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2-02)      第二章龍門谷(12-02)      第三章龍門大會(12-02)     

第五章布局陰間

司馬策等了幾天,終究沒有等到下屬歸來。
  司馬策已經猜到了那六名下屬的下場,可終究不愿相信,終于又革了兩天之后,司馬策緩緩取出十塊玉牌。
  玉牌晶瑩剔透,呈方形,每個上面都寫著一個名字。
  “嘭、嘭、嘭!”
  其中六個,頓時炸為碎末。這是十名下屬的命牌,身死若是能形成鬼魂,玉牌依舊,可一旦魂飛魄散,那這命牌也跟著炸碎。
  死了?魂飛魄散?
  司馬策閉目深吸了口氣,心中百感交集,這個世界的人太狠了!
  在論天大會召開之際,神州東南角,在大惰帝朝境內的一個地方。
  群山之中,有著一座突兀的高山。名喚‘天下峰’。
  天下峰下沒有什么居民,更沒什么妖獸出沒,因為這里的靈氣極為稀薄。稀薄到幾乎感覺不到。
  在天下峰的一個山腳之處,此刻卻站著一個佝僂老者。
  老者面前是一個香案,放了大量的祭品。
  老者站在香案面前,看著眼前高山,上香,跪在香案前,一跪就是三天三夜。
  這個老者不是別人,正是大雍天朝的風水師,天老!
  天老無比虔誠的跪拜天下峰。
  三天之后,天老緩緩站起身來,對著天下峰又拜了拜,才收起香案,轉身離去,好似什么也沒發生一般。
  天老離去了,而在原先天老跪拜的地方,卻是忽然又出現一個身影。
  來人如凡人三十幾歲,手執一柄白色長劍,冷眼看著天老離委的方向。此人樣貌和鐘山在陰間所見的天機子有著七八分相像。
  此人正是逆走黃泉路上來的天機子,陰間天家的上代家主。
  天機子看天老離去之后,才緩緩現身,抬頭皺眉的看著天下峰。
  而在天老祭拜的不遠處,有著一個模糊的石碑,石碑連著天下峰,仿若和天下峰為一體一般。
  “天下峰?活死人墓?”天機子皺眉的念道。
  大惜帝朝的又一處山谷。
  帝玄鎩在四方守候,八極天尾努力消化著餐餐,餐餐大千世界神獸排行榜第九十九位,不如食腦獸,可終究是個完全體。
  恐怖的消化,兩個時辰之后,終于開始轉換能量給鐘山了。
  鐘山修為也瘋狂增長著。四周依舊雷云密布,遮天蔽日。四周鳥獸瘋狂逃散。
  帝極境第八重!
  帝極境第九重!
  一連升了兩重天,才緩緩止了下來。
  琴婪,果然是個好寶貝!這次鐘山沒讓八極天尾出來泄力,四周也免受化為毒粉之累。
  無盡黑云一撤,帝玄鎩到了近前。
  “如何?”
  “升了兩重天!”鐘山滿意道。
  理所當然的點點頭,帝玄鎩已經麻木了。
  “回朝!馬上可能有大亂了。”鐘山說道。
  “嗯!”
  大雍天朝,古正一的書房。
  司馬策看著古正一道:“我看過大惰帝朝的資料,一次取巧,得到南方天下,他的根基肯定不穩。”
  “那又如何?”古正一皺眉道。
  “我是說,四分天下,你大雍天朝居然只分得兩戒,想要一統天下,必須要挑起天下戰火!”司馬策道。
  “哦?”
  “放心,我既然已經確定站在你這邊,自然會全力助力,以我們現在的實力,在諸朝高端力量中,絕對能夠占到最前,想要天下一統,必須要盡快收取天下眾地。”司馬策說道。
  古正一看著司馬策,等他繼續說。
  “而這天下形勢已經給我們擺好了,最弱的就是大惰帝朝。我們應該從它下手!”司馬策道。
  “哦?最弱?昔日神鴉道君可是帶著一群天極境圍剿而不得的!”古正一淡笑道。
  “那是因為在朝都,有無窮氣運庇佑,若是氣運沒了,大情還能有何作為?而且!”司馬策說道。
  “而且什么?”
  “而且大情帝朝地處南方,又與三大天朝接壤,只要我們起兵另外兩個天朝必定出手分一杯羹。讓天下四方,化為三分天下,到時我們在逐步對付大秦與太歲!”司馬策鄭重道。
  古正一眉頭微皺,指頭輕輕敲擊書桌,微微沉思了起來。
  司馬策耐心等候。
  一年后,凌霄天庭,長生殿中。
  鐘山坐于龍椅之上,聽滿朝討論天下。
  “陛下,大雍天朝已經布告天下,起兵征討我大情!是戰是和,請陛下圣裁!”易衍開口道。
  “請陛下圣裁!”滿朝同時共躬身道。
  鐘山乾綱獨斷,鐘山說戰,滿朝盡想戰謀,鐘山說和,滿朝盡論求和。
  鐘山敲了敲龍椅淡淡道:“戰!”
