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4)      第二章龍門谷(09-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4)     

長生不死97 天神子一語斷鐘山

六合城中
  鐘山在大榮商業協會分舵分析四方收集來的信息。分舵總負責人快速跑了進來。
  “趙海,什么事那么著急?”鐘山抬頭皺眉道。
  “陛下,你讓我注意四方消息的,可剛出去,就聽到六合城中傳來異常消息了”此處大榮商業協會總負責人趙海馬上說道。
  “哦?”鐘山微微意外。
  “是一座須彌石山,拍成了天價”趙海馬上說道。
  “天價?須彌石山?”鐘山微微意外。
  須彌石,就是用來做儲物手鐲之用,須彌石的多少決定儲存空間的大小,須彌石在神州是一種如靈石般普遍的貨物,又如靈石般不可代替,昔日天崩計劃,鐘山就是炒作須彌石完成第一步的。須彌石山,自然是大量須彌石。
  “是啊,那是一山須彌石,按以前價,應該只值一百萬上品靈石可是,這次有人送來須彌石山之后,居然被一家店鋪以一千萬上品靈石收購,十倍的價格啊,消息一經傳出,全城轟動。”趙海說道。
  “哦?翻了十倍?”鐘山眉頭微皺。
  “是,就是十倍,這只是進貨價,那店鋪拍的以后再賣,一旦銷售,最少還有兩成利”趙海馬上說道。
  “我大榮商業協會,可有人去拍?”鐘山問道。
  “有,我大榮商業協會在六合城,最大的店鋪就是須彌石店鋪,專門銷售須彌石的,這次外界來貨,我們店鋪肯定去的,據老掌柜說,當時那群參加拍賣的人都瘋了,價格一直往上漲,一直漲到了十倍,老掌柜沒有追拍”趙海想了想道。
  “現在百姓什么態度?”鐘山皺眉問道。
  “觀望,百姓都在觀望須彌石的勢頭,不過,百姓的目光卻全部被調到了須彌石上”趙海想了想道。
  “十倍?城中有多少須彌石商鋪?”鐘山皺眉問道。
  “一共有五十家,我們大榮商業協會的須彌石店鋪排在前十,須彌石陡升十倍的消息一經傳出,幾乎所有須彌石店,最近都在少量買賣,價格也一路飆升而上。”趙海說道。
  “飆升?”鐘山微微皺眉,仿若發現了一絲不尋常。
  “是,我大榮商業協會的大榮須彌店鋪,卻陷入了兩難的境況”趙海擔憂道。
  “哦?為何?”鐘山皺眉道。
  “當初店鋪開在此處的時候,我曾經承諾過,百年價格只降不升。可現在這不是打我臉嗎?我們不升別人升,那所有人都會來搶我們的須彌石,到時一旦售空,必定會影響聲譽,一旦聲譽受損,再想發展下去就難了”趙海擔憂道。
  “嗯,你的想法不錯”鐘山點點頭。
  “謝陛下”趙海難得露出一絲笑容。
  “那十倍價格買去的店鋪,是什么樣的店鋪?”鐘山沉聲問道。
  “叫著‘呂氏商業協會’,四個月前,第一次出現在六合城中,一經出現,頓時引得滿城風雨,短短四個月,成為六合城有數的大店,發展極為迅猛。不,是發展的不可思議的快每日無數靈石灌入呂氏商業協會,四個月,僅僅四個月幾乎成了城中的風向標,任何物品,只要它那里一漲價,別的地方就馬上跟著漲,它降價,城中其它店鋪就馬上降價”趙海驚嘆道。
  “哦?呂氏商業協會?四個月前剛來的?一來就攪的滿城風雨?”鐘山驚訝道。
  “是開業第一天,就人流攢動,一個月內,天天爆滿”趙海驚嘆道。
  “呂氏商業協會如何做的?”鐘山凝重道。
  “開業當天,呂氏商業協會并未做任何排場,僅僅立了一個牌子,無數人就蜂擁而入了。”趙海道。
  “什么牌子?”
