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2)      第二章龍門谷(01-22)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2)     

長生不死41 第二步孤家寡人

“不好,是天魔池醞釀出了天魔,天魔正在禍亂陛下!而且借百世洞天世界,最大化的禍亂陛下!”泥菩薩忽然驚叫道。
  “你說什么?”寶兒急問道,雙眼頓時透露出一股凌厲戾氣,直逼
  泥菩薩。
  所有人都看向了泥菩薩,
  “你說那白玉雕像,又醞釀出了天魔,天魔正在禍害鐘山?”悲青
  絲皺眉的問道。
  “應該是!”泥菩薩皺眉擔心道。
  “無妨,一個初級夭魔,以鐘山心智,完全不需要擔心!”帝玄鎩
  搖搖頭道。
  “不,不只如此,這百世洞天將天魔之意鋪住,全部聚向入百世洞天的人,也就是說,陛下雖然面對初級天魔,可所面對的效果堪比中級天魔,甚至高級天魔!”泥菩薩一臉擔心道。
  “我去叫醒鐘山!”天靈兒心情最急,聽到泥菩薩的話以后「眼淚
  都要急出來了。
  “靈兒,不要!”寶兒一把拉住天靈兒。
  “姐姐,鐘山很危險,我要去救他!”天靈兒馬上要掙開寶兒的
  手掌。
  寶兒臉色也非常難看。但還是制止著天靈兒,搖搖頭。
  “皇后不可,陛下現在雖然面對天魔艱難,畢竟還沒有出意外,但
  不能受絲毫打擾,一旦打擾,必定走火入魔。”泥菩薩馬上叫道。
  “那怎么辦?”三女全部盯向泥菩薩。
  “第九十四個輪回了,快了,只要陛下堅持到百個,百個輪回
  后,就徹底安全了。”泥菩薩無奈的說道。
  “百個?”一旁帝玄鎩眉頭一挑。
  帝玄鎩沒有多說什么,但帝玄鎩心里最清楚,百世輪回過了九十世是多么的恐怖,九十世以后,可謂是幕幕誅心,一生一世走在懸案之邊。稍有失誤就跌入萬丈深淵永不超生。
  帝玄鎩的意志,那是何其的堅定了,可即便如此,帝玄鎩也只是堅持到第九十四世,經歷百世,絕對不可能的。
  鐘山能堅持到第九十四世已經出乎帝玄鎩預料了。百世洞天內部。
  鐘山盤膝而坐,臉上慘白一片,面部表情不斷變幻,顯然正在經歷著輪回的煎熬。鐘山心中的一個情結不解,煎熬就越甚。
  在鐘山不遠處,詭異凸顯出一個虛幻的影子。
  影子并非泥菩薩口中的夭魔,而是一個極美的女子幻影,女子樣貌不是別人,正是百世洞天陣基,那個白玉美女雕像,又叫‘天魔池,幻影模樣和雕像一模一樣。
  女子盯著鐘山,眼中閃著一道幽光,身體微微扭動,而那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帶出無盡幻境一般,詭異無比,恐怖異常,天魔,看她一眼就仿若被天魔纏身一般。她比夭魔還厲害。
  不過,就這全身每一片肌膚都透著幻魅的女子,雙目卻非常的清純,好似剛出生的嬰兒一般,對著鐘山連著一絲好奇。
  “葵兒?這是你永遠過不了的檻?”幻影女子疑惑的看著鐘山。
  鐘山輪回世界中,第九十四世。
  鐘山這一世是個孤兒,被人用木盆襞著,遺棄河中,被一個挑水僧人所救,從小接受佛學,從小就是幸小沙彌,而且鐘山悟性非常高,過目不忘,十歲就看遍了寺內的所有經書,十二歲就全部體悟并且寺中辯論大會,無人能及。
  十三歲開始周游天下,體會世間百態,體會佛經中天心、民心,同時掛單各大寺廟,與眾僧論佛,借閱無數經書,佛性越來越深厚。
  二十五歲,京都面圣,開水陸大會。開壇講經!天下僧眾亢不親
  往聽經。
  鐘山二十六歲之際,皇室全面信佛,全國尚佛。俸道被鐘山推至巔峰。三十歲之際,全國信佛,數千萬民眾信仰佛道。天下無人不識鐘
  四十歲再開壇講經,百萬高僧云集,天下高僧盡皆聚此。開壇講經日,天降梵花,地涌金蓮,佛音四起,清明天心。
  得到高僧,天下第一僧。
  五十歲開宗,收十大弟子,個個佛性超然,渡化萬民。
  鐘山身聚金光,受萬民參拜。
  六十歲金光大盛,七十歲金光消失返璞歸真,身體散發古樸檀香之氣。
  所有人都知道,鐘山如此佛性佛心,百年之后,必入西天大雷音寺,成就一具金身佛像。更有人傳言,鐘山原本就是佛陀轉世,佛性超然。
  不管如何,鐘山得道高僧、在世佛PZ已經深入人心,為天下最值得
  尊敬之人。
  八十歲時,癟癟老者,看破滄桑,就差一道天引,入主佛果了。
  第九十四輪回,豈會那么容易渡過?
