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2)      第二章龍門谷(01-22)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2)     

長生不死79 天下四分

紫熏離去了,鐘山微微一嘆!
  兩天后,水鏡與悲豐絲回來了!
  “如何?”鐘山看向二人。
  “龜蛇還是挺好說話的!”悲青絲笑道。眼中閃過一絲滿意。
  “初次接觸,已經收效頗豐,看來要不了多久,就能徹底說動玄武少主了!一旦說服玄武少主,玄武一族就基本定了!”水鏡搖搖羽扇肯定道。
  “此事交給你,我放心!”鐘山不吝婪賞道。
  “謝陛下!”水鏡點點頭。
  “這段時間辛苦了,你先休息一下吧!”
  “是!”水鏡點點頭,告退離去。
  只剩下悲青絲與鐘山了。
  “我們回宮!”鐘山拉著悲青絲道。
  “嗯!”悲青絲驗上泛出一絲嫣紅道。
  太歲天朝!一座大殿之內!
  殿內站著四人。孔裂天,太歲天朝當今圣上。神鴉道君,色空與龜壽。
  “圣上,就現在嗎?”色空看向孔裂天。
  “嗯,這次天下布儒,就由你負責運籌,在北方戰局平定之后,我要天下間盡知儒道,天下各地,建鴻儒書院!”孔裂天鄭重道。
  “是,臣定不負圣上之望!”色空點點頭道。
  “你先下去吧!”孔裂天道。
  “是!”色空和尚馬上退了出去。
  “天下布儒?好大的氣魄,你想吃下整個天下?”神鴉道君淡淡道。
  “凡事都要一步一步來,長生界就不想要整個天下?”孔裂天淡笑道。
  “長生界?你不也是長生界一部分?”神鴉道君淡淡道。
  “長生界不也是太歲天朝一部分?”孔裂天也淡笑道。
  盯著孔裂天,神鴉道君看了一會,最后露出一絲怪異的笑容,不再多說。
  孔裂天看向神鴉道君,神色也頗為詭異。
  “好了,龜壽,你來說說吧!”神鴉道君忽然看向了龜壽。
  孔裂天也看向龜壽。
  “那一日,我們帶著舞九天回來,中途在烏巢養傷之中........!”龜壽將那日救舞九天的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等等,那個王骷僅僅和你對峙?最后還被你逃了?”孔裂天忽然盯向龜壽。
  龜壽眉頭微皺,什么叫i僅僅,?難道自己真的很差勁?
  “是的!”龜壽心里不舒服的回答道。
  “居然敢乍我?”孔裂天眼中一冷。
  顯然那日鳳凰島,孔裂天以為王骷是個絕世高手,想不到僅僅是表象而已。
  “乍?”神鴉道君微微疑惑。
  “沒什么!”
  “那個八個尾巴的怪物,你可識得?”神鴉道君問道。
  “未曾聽聞,大千世界妖獸種族繁多,除了圣人,誰能盡數知曉?”裂天太子搖搖頭。
  “嗯,前不久,鐘山派使者前往我玄武宮,想要招安我玄武一族…………!”龜豐繼續說著。
  “招安?招你玄武一族?”孔裂天驚訝道。
  “是!”龜壽點點頭。
  “你怎么看?”孔裂天看向神鴉道君。
  神鴉道君露出一絲冷笑道:“那就讓他招吧!”
  “讓他招安?”龜壽瞪大眼睛。
  “是讓你佯招!”孔裂天看著龜壽皺眉道。
  “佯招?假意受掩?”龜壽疑惑道。
  “嗯!好像長生界還控制幾個帝朝的吧?”孔裂天看向神鴉道君。
  “不錯,最近剛好要對大情帝朝有所動作,這個鐘山不能再留了,留下去,早晚是個禍害!”神鴉道君沉聲道。
  “鐘山可是在凌霄天庭,他可是能夠借大情天下之勢,而且還有帝玄鎩,殺他,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吧!”孔裂天沉聲道。
  “要殺他,自然有所準備,怎么,你也想隨我們一起去?”神鴉道君看向孔裂天。
  “我?呵呵,既然你都有準備了,我去不去又有何關系?太歲天朝我還沒坐穩,北方戰局還要我觀望,天下布儒才剛剛開始,脫不開身啊!”孔裂天推脫道。
  “那就算了!”神鴉道君眉頭微皺道。
  “祝你們旗開得勝!徹底斬殺鐘山!”孔裂天邪笑道。
  “嗯!”神鴉道君點點頭。
  “走吧!”神鴉道君看看龜壽。
  “嗯!”
  三個月后!
  大秦天朝,朝堂之上。
  朝堂之上又多了一個衣著無比華貴的男子。
  男子一身印有奇特圖案的華麗黃袍,面容非常普通,可無形中又有著一股強勢的威儀,讓人望之而肅,站在了右列第一位。
  左列第一位是丞相李斯!
