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1)      第二章龍門谷(10-01)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1)     

長生不死76 復活古神通

第六十二章天下為棋盤,天朝為棋子(求訂閱!)
  大秦天朝,朝堂之上!
  “啟稟圣上,涅凡塵身死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現在可以出兵北上了!”李斯出列躬身道。
  “身死?”嬴敲了敲龍椅扶手淡淡道。
  “圣上,涅凡塵真的死了嗎?”李斯皺皺眉頭疑惑道。
  “他死不死還重要嗎?”嬴淡淡道。
  “是!”李斯點點頭。的確涅凡塵到底死不死已經不重要了。
  “不過,這涅凡塵也真是不簡單,放棄了大離天朝,卻給神州的亂世再添一把火!”嬴感嘆道。
  這時,白起忽然出列道:“啟稟圣上,臣愿帶兵北上!”
  嬴看看白起,最后點點頭道:“也好,你的魂剛歸來不久,眾神剛定,身體還是太虛弱,北上征伐殺戮四起,必定是你恢復的最好調劑!”
  “謝圣上!”白起躬身道。
  “圣上,或許要不了多久,呂相也能魂歸來兮了!”李斯躬身道。
  “嗯,由你與徐福籌辦此事!”嬴點點頭。
  “是!”李斯馬上應道。
  諸鳳幾乎將鳳凰島搬禿了,無數鳳凰,分散而開,向著神州南方而去,目標凌霄天庭!
  鐘山在鳳凰島大事一結束,就火速趕往凌霄天庭,畢竟,涅凡塵的生死,如鯁骨在喉讓鐘山急切想要知道,回凌霄天庭,就能知曉!
  數月之后,凌霄天庭,天緣閣處!
  鐘山書房中站著易衍、水鏡、水無痕、趙所向、王骷這軍團長!
  “陛下,大離天朝這次,真是讓人想不到啊!”易衍搖搖頭感嘆道。
  “情報收集上來了?”鐘山看向水鏡。
  “上來了,在大離天朝出世之前,那些大離最強的謀臣們,都詭異的逐個消失了!就連陛下一直關注的少飛侯,也是如此,一家三口,詭異的全部消失了!”水鏡將這段數據說出。
  聽到水鏡的話,鐘山眉頭深深鎖起。
  “陛下,這些人是不是涅凡塵提前就安排走了?”易衍想了想道。
  “可是,舞九天不可能騙我,從她那堅決的語氣,我知道涅凡塵肯定死了!”鐘山皺眉道。
  一眾軍團長也是皺起了眉頭。
  “陛下,舞九天就不會說謊嗎?”一旁趙所向皺眉說道。
  “應該不會,她說涅凡塵…………,涅凡塵,涅凡塵?”
  鐘山豁然站起身來,雙目充滿凝重,繼而又有些驚訝的不斷咀嚼涅凡塵的名字。
  “涅凡塵?凡塵,小千世界?涅,涅盤?涅盤小千世界?”鐘山小心的咀嚼著。
  “陛下!”眾臣看向鐘山。
  “我且問你們,在神州自古歷史中,可有涅姓?”鐘山鄭重的問道。
  “神州姓氏百萬,雖然不確定有沒有涅姓,不過可以肯定,歷古時間里,并沒有涅姓著名之人,直到大離天朝忽然誕生!”水鏡知識最為淵博,馬上開口道。
  “嗯!”鐘山點點頭,深深的吸了口氣,最后露出一副古怪的笑容。
  “陛下,涅凡塵沒死?”水無痕問道。
  “涅凡塵死了,可是他又涅盤重生了,小千世界死了,大千世界又活了,不可思議,不可思議啊!這是什么?”鐘山嘆口氣道。
  “這不,是神通!”一旁王骷忽然開口道。
  “神通?”鐘山看向王骷。
  王骷來歷非常神秘,知道的東西也很多很多。
  “是,之上,有一種神奇的能力,叫神通,陛下其實也熟悉!”王骷說道。
  “哦?”
  “我想,陛下你的兩個身體,也算是一種神通吧!”王骷說道。
  “一種神通?”鐘山雙眼一瞇。
  “是,神通并非一般人所能創出來的,但每個創出神通的人,都是驚才絕絕之人,一般來說,天仙以下的人根本觸及不到神通的邊緣,天仙之上,也少有人能接觸,不過,也有意外,就像陛下,就像涅凡塵,或許甘皇后背后的那個仙人也是如此!”王骷解釋道。
  “神通與不同?”鐘山問道。
  “神通可以無視,可以無視天地規則,可以無視天地法則。當然,還有很多妙用,每一個‘神通’都不一樣!”王骷感嘆道。
  “嗯!”鐘山點點頭。
  眾人一陣沉默。
  “陛下,涅凡塵所謂的報恩,可是那個老太監?”易衍問道。
  “老太監?那是其中一部分!”鐘山說道。
  其實鐘山早就猜測那老太監了,即便是長生界派去的,可天朝圣上是什么概念?帝王之道,最基礎的就是收心,這老太監跟了涅凡塵那么多年,涅凡塵連他的心都收不住?不可能,作為一個合格的圣上,哪怕磐石般的心都能收服,況且萬丹大會,老太監被長生界舍棄殺死,涅凡塵救了他,這還不夠涅凡塵大做文章收心的?
