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4)      第二章龍門谷(09-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4)     

長生不死63 山河社稷圖

為首老者的德望最高,顯然,到了這種莊重的場合,老者的話,就代表整個天家。
  鐘山用法術凝出天令幻影,忽然間,詭異的一幕發生了,鐘山感到手中天令的幻影,居然緩毀與四周空間融合了起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忽然涌入鐘山心頭。
  幻影?這僅僅是鐘山按照天令模樣幻化而出的,怎么可能與此空間相容?難道這靜波池與天令有關聯?
  疑惑的鐘山神識探出,果然,空間再也不阻攔鐘山了,好似僅僅只有天令幻影,就能夠在靜波池中通行無阻一般。
  鐘山眉頭一挑,天令之中果然有大秘密,還有,這天令上的詭異紋路,肯定有著某種含義。
  “天辰子,見過陽間家主令!”為首老者淡淡的開口道。
  “夭辰子?你是陰間上上代家主?”鐘山驚訝道。
  傳聞中,天家上上代家主天辰子不是離開小千世界了嗎?怎么在這里?
  “不錯!還未請教!”老者點點頭道。
  鐘山心中一緊,從老者的態度可以看出,對于天令,他只有敬,沒有畏!
  “鐘山!”鐘山沉聲道。
  “陽間的天家還存在?”天辰子盯著鐘山道,那眼神仿若刺透鐘山心靈一般。
  “你說呢?”鐘山笑道。
  鐘山心中也略微緊張,畢竟,不知道對方態度如何?但,表面上自然是一副風輕云淡的自信。
  “真正的天令在哪?”夭辰子皺眉道。
  “自然在家主手中!”鐘山淡淡一笑。
  “你可知這是什么地方?”天辰子沉聲斥問道。
  “執此天令之幻象,我還不能來嗎?”鐘山笑問道。
  “天令,只有天家宿老知曉,能示夭令相者,如家主親臨,靜波池受感應,你這的確是天令,不過,陰陽兩界天家早分,我們不需要遵守夭令束約了!”天辰子淡淡道。
  其它人紛紛皺眉,但天辰子說話,眾人也不再插口。
  陰陽兩界天家早分?鐘山忽然從這句話中挑出了刺,何為早分?就是說原本為一體,而當時家主令就是天令。鐘山心中冷冷一笑。
  “遵不遵守,在于你心,我也沒打算要求什么,我只是想要回屬于我的東西而已!”鐘山沉聲道。
  聽到鐘山所說,天辰子瞳孔一縮,而其它人也是神色一凝,眼中忽閃一股怒氣。
  呃?鐘山看到眾人反應徽做一愣。什么意思?自己什么話還沒說呢!
  “屬于你的東西?什么東西?”天辰子語氣森冷。
  “一個,不,應該說兩個從陽間下來的鬼魂,被你們囚于此處的鬼魂!”鐘山鄭重道。
  “呃?”眾人明顯一愣。
  眾人相視一眼,原先的怒氣頓時散去,眾人眼中都是一股古怪,鬼魂?
  “僅僅是鬼魂?”其中一人沉不住氣道。
  “自然!”鐘山點點頭。
  從那人話中,鐘山聽出了一絲古怪,仿若這里還茂有一個陽間天家重要東西一般。
  眾人一陣古怪,最后向天辰子!
  “不知可有為難?”鐘山沉聲道。
  天辰子閉目,仿若沉思了一會,忽然抬頭道:“好,陽間天家來客,陰間豈有不賣面子之理!”
  “多謝!”鐘山笑道,同時心中暗吁口氣。這是晃點過去了。
  就在這時,忽然,從外界竄入一個身影,衣服有些裂口,頭發微微散亂,一臉氣急敗壞的沖了進來。天機子!
  天機子十進來,忽然看到鐘山。
  “是你,孽障!!
  天機子一入靜波池,就對著鐘山怒吼了起來,提劍就要沖上來。
  “放肆!”
  天辰子一聲怒喝,天機子手頭一止。扭頭看向天辰子。
  “大長老,就是他,就是他搞的天家天翻地覆,天家五峰,風水峰、運峰、積陰德峰,三峰倒塌,無數鬼物沖入天家,天家子弟損傷大半,巍峨天家淪為一堆廢墟,他,就是他勾結大千世界之人,此人不死,難卸我心頭之恨,此人不死,對不起天家祖訓!”天機子馬上叫喝道。
  “靜波池中,還輪不到你放肆!”天辰子沉聲斥道。
  其它人都聽候天辰子的,也都是一臉不滿的看向天機子。
  “天家出事,是你沒守好天家!”天辰子喝道。
  天辰子的話,仿若給天機子澆了盆冷水,天機子一個澆靈下,馬上冷靜了下來。
  “天機子,你可不要血口噴人,天家為何會有如此之災,還不是你想要的?”鐘山冷笑道。
  “混賬,我想要的?我什么時倏想要的?”天機子怒喝道。“我就知道你不愿承認,我特意給你錄了下來!”鐘山忽然笑道。
  “呃?”