  右列第一位其身份應該和李斯一樣。其人就是前不久剛剛‘魂歸來’的大秦右相,呂不韋!
  贏高高在上,在大秦,有著永遠無法取代的地位,所有人只能望而生畏。大秦之主。
  “白起的北方戰場如何?”贏問道。
  左相李斯馬上走出列道:“武安公一路凱歌,坑殺千萬之數,敵軍聞武安公名,盡皆望風而逃。”
  “嗯!”贏點點頭。表示還算滿意。
  “啟奏圣上!”李斯再度躬身道。
  “哦?”
  “臣剛得到的消息,西方的一些帝朝,再現儒道蹤影!”李斯恭敬道,同時眼中寒光一閃。
  “儒?”贏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應該來自太歲天朝,新的圣上,孔裂天!”李斯沉著道。
  “孔裂天?呵呵,孔氏子弟?居然將儒道傳到這個小千世界來了!手伸的還真遠!”贏冷笑道。
  “圣上,我朝是否還要施行i焚書坑儒,令?”李斯看向贏問道。
  李斯眼中閃過一絲殺機,不是對贏,而是對,李斯討厭儒!
  “再等等吧,看看這咋)孔氏子弟,到底有多大能力!裂天?呵!”贏淡淡的說道。
  “是!”李斯恭敬的點點頭退到一邊。
  “呂不韋,恢復的如何判”贏看向呂不韋問道。
  “謝圣上關心,臣現如今已經恢復了一成!”呂不韋恭敬道。
  “嗯!你恢復的還算比較快的。”贏點點頭。
  “圣上,臣雖然回來不久,卻也發現一個有趣的事情!”呂不韋忽然笑道。
  “哦?”
  “前天,臣收集天下資料,剛好看到了一個商戰大戲,天崩計劃,精彩,很精彩,不知圣上可曾了解?”呂不韋淡淡笑道。
  “大惰帝朝,鐘山?”
  “正是鐘山,天崩五步走,天崩四重天,真的精彩至極,想不到這幾萬年下來,神州再度出現一個商戰天才,臣好久沒有遇到這樣的人了!”呂不韋微微感嘆道。
  “呂相見獵心喜?”李斯笑道。
  “談不上吧,只是欣賞而已,前天剛了解天崩計劃,昨日我將鐘山的各種資料細細分析了一遍,想不到此人還真是個人物,這些年以極弱修為將神州攪的天翻地覆。”呂不韋露出一絲怪異的笑容。
  “論商道,這數萬年下來,天下能讓呂相看上眼的,沒有幾個!”李斯笑道。
  “你見過鐘山,他是何種人?”呂不韋盯著李斯問道。
  “那日大惰帝朝晉級日,我是去過,太歲天朝使者望之生畏,帝王之術運用的爐火純青,除了極差的根骨,我暫時還沒挑出毛病來!”李斯回道。
  “根骨?他入修行行列不過兩百年吧?根骨極差?”呂不韋眼睛一瞇,閃過一絲意外。
  “這正是鐘山的厲害之處,以那種椎骨還能修行如此迅速,可以見其人之優!”李斯道。
  “有多差的根骨?”
  “銹銅之根骨,普通人只能止步于金丹期!”李斯道。
  “能成為一朝之帝,豈能與尋常視之?”呂不韋搖搖頭道。
  “嗯,不知呂相發現了何種有趣之事?”李斯再問道。
  “南方可能再有一場商戰驚變!”呂不韋一臉肯定道。
  “哦?”贏淡淡道。
  “肯定就是鐘山發起的。”呂不韋再度肯定道。
  “呂相僅僅這兩天看到的資料,就肯定南方將有商戰驚變?”李斯皺眉道。
  呂不韋看了一眼李斯道:“我知道你的嚴謹,凡事尋求禮據,可這是商業,嗅覺非常重要,憑借三個月前的資料,就足夠肯定,必有一場驚天商戰覆蓋南方。”
  “驚天商戰?”贏淡淡問道。
  “是,臣敢肯定,這次商戰,必定比天崩計劃來的還要猛烈,站在這里,我就已經能夠感受到一股洶涌澎湃的氣息吹來了!”呂不韋一臉肯定道。
  “洶涌澎湃?”贏輕輕敲擊著龍椅。
  “是,很大很大!”呂不韋眼中一凝道。
  “大?有多大?”李斯問道。
  “十五帝朝之上,甚至整個南方帝朝!”呂不韋沉聲道。
  “看來,你也遇到了一個有趣的對手!”贏淡淡笑道。
  “對手?不一定,要看他是否能夠完成這一場商戰,而且,到時肯定有其它勢力插入其中。”呂不韋搖搖頭道。
  “聯現在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樣的商戰了!”贏神情閃過一絲好奇道。
  “臣必盡快分析出南方商戰內容,呈于圣上!”呂不韋鄭重道。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