  “是!”眾臣馬上應道。
  大秦天朝。朝堂之上。
  “圣上,大雍天朝與大情帝朝,盡皆布告天下,兩朝重戰開啟了!”李斯躬身道。
  “白起何在!”贏沉聲道。
  “臣在!”白起馬上出列。
  李斯立刻歸位。
  “徹查軍戶,備戰,煉千戰犀軍!”贏下令道。
  “得令!”白起馬上應聲道。
  白起歸位,呂不韋站了出來,皺眉的看向贏。
  “圣上,你決定了?”呂不韋皺眉道。
  “嗯,此次論天大會你也清楚,這小千世界之外,不知匯集了多少勢力,群雄聚焦,此小千世界也滾燙無比!”贏淡淡道。
  “是,臣等謹遵圣意。”呂不韋躬身道。
  大情帝朝的兩朝之戰一開,就宣布三十幾年的和平再度結束了,天下再度進入戰亂時期。
  這一次戰亂非常之大,同樣在一開始就涵蓋了神州一小半的土地,這還僅僅是一個開始。
  在所有人都認為一眾天朝會同時收取大情帝朝之時。太歲天朝、大毒天朝卻按兵不動。坐觀天下。
  直到開戰一年之后,大秦天朝忽然出兵了。
  兵鋒所向,并非大情帝朝,而是大雍天朝。
  這忽來的兵鋒,打的大雍天朝措手不及。帶兵之人,殺神白起。
  殺神,這是三十幾年前人們給白起冠上的名號,北伐之際,白起殺人過億。一個真正殺戮之神。
  “瘋了,大秦天朝瘋了,他們怎么殺到我們這邊來了?”司馬策得知消息之后驚怒道。
  古正一微微皺眉。
  “大秦是不是跟你有仇?為什么忽然攻殺你來了?”司馬策瞪著眼睛氣憤道。
  古正一依舊很沉穩道:“事實已成,再怒也解決不了眼前,最好將太歲天朝拉進來。只要太歲天朝入戰場,我們就不至于一直陷入被動!”
  太歲天朝與大雍隔著大秦。不管太歲攻打大情還是大秦,對大雍來說都是非常有利的。
  大峭帝朝“大秦為何攻大雍?因為大雍是主戰國,主戰國永遠不得民心,若是參戰,自然攻主戰國最為穩妥,這樣可以打著正義的旗幟,引天下大勢沖擊!”易衍在朝堂上對一名朝臣解說道。
  “我想沒那么簡單!”水鏡搖搖羽扇道。
  “哦?”
  “我也不知道為何,但我總感覺,大秦這次出兵的很突兀。肯定不僅僅是為了擴大地盤。”水鏡搖搖頭嘆息道。
  顯然,對于大秦的出兵,搞不明白深層含義。
  鐘山坐在龍椅之上,思索著天下戰局,如水鏡想的一樣,鐘山也疑惑大秦為何出兵,大凡第三方介入,都是在勝負將定的情況下才會出兵分一杯羹。可眼前,明顯朝戰剛剛開始,大秦為何出兵?
  群臣從前線戰場的議論,紛紛轉向大秦出兵的意圖。顯然這個贏的出手,讓眾人看不透。
  “傳泥菩薩!”鐘山想了想道。
  “傳欽天監正見駕~~~~~~~~~~~~~~~~~~!”
  一個太監傳聲出去,很快,泥菩薩走入大殿。
  “陛下!”泥菩薩恭敬一禮。
  “嗯,大秦軍隊介入,大雍必定瘋狂反撲,前線必定局勢緊張,泥菩薩,著你火速前往前線,與第八軍團長趙所向匯合,共御大雍強敵!”鐘山沉聲道。
  “是!”泥菩薩應命道。
  大雍與大情交戰的前線。
  中軍大帳之中。天老看向大雍太師幻屠龍。
  “元帥,我有個不情之請,還望元帥能夠答應!”天老皺著眉頭道。
  “哦?你說!”幻屠龍疑惑道。
  “元帥接下來的戰場,可是那天下峰附近?”天老問道。
  “正是,如何?”
  “天下峰乃是我先祖墓穴之地,還請元帥將朝戰的主戰場引離天下崢,以免吵了我的先人!”天老鄭重的說道。
  就在這時,跟隨司馬策的其中兩個地仙走了進來,其中一個不屑道:“祖墳?你以為戰爭是兒戲?僅僅因為你的祖墳在那里就將戰場移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