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3)      第二章龍門谷(09-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3)     

長生不死36 英雄也有郁悶時

悲青絲飛到近前,卻看到鐘山慢慢將刀取回。
  從之前三人劍上煞氣濃郁程度,也能輕易看出,三人都是先天第四重,和鐘山差不多,但是,卻全部被鐘山殺死,鐘山還絲毫無損,一點傷也沒受?
  瞪大眼睛,悲青絲神情有些發呆,悲青絲驚訝,四方很多人也都露出了震驚的神情,畢竟,一挑四,居然如此完克,此人刀法太精湛了,人太兇悍了。
  “三師姐。”天靈兒的一聲呼喚瞬間引起了鐘山的注意,也喚醒了發呆中的悲青絲。
  扭頭一看,果然悲青絲正停在半空之中。
  “靈兒?”悲青絲按下飛劍,落在靈兒面前,眼中閃過一股驚訝。
  天靈兒馬上掀開帽子,露出燦爛的笑容。
  “你們怎么會來這里?”悲青絲看看天靈兒又看看鐘山問道,同時還有些狐疑的看看另一個黑袍人。
  “姑爺爺,她是誰啊?”黑袍之中,英蘭撅起小嘴巴對鐘山問道。
  不知為何,在悲青絲飛過來之際,英蘭就她產生了一絲緊迫感,悲青絲太完美了,哪怕那一頭白發,都好似為她打上一個完美的標簽,完美?完美跟自己有什么關系?但,悲青絲飛來之際,英蘭還是莫名的產生了一絲敵視。
  姑爺爺?
  悲青絲飛來之際,就疑惑另一個黑袍中的到底是誰,但是,在聽到一個動聽的女人聲音,喊鐘山姑爺爺的時候,悲青絲又是一呆。一種無限驚奇的神情在她臉上流露出來。
  姑爺爺?她喊鐘山姑爺爺?
  “這是我的朋友。”鐘山對英蘭說道。
  不過并未為悲青絲引見英蘭,因為若一介紹,這輩分又是個問題。
  悲青絲有些驚奇的又看看黑袍之中的英蘭,臉上露出一種說不出的味道。
  “三師姐,大師兄怎么和那人打了起來?”天靈兒疑惑的問道。
  “那是血劍門門主,血煞,前些天我們進入大陣,在內部,兩個師弟死于血煞弟子手中,大師兄為了報仇,屠殺了血劍門滿門,直到剛才,這個血煞才得到消息趕來,和大師兄生死搏斗之中。”悲青絲開口說道。
  “那人實力肯定不如大師兄吧。”天靈兒看著遠處說道。
  “不,大師兄金丹第九重,而血煞,金丹第十重。”悲青絲皺皺眉頭看向遠處山頂說道。
  “啊?那為什么不一起上啊?”天靈兒疑惑的問道。跟鐘山在一起的這段時間,天靈兒明白一點,危險的時候,打人要群毆,就像兩天前的妙仙人。
  “大師兄說他能行,讓我們注意四方,為他略陣。”悲青絲看看遠處的天殺,眼中閃過一絲感嘆,以弱對強。天殺的確不同常人。
  鐘山對天殺行為沒有表態,若是在進入開陽宗前,鐘山肯定嗤之以鼻,生死關頭,不全力以擊,難道還要講究公平公正?但是,這兩年進入仙門,鐘山也慢慢體會到,很多時候,將自己逼入絕境,才是激發潛能的最好方法。
  天殺和血煞二人對峙,已經有三個時辰了,三個時辰之間,二人誰也沒動,但是,只要有眼力之人都知曉,此刻二人四周,才是最危險的。
  因為,二人氣勢正瘋狂的攀升之中,但是,氣息卻是內斂到了體內,好似兩個雕塑一般,一動不動,但,就這兩個雕塑,不動則已,一旦動起來,必定是驚天動地的毀滅。
  先天期之人,根本就不能靠近,而金丹期之人,也知道二人氣勢的恐怖,雖然沒有氣息散發,但是,那憑空而來的壓迫,卻好似使得眾人都喘不過起來一般。
  兩個,一個是血劍門門主,一個是開陽宗第二代大弟子,未來也極有可能是開陽宗宗主。
  二人都是抱著必殺決心。
  三個時辰,三個時辰了,誰也沒動。都在找尋著對方的破綻,哪怕一絲破綻,那之前所蓄的勢和力,必定盡泄那一破綻。
  血煞沒想到對方會這么強,自己離元嬰期也只是臨門一腳,對方真元明明沒有自己雄厚,但是,在這一刻,氣勢之上,居然壓不下他。怎么會?開陽宗?開陽宗真的就這么強?
