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第七章妖獸

小心的將玉片收入懷中,鐘老爺子長長呼了口氣。雙眼之中,迸發出一股強烈的自信。
  輕輕一揮手,驟然間,鐘老爺子面前出現一個黑影,黑影和鐘老爺子一樣高,慢慢的,黑影居然漸漸顯現出了形貌,形貌,卻是鐘老爺子達到先天期前的老年樣貌,再輕輕一抖,樣貌慢慢變得年輕,慢慢變的和現在一模一樣。
  四十歲,鐘老爺子不知為何,原先還是四五十歲的樣子,但是,在和紫熏仙子一夜之后,面容,又年輕了很多,變的四十歲左右了一般。
  看著眼前和自己樣貌一模一樣之人,鐘老爺子也是長吁了口氣。
  “空間影子?簡直和我一模一樣。兩個我,我有兩個身軀。”鐘老爺子笑笑道。
  這就是鐘老爺子穿越空間所掌握的異能,一個人控制兩個身軀。而這個空間影子身軀,還能變成影子,穿越細如門縫的縫隙,藏于別人影子之中,無比神奇。
  當然,這是一個異能,在光影效果之下,鐘老爺子和這空間影子,還是能再投影出黑影的,只是,這空間影子比較特殊而已,類似幾十年前地球上小說中的身外化身,又好似那傳說中第二元神,更好似一種特異的法寶,不過,比這些都要神奇很多。
  至此,鐘老爺子將自己兩個身軀,從新命名了一下,本體,影軀。
  “如此,隱軀就坐鎮鐘府,否則被開陽宗老家伙看出個端倪來,就不好了,紅鸞天經,隱軀修煉不了,那就待我以后再找功法練習,不過,只要本體不死,隱軀就不滅,紅色珠子,由隱軀保管,本體前往開陽宗。”鐘老爺子給自己兩個身軀安排道。
  兩個身軀,相互抱了抱,本體,就對地踏了踏,地上,再次露出一個地下入口。正了正衣服,本體就懷揣著玉片,走了下去,下去以后,地下入口再次合上。
  隱軀,就繼續坐于蒲團之上練功調息了。本體達到先天期,隱軀就沒有禁錮,很快就能達到先天期了。
  本體,鐘老爺子走到地下,地下,同樣有著一個火車地道。
  狡兔三窟,何況鐘老爺子呢,鐘老爺子的秘密,不是那些義子所能掌握的。
  坐著火車,十天,才來到另一處莊園。
  這也是鐘老爺子的產業,這個莊園,也是靠著一個巨大的山脈之處,開陽宗,就在那山脈之內。不是鐘老爺子不愿意將火車道往山里去建,只是,這里的山,都是充滿了無數堅固的礦石,就是用百年時間,也只能打通幾座山而已。
  在莊園之中,休息了兩天,將所有要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全了,鐘老爺子才吩咐完管家,背著個包袱,抓著一柄大刀,徒步向著深山之中而去。
  這后面,是無盡大山,鮮有人跡,而且,毒蟲毒草眾多,瘴氣彌漫,還有眾多兇獸潛伏,更是有妖類出沒,不是先天期,鐘老爺子一個人都不敢進來。
  這里的山,才是真正的高山,幾千米的高山,是尋常可見的,遠處,一座座高山,插入云內,鐘老爺子,就是要翻過這一座座高山,前往這深山的深處,開陽宗。
  先天期,身手靈活了很多,翻越一座高山,也只是不斷起躍的事情,途中,遇到過毒蟲,毒草,鐘老爺子都一一避過。
  但是,開陽宗所在距離太遠,到晚上,也只能找地方休息。
  傍晚時分,鐘老爺子就找到了一個比較干凈的山谷,所謂比較干凈,就是這里的草叢簡單,毒蟲毒草不多,無瘴氣,無大型野獸出沒。
  山谷之處,有著一山坳,剛好能夠擋風避雨,僅僅能容一人身,再多就進不去了,將內部清理一遍,在外面撒些特質的藥物,就盤膝坐到了里面。
  生火?鐘老爺子可不敢,生火,等于將自己置身于最危險之地,地球大多野獸怕火,但是,這里野獸,甚至妖獸,難道還怕火?
  鐘老爺子就是坐在里面,等待天明。
  這一坐,就到了深夜。
  “嗷嗚~~~~~~~~~~~~~~~~~~~~~~~~~”
  深夜之際,一聲超高音的狼嚎之聲,穿透這片山谷。
  鐘老爺子眉頭一皺,雙眼睜開,對著外界望去。
  此刻,天上一輪明月罩下,將這山谷照射的格外銀亮,那狼嚎之聲,就是傳自這座山頂,鐘老爺子對上一望。
  一條銀色的大狼,三米高,三米高的大狼。
  銀色大狼,正仰頭,朝月狼嚎,而在狼嚎之際,整個狼身好似格外銀亮一般,不是銀亮,是更多的月光照射到了他的身上,它在吸收月華?
