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62 天下為棋盤天朝為棋子

“嘭…
  玄無的第一拂塵抽出,頓時,陣法處的云煙散去。一道道空間裂
  “轟隆隆
  山谷四方的高山轟然間倒塌。
  云煙散盡,露出內部之景,一個樸素的茅屋,茅屋旁邊是一個八十一丈直徑的圓形小池子。
  池子邊上,一塊不大的石碑,石碑凸浮著三個紅字。
  靜波池!
  玄無一擊破陣法,轟然間的震動,引起靜波池中微微一絲波讕。
  天家天翻地覆,四方都是搖晃不堪,甚至無盡罡風吹向四方,四處都變的狂暴不已,只有這個小池子,依舊風輕云淡一般,僅僅一絲微小的波潤,巍然不動。
  “吱嘎
  茅屋小門緩緩打開,從內部慢慢走出一個白發消瘦的老者。
  老者出來之后,望望天,望望已經倒堪的運峰,再望望滿天強者,五大地仙、還有無道天鬼!表情并沒有絲毫緊張,仿若這天家之人的生死與他無關一般。
  最后,才將目光轉向鐘山一行三人。
  看到玄元的第一拂塵之時,老者微微訝然。
  “創世神宮,宮主?”老者開口道。
  玄無點點頭。
  “還有你,上次居然無聲無息的闖入,差點連我都瞞過了!”老者看向鐘山,瞳孔一凝。
  “寅至尊,玄元,你們攔住他即可!”鐘山馬上說道。
  老者風輕云淡,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可鐘山哪有時間陪他‘聊天,多廢口舌無用,還是先強闖靜波池再說!況且,今天就是來沖天家的,還客氣什么?
  “哼哈哈哈哈…
  老者被鐘山的話說的怒急而笑。
  “你們將天家攪的天翻地覆,還想強闖靜波池?靜波池,除了家主,誰進只有死!”老者語氣十寒。
  可鐘山身旁有玄元與寅落日,鐘山根本不理會老者。踏步走向靜波池!
  看到眼前之人根本不理會自己,老者再好的涵養也被激怒了「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同一時間,玄元也是如此,玄無一瞬間就看出了老者的目的,身形一晃消失不見。
  一聲巨響,強大的沖擊,空間一陣破碎,老者未動,玄元也未動,二者手掌處開始,就是一個的黑洞,四周空間震蕩不已,玄元擋在了鐘山面前,詭異的是,玄元周身白光大放之間,鐘山所在地的空間,根本毫不受影響。
  玄元背后,一對重天之翼沖天而上,強大氣勢直逼老者!
  寅落日在一旁幫襯。鐘山自然放心。
  老者再強,也不可能是天極境第十二重,有玄元在此,鐘山就足夠放心了,加上寅落日,鐘山就沒有了后顧之憂,直接走到了靜;a池邊。
  靜波池,詭異的靜波池。即便在空間如此震蕩之車■,靜波地中依舊是微微波潿。
  靜波池內,是水,又不像水,看上去極為的古怪。鐘山沒有絲毫猶豫,踏步進入靜波地中。沒有落水的‘撲通’聲,就這樣詭異的進入內部了。鐘j+一人,就這么踏步而入。進入天家真正的核心所在。
  這不是水,進入內部鐘山已經肯定這并不是水,而是一種空間能量的聚體。
  空間聚集體?
  鐘山凝眉的看著,再向下,鐘山終于通過一條詭異的通道,進入了所謂靜波池內部。
  這靜波池下,居然是一個詭異的空間。
  空間漆黑一片,下方全是水,水靜如鏡面,波潿不驚,而在遠處,鏡面般的水面上,浮著近千個放著黃光的燈籠。每一個燈籠之內,都仿若閃爍著一個人影一般,那不是人影,那是鬼魂,被天家抓來的鬼魂,全部裝在燈籠之內。仿若正在被超度,詭異莫測。
  而在那水面之上,同樣擺放著二十四個蒲團,從左到右,第二個、第七個、第九個是空著的,另外二十一個蒲團之上,都坐著一個天家之人。
  二十一個,個個穿著天家標志的袍子,擺出各種手印,仿若在修煉一般,即便鐘山進入,二十一人也沒有一個醒來。
  二十一個人?
  鐘山豁然一驚,這不會都是天極境吧?天家若是真的如此,那也太駭人了,手打更新!二十一個天極境?不,還有外面八個,二十九個天極境?逕還不算三個空著的蒲團。
  鐘山頭皮一陣發麻。天家太恐怖了!這么多強者?不過奇怪的是,這二十一人怎么沒有發覡自己?看著這讓人頭皮發麻的一幕,鐘山深深的吸了口氣
  ,都已經到了這里,豈有退縮之理?身形一晃,向著下方急速射去。
  鐘山所在地,離水面也只有萬丈的距離,可是,鐘山詭異的發現,不管自己下沉多少,離水面還有萬丈距離?