  血煞心焦的這一刻,忽然,天殺瞳孔一縮,機會來了。
  “呲吟~~~~~~~~~~~~~~~~~~~~”
  天殺拔劍了。
  天殺拔劍的一霎那,血煞也同時揮劍而來,蓄全力一擊,必要劍飲仇血。
  鐘山一直盯著遠處,眼睛一眨不眨,上一次天殺速度太快,沒有看清,此次,一定要看仔細了。
  鐘山看到,天殺長劍出來的一瞬間,那劍刃之上,好似迸發出無限的光芒,好似天地驟然暗了下來,只有那劍刃之上有著光亮一般。看到那光亮,鐘山心神不禁為之牽引。
  一霎那,劍出鞘了,也許,這次離的太遠的緣故,鐘山眼中并非白茫茫的一片。
  鐘山凝神之下,看到了那一劍出,速度太快了,鐘山僅僅能夠看到模模糊糊的一霎那。
  劍出,一道白光沖天,對面好似充滿了血海之色一般,鐘山余光之中,感覺血煞出劍之后,那一處范圍全部變成了通紅一片,好似一片血云,而天殺的一劍,好似一道撥開云霧的刺亮之光。
  亮光如一柄長劍,催拉枯朽般的斬斷云霧。這一刻,鐘山有種很奇特的感覺,天殺的長劍如一道亮光從天而降,而那亮光又好似一柄長劍刺破云霧,到底是亮光還是劍,鐘山有種分不清的感覺。
  “呲吟~~~~~~~~~~~~~~~~~~~~”
  一聲脆響,光亮驟然消失,鐘山余光中的血霧,也消散而開。
  太快了,太強了,即便鐘山升到了先天第四重,依舊看不清這一劍,這一無限強勢的一劍。
  之前一聲脆響,就是短暫的交戰結束,天殺收起了劍,而對面,血煞手中的血色長劍,卻是一斷兩截,抓在手中的,僅僅是一個劍柄而已,血煞沒有再動手,也不能再動手了。
  血煞頭部、面部、胸前,一條縫隙,一條血煞身死的證據。
  天殺的一劍,將強大的血煞,一劍斬成了兩半。死透了。
  兩息之后,血煞臉部那條細縫之中,才冒射出大量的鮮血,而血煞的身軀,也緩緩跌倒,身軀一分兩半,死無全尸,一代門主,至此煙消云散,成為歷史。
  各門各派之人,只要盯著剛才那一劍的,都露出了深深的震撼,深深的恐懼,開陽宗?這就是上仙門的威力嗎?
  “初九,那一劍如何?”不遠處山上的少年對著身后中年模樣男子問道。
  “此人悟性超絕,已經領悟第一層斬魂的奧妙,在同等實力之下,已經有資格挑戰公子了。”初九沉聲道。
  “會的機會的,開陽宗斬天拔劍術?”少年瞇著眼睛看著遠處,眼中閃過一絲好戰的神情。
  大陣北面,千幽公主輕輕開口道:“斬天拔劍術,果然名不虛傳。”
  一邊水鏡先生搖搖羽扇道:“此子悟性超絕,當此一劍,可挑戰一些初入元嬰之人。”
  鐘山捏著拳頭,眼中無比堅定。金丹期?這是金丹期嗎?那裂天太子實力又如何?
  “大師兄真是厲害。”天靈兒在一旁說道,但是,語氣之中已經不復昔日的激動了,因為有著鐘山之前斬殺妙仙人的對比,這越一重大勝,和鐘山越一個境界大勝,就不是什么驚世駭俗的事情了。
  英蘭一直沒說什么,畢竟實力太低,僅僅看到刺眼的光亮,然后就沒了,因此也沒多做什么評價。
  “我們上山吧。”悲青絲開口道。
  “嗯”鐘山點點頭。
  帶著英蘭,快速向著天殺所在山峰急速而去。悲青絲和天靈兒卻是飛起,不過速度不快,等著二人。
  天殺一劍解決血煞,額頭之上,也隱隱出現了一絲汗水,不過天殺隱藏的非常好,轉眼蒸干了。
  天殺一人獨對血煞,一方面是磨礪劍道,激發潛能,另一方面,卻是為了悲青絲,想要將自己強勢的一劍,烙在悲青絲的心中,以這一劍從心理上征服悲青絲。
  一劍成功了,只要站在近前,無論是誰,心里都會烙上天殺無可匹敵的深刻印象。
  天殺緩緩轉過頭來,準備看到悲青絲那不一樣神情之時,驟然發現,悲青絲沒了?
  沒了?天殺眼中閃過一絲憋悶,繼而扭頭望去,剛好看到悲青絲正在對著另一個男人述說著什么。
  另一個男人?天殺心中一堵,眼神泛著一絲寒意,凝神一望,卻發現,居然是前不久剛分道的鐘山,那個剛入開陽宗的第三代弟子,鐘山?
  第三代弟子,天殺沒有看在眼中,特別是這個鐘山,回憶起師尊當時的評價,根骨極差,這樣就更不會入天殺之眼,在天殺眼中,形如臭蟲一般,但是,就這么一個臭蟲,居然讓悲青絲連自己拼死之戰都不顧前往迎接?難道自己生死在悲青絲眼中,連迎接鐘山的到來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