  所有人都忽然一陣古怪。天機子怒瞪鐘山,只見鐘山忽然取出一個記憶水晶。
  法力一催動,頓時展現出那日第一次見天機子的場景。
  “天家主,我會證實我的話的,過些天我鐘山定會再臨天家,我會讓你知道,什么叫后悔,什么叫天翻地覆!”
  “你想讓我天家天翻地覆?好啊,那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天機子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道。
  “會的,我鐘山會回來的,就在不久后,不用你的家主之令了,我會自己進入靜波池!”鐘山一聲冷哼。
  畫面中,天機子的不屑表現的淋漓盡致,鐘山的話歷歷在耳,天機子的那句‘好啊’無比的響亮。
  天機子臉上頓時漲的通紅。
  “如何?天機子,我可有冤枉你?”鐘山笑道。
  “混賬…………,你敢陰我?”天機子雙眼氣的通紅。
  “這是你陰間天家,我豈敢陰你?天機子,還請你自重!”鐘山神情一肅。
  “你…………!”天機子要抓狂了。
  “夠了!”天辰子一聲冷喝。
  天機子神情一緊,但那臉上仿鑒還有話講一般。
  “還嫌不夠丟人?站到一邊去!”天辰子喝道。
  天機子望去,不止天辰子,天家那一群長老,所有人都面色不善,見到眾人神情,天辰子知道不妙,帶著憤恨,走到一邊。
  “兩個鬼魂,這是他們的樣貌!”鐘山馬上用法術凝顯出魏英蘭和玄元妻子的樣子。
  “魏英蘭!!”一個天家長老忽然怒叫道。
  不止那名長老,還有幾人一樣怒瞪魏英蘭的幻象。
  看到幾人神情,再想到天機子一開始的態度,鐘山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
  “怎么?”鐘山馬上追問道。
  原本淡然的幾名長老,神情陡然變得凌厲了起來,只有天辰子依舊風輕云淡。
  “你來晚了!”天辰子忽然說道。
  聽到這話,鐘山心中有種不好的感覺,同時,整個人也漸漸露出了凌厲的氣勢。
  “什么意思?”鐘山沉聲伺-道。
  “以前,她是被送到靜波池的,而且她的天賦極佳,我們也本準備培養她一番,可是,她的天賦太強了!”天辰子搖搖頭嘆息道。
  “什么意思?”
  “她本身有種屬性,在走黃泉路中被增強,在入靜波池的當天,好似觸發了她的屬性,那一日,那體內冒射無窮血煞之力,血煞之強,駭人聽聞,這天賦甚至超出了我們的掌控,直沖天際,甚至透過了小千世界,繼而引來了一個大千世界強者,強行帶走了英蘭,老二、老七、老九,都死在了那絕世強者手中。”夭辰子開口說道。
  “你說什么?”鐘山深吸口氣不信道。
  這時,一個長老忽然取出一枚記憶水晶,記憶水晶中有著一些模糊的影像。
  畫面中,一個三丈巨漢形態,可是頭上有著一對巨大的血色骨角,雙目通紅,身上仿若被鮮血布滿,暗紅色的皮膚,每只手只有四根手指,一手拿這一個巨大的方天畫戟,一手扳著一個小瓶子,小瓶子對著一個鬼魂一吸,那鬼魂正是魏英蘭。
  轉眼間,那巨漢收起英蘭,仰天長嘯,意氣風發!
  “血煞神魂?老子也有弟子了,哈哈哈哈
  畫面陡然消失。
  “他很強嗎?”鐘山沉聲問道。
  “天仙巔峰,我天家三名長老命喪他手,你說他強不強?”天辰子皺眉問道。
  “他是什么東西?”鐘山皺眉道。
  “大千世上界的一個種族,血修羅!”天辰子深吸口氣道。
  英蘭被帶到大千世界去了?忽然之間,鐘山心中產生一種空落總的感覺。眉頭緊皺。
  “這枚記憶水晶,就送給你吧!”遠處那長老將記憶水晶忽然丟來。
  “啪!”
  鐘山探手接住:“多謝!”
  小心的收號與i來。
  “夭令?”天機子忽然驚叫的看向鐘山面前。
  到此刻,天機子才注意鐘山面前的法術凝出的令牌,雖然不認識,可想到眾長老的態度,馬上猜出了名字。
  鐘山沒有理會天機子,而是指著另一個女子道:“還有此女,是我一個朋友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