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102 三分天下

孔裂天驚駭加無語的看著自己的五彩御摯。
  撞出了一道裂縫?孔裂天眼中何止是不信,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怎么可能,自己這可是天朝御奎,天朝御壘啊!
  猛的一抬頭,孔裂天盯向鐘山。
  鐘山已經收起方天玉奎,氣血翻涌的臉上,也慢慢恢復。
  看到孔裂天那兇狠與不信的目光,鐘山不忘打擊道:“你還真是簡樸,都成為天朝之主了,這御壘還再這么差的材料?”
  看到鐘山那搖搖頭的欠揍樣,孔裂天氣的三尸狂跳。
  “混!”孔裂天剛要破口大罵。
  神鴉道君一拉孔裂天。
  被神鴉道君一拉之下,孔裂天一個激靈,繼而驚駭的看向鐘山,怎么回事?剛才自己的情緒差點就被鐘山操控了?
  想到自己情緒被對手操控,孔裂天心中一寒,對神鴉道君投去一幕感激的目光,再度冷眼看向鐘山,眼神之中,充滿了刺骨的寒意。
  鐘山神情一肅道:“自重了!”
  說完,鐘山就不再理會孔裂天,仿若再和他說話是對自己的侮辱一般。
  這一幕看在孔裂天眼中,原本已經消退的怒火,陡然間再度焚燒起來,只是,這一次孔裂天克制了很多,沒有讓憤怒的情緒沖昏頭腦。
  神鴉道君一直冷眼的看著,看著鐘山,神鴉道君心中越發凝重。
  一般來說,圣地傳承的非常久遠,底蘊是天下最雄厚的,而天朝,雖然底蘊不如圣地,可是,天朝卻能與圣地平起平坐,那是因為每一個開辟天朝之人,都是真正的雄皇之才。而眼前鐘山,僅僅開創了個帝朝,就已經盡顯崢嶸了,雄皇之才太甚了。
  等到他開創天朝之時,那又會是一副如何強勢的場面?
  鐘山在神鴉道君心中的威脅,越來越甚。
  兩組人變的沉默了起來,誰也沒有繼續招惹誰。
  就在這時,遠處,再度一道流光閃過,又來了兩人。
  看到那兩人,鐘山、帝玄鎩、孔裂天與神鴉道君都凝重了起來。
  來人鐘山都認識,大雍天朝,古正一!還有一個就更有淵源了,猴猿至尊,申齊天。
  幽冥天的天下無猴令出來后,幽冥天的弟子四處誅殺猴族,幾十年下來,天下猴猿銳減,仿若很快就要滅絕了一般,而申齊天始終沒有露面,想不到,申齊天居然與古正一勾搭在了一起。
  “申齊天?”神鴉道君雙眼一瞇道。
  “申齊天?”帝玄鎩也帶著一絲懷疑的看向申齊天。
  申齊天淡淡一笑,看了一圈眾人。
  “不是我又是誰?”申齊天沉聲道。
  這一刻,申齊天的語氣再也不似以前的稚嫩,而是充滿了一種沉穩。
  申齊天,這不是鐘山認識的申齊天了,而是前世的申齊天。半日誅殺劍紅之時,不得已激發出前世的獸魂,此刻已經完全恢復了前世修為?
  “帝玄鎩?好久不見!”申齊天說道。
  帝玄鎩點點頭,顯然前世交情非常輕薄。
  說完,申齊天又看向神鴉道君道:“神鴉道君?莫不是你還惦記弄我的功法?”
  “既然你已經恢復從前,我自然不會再打你主意!”神鴉道君冷聲道。顯然二人昔日相處的并不愉快。
  “太歲圣上?孔裂天?”申齊天淡淡笑道。笑容中有著一種古怪的味道在里面。
  孔裂天點點頭,沒說什么。
  最后,申齊天忽然看向鐘山。眼中一冷道:“鐘山?”
  在申齊天記憶中,今世之身的宿敵就是鐘山,每次遇到鐘山都沒好事,前世記憶恢復之時,‘紫金紋龍棍’更是被鐘山帶著的怪獸吃去了一半,吃掉一半?就連申齊天現在回想起來都是無比的荒唐。
  當然,這種心情不止申齊天,神鴉道君也是如此,無往不利的斬仙飛刀,居然被一個怪獸吃掉了?這讓神鴉道君回去緩了好久才適應這個詭異的事實。
  對于申齊天,鐘山僅僅點點頭,與他沒什么好說的。對他的評階只能說他太倒霎了。
  “鐘山,千幽過的可好?”古正一忽然問道。
  “古千幽是我妻子,好與不好,不勞您掛心了!”鐘山一口回絕古正一接下來要說的話。
  看著鐘山,古正一依舊淡淡一笑,搖搖頭道:“可惜啊,可惜!”
  沒人知道古正一可惜什么。眾人不再多話,而是看向眼前的‘世界’。
  進,還是不進?