  那只可能是老太監與涅凡塵演了一場戲而已!
  “哦?還有什么?”易衍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顯然也猜到老太監不可能背叛。
  “數千年前的一個女人,孔后!古神通、涅凡塵圍攻極樂凈土時的導火線,當時,眾佛借圣地之勢,雖說不能取勝,但能不敗,因為我這個‘命劫’,所以幫涅凡塵報了仇!”鐘山無比肯定道。
  “嗯!”眾人一陣點頭。
  “涅凡塵,也是一個驚世梟雄啊!居然將未成仙的朝臣,都帶到大千世界去了!”水鏡感嘆道。
  “這陽間天下,除了陸歸天,哪個天朝圣上簡單了?個個都是驚世之才!”鐘山皺眉道。
  “陸歸天?”眾人微微思索。
  “陸歸天死的這段時間,太歲天朝氣運有沒有散?”鐘山看向水鏡。
  “沒有,根本沒散過,按道理,圣上一死,天朝氣運就該散了啊,可太歲天朝并未散去,非常詭異!不過,現在已經被裂天太子執掌,裂天太子陸裂天,更姓‘孔裂天’。”水鏡開口道。
  “果然,他是孔氏子弟!”王骷感嘆道。
  而鐘山卻是深深皺起了眉頭,最后眼睛一瞪,眼中充滿了一股寒光。
  “陛下,難道長生界…………!”易衍皺眉驚訝道。
  “不錯,昔日極樂凈土控制一些帝朝已經夠駭人了,想不到,想不到長生界更甚,居然把持著一個天朝!好,好,好一個長生界!”鐘山冷聲道。
  “長生界藏得果然太深!”水鏡點點頭。
  “陛下,你說涅凡塵報恩,不會就是鳳凰一族吧?”趙所向問道。
  “不,除了鳳凰一族,還有北方天下!”鐘山沉聲道。
  “哦?”
  “陽間的天朝,沒有一個簡單的角色,大離天朝忽然崩塌,必為天下之望,三大天朝必定派兵全力前往北方,征戰天下,那時,不但給我展示了天下眾勢力的強大程度,更給我騰出時間,解決南方眾帝朝!”鐘山沉聲道。
  “好深的算計,涅凡塵突兀的一走,空出北方巨大戰場,引的三大天朝爭雄天下,天下為棋盤,三大天朝為棋子,而涅凡塵是這個布局人,而我朝,就成了觀棋人,一觀天下諸強,看清天下眾勢力,涅凡塵這是一份大禮啊!”水鏡搖搖頭感嘆不已。
  “而且,涅凡塵居然還知道我們要針對整個南方二十四帝朝,在這節骨眼上,引走眾天朝的視線,讓我們更能盡善盡美,涅凡塵,果然和古神通一樣,不容小覷!”易衍點點頭道。
  “水無痕,你與柳無雙負責收集北方戰場的消息!”鐘山下令道。
  “是!”
  “易衍,繼續負責大鯨吞計劃!”鐘山說道。
  “是!”
  “水鏡,有一大事,要你去做!”鐘山想了想道。
  “哦?”水鏡搖著羽扇微微疑惑。
  “南海玄武一族!”鐘山沉聲道。
  “玄武一族?”
  “不錯,悲皇后跟我提過,昔日她被困冰封帝朝的時候,接觸過玄武一族的少主,此人對龜壽依附長生界非常不滿,龜壽大限將近,玄武一族肯定內心動蕩,分為少主與至尊兩派,你與悲皇后前往,說服玄武少主,與悲皇后簽玄武族契約!”鐘山鄭重道。
  “可是悲皇后兆金之軀,去了有危險怎么辦?”水鏡皺眉說道。
  “她要去的,就讓她去吧,不過你要注意她的安全,絕對不能有事!”鐘山沉聲道。
  “是!”水鏡馬上應道。
  “趙所向,再度進入百世洞天,這一次的百世輪回,將是一個個殺道亂世,你去好好體會,積累無窮殺氣,盡快增強自身!”鐘山看向趙所向道。
  “是!”
  “王骷,你應該傷勢未愈,近期就繼續休養吧!”鐘山看向王骷。
  “是!”
  鐘山的統籌之下,一切進入正軌!
  三個月后,大秦天朝一個巨大的豪宅之處,無數大秦將士守衛四方,百姓不得靠近!豪宅牌匾之上,凸浮著兩個金燦燦的巨字,望著巨字,有一種海納百川的強大氣勢。
  呂府呂府戒嚴,卻迎來了大秦兩個極為尊貴的人物,一個是大秦丞相李斯,另一個是徐福!今日仿若是一個極為重要的日子,呂府的所有仆役全部跪在地上,李斯與徐福,走到了最中心的一個大殿,呂氏春秋殿!
  二人相視一眼,李斯道:“開始吧!”
  “是!”徐福點點頭應道。
  :今天出門有事,這更提前發!晚上還有個酒宴要赴,回來肯定遲了,那第二更就會延遲!雖然遲點,不過,今天肯定會有第二更!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