  八十齋齡的得到老僧,鬼使神差的忽然愛上了一個二八之齡的香客魏葵兒。
  那是一種仿若天意的安排,行路艱難的老僧,一見鐘情的愛上了驍葵兒。
  修佛第一戒,戒色!
  八十高齡愛歲的女子?天下敬仰的高僧要犯色戒?一個愉字,牽動天下之心。
  “師傅,不要啊,你馬上可是要成佛了,不能為了一個女子歿了佛
  基啊!”一個弟子跪攔著哭喊道。
  “師傅,你為天下佛道表率,你是在世佛陀,你可不能因為那一個
  女子毀了一世清譽啊!”
  “師傅,你的夢想不能毀在這里啊,這不可能的事情,不能讓它毀了你的晚節啊!”
  一開始,只是十大弟子知曉,無論怎么勸攔,都攔不住鐘山。“滾,滾……!!”
  年老的鐘山流著心痛的淚水對一眾弟子吼道,十大弟子不愿,鐘山更是不惜踢打攔著的弟子。
  此情之深,讓鐘山無論如何也放不下。十大弟子攔不住,這消息也像長了翅膀一樣,飛向四面八方。
  聽到圣僧為情所圍。天下訝然,不可能,哪個嚼舌根的敢污蔑圣僧?天下群起而憤,可當弄明白這個事實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借了。
  圣僧要還俗迎娶一個二八少女?
  多么的荒誕,可又是一個事實。無數高僧從四方來勸阻圣僧。
  可是鐘山圣僧好似著了魔一般,怎么也不愿再修佛了。
  圣僧還俗,天下大哀,人人唾棄,誰也不愿意接受這個心中偶像的崩
  塌,!就連魏葵兒的父母也不愿接受。更是找來一些家仆對圣僧拳打腳踢。
  人人敬仰的高僧,淪為如此,一切只為一個情字。
  人們心痛,鐘山圣僧更是心如刀絞。
  “放棄吧,你放棄吧!”魏葵兒對著鐘山小聲哭泣道。
  “不,我不想放棄!我不能放棄!”鐘山堅決道。
  “打死這個貽人,她是妖魔轉世,專門禍害圣僧的!”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
  魏葵兒被圍來眾人圍打至死。
  “不…
  鐘山抱著魏葵兒的尸體,老淚縱橫,天啊,我到底造了什么孽啊!
  這時,一個天仙般的女子忽然出現在圣僧鐘山面前,女子極為漂亮,正是天魔池的幻影女子。
  “放棄吧,你放棄就可再回到從前,你將再擁有全世界,放棄吧!”幻影女子勸道。
  “不,我不放棄,我不能放棄!”圣僧抱著魏葵兒老淚縱橫。
  最終,圣僧也沒有放棄魏葵兒尸體,而是抱著魏葵兒尸體一同走到懸崖之邊,在萬眾矚目下執迷不悟的抱著魏葵兒跳下萬丈懸崖!
  心愛的女子已死,鐘山身心第四十四次支離破碎。怨氣沖天。
  “這個笨蛋,放棄一下,你會死啊!”幻影女子對著下方鐘山尸體
  望去,眼中閃過一絲好奇。
  這已經是第四十四次了,為什么?為什么他放不下?幻影女子越發好奇,越發的感興趣。
  第九十五世。
  “咦?終于挖出他的回憶了?這是他自己的世界?”幻影女子驚喜
  道。
  第九十五世,這一世,不是虛幻的世界,而是鐘山的回憶,鐘山從
  地球來到這個世界。一心求仙,卻被拒之門外。
  心高氣傲的鐘山,從凡人做起,從凡人的修行功法摸索成仙之路。建商會,收義子。一切都是鐘山的回憶,一切都重新來過。
  如記憶中一樣,鐘山遇到了那美麗的魏葵兒,也成功讓其成為的自
  己的妻子。
  “老爺,今天陽光妾好,好久沒去翠潮踏青了,這次去,我一定要
  抓一只大螃蟹,回來給老爺做蟹羹。”
  “好,抓只大螃蟹,這次我們一家一起,叫上你弟弟,一起去
  吧。
  “嗯,叫上老二,小三最近不在,否則他抓螃蟹最有方法的。
  “哈哈,哈哈,老爺,老爺快來,這里有一只大螃蟹,好大啊!