  這?
  鐘山速度再增,半柱香后,鐘山豁然發覡,自己只下沉了一文,僅僅一丈?
  咫尺天涯?
  鐘山終于知道何為咫尺天涯了,這靜波地空間內部,法則非常古怪,根本不能到達彼岸,哪怕自己速度再快,時間再長,也不能落到水面之上。
  鐘山一聲長吼。
  可是,聲音也好似傳不了一丈距離一般,根本傳不出去,即便神識在這里也探不遠。難怪那二十一人沒有發現鐘山。
  這到底怎么回事?空間沽則運用?
  怎么辦?總耗著也不是辦法,必須要沖下去,哪怕造成破壞也在所
  不及。
  下定了決心,鐘山瞳孔陡然一縮,繼而一開,原先漆黑的瞳孔再度化為了綠色。
  鐘山沒有發現,其實鐘山在進入這漆黑空間之際,盤膝坐在那里,為首的一個蒲團上的老者眉頭卻是徽皺,顯然發現了鐘山的到來,但,并未點破。
  鐘山瞳孔一開!
  “輪回通道:r開
  鐘山一聲高喝,陡然間,在這個空間的半空之處,一團黑氣悠然而生,繼而,在黑氣中心,一個綠點一開,遲速放大,轉眼之間,變為了幽幽巨口。
  龐大的吸力從輪回通道中轟然抽起了四方空間。
  巨大的吸力一出,終于給四周環境產生變化了,若在外界,四周空間已經破碎不堪,可是,這內部的空間,卻極為堅固一般,僅僅是微徽抖蕩。
  下方靜如鏡面的水缸,也忽然產生了一絲漣漪。
  “啵!”
  一圍漣漪蕩向遠處的二十一個強者。
  “呼…
  二十一人同時睜開雙目,雙目←開,一股凌厲的兇意直沖鐘山之
  處。
  鐘山全身一僵,好似動彈不得一般,即便輪回通道,也陡然間全部縮了回去,輪回通道在沒有鐘山主持之下,消失不見了?
  太強了,二十一人的目光大兇悍了,一瞬間,讓鐘山動彈不得?這就是天家強者嗎?
  眾人盯著鐘山,仿若僅僅以眼神,就能洞穿鐘山身體一般。
  太強了,鐘山感覺到,這二十一人,仿若每一個都有著天機子的實力一般。天家怎么可能有這么多變態?
  太變態了!
  輪回通道?自己根本動彈不得,哪怕喘氣都費力一般,輪回通道怎么可能施展?
  “出去十個人,看看天家發生了什么?”為首的那名老者開口道。
  “是!”第十二人到第二十一人馬上站起身來。
  十人從鐘山身邊一晃而過。他們好似不受空間法則限制一般,轉
  眼出去了。
  內部,只剩下十一個天家之人了。“你是何人?”為首的一人看向鐘山。
  鐘山發現,四周空間仿若產生一股強大的糾纏之力,纏著自己,不讓自己動彈。忽然,鐘山發現嘴能說話了。
  “我是天家家主親傳弟子!”鐘山馬上叫道。
  “天機子的親傳弟子?”為首老者冷笑道。
  “不,我是天星子的親傳弟子!”鐘山馬上糾正道。
  “一派胡言,天家主何時變為天星子了?”第三個蒲團上的男子
  怒喝道。
  為首的老者雙眼一瞇,并未喝斥,而是盯著鐘山道:“天星子?”
  “師尊給我見過令牌!”鐘山說道。
  “混賬,我們那么好騙的嗎?知道這是什么地方?進來了就別想出
  去!”又一個人天家之人怒道。
  “哦?”為首老者疑惑的看向鐘山。
  這時,鐘山發現自己好像又能動了。
  鐘山馬上催動法術,迅速在面前用法術凝顯出一塊令牌的幻相。
  這個幻影的樣子,就是天星子昔日所傳令牌‘天令’。
  夭令,鐘山不敢拿出來,可是,用法術幻出的虛影天令,鐘山還是可以的。
  原本,見鐘山用法術凝顯出天令,有幾個人還露出不屑,繼而看到其它人凝重之后,才一細看,一細看下,幾乎所有人都是瞳孔一縮。
  “天、天令?”一人忽然驚叫道。
  繼而,所有人對鐘山深深的看了一眼,就向了為首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