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9)      第二章龍門谷(01-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9)     

第四章紫天耀世

**城中。呂不韋站在呂氏商會的后面宅院。
  “大人!”幾名下屬恭敬道。
  “嗯,撤去此地商會吧!”呂不韋淡淡道。
  “可是,大人,我們這里剛剛起步啊!”一名下屬疑惑道。
  “不需要了,撤回大秦!”呂不韋淡淡道。
  “是!”
  正在二人說話之間,呂不韋一抬頭,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在高--空之中,正有著一名地仙,追著呂不韋而來。
  身形一晃出現在高空,呂不韋盯著那名地仙。
  “你是來殺我的?”呂不韋沉聲道。
  “大人有令,就地斬殺!”那名地仙探手取出一柄長劍。
  “大千世界的地仙,好久沒有殺了,你想殺我?”呂不韋一聲冷蕪一處山谷,兩個地仙將神鴉道君與孔裂天攔了下來。
  又是一片海域,海平面上。
  兩個地仙將鐘山與帝玄鎩攔了下來。
  兩個地仙身側還有一個青皮兇獸,苯贅。
  “吼~~~~~~~~~~~吼~~~~~~~~~~~~~~!”
  餐黎不停的對著鐘山狂吼,仿若要洗刷先前恥辱一般,自己再怎安說,在神獸排行榜上也是排行前百的兇獸,何時被一個聲音嚇成那樣?
  這次一定要吞了眼前之人。
  “吼吼吼~~~~~~~~~~~~~~~~~~~~~~~~~!”
  餐菩吼個不停,不斷咆哮著鐘山,想要將鐘山吞了才甘愿一般。
  鐘山冷視琴餐。
  “咱呀~~~~~~~~~~~~~~~~~~~~~~~~~!”
  八極參尾的聲音再度響起,聽到這一聲,餐餐頓時來精神了,對,就是這個聲音,先前就是這個聲音嚇到自已的。
  “吼吼吼吼吼~~~~~~~~~~~~~”
  餐菩吼個不停。好似隨時沖上來一般。
  而就在此時,鐘山背后,忽然一條紫色的狐貍尾巴伸了出來。
  兩個地仙微微一滯,什么東西?
  “咐呀~~~~~~~~~~~~~~~~”
  八極奏尾陡然跳到了鐘山肩膀之上,此刻八極天尾的體型不大,只有半個人高。
  兩個地仙都不認識,這是什么玩意?
  琴婪的目光,徒然間轉向八極天尾。
  “吼~~~~~~~~~~~~~~~~~~~~~~~~~!”
  丑陋的饕餮,不停的怒吼。
  八極天尾兩個黑溜溜的眼睛盯向笨婪,八極天尾感覺到挑釁,張開大嘴對著琴蘋憤怒的一叫。
  “咐呀~~~~~~~~~~~~~~~~~~~~~~~~~!”
  饕餮本能的再度一退,可一退之后知道不應該,張開大嘴憤怒的對著腳下一吸。
  饕餮恐怖的大嘴,陡然化為百丈之大,一吸之下,海平面詭異的向下沉去。僅僅一會功夫,汪洋一片內陸大海已經滴水不剩了。
  恐怖的大口,恐怖的吞食能力。
  “大人的饕餮,雖然只是幼年期,可是,也已經展露其崢嶸了,只要被吞到它口中舟東西,根本逃不出來,它的肚子就好像一個無底洞一樣,不可思議啊!”一個地仙感嘆道。
  琴婪見八極天尾挑釁,頓時向前沖去。
  一個地仙要去略陣,卻被另一個地仙攔住。
  “讓它去吧,饕餮刀槍不入,就連我們也傷不到它,何況這兩個凡人?”
  “嗯!”
  饕餮沖向八極天尾之時,身形陡然間放大萬倍,一個龐然大物向著鐘山沖了過來。
  饕餮最兇狠的就是吞噬,吞天吞地,天下沒有不能被吞之物。
  巨大的嘴巴,忽然張開,如一個巨大的黑洞一般,向著鐘山等人瘋狂罩了過來。一個龐大的黑洞罩向鐘山、帝玄鎩與八極天尾。
  帝玄鎩要出手,鐘山搖搖頭。帝玄鎩忍住沒有動了。
  八極天尾是強,可惜,它速度還是太慢,根本趕不上一眾地仙,想要吞噬他們暫時還不可能,而對于饕餮,若是現在表現的太強勢,地仙肯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帶走餐菩。
  因此,鐘山就故意示之以弱,放松地仙警怯,更是準備陰一把笨餐。
  果然,饕餮大口咬了過來,以一種勢不可擋的氣勢,要一口吞下八極天尾和兩人,一旦進了餐誓肚子里,縱是天仙也休想逃脫。
  饕餮一路所過,恐怖的連空間都吞噬了,留下了一道詭異的空間帶。
  兩個地仙露出一絲冷笑,看來這次根本都不需要自己動手了。
  “吞吧,吞吧!”一個地仙興奮的叫道。
  饕餮嘴巴已經伸到鐘山面前,一口咬下。
  “啊嗚~~~~~~~~~~~~~~~~~~~~~~~~~!”
