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65 天下布儒

大秦白業更名為白起!當日,殺氣沖天,轟動整個咸陽!
  沒人知道怎么回事,最多以為白業修為突破,更名白起而已。
  只有鐘山知曉白起二字所表達的含義。一個殺神誕生了!
  在地球的歷史中,白起留下了最濃重的一筆,殺神白起,號‘人屠’,戰國時期大秦將士,雖然不是在秦始皇任上的,但,大秦一統天下,白起是絕對不可缺失的因素。
  白起在任期間,未嘗一敗,所向披靡,無論是個人勇武,還是領兵才能,在當時期都無人能出其右。
  歷史上,常勝將軍很多,但不敗將軍很少,白起就是一個不敗將軍,一生殺人無數,周身殺氣,驚天動霄,甚至只要他出現在戰場之上,就能嚇退敵軍。
  白起?魂歸來兮?
  長生殿外鐘山手中拿著一個包袱,沉思著白起之事,而這時,帝玄鎩忽然出現在鐘山身側。
  “帝玄鎩,又要有勞你了!”鐘山開口道。
  “走吧,我也想看看你這次突破會如何?”帝玄鎩感嘆道。
  二人腳下一踏,飛出凌霄天庭,向著南海急速射去。五日后,二人抵達一個偏遠的海域,找到一個荒島,帝玄鎩開始為鐘山。
  荒島上,鐘山自己又設置了大量陣法,取出一個宮殿進入其中。
  大殿內,鐘山從包袱中取出兩物,仙器杏黃旗,巫器權杖!是再度開啟陰陽路送上來的。
  早已輕車熟路,
  八極天尾迅速吞服而下。
  三日后!荒島上空,無盡黑云籠罩天空,天雷從雷云中一直降到大海之上,滿天雷幕,仿若傾盆巖漿一般,浩瀚無窮。
  強大的雷電灼燒大海,大海瘋狂蒸發,方圓百萬里范圍,無窮霧氣籠罩,看上去如世界末日一般。
  帝玄鎩感嘆的看著天上。
  無窮雷電,天雷變?這已經無限趨向于‘天’了。
  鐘山到底突破到什么程度了?
  仙器、巫器!鐘山修為急速上升。原本帝極境第二重!
  帝極境第三重!
  第四重!
  第五重!
  連升三重,帝極境第五重!
  兩個仙器級別的法寶,讓鐘山修為突飛猛進,以鐘山這種根骨,能在兩百年內達到如此成就,當真駭人聽聞,所需要能量也極為驚人。
  一時間,鐘山仿若感受到全身都是力量一般。
  八極天尾飛出體外,沖入高空,陡然間化為一個遮天龐然大物。
  八條巨大尾巴緩緩舞動,四周空間陡然震蕩不堪,強大的震動,使得四方雷云盡散,茫茫大海掀起滔天巨浪,凡物化為齏粉。生靈盡數湮滅。
  甚至,飛到一邊的帝玄鎩還驚訝的發現,在這龐然大物的尾巴劃過之處,居然有著一隱而逝的空間裂縫,破碎空間?
  帝玄鎩驚訝的看著這龐然大物,這,這是什么玩意?這么夸張?
  上一次僅僅震蕩空間而已,這次已經能破壞空間了?能破碎虛空了?
  “呼~~~~~~~~~~~~~~~~~~~~~”
  八極天尾仿若釋放了鐘山那份突破的,轉瞬回到下方鐘山體內。
  下方,荒島再度碾為齏粉,一切虛無,只剩下鐘山一人落于海平面上!
  四周空間緩緩穩定,帝玄鎩飛了過來。
  “如何?”帝玄鎩凝重的問道。
  “可惜,只升了三重!”鐘山搖搖頭一陣嘆息。
  帝玄鎩額頭不覺流下一絲冷汗,要知道,越往后,修行越為艱難,特別是帝極境,每一重,都是一道天嶄,即便以自己這個修行天才,也不可能有鐘山那么夸張啊!鐘山還那種根骨。
  只升了三重?其它帝極境聽到,還不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走吧!”鐘山道。
  “嗯!”
  二人向著神州方向急速飛去。
  而這一處的恐怖災難,也在不久后匯到了玄武宮。
  玄武宮,一個白衣少年正翻看著一本書卷。忽然玄武王炫言沖了進來。
  “少主,南海再現齏粉島嶼!”炫言說道。
  “哦?”白衣少年瞳孔一縮。
  “至尊不再,我們怎么辦?”炫言問道。
  “至尊去長生界了,走吧,我隨你去看看!”少年道。
  “是!”
  沒多久,二人來到鐘山先前所在的海域,島嶼消失不見了,海內生靈盡數碾為了碎末。
  “少主,這!”炫言皺眉道。
  “給我搜,方圓百萬里,千萬里,也給我搜!”少年道。
  “是!”
  很快,大量玄武族被招了過來,四處搜索可疑事件。
  半個月后:
  “少爺,有情況!”炫言飛了回來。
  “哦?”
