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5)      第二章龍門谷(01-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5)     

長生不死54 白起的一刀

靈石的攻勢之下,鐘山的策略快施行了起來。()
  第一步,毀天曉德望以激神秀。
  再闖天家,神秀不可少,因為風水師非常特別,天家有一個,若不準備一個風水師,必會處處受制。
  而且,鐘山知道,神秀肯定在這星斗帝朝,因為前不久不老界和星泰斗已經去了一次,那一次,不老界有計劃的前往,肯定帶著一個風水師,只可能是上次的神秀。
  不久前,斗天家失敗了,以神秀謹慎性格,肯定不會再去,而鐘山現在,就是逼著他去。
  以天家未來家主德望激神秀。
  無數因為‘天崩計劃’搞得傾家蕩產的強者們,就是最好的勞動力,鐘山有的是靈石。況且辦的也是最為簡單之事。
  無數強者被鐘山分散而去,添油加醋的借那風水陣毀天曉德望。
  而消息也快傳向四方,傳于兩朝之主的大營。
  星泰斗所在皇宮之處。葉傾城與神秀對弈之中。
  “神秀大師,好棋藝!”葉傾城笑道。
  “葉界主,我們什么時候離開?天家,我們已經闖過了,根本闖不進去啊,天家風水脈的天老,風水之術,不在我之下。無能為力啊!”神秀一邊落子一邊皺眉道。
  “既然來了,我們就等等看看吧,當初我們不是說好了嗎?”葉傾城眉頭微皺道。
  葉傾城已經看出了神秀的退意。
  “葉界主,你這次,是借星泰斗之手,試探天家吧?”神秀看著葉傾城道。
  “呵呵,試探?”葉傾城笑而不答。
  “長生界,不老界,近十萬年了,難道已經開始不甘于一方之雄了?”神秀皺眉的問道。
  “何以見得?”葉傾城眉頭微皺道。
  “在下不想淌你們這趟渾水,不老界與天家之爭,你們自己解決吧,我愛莫能助!”神秀退意已定。
  就在葉傾城神情不爽之際,二人身旁忽然又多出一人。
  昔日大衍天朝圣上,今日星斗帝朝大帝,星泰斗。
  “哈哈哈,神秀大師,你現在好大的名頭!”星泰斗一來就大笑道。
  “呃?”神秀皺眉的看向星泰斗。
  “現在天下盡知,神秀大師,風水之術強勢滔天,將天家少家主,玩弄的如提線木偶一般,為你所控,天家未來少主在你面前,僅僅是一個可***控的傀儡爾。”星泰斗笑道。
  “什么意思?”神秀眉頭一挑,本能的感覺哪里不對勁,可是又說不上來。
  “這是我剛得到的一塊玉簡,你自己看看吧!”星泰斗說道。
  星泰斗畢竟是一朝之主,鐘山這個計謀雖然隔了幾層紗,但依舊沒逃出星泰斗之眼。這是針對神秀的,挑起神秀的懼而瘋狂之心。
  神秀馬上看起了玉簡。
  “這文章寫的好啊,通篇表現了神秀大師的風水造詣,強如天家少主,那么尊貴的一個人,也被你***控,未來,等天曉繼承了天家家主之位,將更能顯示神秀大師的強大,天地人神鬼,五脈,肯定因為天家主被你控制成傀儡,而重新***。你才是當世風水第一。”星泰斗大笑道。
  一旁葉傾城也明白了,天曉德望掃地,未來成為家主,必找神秀麻煩。
  當世風水第一?***控天家主?神秀頭上冒出斗大的汗珠。
  “這,哪來的?”神秀馬上站起身來焦急道。
  “現在整個星斗帝朝都在傳,天曉那邊,好像也開始傳了,不出三日,這外圍的所有天家人都知曉,更有輻射向全天下的趨勢,不知是誰助我們,這‘事實’一旦傳開,我朝士氣大振,天曉所在的軍隊士氣肯定大幅跌落啊。”星泰斗笑道。
  “快,快阻止他們!”神秀焦急的叫道。
  “來不及了,已經傳開了!”星泰斗搖搖頭。
  “啪”神秀往玉凳上一坐,神色失神落魄。
  葉傾城與星泰斗對視一眼,二人不再打擾神秀,走了出去。
  “是誰有意的?”葉傾城問道。
  “嗯,我現在已經派人去查,不過,這些都是事實,而且對我們也有好處,最少神秀不會總急著要走了!”星泰斗點點頭道。
  “嗯!”