  對面地仙:“吞、吞~~~~~~~~~~~~~~~~~~~~~~”
  在其中一個地仙興奮之際,忽然,那地仙表情一僵,仿若忽然便秘一樣。另一個地仙更是傻眼了。
  我們看到了什么?
  兩個地仙不自覺的對視一眼,想要肴看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在二人面前,龐大無比的裂餐,沒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八條尾巴的怪獸。
  八條尾巴的怪獸,陡然間化為一個萬丈巨獸,一口將琴鑒吞了?
  吞吃了?
  餐餐被吃了?怎么可能的事情?
  兩個地仙呆住了,可還是其中一個地仙最先反應過來,手中長劍,一劍刺向著八極天尾。因為八極天尾的嘴巴還鼓著很大,還沒有消化掉餐餐。
  強大一劍斬出,長劍陡然變長,一股凌厲的劍意直沖八極天尾,天空之中,更是布滿了無窮劍氣。
  巨大的長劍刺來。八極天尾黑溜溜的圓眼睛陡然一瞇,瞇成了兩個i一,的形狀,鼓著嘴巴可愛的i恨恨,望去。
  繼而大嘴微微一張,剛好讓長劍一劍刺入口中。
  “啊嗚!”
  又是抿口聲,天地間的無窮劍氣陡然一散。
  “噗~~~~~~~~~~~~~~~~~~!”
  那地仙一口鮮血噴出。臉色陡然一陣發白,再看手中,手中的長劍被咬掉了一截。
  辛辛苦苦祭煉萬年的長劍,被咬掉了一截?那地仙的心痛大于內傷。
  這他娘的什么怪物?
  在原柳城之地。
  司馬策終于將呂不韋的火焰逼出體外了,當然,萬古青松肯定受到了不可磨滅的重創。司馬策手中,托著一個元寶形狀的火焰。
  盯著這個金元寶,形狀的火焰,司馬策呆呆的看了一會,這,這什么玩意?
  這世上怎么有這么俗的人,將自己的火焰形狀排列成金元寶?
  彈指間,司馬策掐滅了金元寶,臉上一陣憤恨,這次的論天大會,開的真是一個晦氣。
  還好,旁邊還有古正一與申齊天留了下來。
  “司馬先生,待你的下屬歸來,還請前往我大雍天朝小聚!”古正一邀請道。
  “嗯!”司馬策點點頭。
  這一等,就是兩天時間,司馬策左等不來,右等不來,自己的這些下屬,到底干什么吃的?這么久都還沒搞定?
  “司馬先生,待你的下屬歸來,還請前往我大雍天朝小聚!”古正一邀請道。
  “嗯!”司馬策點點頭。
  這一等,就是兩天時間,司馬策左等不來,右等不來,自己的這些下屬,到底干什么吃的?這么久都還沒搞定?
  終于,在第三天清晨的時候,司馬策望眼欲穿之際,遠、處一道流光激射而來。到了近前,司馬策臉色大變,那人臉色蒼白,全身是血,身上無盡傷痕,更是催動了秘法使得實力暴增才回來的
  。
  “怎么回事?你怎么這樣?餐餐呢?”
  “大人,餐菩,餐餐被吃了!”那人一臉恐懼的說道。
  “什么?你說什么?”司馬策眼睛一瞪道。
  “葵餐,纂餐被一個怪獸吃了!”那人滿臉驚慌道。
  “混賬東西,從來只有蘋婪吃別人,哪有怪獸能吃纂餐?”司馬策怒吼道。
  怪獸?你見鬼了,天下論吃,誰吃的過餐餐?
  “真的,大人,餐餐真被怪獸吃了。老五也死了,我差點沒能回來!”那地仙一臉哭喪道。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騙我,你撒謊!”司馬策抓著那重傷的地仙領口吼道。
  翻手,那地仙取出半截仙劍。
  “大人,我這柄劍,也是被那怪獸吃掉一半了。”那地仙一臉悲哀道。
  劍?這還是劍?那地仙手中的只剩下一個劍柄了,前面還有五寸長的劍身,這叫劍?這是鍋鏟吧?
  司馬策看著這柄殘劍,面部抽了抽,這柄劍司馬策再熟悉不過,是眼前屬下的珍藏,也被吃了?到底遇到了什么
  樣的怪物?什么怪物連餐餐也吃了?
  又五天后,出去的其它六個地仙,一個也沒回來。不用猜也知道,他們肯定回不來了。
  這一刻,司馬策終于明白了,這個小千世界太可怕了,不是天朝墮落的與帝朝四分天下,而是這里的帝朝就特別的強大,這是個邪門的世界,這是個恐怖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