  很快,二人來到百萬里外的一個海域,海域上飄著一種大眼睛的魚。
  魚的五臟六腑都震碎了,但是,雙目卻是張開著,而雙眼之中,詭異的回放著這片海域先前之景。
  “記憶魚?”少年驚喜道。
  “記憶水晶,就是模仿這種魚的眼珠制造出來的,它的尸體不能碰,一碰的話,所有記錄就消失了,少爺你看!”炫言指著魚眼道。
  魚眼之中,滿天雷電,狂躁不已,海面被水汽籠罩,仿若世界末日一般,繼而,一股強大的空間震蕩傳出,四方盡數碾為碎末。
  當然,魚眼之中,并不能看到百萬里外的八極天尾,只能遠遠的看到一幕海面狂躁之景。接著,不久后,遠處忽然射來兩個身影,而這時,記憶魚也徹底斷絕了生機。
  “鐘山?”少年瞳孔一縮的驚叫道。
  少年一陣驚訝,眼神不斷變幻,炫言站在少年身旁。
  “少爺,怎么辦?”等了一炷香,炫言終于問道。
  “嘭~~~~~~~~~~~~~~~~~~~~~”
  少年一掌打碎記憶魚,深深的吸了口氣道:“此事不要讓至尊知道!毀去附近所有記憶魚的尸體!”
  “少主,不告訴至尊?這…………!”炫言皺皺眉頭。
  “炫言,你不是說支持我的嗎?現在告訴至尊,至尊肯定告知長生界,此事不能讓長生界知道!”少年沉聲道。
  “少主,你…………!”炫言好似意識到什么。
  看看炫言,少年點點頭道:“先看看吧,最少不能讓長生界得利!”
  “是!”炫言馬上應道。
  鐘山突破到帝極境第五重,回到凌霄天庭,恢復了以往的日子,而此刻,在神州東方,東海龍宮處,卻迎來了兩個意外的客人。
  “師尊,真的是你?”龍族至尊敖四海激動的叫道。
  其中一人,正是從陰間上來的敖烈!另一個是另外一個地仙。
  “敖烈,快,取了東西我們早點回去向大人復命吧,這個小千世界,實在太恐怖了,怎么這么多強者?”另一個地仙一臉驚恐道。
  “師尊,這是?”敖四海看向另一人。
  敖烈也看向他道:“唉,誰知道天家那么變態?還好當時我們見機快,否則,就如他們一樣了,盡滅?恐怖的天家!”
  “嗯!”那地仙心有余悸道。
  “而且,天家還可能有更狠的角色!”敖烈凝眉道。
  想到天家,想到可能還有更強的人,那地仙不覺的打了個冷戰,太恐怖了!
  “快點辦事,以前聽你說過,這個小千世界,陽間最為強勢,陰間還好一點,陰間都已經這么恐怖了,那陽間何其的危險?”那地仙道。
  “師尊,你們說什么?”敖四海疑惑道。
  “不要管什么了,我這次來,是取龍族傳世印璽的,傳世印璽呢?大千世界的一個大人決定了,準備領著我們開啟那個龍族密境。”敖烈馬上問道。
  “傳世印璽?”敖四海眉頭皺了起來。
  看到敖四海的皺眉,敖烈心中有種不好的感覺。
  “怎么了?”敖烈馬上問道。
  “沒了!”
  “什么叫沒了?”敖烈雙目一瞪。
  “就是那昊天圣上的末代血脈傳承,她偷去了傳世印璽!”敖四海為難道。
  “偷?混賬,你知道那是什么東西嗎?偷?偷去了不會找回了?”敖烈怒道。
  “可是,她沒了!”敖四海哭喪著臉道。
  “怎么沒了?”敖烈真的怒了,從進入小千世界開始,就沒有順心過。
  “是這樣的…………………………!”敖四海解釋道。
  “帝玄鎩?”敖烈雙眼一瞇。
  提到這個帝玄鎩,就勾起了敖烈那不好的回憶,當初,自己何等風光,何等強勢,最后,最后居然被帝玄鎩生生的逼出了小千世界?這個仇恨,敖烈永遠忘記不掉的。
  “等等,你剛才說什么?那個什么帝朝的皇帝叫什么?”另一個地仙忽然眉頭一挑。
  “他叫鐘山!大崝帝朝!”敖四海再度強調道。
  “鐘山?他叫鐘山?咦?真他娘的見鬼了!”那地仙摸了摸自己額頭皺眉道。
  “鐘山?那個搗毀天家聯盟的盟主,好像也叫鐘山?”敖烈雙眼一瞇。
  “師尊,你說什么?”
  “你不要問了,走,我們現在就去那天狼島,要回傳世印璽!”敖烈搖搖頭道。
  敖烈心中還有著一股氣憤,需要找到帝玄鎩撒氣才行,大千世界的奇遇,讓敖烈達到了地仙水平,這次應該能夠一雪前恥了吧!
  “是凌霄天庭,師尊,你們隨我來吧!”敖四海興奮道,顯然上次被帝玄鎩痛揍的仇恨猶在心中無法忘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