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0)      第二章龍門谷(09-20)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0)     

長生不死83 呂不韋的局

凌霄天庭以東,東林帝朝,丞相府中。
  幾名官員正和丞相商談著什么,外界所有侍從全部屏退。
  “丞相,果然戰爭一起,我的下線培養不起來了,我原來可是每日五十萬上品靈石的收入啊,現在只剩下五萬都不到。四十五萬上品靈石,這就沒了!”一個官員氣急敗壞道。
  “丞相,我們也是如此,更重要的是戰爭階段,所有城池戒嚴,查的也極為嚴謹,我們的供貨常常不能按時到達,也讓我們每日少了多少收入!”又一個官員急道。
  “那你們說怎么辦?”丞相淡聲問道。
  “我們再度上諫,聯合群臣,一起上諫,停止戰爭,還我們一個太平!”那官員說道。
  “你們要弄清楚,你們是東林帝朝的官員,食君之祿,為君分憂,陛下主戰,你們也該主戰!”丞相冷聲道。
  “俸祿?那點俸祿算什么,陛下他用那點俸祿就能斷我們的財路嗎?”那官員氣憤道。
  “哼!”丞相一聲冷哼。
  “上諫之事,休要再提!”丞相怒道。
  “是!”一眾官員只能帶著不甘的點點頭。
  送走群官的時候,丞相眉頭微皺,這些官員,連陛下都敢冒犯了,這是個不好的苗頭啊。
  出了丞相府,一眾官員眉頭緊鎖不已。
  “張大人,我們該如何做?丞相不愿,我們也沒有辦法啊!”
  “哼,丞相?他每天的損失比我們還多,現在恐怕每日損失百萬上品靈石了吧,也就是一億下品靈石,一天兩天損失無所謂,等耗上一段時間,最急的肯定是他!”張大人冷笑道。
  “唉,若不是這次戰爭,我現在也能日收入六十萬上品靈石了吧!”
  “只要干上三五年,有了這靈石,哪怕自己開創一朝也不是難事!”張大人冷聲道。
  “嗯!”其他大臣也是點點頭。
  臣心思變,再無昔日對帝朝的忠誠了!
  -----------------------------------------------------------------------
  凌霄天庭原本就是一個極為敏感的地方,無數哨探一直蹲守此處,在誅仙劍陣圍困凌霄天庭的當日,消息就快速的傳向天下四方。
  大秦天朝!朝堂之上。
  “圣上,這就是大崝的商戰,一種另類的銷售,一種崩毀帝朝經濟的銷售方式,***作得當,能得南方所有城池!”呂不韋對著嬴開口道。
  顯然,這段時間,呂不韋已經將大鯨吞計劃整理而出,呈現給了嬴。
  “大秦國內,杜絕一切此中銷售,有違抗者,斬!”嬴開口道。
  “是!”群臣一聲應命。
  “圣上,聽聞誅仙劍陣困凌霄天庭了,而且下來已經近一個月時間了,臣想前往查探一番,順便親身體會一下大崝的商戰!”呂不韋說道。
  看了一眼呂不韋,嬴點點頭道:“也好,你就去看看吧!”
  “謝圣上!”呂不韋馬上應道。
  “傳鬼谷!”嬴開口道。
  “傳鬼谷~~~~~~~~~~~~~~~~~~~~~~~~~~!”
  大秦風水師鬼谷,很快被傳了過來,鬼谷頭發稀少,皮膚黝黑,身材消瘦,看上去略顯丑陋。
  “鬼谷拜見圣上!”
  “嗯,你隨呂不韋前往大崝,順便查探一番大崝風水師泥菩薩的情況。”嬴開口說道。
  “是!”鬼谷馬上應道。
  大雍天朝!朝堂之上。
  “太宗王,戰天王,你們隨天老去一趟大崝吧!”大雍圣上古正一道。
  “是!”古太宗點點頭。
  ----------------------------------------------------------------------------
  誅仙四劍困天庭,天下諸勢力得到消息之后,紛紛向著大崝帝朝匯集而去。
  十日后,凌霄天庭下方遠處,已經有諸多勢力抵達了,一起望著那通天徹地的誅仙劍陣,一片漆黑的環境之中,包裹著凌霄天庭。
  天空,一百零八顆星辰變的極為明亮,誅仙四劍不撤,證明內部并未分出勝負。
  大崝帝朝?帝朝而已,長生界可是圣地啊,長生界界主帶著誅仙劍陣來此,居然沒能短時間取得成效?
  人們越發好奇,這個大崝帝朝到底有多強?僅僅以帝朝的實力,就能抗衡圣地了?