  “牌子上寫‘凡在呂氏商業協會找到一件次品者,獎百萬靈石’。然后,為了這個獎勵,只要看到牌子的人,就馬上進去仔細查看所有商品,繼而一傳十、十傳百”趙海說道。
  “一字千金?呂不韋?”鐘山瞳孔一縮。
  這可不就是呂不韋的老伎倆?一部《呂氏春秋》,天下文人共鑒,尋一個可改之字,賞千金。天下蜂擁拜讀。
  “一字千金?”趙海不明白怎么回事。
  “嗯,不管這些,我問你,可有人找到次品了?”鐘山問道。
  “呂氏商業協會非常的大,商品超過百萬之眾,不可能每一個都是精品的,在第二天,就被人找到了一個次品。呂氏商業協會當眾獎百萬靈石”趙海說道。
  “哦?”鐘山眉頭皺起。
  “哪知,人們不但不因為這個次品而少跑呂氏商業協會,反而每天人更多了。每天給呂氏商業協會帶去的利潤也越來越龐大了,短短四個月,就擠入了六合城頂級商鋪之一的位置。”趙海無比感嘆道。
  “利而驅之。人們自然愿意去,因為買到的都是精品,就算買到次品,那就更好了,能換來百萬靈石,誰還有擔憂可言?”鐘山微微一嘆。
  呂不韋,不愧為商道老手,在‘一字千金’的基礎上,又進了一步‘破而后立’。就因為這一個次品,而使得生意經久不衰,或許那個次品更是呂不韋有意為之。
  “陛下,那現在我們要怎么做?”趙海眼含擔憂道。
  “城中買賣須彌石的店鋪,統一調價了?”鐘山問道。
  “沒有,大多數調價了,但漲價幅度不一,好似在看呂氏商業協會的標價,等他一出來,很可能很多人就蜂擁追隨了。百姓現在不敢買,怕高價買了又掉下來”趙海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
  “陛下,五日后,將還有一次須彌石的拍賣,到時我們要不要拍下來,哪怕花大代價?”趙海問道。
  “到時我隨你去”鐘山道。
  “是”
  第二日。
  “陛下,出來了,呂氏商業協會的價格出來了,須彌石零售價漲了十倍”趙海慌忙跑來道。
  “呂氏商業協會漲了?那其它的須彌石店鋪呢?”鐘山皺眉道。
  “也漲了,大多都漲了,有近二十家漲的幅度和呂氏商業協會一樣,剩下的就標價不一了。只有幾家和我們一樣還未加價”趙海擔憂道。
  “百姓呢”鐘山點點頭。
  “有些百姓已經著急的購買須彌石了,今日一早,來買須彌石的人就明顯比以前多出很多了”趙海說道。
  “多出很多?”鐘山凝重道。
  “是,陛下,六合城附近根本沒有須彌石礦,要到外界進貨,必定要來回八年時間,這還不包括途中遇到的兇險,畢竟,須彌石不能放入儲物手鐲,一旦化為手鐲再毀去重新取出,就只剩下原先的一半效果了,上面更有別人的血脈神識,須彌石就要買最新的,因為儲物手鐲只有自己才能打開的最好,有了別人的血脈神識,那就是說,別人也能打開,這樣的須彌石賣不出好價錢的。”趙海皺眉的說道。
  第三天、第四天。大榮商業協會購買須彌石的人越來越多
  第五天。
  鐘山與趙海去看了看店鋪,大榮商業協會,大榮須彌店門口,此刻已經排出了一條長長的隊伍了
  “陛下,你看,這些人都是要買須彌石的,我已經設了限制,每人每天最多只能購買一斤的須彌石,可還是這么多人”趙海皺眉道。
  “嗯走吧,我們去看看那什么拍賣會”鐘山皺眉道。
  “是”
  二人很快來到一個巨大的山谷。山谷中心,一座白玉無瑕的小山堆,完全是由原始須彌石堆砌而成。又一座須彌石山。
  三三兩兩的大商人,已經聚集到了山谷之中。分成零零散散很多個小團體,顯然都是為了這座須彌石山而來。
  有趙海的身份引子,沒人阻攔,二人踏步而入。
  看看須彌石山,鐘山又看看四周的商人。忽然,鐘山汗毛一豎的看向山谷一個角落。
  鐘山忽然感到有人盯著自己,轉頭望去,剛好望見一身華服的男子坐在一張桌子面前,身旁站著大量下人,男子一邊喝酒品菜,一邊等待一般。
  “陛下,就是坐在那的那人,呂氏商業協會的總負責人,誰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我們稱呼呂先生,他很少露面,我也僅僅見過一面”趙海馬上小聲道。
  呂先生?鐘山看向那華服男子,而那男子好似一開始就注意鐘山了一般,手中酒杯一端,對向鐘山。
  鐘山微微一鄂,繼而露出一絲淡笑的踏步走去。
  趙海緊隨其后。
  “呂先生?”鐘山到了近前微微一禮。
  “鐘先生,請坐吧”華袍男子淡淡一笑道。
  鐘山已經猜出了此人就是呂不韋,但沒有點破,呂不韋更是清楚知道眼前鐘山是誰,也沒有說穿,而是請鐘山坐下。
  鐘山心中有些古怪,但還是非常坦然道:“那就卻之不恭了”
  鐘山坐下,趙海站在身后。
  看到鐘山如此坦然,呂不韋微微欣賞,而眼中更多了一絲戲謔。
  “六合城的特色美食,配上我朝的美酒,鐘先生可要嘗嘗?”呂不韋問道。
  “有何不可?那鐘山就試試呂先生口味了”鐘山端起美酒慢慢品了一口。
  呂不韋一直盯著,仿若想要看透鐘山一般。
  “潤而不燥,清而不寒,肥而不膩,提神醒腦,果然是好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