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73 戰斗的結果

第五十九章撲朔迷離(求月票!)
  八極天尾一口吞掉龐大的三足金烏!
  這一幕,同樣看在遠處龜壽的眼中,看到這一幕,龜壽臉色冷汗直下、三尸狂跳,面對王骷,龜壽已經夠狼狽了,那邊烏桓還被怪物吃了?
  根本沒有絲毫猶豫,龜壽很沒義氣的調頭就跑,況且自己與烏桓原本就沒什么義氣,是因為長生界關系才走到一起的。
  龜壽轟然遠去,沖過鐘山設置的雷電瀑布,而王骷也緊隨而去。
  八極天尾吞掉三足金烏的一瞬間,就直沖鐘山體內,轉眼消失不見。
  鐘山雙眼微閉,周側雷電大放,整個身體就仿若一個強勢雷電源一般,向著外界灑著如太陽普照般的雷電。
  下方大被炸的濃煙四起,轉眼間無數煙霧將鐘山籠罩。
  噼里啪啦的一陣狂響之后,無窮雷電對著鐘山身體一縮,四周雷電陡然消失不見了。
  塵霧緩緩落下,再度暴露出鐘山的身貌。
  鐘山緩緩睜開眼睛,長長呼了口氣。
  帝極境第六重!
  九品法寶落魂鐘,還有烏桓先前的那個九品法寶手套,再加上一個強大的三足金烏,如此龐大的能量,被八極天尾吸收大部分后,小部分灌注鐘山體內,僅僅讓鐘山修為上升了一重?
  僅僅一重?而且還是堪堪一重!
  鐘山暗暗一嘆,這以后還怎么過啊!九品法寶現在都不管事了,以后所要能量越來越多,這修行的也越發艱難了!這還沒到天極境呢,帝極境都這么難,到了天極境怎么升啊!
  帶著一股憂愁,鐘山看向四方。
  龜壽與王骷身影消失了,而天上,雷云翻滾不止,火紅色的云彩之中,充滿了炙熱的火焰。這是一種天傷的威力,這就是渡劫天威?
  陸歸天和舞九天身影消失了。
  不過,從天上那激烈翻滾的雷云中可以知道,二人此刻居然全部進入雷云中了,居然進入雷云中渡劫?好膽色,好氣魄!
  天雷變一收,四周無窮雷電之幕消失不見,只剩下天威浩蕩的劫云,還有內部渡劫的二人。
  鐘山身形一退,向著遠處一個方向急速射去,很快,找到了藏著的涅青青與舞落。
  “鐘山,你沒事吧?”涅青青馬上問道。
  “至尊呢?”舞落也馬上追問道。
  “我沒事,舞九天在渡劫!”鐘山馬上回道,繼而就不再理會二人,看向天上的滾滾劫云!
  涅青青和舞落也不再多說,耐心的望著天上,沒一會,王骷飛了回來。
  “如何?”鐘山問道。
  “龜壽跑了!”王骷只說了一句。
  鐘山微微皺眉,凝重的點點頭不再多說,抬頭繼續望著天上。
  天劫,是不容插手的,越插手,天劫威力越大,現在是舞九天與陸歸天在云中渡劫,只有等他們自己解決才行。
  “哇!”
  至尊殞落,萬鴉悲鳴,也許心有所感,所有烏鴉都知道烏桓殞落了。
  整個神州,仿若所有烏鴉都產生了心傷之意,一個個不停的悲鳴了起來。
  太歲天朝,眾太子看著自己的三足金烏。三足金烏仰天長悲,好似天塌下來了一般。
  “怎么回事?”沖天太子對著身旁的金烏問道。
  “至尊殞落了!”那三足金烏叫喊道。
  “死了?被涅凡塵殺死了?”沖天太子一皺眉頭。
  鳳凰島,海灘之上,陸裂天剛剛抵達鳳凰島。
  裂天太子左邊是一只巨大的孔雀,右邊是一只三足金烏。
  三足金烏忽然一聲悲鳴。
  “哇!”
  “怎么了?”裂天太子皺眉道。
  “至尊殞落了!”那三足金烏悲鳴道。
  “烏桓死了?”裂天太子皺皺眉頭。
  “是!”
  “死了就死了,嚎什么?死了,以后你就是烏鴉族新至尊!”裂天太子的話不容質疑道。
  “是!”那三足金烏馬上恭敬應道。
  不理烏桓的死,裂天太子看著眼前鳳凰島,鳳凰島上,無數鳳凰展翅飛舞,一副圣境美景,裂天太子一陣邪笑,踏步向前走去!
  鐘山之處,舞九天與陸歸天渡劫,一渡就是一整天。
  忽然間,天空的龐大紅云詭異的焚燒了起來。
  “吟!”
  一聲超級鳳吟之聲,聲透四方,大地之上,無數植物居然詭異的在這一刻瘋長起來,一聲鳳吟,仿若有著無窮生機一般。
  天空紅云火焰將整個天空都燒紅了。
  龐大的火焰,漸漸形成一個巨大鳳凰的形狀,就是舞九天本體的模樣。
  巨大的鳳凰頭頂一個紫色的‘幺’字不斷閃現,忽然,那‘幺’字四分五裂,陡然潰散如煙了。
  舞九天掙出了神印的控制。
  鳳凰島處,經過一天的勘察,裂天太子雙眼一瞇道:“好了,開始吧!”