  “走吧!”古正一對著申齊天說道。
  踏步,古正一走了進去。那樣子非常坦然。
  看著古正一踏步而入,鐘山雙眼一瞇,古正一的心性,果然深不可測!
  “走吧!”鐘山對著帝玄鎩說道。
  另一邊,神鴉道君與孔裂天對視一眼,也踏步走了進去。
  向內部行走之際,古正一、孔裂天與鐘山身形都是晃晃間,一套龍袍就神奇的套在了身上。
  古正一,一身紫色九龍袍,頭頂紫色平天冠一步步向前走去,申齊天緊隨其后。
  孔裂天,一身金色九龍袍,頭頂金色平天冠一步步向前走去.神鴉道君緊隨其后。
  鐘山,一身白色的九龍袍,頭頂白玉平天冠一步步向前走去.帝玄鎩緊隨其后。
  這是應大千世界來客的論天大會,各自禮儀自然做足了。
  慢慢向著內部走著。
  “啊嗚”“啊嗚”
  最先聽到的是一口口吞食東西的聲音。漸漸的,透過綠煙眾人走到了萬古青松的不遠處。在萬古青松的不遠處,是一座巨大的靈石山,一個丑陋的青皮怪物,正享受的吞吃著無數的靈石。
  “餐婪!”帝玄鎩傳音給鐘山。鐘山點點頭。
  萬古青松正下方,一名紅衣男子,盤膝而坐,閉目等待,身后站著十名下屬,默默不語。
  鐘山看向紅衣男子,不難猜測,此人就是司馬策。身后十人,就是十大地仙。
  對于鐘山等人的到來,司馬策居然沒有任何反應一般,好似等人到齊了,才肯睜眼開會。
  看到司馬策的狂妄,所有人都是眼神一冷。
  “最后的一波,來了!”帝玄鎩淡淡說道。
  鐘山轉頭望去,這綠色i世界,雖然阻攔外界人的視線,卻不阻攔內部人的視線。
  遠處,浩浩蕩蕩來了一隊大軍,大秦大軍開路,九條千丈巨龍拉著一輛漆黑的龍鑒,浩浩蕩蕩駛了過來。在龍客兩邊,站著一些宮女和太監,呂不韋也站在不遠處。
  這是大毒贏到了?
  看到這一幕,鐘山、孔裂天與古正一都是皺起了眉頭,贏要搞什么?
  大家來的時候,都是一兩人,這樣比較輕便,就算最后談不攏,也容易退走,贏怎么帶了這么多人來?這時候還講就排場?
  “停駕!”
  一個太監一聲高喝,大秦軍隊陡然一停,九龍拉鑒也是忽然一停。呂不韋站在一邊。
  兩個宮女緩緩拉開龍賽,贏一身黑色龍袍,頭戴平天冠的援緩踏出龍鑒。
  “圣上,到了!”呂不韋躬身道。
  “嗯!”贏點點頭。
  踏步走出,呂不韋緊隨其后。
  “就地待命!”呂不韋臨走時開口道。
  “是!”所有將士同時應高喝。
  贏和呂不韋踏步走了進來。巨大的排場留在了外面。
  看到這一幕,不僅鐘山等人古怪不已,就連十大地仙也是神色古怪。
  贏一步一步走的所有人近前。
  眾人對著贏點點頭,贏也點點頭算是回了眾人。
  所有人都到齊了,向坐在萬古青松下的司馬策。
  “論天大會?這就是論天大會嗎?”贏淡淡的問道。
  聽到贏的問話,司馬策緩緩睜開眼睛,直視贏,與贏目光一次對視,司馬策眉頭一皺,繼而對剩平的人看了一圈。
  一個個掃過,當掃到申齊天的時候,司馬策臉色大變。
  “你,你,孫!”司馬策險些叫出聲來。
  眾人古怪的看向司馬策。
  又定定的看了一眼申齊天,司馬策深吸口氣道:“失禮了,實在是你太像我以前見過的一個人了!”
  眾人一陣疑惑,但誰也沒有多問。
  司馬策緩緩站起身來。輕輕一招手。
  “嗡!”
  鐘山只感覺四周空間一陣輕顫。
  “他將.世界,封了起來!”帝玄鎩傳音給鐘山道。
  “嗯!”鐘山點點頭。
  “諸位,請!”
  司馬策一伸手之際,陡然間,在眾人身后出現了三張巨大的寶座,還有一個圓形的凳子。
  三個寶座就在三個圣上的后面,而圓形的凳子卻是出現在鐘山的背后。
  天朝之主,帝朝之主,分別對待?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鐘山身上,贏、古正一、孔裂天,都是椅子般的巨大寶座,而鐘山,僅僅只有一個凳子?
  這是什么意思?讓鐘山坐小凳子?
  帝玄鎩眼中一怒。其它人并未表現出幸災樂禍的表情。因為眼前這一幕,不僅僅是羞辱鐘山,更是借此震懾眾人。
  司馬策要讓所有人知道,他可以決定你們任何人的尊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