股濃郁的煞氣,而這煞氣之中,更好似含有一僂紫光貴氣一般,懾氣逼人。
  看到此寶,所有人不禁心中一陣恐懼一陣顫抖。那是來自魂魄深處的顫抖,仿若全身被此棺封禁了一般。
  “歷古十**寶之鎮世銅棺!”鐘山皺眉感嘆道。
  鎮世銅棺,原來在贏的手中。
  鎮世銅棺從天而降,而這一方天地,陡然間變的無比清明。
  無比清明?鐘山瞳孔一縮,好似哪里變了,可又好似沒變一般。
  天神子手中的不周山杖微微一拋,陡然間插入大地,大地忽然長出一座龐大的山峰,直沖鎮世銅棺而去。
  兩個龐然大物,轟然間相撞了。
  “
  ”
  沒有聲音,一點點聲音也沒有。不是沒有聲音,而是太響了,所有人忽然間失聰了。
  “叮!”
  所有人耳中在失聰之后的瞬間,陡然間響起一種耳鳴之音。可是,外界的聲音依舊一點點也聽不到。
  不周山杖與鎮世銅棺相撞之后,四周空間并未破碎,僅僅在相撞之處產生了一絲小小漣漪而已。
  兩個歷古十**寶相撞,僅僅產生一絲空間漣漪?不可能。
  鐘山不信!這絕對不可能,就從眾人耳朵到現在還聽不到東西就可以斷定,這一次碰撞比鐘山以往見過的所有碰撞都要強。
  而就在這一瞬間,遠處一道白影閃過,帝玄鎩在這強者對決之際,趕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