  誅仙劍陣遠處,一個小山谷之中,紫熏一襲紫衣望著遠處的誅仙劍陣,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擔憂。
  “奴青惠,古神通已經死了,你不要再癡心妄想了,你若是真的敢那么做,我會永遠無法原諒你的!”紫熏眼中閃過一股寒光輕聲道。
  誅仙劍陣遠處一座山峰之巔,消瘦的風水師鬼谷,看著四方地形,研究著風水龍脈走向。
  在他旁邊,一身貴氣的呂不韋手中抓著一些信函,旁邊七八個哨探不斷遞來四方消息。
  呂不韋瞇著眼睛看著。看完之后,嘴角露出一絲不經意的冷笑。
  “好個鐘山,這網撒的還真大!”呂不韋收起信函淡淡道。
  “呂相,地形我已經勘探清楚了,這是一個大圓盤向心龍脈格局,凌霄天庭受八方大地龍脈庇佑,一旦凌霄天庭遇到危機之時,此風水陣將抽取地脈之氣增強凌霄天庭之力,現在看來,凌霄天庭根本沒有受到巨大破壞,可能還有一段時間僵持!”鬼谷淡淡的說道。
  提到風水,鬼谷無比的自信。
  “嗯,這邊沒什么好看的,走,我們看看泥菩薩去!”呂不韋點點頭道。
  “泥菩薩?泥菩薩不在這里嗎?凌霄天庭大敵當前,難不成他還出了遠門?”鬼谷不信道。
  “自然,我的判斷從來沒錯過!”呂不韋肯定的說道。
  “不管泥菩薩去哪里,他肯定還會來此,圣上讓我們查探泥菩薩,萬一我們走了,泥菩薩回來怎么辦?”鬼谷搖搖頭道。
  聽到鬼谷的忤逆,呂不韋雙眼一瞇,有些不耐的看向鬼谷道:“這么說,你是不肯隨我走了?”
  “呂相你有你的看法,而我也有我的看法,圣上沒有讓我聽命于你,況且在大秦,我的地位也不弱于你,還望你自重!”鬼谷搖搖頭道。
  顯然風水師有風水師的傲氣,整個天下就那么幾個,所有運朝都是如此,風水師是個特殊的存在,除了運朝之主,從來不會向任何人低頭。
  “哈哈哈哈,自重?你的祖師跟我說還差不多,就憑你?”呂不韋露出一副怪異的笑容。
  自重?大秦除了嬴和有數的幾名舊臣,誰敢和呂不韋如此說話,以前是有過,不過,敢如此跟呂不韋說話的,早已魂飛湮滅了。
  “哼!”鬼谷一聲冷哼。
  “我現在也不和你計較,否則傳入朝中怪我欺負小輩,記住你剛才說的話,等你祖師歸來之日,讓他和我說!”呂不韋冷聲道。
  說完,呂不韋一甩袖子,消失在了鬼谷面前。
  看著呂不韋離去,鬼谷眉頭一挑,不再多說,而是看向眼前龐大的誅仙劍陣,還有四方的風水格局。
  三日后。
  誅仙劍陣遠處一個山谷。
  拄著拐杖,佝僂著身子的天老,看了看眼前龐大的風水格局。
  一旁,大雍天朝太宗王與戰天王看著四方情報,眉頭微微皺起。
  “大崝居然將剛剛收服的玄武一族派上了戰場?而且還擔任了很多的要職?”戰天王皺眉的看著信息。
  “這里面可能大有文章!”太宗王點點頭。
  “而且這戰爭也透著詭異,仿若鐘山早就料到了此景,仿若知道自己不能指揮軍隊一般,這大崝的軍隊指揮全部落在了水鏡先生手中。”戰天王眉頭微皺道。
  “水鏡先生?果然是驚世之才,同敵四朝,從容不迫,可惜啊,當初差點就能為我所用了!”太宗王微微感嘆道。
  “嗯!”戰天王點點頭。
  “天老,看出什么了沒?”太宗王看向一旁天老。
  “自然看出了,泥菩薩這一手引地脈之氣的風水陣,果然厲害。告訴你們,你們也聽不懂,不過,我發現了一個有趣的人!”天老淡淡道。
  “哦?”
  “除了泥菩薩外,神州修風水的只有五脈,天地人神鬼,我為天,同時我也有種秘法可以感應其它風水師,雖然不能感應太多東西,但也能知道他們存不存在,地師在涅凡塵死的時候,消失在了神州,神秀,在數年前也消失不見,不是死了,就是不在神州了,神州神秀和地師兩脈算是斷了傳承!”天老淡淡道。
  “嗯!”兩個王爺都沒有說話,繼續聽著天老說。
  “還剩下人尊與鬼谷,人尊在太歲天朝,而鬼谷在大秦,卻就在不遠處!”天老淡淡道。
  “鬼谷也來了?”太宗王眼睛微亮。
  “就在那個方向!”天老手中的手杖一直遠處。
  兩個王爺的目光一起看了過去。
  二人想了想,最終,太宗王忽然眉頭一挑道:“來人,給我去查那個方向的人員出入,查探那個方向還有些什么人,不可打草驚蛇!”
  “是!”幾名下屬馬上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