  妖獸?
  看到這一幕,鐘老爺子瞳孔一縮,一眼就看出來了,是個妖獸。
  想到這里,鐘老爺子心中一驚,迅速往后縮了縮,并且立刻運起龜息大法,希望那大狼看不到自己。
  鐘老爺子知道,妖獸,所謂妖獸,就是跳出了野獸的范疇,最最低級的妖獸,也是人類達至先天期的實力,先天期?鐘老爺子可是剛晉級先天期,是最弱的先天期,況且,還沒有先天期配套的功法,只有以前后天招式,若有先天招式,或許還能一拼,但是,現在,很明顯,只能躲,希望大狼沒有看到自己。
  鐘老爺子龜息之中,但是,狼,狼是僅僅憑借氣息嗎?狼的鼻子,可是極其靈敏的,對天嘯月后,吸收月華時間一過,就一眼盯向了下方山谷,雙目之中透露出一絲陰冷。
  這個地方,是銀狼常常出沒的地方,有了生人的氣息,自然也馬上聞了出來,況且,在鐘老爺子所在那山坳口,鐘老爺子灑下防毒蟲的藥材,異常的氣味,也瞬間引起了銀狼的注意。
  跳躍,幾個跳躍,銀狼就跳到了鐘老爺子的山谷,并且,對著山坳處的鐘老爺子盯去。
  感受到銀狼跳下來,并且盯向自己,鐘老爺子就知道遭了,躲不掉了。被發現了。
  鐘老爺子恐懼的對后縮了縮。
  但是,這一幕看在銀狼眼中,卻是一陣好笑,人,好久沒嘗過人的滋味了。
  毫無征兆,銀狼瞬間撲向鐘老爺子。
  無法,鐘老爺子迅速取出大刀抵擋。
  “轟隆隆~~~~~~~~~~~~~~~~”
  銀狼不斷的扒著山凹處的鐘老爺子,也是鐘老爺子選擇地點比較好,銀狼巨大的身軀,居然進不來?
  銀狼伸出利爪,巨大的狼頭,向著內部擠著,好似隨時就要咬到鐘老爺子一般。
  情況變得無比嚴重,四周的山石,在不斷晃動,顯然,要不了多久,這一處山石就要被磨破,使得銀狼咬到自己了。
  鐘老爺子手中大刀迅速灌滿真氣,伸手一刀,向著銀狼刺去。
  “呲~~~~~~~~~~~~~”
  僅僅劃破了點皮。
  “嗚~~~~~~~~~~~~~~~~~~~~~~~~~~”
  銀狼吃痛的叫喊了起來,利爪一揮,揮向大刀之處。
  “當~~~~~~~~~~~~~”
  鐘老爺子只感覺手頭一麻,大刀被打飛了出去。沒刀了?
  大刀帶來的刺痛,使得銀狼越發變瘋狂了起來,雙眼通紅,向著這山凹擠著,無數碎石掉落,好似,隨時就能啃到鐘老爺子一般。
  貼著山壁,鐘老爺子已經感覺銀狼口中的臊氣味,狼口就在自己面前,隨時就能咬到自己。而且還離自己越來越近。
  死亡,死亡的感覺,鐘老爺子忽然感受到了死亡的感覺。
  從這妖獸看來,若是此處山石破碎,自己肯定要身死當場,怎么辦,怎么辦?匕首?自己還有那匕首,那是從一個修士手中換來的,或許能行,但,那匕首在懷中,或許自己一動,就能被銀狼咬道。
  匕首不行,真氣,紅鸞天經?
  賭一賭了。
  手頭真氣一運,一絲紅鸞能量灌注之中。
  手掌之處,瞬間冒射出大量的粉紅色迷霧,在鐘老爺子催動之下,小小山坳內,瞬間充滿了紅鸞迷霧,這天下第一春藥。
  銀狼不斷向著內部沖著,沖著沖著就感覺不對勁,呼吸也變得急促了起來。
  原先就通紅的雙眼,現在變得更紅了,只是此時的紅,與原先的紅,又好似不是一個概念了一般。
  一時間,銀狼腦海之中,無數母狼幻境閃動。無盡yu望在心中奔騰而出。怎么回事?我要吃人,怎么變成想母狼了?
  銀狼再又沖了一會,終于受不了了。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快速的,銀狼調頭就跑,帶著通紅的眼睛,調頭就跑向深山不知處。
  危急解除了。
  “噓~~~~~~~~~~~~~”
  鐘老爺子長吁了口氣,眼中充滿了驚駭。
  抓起被銀狼打飛的大刀,背著包袱,快速的離開了原地,此地不宜久留,快點離開的好。
  PS:沖榜期間,拜求推薦票,還有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