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52 大鯨吞計劃

女天老盯著鐘山,鐘山一陣無語,天老嘛,鐘山的確認識一個人,但不是你啊。
  不過,這女的天老的到來,也讓鐘山看到了一絲契機,同時更生出了一絲試探。
  “天老,與我的確有數面之緣!”鐘山回道。
  “哦?呵呵!”女天老露出一絲怪笑。而天機子卻露出一絲冷蕪
  “不過,不是你!”鐘山沉莫道。
  “哦?”女天老露出一絲疑惑道。
  “修風水中,天地人神鬼,天之一脈,天老,昔日大羅天朝御用風水師,天老,不知閣下可認識?”鐘山笑道。
  “天家在陽間的人,還沒死絕?”女天老眉頭一皺。
  “慕然還有天家人,我天家在陽間一脈還未斷?”天機子臉上一喜,眼中隱晦的閃過一絲急切。
  “簫忘沒跟你們說過嗎?”鐘山皺眉問道。
  “簫忘?”天機子眼神一凝。
  顯然簫忘從來沒提到過,當然,陽間知道天老的人,也只是少數而已。
  “那陽間的天老,與閣下是何關系?”鐘山看向女天老。
  “天家五脈,自然各有一主,我是天老,他也是天老!”女天老沉聲道。
  “你看到了天老,那天老可曾給你什么東西?”天機子忽然盯向鐘山道。
  “東西?”鐘山眉頭一挑。
  “天家傳人,肯定有那東西的。有沒有?”天機子瞪向鐘山。
  那眼神之中,更好似有著一股瘋狂一般。
  “哈哈哈,天家主說笑了,我與陽間天老只有數面之緣,他能給我什么東西?又或者,我與天家主你見過面了,你可愿隨便給我什么貴重的東西?”鐘山馬上笑道。
  天機子的瘋狂眼神?為了什么?
  聽到鐘山的話,天機子的激動微微一緩。
  “家主,既然陽間的那個天家子弟自稱,天老”那他就是其中風水脈主,不是命脈之主,他不可能有的。”女天老對著天機子說道。
  聽到女天老的話,天機子深吸口氣,繼而深深的看向了鐘山。眼中閃過一絲不甘。
  “看天家主的樣子,好似陽間天家掌握一件非常貴重的東西.不知道是什么,我看看是否知曉?”鐘山盯向天機子。
  天機子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道:“算了,多說無益。”
  “家主,你還想那東西嗎?”女天老皺眉道。
  “我為家主,那東西就該是我掌管,想不到陽間的天家并沒有滅絕,還有人。”天機子深吸口氣,眼中閃過一絲不爽。
  鐘山雙眼一瞇,天機子,原先那漠視蒼生的天機子到哪去了?居然為了一個東西變得如此激動?天家的什么東西?天令?
  是天令?師尊當年留個自己與靈兒的,只有一枚天令,師尊曾說,天令要面藏有天家的大秘密,即便昔日天家誕生出了仙人,也沒有參悟其奧妙,難道就是那枚天令?
  當然,看眼前天機子的神態,天機子肯定不會念陽間天家主的情面,若是自己拿出天令,肯定馬上被搶,甚至還會殺人滅口。
  天家?陰間的天家!鐘山心中又閃過一股冷意。
  “天家主,其實,這次我們只是為我的親人而來,還請天家主高抬貴手,放我親人與我團聚!”鐘山再度說道。
  “沒有,你們走吧!”天機子一甩袖子道。
  天機子非常的無情,根本不給鐘山面子。
  “呵呵,其實當初我與天老還相處一段時間,我記得,天老昔日還執著過某物!”鐘山說道。
  “哦?”天機子眼睛一亮。
  女天老也是盯向鐘山。
  “只要天家主還我親人,鐘山定將陽間天老的一切告知天家主!”鐘山深吸口氣道。
  聽到鐘山的威脅,天家主雙眼一瞇,四周陡然飄起了雪花。并且,一股死亡的威脅直逼鐘山而來。
  “你沒有討價還價的權利,說,天老執著于何物?”天機子上前一步道。
  天機子上前一步,一股龐大至極的氣勢壓迫而來,原先氣息收斂的天機子,陡然間鋒芒畢露,強大的氣機,直射鐘山,這股氣息,如昔日神鴉道君身上散發的一般,無比的強勢。
  即便以寅落日天極境修為,也不禁眼皮一跳。
  鐘山更好似被壓迫的喘不過起來了一般。
  “好吧,鐘山就先告訴于你,只希望天家主在我說完后,給予鐘山親人的準信!”鐘山沉聲道。
  英蘭受制,鐘山不得不做出一絲讓步。
  “說!”