  天曉所在大營。
  天曉看著四方情報,眼中閃過一股非常欣賞的神態。面前站著兩排親信。
  “簫忘,這真的是鐘山想出來的?”天曉感嘆道。
  “是,在陽間時,一策‘天崩計劃’,轉眼覆滅實力雄厚的大宇帝朝,后來,天下傳遍此策,朝朝自醒,可以說,鐘山就是憑著這一策,奠定神州頂級軍神地位的。兵不血刃,僅僅用了一些靈石,就沖垮了一大帝朝。如此以商為戰,簫忘不及也!”簫忘也是眼中充滿感嘆道。
  “這次對待星斗帝朝的天崩計劃,不是你一手***控的嗎?”天曉笑道。
  “我只是照樣學樣,不似鐘山自我制策。當時聽說,好似這一策,完完全全是鐘山一個人制定的。”簫忘搖搖頭感嘆道。
  “不,鐘山固然智謀無雙,你也不錯,最少,這天崩計劃,不是什么人都能施展的,其中微妙的精控,不得有絲毫差池的。”天曉笑道。
  “少爺謬贊了!”簫忘搖搖頭。
  “鐘山?呵呵,你可知道最近城中所傳?”天曉問道。
  “是,偶有聽聞。是神秀之事。”簫忘點點頭。
  “大帥,這是星斗帝朝的惑兵之計,為了消弱我朝軍心的。”一個下屬說道。
  天曉搖搖頭。
  “不是?那為何要污蔑大帥?”
  “是第三方人傳出的消息!”簫忘馬上說道。
  “第三方人?誰?”先前那下屬馬上問道。
  “暫時還沒準確的消息!”簫忘回道。
  “你可知鐘山已經去過天家了?”天曉露出一絲怪異的笑容。
  “鐘山去了天家?”簫忘驚訝道。
  “就在前些天,去找我父親,可惜,二人鬧翻了,鐘山更是撂下狠話,要讓天家天翻地覆!”天曉笑道。
  “哈哈哈哈!”一眾下屬一陣狂笑,顯然笑那鐘山狂妄自大。
  “少爺,你是說這第三方人就是鐘山?”簫忘眉頭一皺。
  眾人笑聲一止。
  “應該是他!”天曉眼中露出一絲戲謔的笑容。
  “少爺準備怎么做?”簫忘擔心道。
  “鐘山被你說的那么神,不過這都是傳聞,這次就看看鐘山到底有多大本事吧。”天曉露出一副量才的神色道。
  “可是天家!”簫忘擔心道。
  “天家的底蘊永遠不是外人所能撼動的,不過我想鐘山也不可能只有這點本事,后面肯定還有后續,就讓他攪吧,看他能攪到哪一步,同時也算給父親提個醒,父親這些年的心態是要收收了!”天曉想了想道。
  “是!”簫忘應道。
  “嚴密查探天下動靜,有天崩計劃在前,我要看這鐘山還能搞出什么樣的策略來!”天曉欣賞道。
  “是!”一眾下屬馬上應道——
  鐘山所在酒樓。
  鐘山與寅落日坐在廳堂,聽著掌柜的訴說外面的一切。
  “掌柜的,我們下午就走,這些天多謝款待了!”鐘山說道。
  “客官要走了?”掌柜的可惜道。
  “人總是要走的,我給你辦事的那些靈石,多下來就算這些天的招待吧!”鐘山說道。
  “好的!那不打擾二位了。”掌柜的露出一絲惋惜。
  掌柜的退去,寅落日看向鐘山道:“這些天的宣傳成了?”
  “當然,現在神秀肯定急的眼紅了,恨不得全天下去攻取天家。”鐘山笑道。
  “那我們下面怎么辦?”寅落日再問道。
  “可惜,這星斗帝朝沒有我的人,辦起事來不是很方便,第一步,德望掃地好辦,第二步,等我們到了朝都再說吧!況且,這地方肯定要有很多人找來。”鐘山說道。
  就在這時,掌柜的又跑了回來。
  “二位客官,外面有人要找你們!”掌柜的說道。
  “看吧,來了!”鐘山笑道。
  “請!”鐘山說道。
  沒多久,掌柜的引來了一個藍袍男子,男子樣貌非常俊秀,頭后梳扎起,看上去非常瀟灑,一身藍袍繡著不知名的花朵,手中抓著一柄折扇,一直沒有打開。
  “在下憶藍闕,見過鐘山大帝,見過寅至尊!”男子一來就報出了鐘山與寅落日之名。
  男子一禮,然后就笑看二人。
  “你認識我們?”寅落日眉頭一挑。
  “二位之名,憶藍闕聞如天雷灌耳,豈能不識?只是一直無緣相見,今日偶得二位在此城中,所以冒然前來,還望不要見怪!”憶藍闕謙謙君子般的笑道。
  “哦,不知憶公子對我們知道多少?”鐘山問道。
  “昔日,大羅天朝古神通開天辟地,打開陰陽兩界的裂口之際,剛好有人落于在下面前,與在下相交為友,鐘山大帝,大羅天朝天崩計劃斬頭露角,一枚‘長生不死藥’,牽動天下,命劫圣地極樂凈土,在下甚為敬佩,鄙人擁有一個商會,得到消息說此地又有天崩計劃現,火趕來,可惜,那天崩計劃并非你所布置,不過,讓我想不到的是,鐘山大帝居然真在此處,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啊!”憶藍闕說道。
  憶藍闕的語氣,漸漸的就以鐘山為重點了,寅落日堂堂天極境強者,反而被憶藍闕忽視?鐘山一眼斷定,來人必有大身份,而且還知道自己的大崝帝朝?
  ***:第一更,***開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