  “是!”孔雀與三足金烏馬上點點頭。
  忽然,裂天太子眉頭一挑。
  “主上,怎么了?”三足金烏驚訝道。
  “舞九天居然成仙,掙破了我的神印!”裂天太子瞇著眼睛冷聲道。
  “那我們……?”三足金烏皺眉詢問道。
  “繼續!”裂天太子道。
  “是!”
  鐘山之處。
  舞九天一聲鳳吟,掙破封印,直沖另一片劫云之中。
  “啊!”
  陸歸天一聲慘叫!陡然間從高空落下,而落下之際,無窮雷火緊隨而下,恐怖的雷火如大河奔騰而下,只泄陸歸天。
  “轟隆隆!”
  炸聲不斷,陸歸天根本毫無反抗之力下,被舞九天與無窮天劫雷火轟成了碎末。
  “當”陸歸天那柄斷劍落到了地上。
  陸歸天被轟成了碎末?
  鐘山雙眼一瞇,敗了?陸歸天死了?化為齏粉?形神俱滅了?他可是太歲天朝圣上啊,死了?
  鐘山有種很不真實的感覺,可事實就是如此,陸歸天真的死在了自己面前。
  沒了?
  鐘山心中有些失落,可是,更多的卻是疑惑。將疑惑深埋心中,鐘山看向那再度化為人形的舞九天。
  舞九天全身冒著大量的彩光,看上去無比的絢麗,配合那絕美的容貌,更好似天仙女下凡一般。讓人有種不敢褻瀆的感受。
  “鐘山,這次多虧了你!”舞九天到了近前笑道。
  看到舞九天的笑容,鐘山心中的疑惑更甚了,舞九天?笑?她現在笑?難道他不為涅凡塵的死而心傷,只為自己成仙而笑?
  “舉手之勞!”鐘山淡淡道。
  “舉手之勞,好吧,不管如何,我成仙了,馬上離開此界,有些東西要給你交代一番!”舞九天想了想道。
  “你說!”鐘山凝重道。
  “這是涅凡塵死前讓我轉交給你的,還有接下來你將遇到的事情,算是涅凡塵還昔日的恩,了了你們的因果!”舞九天遞出一張卷軸。
  鐘山皺眉的接過,并未查探,而是收了起來,眼中的疑惑更甚了,涅凡塵讓舞九天轉交給自己的?昔日什么恩?涅凡塵不是死了嗎?而舞九天在涅凡塵自爆山河社稷圖時才趕到,根本來不及讓舞九天轉交,那就是在事前涅凡塵就讓舞九天轉交了?
  “涅凡塵死了?”鐘山問道。
  舞九天臉色一肅,深深的吸了口氣道:“死了!”
  死了?鐘山心中的疑惑更甚了,莫非涅凡塵知道自己要死?提前安排了后事?不對啊,難道舞九天撒謊?不對,舞九天也不像撒謊,可這到底怎么回事?
  “這是鳳凰族令,以它可調令天下鳳凰,我現在將其交給你,希望你還記得昔日承諾!”舞九天鄭重道。
  承諾?鐘山馬上想起來了,昔日第一次去鳳凰后,得知是舞九天親手救了天靈兒,當時鄭重承諾保鳳凰一族昌盛不衰!當時舞九天自然不屑,不過現在再提出來,以鐘山的性格,當然不會不承認!
  “我說過,我鐘山在的一天,我保鳳凰一族昌盛不衰!你放心!”鐘山接過鳳凰族令的點點頭。
  “朱雀還有八百多年壽元,好好照顧!”舞九天看向鐘山道。
  “這是自然!”鐘山點點頭,不過心中越發奇怪,總感覺有著一層窗戶紙隔著,只要捅破就能真相大白,可又捅不破。
  “涅青青,你隨我去大千世界!”舞九天忽然看向涅青青。
  “呃?”眾人微微一愣。
  “我答應過涅凡塵,要好好照顧你,即便離開此界,也要帶著你!”舞九天道。
  “可是,可是我是凡人啊!”涅青青搖搖頭道。
  看看鐘山,涅青青眼中有著一絲不舍。
  “大千世界也有凡人的,放心,我有秘法可以帶你出去!”舞九天堅決道。
  “可是,可是………………!”涅青青明顯有些不情愿。
  忽然,涅青青臉色一變,一臉驚詫的看向舞九天。
  鐘山也看到了涅青青的臉色變化,也知道肯定是舞九天秘密傳音給了涅青青,到底什么事情讓涅青青臉色大變?
  “是,我隨你走!”涅青青馬上點點頭。
  “呃?”鐘山意外的看向兩人。
  “保重,我們走吧!”舞九天也不多廢話。
  涅青青看看鐘山,眼中有些不舍,但還是咬了咬牙道:“我們大千世界再見!”
  “珍重!”鐘山點點頭。
  舞九天帶著涅青青身形一晃227654180773消失在了三人面前。看著舞九天與涅青青的離去,鐘山越發古怪,一切都透著詭異,涅凡塵不是死了嗎?就連舞九天也說他死了,可這又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