  “來了,葵兒等我,我拿個大網。”
  湖邊,葵兒挽著褲袖,用一個叉子插住一個大螃蟹,鐘山從遠處跑
  來。
  正本這時,景象陡然變化。在二人中央,天空忽然落下一群人。
  “哈哈,找到了,陰年陰月陰時之女。”為首的一個一身金袍的男子大笑道。男子額有一道隙縫,好似那隙縫之中茂有第三只眼睛一般。
  只見此人伸手對著葵兒之處憑空一抓。
  “轟…
  漫天血雨,葵兒那柔美身軀轟然炸開,血肉漫天,轉眼炸的粉碎,而在金袍男子能量壓縮之中,葵兒炸開之處,忽然凝顯出一個藍色葵兒身影,轉眼被金袍男子抓來,送入另一只手中的黑幡之內。
  “不…~~
  鐘山悲痛欲絕,仰天長呼,濃郁的怨氣沖天而上。
  這時,場景忽變,原先的裂天太子一群人陡鰷消失,只剩下滿地碎
  片。
  好似那幻影女子也不忍再看鐘山的折磨了一般,好似那幻影女子也跟著鐘山一次次心肝俱碎了一般。
  “放棄吧,放棄了你能擁有一切,你能擁有全天下,你能長生不死,你能擁有………………”幻影女子對著鐘山勸解道。同時傳遞一幕幕未來凌霄天庭的無上強大。
  也許這是幻影女子的世界,雖然鐘山沒有醒來,但卻不否認幻影女子對未來的預知。
  即便如此,鐘山還是搖搖頭,身體顥抖的撿起魏葵兒的一片衣服碎片,貼在胸膛之上。
  “你這個人怎么這么固執?死了就死了?放棄就放棄吧,要這樣每次都心痛的肝膽俱碎嗎?你的心有多堅固?還能承受幾次心的破碎?”幻影女子對著鐘山叫道。
  好似看出了幻影女子的好意,鐘山深深的看了一眼幻影女子道:“我不會放棄的!”
  “不會放棄?你知不知道,你不放棄,她將成為你最大的破綻,一日不放棄,你的心就一直疼痛著,直到你死,你不放棄,這破綻將為無盡高手攻擊你的最好潰口!”幻影女子依舊勸著鐘山。
  “想著她,我很心痛,心真的很痛,可是放棄她,我的心就沒有了。”鐘山無比哀傷道。
  放棄她,心就沒有了!
  幻影女子徽做一呆,琢磨著鐘山這句話的意思,不明白,看不透,看著鐘山也越發復雜了起來。
  而就這會功夫,鐘山好似清醒了很多,越來越清醒,忽然間,將百世輪回想了個透徹,明白了一切前因后果。
  盯著眼前幻影女子,鐘山深深吸了口氣道:“謝謝你這么幫我,謝謝你不斷勸我放棄,為我除去破綻,可是,我真的不能放棄,想著她,我能知道我還存在,放棄了她,我就不再是我了,你讓我更加明白了自己,謝謝!”∥∥
  “不,不客氣,只是你不放棄,她將成為你最大的心魔,也將是你
  最大的破綻,你以后怎么辦?”幻影女子問道。
  “心魔?破綻?若她是我心魔,我愿我心留一魔,若她是我破綻,我甘愿繼續走著這瑕疵的人生,心若死,一切不再,破綻,破綻又如何?我愿意留下這一最大破綻!”鐘山臉上露出一絲癡迷的笑容。
  不再搭理幻影女子,鐘山帶著悲傷的心情起身,向著百世洞天出口
  走去。
  “你去哪里?”幻影女子叫道。
  可鐘山繼續走著,好似一個木頭人一般,繼續走著,好似聽不到了
  任何聲音。
  “你這個人!”幻影女子一跺腳,跟著追了出去。
  Ps:四千字的大章,求月票!求推薦票!