  “紫木棉袈裟,陽間昔日一個佛陀的九品法寶,不過,最后被我找到,送給了天老!”鐘山沉聲道。
  繼而,鐘山用法術凝顯出紫木棉袈裟的模樣。
  “你敢騙我?”天極境雙眼一瞪,顯然這不時他想要的。
  “家主,他沒騙你!”女天老忽然說道。
  “哦?”天機子眉頭一皺。
  “他想要祭煉活佛魂,收而煉一種我風水脈的一個重寶。”女天老如實說道。
  “哼!”天機子一聲冷哼。繼而再度看向鐘山。
  “天家主,鐘山該說的都說了,還請天家主放出靜波池中的鐘山親人。若天家主有難處,鐘山更愿親自前往。”鐘山再度說道。
  “哼,靜波池,豈是你所能去的地方?沒有我家主之令,誰去了都是死,至于你,天家不歡迎你,滾吧!”天機子冷聲道。
  “那我的親人呢?”鐘山眼中一寒道。
  “滾!”
  仿若一想到英蘭,天機子就無形中產生一股戾氣一般,英蘭挑起的戾氣。不知為何!
  “天家,監守小千世界,這令人敬佩,可是,不要因為天家實力強橫,就視天下人盡為草芥,天家只是這小千}},]整理世界的一部分,并不是這天下之主!”鐘山終于爆發了。
  天機子,坐慣了第一的高位,眼中看人已經發生了偏差,這樣的人,已經不值得鐘山好言相說了。
  “那又如何?”天機子冷聲道。
  “天下沒有長盛的家族,天家主若是再如此,天家第一的位置,必被取代之!”鐘山沉聲道。
  “取代之?哈哈哈,取代之?天家在陰間豐幾萬年屹立,誰能取代?”天機子冷笑道。
  不過,天機子這一刻的怒氣好似小了一分一般,因為天機子忽然想到兒子i天曉,曾經也說過一模一樣的話。
  不過,誰能取代天家?天家的底蘊,永遠不是外人所能撼動的。
  “那天下群反之呢?”鐘山不屑的一聲冷笑。
  聽到鐘山的話,天機子眼睛一瞪,剛要說話,一旁魏太忠忽然跪了下來。
  “天家主,英蘭是我的侄別女,求你放英蘭于我團圓吧,求你了!”魏太忠跪下拼命的磕起了頭來。
  因為魏太忠看出來了,陛下已經徹底與天機子杜上了,不可能回旋,如此情況下,天機子更不可能放了英蘭,自己可就這一個親人啊。
  看到魏太忠忽然凄苦的跪下,鐘山鼻頭不禁一酸。魏太忠除了對自己,何時如此求過人?
  “你又是誰?跳梁小丑,也配指揮我!”天機子眼中一瞪。
  “噗”
  魏太忠修為太低,眾人能夠承受天機子氣息壓迫,可魏太忠卻不能,一口鮮血陡然噴灑而出。
  可是,魏太忠依舊老淚縱橫的磕著頭,根本不管自己的傷勢。
  “天家主,求你放出英蘭,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給你。”魏太忠一邊磕著頭,一邊悲哭道。
  “夠了!”鐘山一聲冷喝。
  一聲冷喝,喝的所有人都是只愣。
  “太忠,起來,這種人不值得你跪,天家?哈哈,天家?我們走!”鐘山一聲怒喝。
  “陛下,陛下,可是,陛下!英蘭她………!”魏太忠艱難的爬起,身體受天機子的氣息壓迫,仿若傷的很重一般。
  天機子一聲冷笑。
  “走,今日是要不回英蘭了,我們改日再來!”鐘山深吸口氣喝道。
  “可是,陛下……!”魏太忠依舊有些不舍。
  “你不用來了,即便我兒天曉收服了你,你也不許再踏入天脈殿!”天機子冷聲不屑道。
  鐘山抬頭,深深的又看了一眼天機子道:“天家主,我會證實我的話的,過些天我鐘山定會再臨天家,我會讓你知道,什么叫后悔.什么叫天翻地覆!”
  “你想讓我天家天翻地覆?好啊,那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天機子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道。
  “會的,我鐘山會回來的,就在不久后,不用你的家主之令了,我會自己進入靜波池!”鐘山一聲冷哼。
  調頭,鐘山踏步走出大殿。
  寅落日扶著魏太忠,尸先生緊隨其后。眾人帶著期盼來,帶著羞辱與仇恨走。
  寅落日是皺著眉頭,臉上微微有些陰翳,不知鐘山為何與天機子鬧僵,而尸先生卻面無表情,最多眼神之中,對四周天家子弟露出一絲憐憫。
  因為尸先生已經知道了鐘山的可怕,鐘山怒了,而且鐘山更是言出必行。
  看著鐘山等人離去,天機子露出一絲不屑:“這就是天曉準備找的人嗎?華而不實,狂妄自大!”
  而女天老卻深深的看了一眼離去的四個背影,眼中露出一閃而逝的擔憂。心里產生一種不好感覺,但馬上又被女天老否決了。這幾個人又能掀起多大風浪?
  PS:鐘山有要鬧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